• 窗外的黑影

    更新时间:2018-04-08 20:20:44本章字数:2937字

    秋日,总是给人宁静悠远的感觉。仰望长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洗。一丝若有若无的风吹过,红色和枯黄的树叶纷纷飞落。

    林志海站在学校的操场上,若有所思。他是来这看一棵树,一棵四季桂。

    他很喜欢桂树,在家里的后院里,种着一棵硕大无比绿荫如盖的大桂树,那是他母亲种下的。他母亲在他十岁那年,在院子里砸核桃的时候神秘失踪了,只在桂树下留下一把榔头和她挎的篮子。第二天,他看到哭丧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唢呐凄厉的音调在蓝天下回响。他没有跟去,也没有哭,因为他觉得妈妈还活着,只是回不了家。后来,他总是感觉屋子空荡荡的,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他母亲走后,家里越来越穷了,有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他家祖传有造火药的技术,他父亲是造火药能手,会制作各种土枪火药和火焰喷射器,可是现在禁止打猎,这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所以这门技术在这里没有用处。于是他父亲决定远走沿海去打工,就把林志海留在家中,让他和他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林志海做完作业后,喜欢盯着窗外的桂花树发呆。这个小山村原本有二十来户人家,后来有人出外打工挣了钱,就在镇上买了房迁走了。大山里的无人住的房子,会很快破败,野草会迅速占领这里,房子用不了几年就成了残垣断壁。后来只剩下五户人家。人烟不再兴旺的村子怪事就多了起来。林志海的母亲失踪后,又接二连三地失踪了四个人。现场都没留下任何血迹,有人说被狼叨了,这很有可能,因为夜里林志海常常听见狼嗥。

    今天,是一个月圆之夜。突然,一声尖厉悠长婉转的声音传来,那是狼嗥!森林之狼习惯在月圆之夜,站在山巅,对着挂在空中的圆月,引颈长嗥,一声长嗥会引来其它的狼嗥,此起彼伏,它们仿佛是古老的部落,具有崇拜圆月的传统,又或者是,圆月激发了它们基因中古老的记忆?

    林志海被狼嗥吵醒后,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发呆,他又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妈妈拿着月白色的小香瓜唤他去吃,想起了妈妈用油锅炒肉滋滋作响的声音......正在这时,林志海突然听到轻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小小的人头出现在窗户上,那个小人头上有两颗硕大的眼睛,射出绿光,扫视着屋里的一切。林志海屏着呼吸,紧张地看着那个人。那个人在窗外默默地看了很久,也不说话,仿佛在搜寻什么。最后,那个小人头消失了,连脚步声都没有发出。林志海悄悄下了床,穿好衣服,装上打火机,翻出藏在床头底下的砍柴刀,悄悄向外走。快走到大门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只大眼睛在隔着门缝看他,他立即静静地停在那里,在黑暗中注视着那只眼睛。之后,那只眼睛移走了,林志海走到门前隔着门缝观察,他看到了一个粗壮的小人在向山林急速移去,下面地上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原来是一条十米长的大蟒蛇!原来传说中的凶手竟是它!

    林志海急忙走出来,跟着那条大蟒蛇。那条大蟒蛇像人一样昂着头前进,粗壮的尾巴把山上的茅草左右分开窸窣作响。林志海悄悄地踩着伏倒下去的柔软的草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走到月亮偏西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个狭窄而深长的大峡谷,峡谷两侧长满了灌木和长长的茅草。只见大蟒蛇停住,那颗高昂的头向四周转动一下,似乎在观察什么,然后迅速地绕到茂密的茅草后面,消失不见了。林志海过了好久才探出头去观察,原来茂密的茅草和灌木后面,是一个山洞。那山洞的正前方被茅草灌木覆盖得严严实实,但是正前方的草丛与左前方的草丛由于山体的起伏,并不在一个平面上,而是错开了一个小小的角度,所以这个山洞从正面根本发现不了,只有从左前侧倾斜观看,才能隐约发现。

    林志海记下位置,趁着月亮还没有下山赶紧回家。深秋的夜是寒冷的,不过林志海走得满头大汗。

    回去后,林志海每天都在作业完成后,上山砍柴,和摆弄那个火焰喷射器。火焰喷射器里面装着他父亲烧制的黑色的火石,火石一遇到水,就会猛烈地喷发出大量气体,气体会和空气剧烈地燃烧,火焰长达十几米。

    每过去一天,林志海就在他的日记本上加个一,终于等到了冬天的第一场雪。雪花纷纷扬扬,天地一片白茫茫,林志海感到既激动又神圣。匆忙吃过午饭,他便带上打火机手电筒和砍柴刀上路了。走了两个时辰左右,他来到了那个狭窄而深长的大峡谷。虽然大雪已经完全覆盖了峡谷的底部,可两侧峭壁比较陡峭,积雪很少,他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山洞。他扒开洞口浅浅的积雪,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他用手电筒向里照,发现这是一条长长的山洞。他像蚯蚓一样,匍匐着身子往里钻,钻了大概三米左右,洞变得大起来,又过了大概三米,他甚至能直立起来走。他打开手电筒,往前一照,眼前一幕差点把他吓晕。只见正前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足有两个房间那么大的洞窟,洞窟正中,盘睡着那条巨大的蟒蛇,它正在冬眠。林志海赶紧关闭手电筒,迅速转身返回。他在爬出山洞时,一股浓浓的腥味差点让他吐出来。

    雪还在下,没有停下的迹象。这深山老林中的雪,一旦下起来,没有十天半月是不会停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志海就起床了,饱餐一顿,带上够吃三天的干粮,装上打火机手电筒,背上火焰喷射器,提着那把已被磨得锃亮的砍柴刀上路了。

    又来到了那条狭窄而深长的大峡谷。

    林志海开始埋头砍柴。冬天的树木特别脆,缺少韧性,很容易砍断。到下午时他已砍了三大堆柴禾。然后他开始把柴禾往洞里塞,足足塞了两大堆柴禾,他不敢塞更多,害怕惊醒大蟒蛇,然后他把第三堆柴禾堆在洞口周围,他用打火机在洞口点燃柴禾。干燥的柴禾一点就着,遇到融化的雪水冒出滚滚浓烟。

    林志海迅速在山洞正对面的峭壁上找到隐藏的位置,把火焰喷射器的保险打开,右手紧握开关,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洞口。

    柴禾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一阵香味传来,那是香柏木的味道。雪下得正大,鹅毛大的雪花落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突然,一阵像煤气瓶漏气的急促的“咝咝”声传来!来了!

    只见那条大蟒蛇皮开肉绽地钻了出来,它全然不顾下面灼热的烧得发红的木炭,不顾一切地艰难地向前蠕动。林志海立即扣动开关,只见一条火龙像利箭一样射向皮开肉绽的蛇头!蛇头缩了回去,并夹杂着急剧的“咝咝”声。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林志海死死地盯着洞口。突然,蛇头又探了出来,这次它出洞的速度更快。林志海按下开关,火龙又准确地射向蛇头,蛇头痛苦地张着吓人的大嘴,急剧地喷着气流,发出“咝咝”的怪叫,像要把火焰吹灭,但这是徒劳的,火焰源源不断地射向蛇头。林志海甚至能听到蛇肉被火烤灸得“滋滋”的声音,那是脂肪在燃烧。突然,蛇的腹部竟然起了蓝色的火焰,那是因为蛇腹的脂肪最多,蛇皮烧破后,脂肪竟然烧起来了!

    可是,这只蟒蛇竟然还在痛苦而顽强地向前爬。蟒蛇很清楚,这是它最后的机会。它终于全部爬出来了,张着大嘴,像利箭一样窜出来,笔直地向林志海扑来。林志海头皮一麻,妈呀,完了!

    林志海一边用左手喷着火焰,一般用右手拿起砍刀。就在蛇头快飞近的时候,突然,蛇头向下一歪,然后笔直地坠落,整条大蛇沉重地摔下谷底。

    林志海提着火焰喷射器和砍刀小心翼翼地靠近观察,才发现蛇头已经和蛇身快脱离了。大蟒蛇还在扭动,雪地被鲜血染红了,它已经无力回天了。

    雪还在下,很快便完全覆盖了大蟒蛇的尸体,天地一片银装素裹,仿佛世界又回到了混沌初开时的年代。林志海蹒跚着向家走去,他仿佛又听到了妈妈拿着月白色的小香瓜唤他的乳名,他仿佛又闻到了妈妈用油锅炒肉时“滋滋”的声音,他仿佛坐在窗前,看着那棵桂花树,还有月色里那双搜寻的眼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