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4-25 18:12:35本章字数:957字

    奈何桥上皆无奈,渡生,也往灭。而人皆是对生置若罔闻,却又惶恐死亡。所以在这奈何桥头我看得最多的就是那些残魂来抢夺往生而去的死尸,若是抢夺成功便借着肉体来找我寻忘川水,因为只有这样它们这些无法投胎的魂才能安全走过奈何桥之后再次重生。当然这样的魂尸我也只遇到过一次,我本不在意那一碗忘川水,反正给了它们婆婆也不会知道。所以我毫不客气的将那一碗忘川水给了那个魂尸。后来我在看着和铃那双落寞的眼缓缓闭上然后身体随风消散时,我才明白我所犯下的错直到我死也不会被原谅。

    我来奈何桥头已是一月之久,因为婆婆有事所以我暂时代替她守在这通往人世的奈何桥头。我本就生成了惰性,对于从那鬼门关排到我这桥头的鬼我从不强求他们喝下孟婆汤。大多数鬼也会自愿喝下那碗汤,毕竟是从在人间时就相信着只有喝下孟婆汤才能安全走过奈何桥再回人世。而那些不愿喝下汤在走上桥时就落入血池被万千虫蚁蚀骨蚀心的鬼我也不以为然。我自来随心,也不会强求。

    和铃来找我时正好是我来桥头的第一个年头。那个我记忆里总是笑魇如花的小女孩如今却是一脸疲倦与绝望,一袭青衫在这幽暗的尸骨血池中显得如此突兀,旁边的恶鬼也因为她散出的魔气仓皇而逃。就连我也从未想过会有魔界中人来这冥界,更没想到站在我面前的竟会是和铃。

    我与和铃已是千年不曾相见了,自冥魔两界战火熄灭也早已过去千年。和铃是魔界公主与我这冥界守灵千年前本是同出师门,虽说身份差距甚大但也情同姐妹。

    她是在魔界可只手遮天的骄子。本以为魔界中人皆是面目狰狞的恶魔,不曾想和铃冁然而笑时竟是如那仙域所盛开的曼珠沙华,摄人心魂却不是蛊毒命途。待我这小小的守灵也如亲人,从不敷衍。

    自冥魔大战起,我们便不曾见过,如今这样站在我面前竟也觉得千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她踏血而来,手握兵戟,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她。她到我身边站定,说出的话是那样苍白无力:“戎茜,我想要一颗魂骨。”

    我却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急忙拉起她的手说:“阿铃,你是如何来这冥界的,你可知道魔界的人来这冥界是要……”

    不等我说完,她便打断我的话:“阿戎,给我魂骨好不好。”被我握着的手在瑟瑟发抖。而我已如雷电贯入,不能动弹。

    就在刚才鬼门关来报有魔界之人闯入,把枉死城修罗场闹得翻天覆地,并带走了恶鬼。而闯入之人此时正站在我面前。

    “阿戎,帮我救一下她吧。”她指着她身旁恶鬼,如此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