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历史上的大刺客之聂政一

    更新时间:2019-04-21 10:52:30本章字数:1968字

    编撰:史遇春

    人物简介:

    聂政(?~公元前397年),战国时期轵邑深井里(今济源轵城南)人。

    韩傀(?~公元前397年),字侠累,战国初期韩国贵族,韩景侯的弟弟,韩烈侯的叔父。

    韩哀侯,战国时期韩国国君。韩国为战国七雄之一,开国君主是春秋时晋国大夫韩武子的后代。韩哀侯于公元前377~公元前371年在位,他在位的公元前375年,韩国灭掉了郑国,曾使韩国一度强盛。《史记》记载:“……文侯卒,子韩哀侯立。六年,韩严弑其君哀侯。而子韩懿侯立。”

    故事正文

    根据《战国策》的记载,聂政的故事如下:

    话说韩傀作韩国国相的时候,严遂也受到了时任韩国国君韩哀侯的器重,因为权力的争斗,韩傀和严遂两个互相忌恨、势同水火。

    严遂这个人,脾气比较直,也是急性子,有话就说,不会拐弯抹角。他经常在朝堂上公正地发表议论。有一次,严遂不顾韩傀国相的面子,直言不讳地指责韩傀的过失,使得韩傀当着国君与众人颜面尽失。韩傀作为国相,也毫不示弱,他当场就怒斥严遂,严厉反击。严遂被韩傀怒斥后,气得拔剑直刺韩傀,幸亏韩哀侯令人阻止,才没有造成流血冲突。

    这件事之后,韩傀和严遂矛盾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严遂担心韩傀报复,也畏惧韩傀在韩国的权势,于是,他就逃出韩国,游历国外,并四处寻找可以替自己报仇的人。

    严遂游访多国后,最后来到了齐国。他四处打听,询问哪里有侠客异士。有人知道了严遂的目的后,就对他说道:

    “先生啊,我国轵地深井里有位名叫聂政的人,他是个非常勇敢的侠士,因为躲避仇人的追杀,所以他偷偷混迹在屠户中间。您要找侠士,可以私下去拜访一下聂政。”

    严遂就去轵地深井里找到了聂政。起初,严遂并没有说出自己找聂政的深层意图,他只是说自己钦慕聂政的高名,十分乐意和聂政做好朋友。因为聂政隐瞒着自己的身份,隐迹在屠户中间,所以,严遂和聂政的交往,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并没有张杨。严遂对聂政的深情厚谊,让聂政十分感动。

    作为侠士,混迹江湖多年,聂政对人情世故十分清楚。和严遂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聂政问严遂道:

    “严先生,您待我不薄,我无以为报,不知道我能为您做些什么,才能报答您的深情厚谊呢?”

    严遂听言,心中暗暗佩服,觉得聂政真不是一般的人,他回答聂政道:

    “聂君,我和您交往的时间也不长,我也没有为您做什么事,虽然自始我都用真心诚意待您,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交情不太深厚。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敢对您有所求呢?”

    这次谈话结束后,两人就在没有谈“报答”与“要求”之类的话题。严遂还是一如既往地厚待聂政,聂政对严遂的好意也是却之不恭、欣然接受。

    严遂是个十分用心的人,经过私下了解,他知道了聂政母亲生日的具体日期。然后,他就悄悄安排,隆重地为聂母备办了一场生日酒席。酒席上,严遂以子侄辈的礼节,非常尊敬地向聂母敬酒。酒席结束后,严遂又拿出了百镒黄金,为聂母祝寿。

    祝寿之后,聂政大为震惊。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聂政想着,严遂平日对自己好,可以用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来解释,他用心备办母亲的寿酒,又以重金相赠,这怎么说,都有些让人无法安心地接受。寿酒结束,聂政想了再想,最终还是坚决地辞谢了严遂所赠的黄金。送出去的东西,严遂怎么可能因为推辞就收回呢?一边是聂政坚决不收,一边是严遂坚决要送,两人推来推去,没法收场,聂政就对严遂说道:

    “严先生,我家有老母,因为一些事情,不能让老人家受牵连,所以,只能带着母亲离乡背井。现在,我的生活贫寒,只能做个屠夫来维持生计。虽然生活稍嫌清苦,但是,我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早晚买些甜美香软的食物来奉养母亲,老人家有我供养,日常饮食物用已经足够了。您一下子赠那么些黄金,我也用不了,放在家里,还会终日担心,所以,还请您原谅,收回您的黄金,我也不敢接受您这么重的厚礼。”

    严遂见聂政说得十分坚决,只能实话实说,他避开周围的人,悄悄的告诉聂政说:

    “聂君,和您交友,是我佩服您的为人和义气,送您黄金,是我有求于您。不瞒您说,我是有仇要报的。我从韩国逃出,曾游访过很多诸侯国,没有遇到过向您一样的人。我来到齐国,听说您很讲义气,交往之后,发现您比众口所传的还要厉害。所以,借着伯母的寿诞,我特地送上一点点黄金,是想作为老人家粗茶淡饭的费用,同时……”

    严遂的话还没说完,聂政已经知道了严遂后面的意思,他马上打断严遂的话,说到:

    “严先生,您非常清楚,我也讲过了,我之所以降低志向,辱没身份,隐居于市井之中,做个让人看不上眼的屠夫,完全是为了奉养我的老母亲。严先生的意思我全明白,剩下的话您不说我也知道。作为朋友,我也不想用客套话应付您,我就直接跟您说吧:只要我的老母亲还活着,我聂政的生命就不可以轻易托付给任何人。”

    严遂听聂政这么一说,知道多说无益,说多了就是为难朋友。话虽不再说,但是,严遂还是坚持让聂政收下黄金。聂政始终不肯接受最终,两个人还是尽了朋友宾主之礼后,才各自散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