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龟煮不烂,移祸于枯桑二

    更新时间:2019-02-21 10:45:19本章字数:948字

    作者:史遇春

    当晚夜半三更的时候,这拴船的老桑树也开口说起了人话。

    只听得老桑树对着大乌龟说到:

    “元绪老兄啊,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落得如此光景啊?”

    老桑树这一喊,大家才知道:

    奥!原来这大乌龟还有名字,而且,这大乌龟的名字还挺文雅的,叫做元绪。

    元绪是啥?元是大,绪是业,据说这“元绪”的意思就是“大业”。

    有史书可以为证,不信您看:

    《三国志·魏志·杨阜传》里这样写到:

    “伏惟陛下奉武皇帝开拓之大业,守文皇帝克终之元绪。”

    这里的“元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是“大业”。无疑!

    这样说下去,原来所谓的江山社稷、事功大业,也不过是一只大乌龟而已。

    一笑!

    老桑树看着大乌龟被牢牢捆绑,它似乎没有半点同情。刚才的这番问话之中,老桑树倒有几分的嘲笑与讥讽。

    大乌龟活了这么久,人话都会说了,它怎能听不出老桑树对它的揶揄。

    大乌龟对于老桑树的话,并未放在心上,它没有上火、没有生气,沉稳依然、淡定依然。

    老桑树说完之后,大乌龟慢吞吞地回答到:

    “我今天被五花大绑,人家要拿我去进献给吴王。猜想,吴王得到我之后,一定会把我炖汤喝、或者清蒸了吃。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即便是炖汤或者清蒸,又能奈我何呢?我可以肯定地对您说,他们就是砍完南山的树木,用这些树木全部做成柴禾来烧火,也是炖不坏我、煮不伤我的。”

    “我今天虽然处境这般,这又有什么呢?这也不值得一笑啊!”

    老桑树听了大乌龟的话,被大乌龟的语气和言辞有些激怒了,它气得呼呼直冒烟。

    老桑树扯开了嗓子,对着大乌龟嚷嚷道:

    “元绪老兄,您不要高兴地太早!”

    大乌龟不屑一顾地回到:

    “这话是怎么说的?高兴就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这还要分什么迟与早吗?”

    老桑树愤愤地答道:

    “元绪啊,您可能还不知道,吴王孙权手下有一位人才,他的名叫做诸葛恪(公元203年~253年),他的字是元逊。这人您知道吗?”

    还没等大乌龟回答,老桑树马上接着说到:

    “诸葛元逊您或许不熟悉,但是,说起他家的长者来,您一定耳熟能详。诸葛元逊就是蜀汉丞相卧龙先生诸葛亮的侄儿;也就是吴国大将军诸葛瑾的长子。这下您该知道了吧?”

    大乌龟依然缓缓地,它问老桑树道:

    “这又如何?知不知道,什么要紧?”

    老桑树神色夸张地说到:

    “这又如何!您可不知道,这个诸葛元逊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