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突然昏倒

    更新时间:2018-04-18 12:15:29本章字数:10887字

    “你好。”

    “你好。”

    两个人礼貌的对对方微笑,轻轻地握手。

    于曼曼对对方的男人印象不错,自己相亲快七八个了吧,这个长的有点帅,关键是不庸俗。

    大学教授就是不一样。但是没有秃顶,没有想象中那么老,甚至有点小鲜肉的感觉。

    于曼曼心中窃喜。

    刘平觉得于曼曼长的出乎意料的漂亮,医生,都是高才生,才貌双全不容易哦。

    特别是于曼曼卷曲的披肩长发,刘平看了很有感觉。

    还有王海说于曼曼虽然快三十了,但皮肤特好,还用了个形容词“白如凝脂”,刘平见了真人后觉得一点也不夸张。

    好在自己也是才貌双全。

    不对,自己是才财貌三全,自己满得意的。

    握完手后,两个人看着对方,都突然语塞。

    “哦……抱歉,今天见面,还要改到学校校园来。我是临时替别人值班。”

    “实际是我不好意思。前一阵闹流感,我们急诊这边都忙疯了。大夫现在好几个病了的,有班的想窜也找不到人,所以见面没法改期。”

    “还是你们大夫辛苦。我们这昨天就开始放暑假了,一年两次大假。”

    于曼曼对刘平微笑,用手优美的撩了一下耳朵旁的卷发,问道:“你说已经放假了,可是你怎么还要值班啊?”

    “哦,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最近学校闹鬼,闹得还挺凶。”

    “闹鬼?怎么回事啊?大学还闹鬼?”于曼曼胆子特大,学医开始操练解剖尸体的时候,别人害怕呕吐,于曼曼上完课要加餐,双份红烧肉,因为兴奋。

    “我们这里六舍七舍是女生宿舍,这几个月先后有几个女生突然受到惊吓,具体原因不明。学校传说是那两栋宿舍楼比较老,后面还挨着学校的老教学楼。咱们学校民国时候就建好了,老教学楼在抗战时候曾经作为过临时战地医院,后面还做过停尸房。学校里都传是有什么冤鬼出来闹。”

    “嘿……哪个学校都有这套。我上学的医学院,哪个楼都有鬼屋。”

    “我们其实是怀疑根本没有鬼,但校内可能有其他问题。”

    “什么问题?”

    “比如说校园贷,或者有校外不良青年骚扰,还是有传销什么的传进来。现在这不是放假了吗?学校为了女生安全,把所有本来男女混住的,还有其他几个小女生宿舍的女生都搬这边来了,统一管理保护。然后假期不离开学校的老师轮流值班。”

    “这样啊。”

    “嗯……”刘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马上食堂就要开饭了,我请你去吃饭吧。”

    “你不怕你的学生看到啊?”

    “还真不怕……我教的学生们是大四的,刚刚都毕业了。”刘平笑了一下说。

    于曼曼对刘平印象格外的好,点头说:“那好啊,我也很多年没回学校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我给你讲讲急诊室的各种恶心事啊,急诊室也有很多灵异事件呢。”

    “啊……好。”刘平尴尬的点了点头,问,“你怎么过来的?”

    “打车啊。这里离我住的地方不远。”

    刘平起身,向停车场方向走过去,径直走向一辆奔驰S。

    于曼曼向王海打听过刘平的经济情况,王海只是含糊地说:“你自己看吧。反正不坑你。”

    但这个刘平只是一个三十四岁就当上正教授的学霸,不会有钱到开这么贵的车吧?

    这么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好的男人,会这么幸运让自己碰到吗?

    于曼曼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平走到了车子旁边,侧身,然后继续向后走去。

    啊……终于确认了……车不是他的。

    等等……他……他从奔驰后面,推出来了一辆……一辆特别典型的大学才有的二六自行车!

    我的天啊……

    “于……”

    “于曼曼。”

    “哦……于曼曼,我用自行车载你过去食堂吧,行吗?”

    于曼曼看着刘平,突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觉得有点不礼貌,但还是捂着嘴笑了几下,说:“好,好啊。”

    刘平蹬着车,于曼曼轻轻扶着刘平的腰,侧身坐在后座上,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一个白天的热浪渐渐散去了,要多舒服有多舒服的微风吹在脸上。

    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谈恋爱了?连碰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都好难。

    这个刘教授,除了座驾挫了一点,不错哦。

    自己心情好好。

    “刘老师!刘老师!”

    刘平快到生活区的时候,突然一个男生跑了过来,满头大汗,满脸焦急。

    男生是学生会的干事,正在备战假期的一个全国编程大赛。刘平立即停车,男生跑到刘平面前,大口喘气。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刘老师!七舍门口有一个女生晕倒了!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严重吗?!”

    “我来找您,还有同学已经去找医务室的人了!”

    于曼曼说道:“刘平,我……”

    “哦对了,你是急诊的医生,那我们赶快去。对了,你去报警,立即报警,校园派出所,让他们赶快派人来。”

    男生听完刘平说的话有点发懵……

    值班老师挺厉害啊,为了解决学校最近老有女生昏倒的事情,竟然用自行车驮来一个女大夫……

    “哦!好的刘老师,我给他们打电话。”

    刘平登起自行车,带着于曼曼就向七舍方向快速骑去。

    不到两分钟,车子骑到宿舍门口,两个人看到台阶上围了一大帮学生。于曼曼立即跳下车几步上了台阶,推开围观的同学,看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穿着连衣长裙,躺在地上,头发披散开在地上,脸色白的吓人,眼睛红肿的可怕,脸颊两道长长的泪痕,一动不动。

    于曼曼立即蹲下身子,给女生检查。

    这时候刘平把车子扔在地上,也跑了上来,问:“怎么样?”

    “呼吸停了这个女孩。”

    刘平一看到女孩的脸,愣了一下,脸色微变。

    于曼曼看到刘平有些不对劲,问:“怎么了?”

    “这是我的助教,唐糖,有先天性心脏病。”

    “什么?!你力气大,会心肺复苏吗!?”

    “会!会!”

    “用你最大力气按压她的胸口!”

    刘平觉得有点尴尬,但人命关天,刘平点头,开始用力按压唐糖胸口。刘平学过急救知识,知道成功的心肺复苏,经常会力气大到压断患者的胸骨。

    于曼曼给她做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唐糖始终没有反应。

    于曼曼着急问身旁的同学:“她停止呼吸多长时间了?!”

    “好像……好像有几分钟了……”同学们都有些被吓到了,发懵……

    于曼曼大声命令刘平:“再用力!”

    刘平加大力气再按!

    突然唐糖嘴里发出恐怖的吸气声音,就好像从深渊中突然惊醒一样,身子整个往上弹了一下,然后又重重的躺倒在地上,但呼吸终于恢复了。

    刘平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唐糖仍然闭着眼睛,但开始剧烈的咳嗽。

    然后慢慢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围观自己的人群。

    于曼曼看到远处一辆面包车开过来,上面画着红十字,还有校医院的标志,说:“她现在情况不稳定,有先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赶快给送到医院去,那里怎么都好办。”

    “好。”刘平说。

    于曼曼站起身子,对同学们喊道:“大家都往后退一退,给患者点空间和新鲜空气。你们几个男生,一会帮着抬一下。”

    男生们立即摩拳擦掌准备接触漂亮女生。

    于曼曼撩了一下自己忙乱中垂下来的发型,刚要说话,就看到那个唐糖,看到刘平,突然一把上去就紧紧搂住了刘平,同时大哭道:“刘平……我……我害怕……”

    于曼曼心里一动。

    女人的直觉。这个唐糖,喜欢刘平。

    刘平把这么一个漂亮年轻,有喜欢自己的女孩放在身旁做助教……

    于曼曼对刘平本来的好感一下子就含糊了。

    但这也不对啊……

    王海是刘平的同事,如果唐糖和刘平真的有事情,他怎么还会把刘平介绍给自己?

    王海虽然自己了解不多,但这个人比起刘平,更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知识分子型的大学老师。

    所有不合理的表象,一定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时候面包车已经到了跟前,于曼曼刘平等人把唐糖扶上车子,然后两个人也跟着上了车。

    面包车司机问是去校医院还是去社会医院?

    “去我们医院吧,五院。”于曼曼说。

    众人回头看她。

    刘平解释说:“这位是于大夫,正好到我们学校办事。你是急诊科医生吧?”

    “对,我们直接去急诊。那我熟。”

    唐糖躺着,对刘平说:“刘教授,我没事了,不要去医院了。”

    于曼曼看唐糖对刘平的称呼是刘教授,说话也很客气,并没有特别的亲近,但显然唐糖很信任刘平。

    刘平只是轻轻拍了拍唐糖的肩膀,转头问于曼曼:“她严重吗?”

    于曼曼俯身问唐糖:“你昏倒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或者有什么剧烈运动吗?”

    唐糖摇了摇头。

    “那就是突然昏倒的了?”

    “嗯。”

    “没有征兆?”

    唐糖有些迟疑,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你的先心是不是做过手术?”

    “嗯。做过,小时候做过一次,前年又做了一次修复。很成功。”

    于曼曼对唐糖微笑了一下,然后转头对刘平小声说:“还是检查一下好。给她先拍一个片子吧。”

    一个小时后,心脏彩超结果出来。于曼曼特别找了心外的师兄帮着看了一眼结果。师兄说手术做的不错,姑娘的心脏会弱一点,但应该不至于毫无诱因就突然发病到这个程度昏倒。

    于曼曼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就觉得唐糖在昏倒前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实话。现在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

    师兄很热心,又要求亲自见见患者。

    于曼曼把师兄领到乱糟糟的急诊室里,看唐糖。

    师兄一眼看到唐糖,女孩的柔弱苍白,我见犹怜的样子给他有点惊到了,简单问了问病情,让她注意休息。

    刘平对师兄和于曼曼表示感谢。

    唐糖问什么时候能出院,师兄说没什么大事,随时可以。

    唐糖送师兄出去,师兄说:“刚才我以为见到林黛玉了。这女孩长的不次于你。”

    “去你的!”

    “但人家还有病病怏怏的美感加成,你略强悍。”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闭嘴。”

    “可惜啊,可能长得太美了,女孩心脏却不太好。那我回去了。”

    “快滚吧你。谢谢啊!”

    “小意思!”

    于曼曼把师兄送到楼梯口,一回头,看到刘平拿着单据去了收费口,于曼曼想了想,向刘平走了过去。

    刘平对于曼曼点头:“不好意思啊,我俩你说才认识,就折腾你这么大一个忙。你不值班还跟着来了一趟医院。谢谢。”

    “没事。举手之劳。嗯……”

    “怎么了?有事情要说吗?”

    “你那个助教,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所以才突然发病的。”

    “是。我也这么想的。唐糖应该是碰到了事情昏倒的。”

    “啊?”于曼曼有点惊讶,“那是什么事情?”

    “这也不难猜。你看啊。”刘平眉头微皱,掰着手指头说,“她昏倒的地方是宿舍门口,昏倒就俩原因吧?心理冲击或者过量运动。对吧?”

    “嗯,差不多。”

    “宿舍门口,刚吃完饭,有什么过量运动的,而且她平时挺注意别运动激烈了。那就是心理冲击。她手机盖子摔开了,你注意到了吗?”

    “手机?我到了后,光注意人了。”

    “医生,救死扶伤,心无旁骛。”

    “你是说,她是看了手机或者接了什么电话才有这么大冲击?”

    “嗯。”

    “手机呢?”

    “还给她了。”

    “那你开机后没看看是她接了电话,还是有什么消息啊?”

    “那不是人家隐私吗。你觉得应该看一眼?”

    “按说隐私应该别看,但这可是心脏病发的大事啊。万一她……”

    “……”刘平点了点头,“也有道理。”

    五分钟后,刘平和于曼曼回到唐糖床边,唐糖已经收拾好东西,穿好了鞋子,站在床旁等着他们两个。

    虽然漂亮,但并不娇贵。

    而且能当上物理学教授刘平的助教,学习一定也超好。

    于曼曼对唐糖好感增加。

    唐糖看着他们两个过来,对于曼曼伸手,说:“您就是刘教授相亲的那个人吧?”

    于曼曼没想到她问出这么一句话来,有点惊讶和尴尬,和唐糖握了握手,转头看刘平。

    “师父,这个小姐姐长的可真漂亮,又是医生。这回可便宜你了。”

    “别胡说。”

    唐糖明显比刚才活泼了,调皮地摇了摇头,又转头看着于曼曼问道:“于大夫,那您觉得我们刘大教授怎么样?算不算优质男?”

    于曼曼笑了笑,不说话。

    刘平问唐糖:“唐糖,你昏倒真的没有什么原因吗?”

    唐糖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刘平,说:“师父,你看看我微信。”

    “微信?”刘平接过来,打开手机,看微信,昏倒前大概是晚上五点二十左右,刘平看那个时间段的消息,只有一条消息。

    刘平点开那条信息,大吃了一惊。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你知道我为什么昏倒了吧?”

    于曼曼也看着那个屏幕,同样大吃一惊!

    发信人是妈妈。

    内容是:“女儿,这么多年不联系,我好想你。我现在在云顶山公墓工作还挺好的,你在大学当助教怎么样?一切都顺利吗?”

    于曼曼疑惑不解地问:“云顶山公墓?你妈妈在那个地方上班?”

    “我妈四年前过世了。葬在那里。”

    “那可能是有人冒名顶替你吧?”

    “对方发信息的手机号,就是我妈妈的手机号。”

    刘平看着屏幕,沉默了一会,把手机递还给唐糖,说:“我们先回学校吧。”

    于曼曼说:“你们先回去吧,我马上就上夜班了,就在这等着了。”

    “那我们……”

    “我和介绍人联系。”

    “哦好。”

    路上,唐糖审问刘平对于曼曼的印象。刘平说刚认识,如果有机会的话,再接触接触再说。

    回到学校后,刘平把唐糖送回宿舍,又嘱咐她按时吃药。之后自己本来想回教师公寓,但走到半路,转头去了实验室。

    半夜三点,刘平从实验室出去,直接去了海淀派出所。

    去的目的是……报案。

    董晓希困到不行了,一直在打瞌睡。

    凌晨两点的时候,派出所接到报案,附近的小区一楼有一家被盗,防护栏都被掰开了。值班的张叔和小赵出现场去了。

    所里只剩下自己和两个警校来实习的小警察。

    自己才二十五啊,怎么就成了这两个小警察嘴里的老姐了呢……

    董晓希三点憋不住尿上厕所的时候,看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肚子,又转来转去看自己的体型,比毕业的时候略胖了一点点,但一点也不老好不好!

    这两个笨蛋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讨厌。

    洗了手,又仔细补了补口红,这时候董晓希听到前面有动静,立即跑了出去,看到刘平正在和两个小警察交涉。

    小警察看到董晓希来了,立即说:“董姐,这个人说要报案。”

    “报案?报什么案?”

    董晓希一边说着,脸上自然摆出自己当了一年警察锻炼出来的冷漠威严的表情,一边看着刘平,一边坐下。

    “是这样,有一伙犯罪分子,可能就在我们学校西门那边,你们能不能派人跟我去看看。”

    “你们学校?你是学校的老师?”

    “我是物理系的刘平,是老师。”

    “哦。你看到有人犯罪了?”

    “这个,怎么解释呢?”

    董晓希一听说对方是大学老师,又看刘平长的还挺帅的,态度立即软乎了,说:“刘老师,是这样,出警是可以,但我们不能和打手似的,您一句话我们就跟您走,怎么也要给我们点解释吧?”

    “解释?哦。”刘平低头看腕上的手表。

    小警察里面的男的也看刘平的腕表,小声对另一个人说:“好像是宝玑。”

    “很贵吗?”

    “十万起。”

    “啊?”

    “你俩别在后面嘀咕。刘老师……”

    “时间应该还够用。那我简单给你们解释解释。”

    “嗯。”

    刘平把董晓希面前的登记本拿过来,扯下来一张纸,翻到背面。又拿过一支笔,说:“我的助教今天晚上突然昏倒了,她是接到了一个短信,她的妈妈发来的,她的妈妈说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想见我助教一面,地点是云顶山公墓。”

    “半夜去公墓见面?”

    “她的妈妈已经死了四年了。”

    “什么?”三个警察都吃了一惊。

    “也下葬在那个公墓。”

    “什么?”

    男的实习小警察说:“这位刘老师,您不是给我们在讲鬼故事吧。”

    “你们听我继续说。我助教被吓得不清。她妈妈下葬的时候,她还不在我们大学。这应该是一条咋骗信息。我分析了一下。”

    “嗯。”

    “里面有三个关键点。第一个是里面提到了母女关系。”

    “对。”

    “第二个,是里面提到了母女二人的工作地点。”

    “对。”

    “地点需要定位,就是手机的定位,所以我就把我助教的手机借来了,把所有用来定位的app都查找了一遍。其中有一个app在最近每天定位四次,分别是上午十点,十一点,下午两点,三点。这明显是在定位机主的工作地点。这个app是一个校园购物的app,我下载了一个版本,和我助教手机里的app进行了对比,果然和我的猜测一致,助教手机里的app是被篡改过的。”

    “……”董晓希和另外两个小警察互相看看,都有些茫然。

    “app是使用Java编程的,我反编译了一下它的原始代码,然后有发现。那就是每天凌晨三点到三点半,这个程序会自动连接一个Wifi热点,这个热点的名字和密码都挺复杂的。三点半一过,它又会把这个热点删除。他们应该是传输手机上的短信和微信聊天记录,然后寻找妈妈,儿子,姐姐这一类的关键词,之后自动匹配后,再使用假手机基站,仿冒手机号发送短信咋骗。”

    董晓希听到这里,更加茫然。

    “你们懂了吗?”

    男实习警察说:“你是说,现在他们有一个流动wifi热点正在学校附近?”

    “应该在西门那边,那边学校宿舍背靠着马路,比较方便。”

    “三点到三点半?”

    “程序上是这么写的。”

    董晓希问:“那他们开着车?”

    “对。我开车来了,靠近他们的时候,就能发现他们。”刘平说到这里,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三点十分了。”然后用征询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个。

    董晓希没遇到过刘平这样报案的,眨了眨大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想了想,回头小声问男实习警察:“他说的靠谱吗?”

    “董姐……”男实习警察小声回答说,“我没太听懂。”

    董晓希又想了想,起身,把自己的帽子抓起来,双手戴在头顶,一边说:“我跟你出去看看。你俩在所里值班。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刘平犹豫了一下,指着小男警察问:“他们不去……就……我们俩?”

    “我们也不能只凭你一面之词就去抓人,先侦察一下。走吧!”说完,迈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往外走去。

    刘平跟了上去。

    到了外面停车场,董晓希问:“刘老师,我们怎么找他们?”

    刘平走到自己车子旁边,指着里面,说:“用手机就行。”

    “手机?”董晓希看到刘平的车子吃了一惊。

    奔驰S。这个大学老师这么有钱……

    刘平开车门,上驾驶位,董晓希心里笑了一下,总觉得这个大学老师不按套路出牌,怪怪的。难道他真的能抓到人?

    这么有钱的报案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董晓希觉得有趣,也打开副驾驶的门,刚要上车。

    “你等等。”

    “啊?”董晓希看到刘平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起一个小包。

    是一个能装下11吋电脑的GUCCI皮包。这个老师可以啊。

    “坐吧。”刘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皮包,从里面抓出两个手机来,一个是新款的Iphone,一个是SONY的旗舰机,型号董晓希不认识,但看起来非常新,好像还没用过。

    刘平打开索尼手机的屏幕,按了一个app的按钮,屏幕弹出来一个雷达扫描的画面:“这个是用来探测wifi信号强度的软件,用它找车。”

    “那这个iphone呢?”

    刘平说:“用它来跟踪。”

    “跟踪?跟踪什么?”

    “你让让。”刘平一边说一边伸手去开董晓希面前的副驾驶扶手箱。

    董晓希立即向后靠身体,看到扶手箱里摆着几本书,还有口香糖和指甲钳,摆放的都很规矩整洁。

    刚才看车外漆也很干净,他穿的衣服也很合体规矩,车子内饰也干净。

    这个男人还挺有条理的,啧啧啧,还是个大学教授。

    董晓希看着刘平心里涌起好感。

    刘平从里面拿出指甲刀,然后从自己皮包里翻出一卷厚的双面胶带,拽出来一点,用指甲刀剪出一个小口,用手扯断,把双面胶小心的粘到iphone手机的背面,然后刘平把东西全都收起来,说:“行了,出发。”

    刘平发动车子。

    “你还没回答我呢,手机背面粘双面胶,你要怎么用来跟踪?”

    “还不一定用上呢,一会你就知道了。”

    “那刘……”

    “叫我刘平吧。”

    “哦……你准备这些东西,都是你平时就随身带着的?还是你特意准备的?”

    “准备的。我估计到你们派出所最多也就派一个警察和我去看看。他们车上连开车带控制设备的,最少要两个人,最有可能是三个人,我不会打架,一个警察控制不住他们,所以我们要跟踪他们。所以要带设备。”

    董晓希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刘老师,你不是说你是学物理的吗?怎么计算机懂这么多?”

    “有时候我们要用计算机解方程式和做模型,所以业余时候我研究过编程,只会个皮毛。”

    董晓希又笑着点了点头,小声嘀咕:“吹牛都这么有层次。”

    “啊?”

    “没事……没事……”

    五分钟后,刘平车子开到学校西面临街宿舍楼那里的马路边。马路是四车道的辅路,路灯只有单侧亮着,光照不太好。

    刘平距离很远就停车,然后说:“你在车上等我。”

    “你去哪?”

    “找他们。”

    “你自己?”

    “我看你是女的,本来想我俩扮个情侣,一起行动,还能给我壮壮胆。”

    “啊?……那就办呗。”董晓希对刘平挺有好感。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有趣……扮情侣侦察,自己演习的时候扮过,但那个对手男的长的囤极了,可不像这个刘老师这么帅,还有文化还多金,还这么有意思。

    关键的关键,是自己已经快一年半没有男朋友了,一年半没有男的陪着压过马路了,这个用来解解渴吧。

    “你还穿着警服呢,你过去人就跑了。我没想到和我出来的是个女警。”

    “啧啧啧,两个老爷们半夜压马路就自然了啊。”董晓希给刘平一个白眼。

    “你等我。”

    “你真自己去?危险!”

    “没事。我靠近目标的时候,手机检测到了会有连续震动,我把他们车牌号记下来。然后你们就可以安排跟踪和抓人。等我。”

    刘平说着,开车门出去,把两个手机一个裤子口袋一个,揣了进去,之后向街对面走过去。

    整个街上静极了,只有蛐蛐的鸣叫声。街旁人行道上密密麻麻停了两排机动车,路边又停了一排机动车。董晓希看着刘平跑过了马路,心里担忧起来。

    刘平心里有些紧张,听着自己脚步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两只手都插进裤子口袋里,先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微微抬头,看两边的车子。

    大部分都是十几万的家庭轿车,也有好多小面包车。

    手里的手机有规律的震动着,这里果然真的有wifi信号发射器。

    往前走,震动加快,刘平估算距离,再看前面,一辆昌河面包车,停在一棵大树下面,大树树冠遮挡住路灯本来就混暗的光线。

    面包车银色外漆表面肮脏不堪,破破烂烂,还有大片掉漆生锈的门板,玻璃上贴着黑色的车膜,可能就是这辆车。

    刘平更加紧张起来,自然而然地过去,自己看不到车里,但车里的人一定在警惕的看着自己。

    刘平继续往前,马上就要到车子侧面,手机开始连续震动,就是这里了!

    刘平按了一下索尼手机,把这个wifi信号源记录下来,另一只手拿着iphone,又往前走了几步,自己紧贴着车身走过去的时候,刘平胳膊小幅度的摆动,把那个iphone粘到了车子保险杠旁边。

    之后刘平继续往前走,心脏怦怦直跳,走远了一点,刘平穿过人行道,准备过了马路往回走。

    小昌河面包里前面正副驾驶座位保留着原样,后面的座椅都已经被拆掉,中间焊了一个桌子,老三跪在桌子前,正在紧张地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电脑后面八台高功率无线路由器,上面的灯不停闪烁,反射到车顶好像星空一样。

    老三对坐在司机位置上,歪着脑袋正在打瞌睡的强哥说:“哥,今天晚上我们拿到的数据也不少。有七百多人的。”

    “行,明天晚上我们去音乐学院那边。下个月再这边,两边轮换着来。今天有几个汇款的?”

    “十七个,有八万多!”

    “我操!这么多!今年过年,能回去给家里盖个三层的小……”强哥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眼睛往前看,“欸?”

    “怎么了强哥?”

    “你看那个人,刚才好像刚从我们车后面过去,这怎么转眼又从我们这边过来?”

    老三听了,立即紧张出一身冷汗,连忙身子前伸往外看。

    “是不是刚才路过那个人?”

    “不会这么巧吧?”

    “二驴呢?”

    “找地方撒尿去了,还没回来。”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自己走回去,不论这个人有没有问题,我们先撤。”

    “他电话还在车里!”

    强哥回头看了一眼,咽了一口唾沫说:“去他妈的,我们走!”

    强哥伸手扭动车钥匙,车子费力的好想活不起了一样发动机发出杀猪声,哄的一下车着了。

    刘平耐着性子,尽量自然的往自己车子方向走去。

    突然听到路旁人行道上车子发动声音。刘平心里一惊,下意识转头去看,果然是那辆车!

    他们发现自己了?!

    刘平再一回头,心里又是一惊!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十八九岁,头发乱七八糟,脸上带着点凶象,这个人看了一眼小面方向,又看刘平。

    小面那边突然传来喊声:“二驴!快跑!”

    然后小面发动机声音猛地增大。向后倒车。

    二驴愣了一下,看刘平。

    刘平心里估计了一下和对方的战斗力。

    这个二驴身子比自己矮,社会摇小年轻典型的麻杆身材,自己能打过他。

    二驴看着刘平,突然脸上露出凶相,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一按,啪的一声,露出了刀尖,是一个弹簧匕首!

    这回自己打不过他了……

    小面倒车出来,油门和发动机声音大作,车子沿着人行道飞速往前开去。

    董晓希坐在车里,看到一个小子从角落里出来,一边大大咧咧的提裤子。

    随地大小便的无业游民。

    董晓希心里一阵反感。无业游民没有发现旁边奔驰里坐着的董晓希,系完裤子,又隔着裤子扯了两下,结果就和正对着自己走来的刘平碰到了。

    远处小面飞速开走。

    董晓希立即就有些懵了,还真的有人在这里!

    叫支援?来不及了!

    突然董晓希高喊了一声:“啊!”

    她看到那个无业游民手里拿着刀,突然刺向刘平。

    刘平是个文弱书生,不行!自己是人民警察,去保护他!

    二驴猛地刺向刘平,刘平本能地向后躲去,同时手去拦他的匕首,一把抓住了二驴的手腕,但同时感觉到手掌一阵冰凉,手握到了他的匕首刀刃上!

    二驴和刘平同时向后猛拽,刘平感到手没有力气,二驴猛地又把匕首拽了回来,又在刘平的手掌上拉了一个长口子。

    但二驴用力过猛,加上极度紧张,身子向后猛退,一下坐在了地上。

    “住手!”突然身后一个尖厉的女人喊声响起。

    二驴和刘平同时看喊声方向,是董晓希飞速跑过来。

    二驴一看董晓希身上穿的是制服,更慌起来,连滚带爬起身,看了看刘平,心想还是女的好对付!

    二驴转身拿着匕首就向董晓希跑过去,董晓希本来向前跑,一看到二驴朝自己冲过来,又害怕了,吓的站住。

    刘平心叫不好,连忙大喊:“袭警是大罪!”

    二驴这时候已经冲到董晓希前面,听到刘平喊声,心里也害怕,也不敢对女人下手,匕首在空中隔着一点距离横向挥舞了一下,高喊:“他妈的滚开!”

    董晓希捂着脑袋惊恐地喊着连忙蹲下。

    刘平这时候也追过来。

    二驴猛倒着罗圈腿速度奇快跑走,很快消失不见了。

    董晓希高喊:“刘老师!别追了危险!”

    刘平跑到董晓希身边停下来,说:“我知道,没打算追。”

    董晓希有些惊魂未定,看了看二驴跑走方向,那小子已经跑走几乎看不到了。

    董晓希再看刘平,刘平正在弯着腰,手往下垂着,手上的血不停地滴着滴到马路上。刘平脸孔轻轻痉挛,很疼。

    “你没事吧?”董晓希着急问道。

    “手有事。哎……嘶……赶快我车后座有一件T恤衫,你拿来先给我伤口裹上。”

    “哦。”董晓希连忙跑到后门那里,打开车门,把后座上的白色T恤衫拿出来,衣服手感超级好,但没有品牌标识。

    董晓希拿着衣服转身,这时候刘平已经走到车旁边,董晓希帮他围了几圈手上的伤口,衣服被血染湿。

    “血能止住吗?”

    “伤口有点大,不过血出的没那么快。”

    “我开车,赶快上医院吧。”董晓希说完,往前走一步,回身想要打开车门。

    “你等等,还有更要紧的事情,我皮包里有电脑,你打开。”

    “现在?”

    刘平点了点头,低头看T恤衫慢慢被血染红,伤口那里传来奇怪的割裂的痛觉。

    董晓希把包拿出来,打开里面的苹果电脑,找不到地方放电脑。

    “放车后盖上。”

    “金属的机身,会把车漆磨掉。”

    “你还挺细心。没事,放吧。点正下方的网页图标。”

    “哦。”董晓希喜欢大气的男人,最看不惯有些人买台车买个手机,整天像供祖宗似的一遍一遍在上面找划痕,或者带个套,不就是个东西吗。

    董晓希对刘平更加有好感。但这毕竟是奔驰,董晓希尽量小心的把电脑放到后盖上,开始操作:“这个图标?”

    图标点开,董晓希立即认出来,这是苹果的手机丢失查找页面:“你把那个手机沾他车后屁股上了?!”

    刘平点头,看图标:“这帮人没反侦查经验,现在停车了,这是……前面的红旗小区,估计是住的地方有财物,你赶快请求支援。”刘平看着地图,“咱们这是城北,我俩在他们南面,你们从派出所派人到他们那的时候估计他们已经离开了,应该是沿着机场高速辅路往密云水库那边跑,你们二十分钟内能在三元桥西南的辅路那里设卡就能抓到他们。”

    董晓希这才想起来赶快向队里报告,连忙打电话,向队里汇报情况:“预计向东北方向跑吧,三元桥西南辅路那里拦他们。车牌号……”

    “京F-Q342A。”

    “哦,京F-Q342A。”

    “昌河小面包,银色,车漆大片脱落,极为破旧。”

    “昌河小面包,银色。车漆大片脱落,右边大灯灭了,特破旧。”

    “对,他们坏了个大灯。”

    “董晓希。”派出所长问,“你身旁说话的是什么人?”

    “哦……大学教授,报案人。”

    “兼热心群众。”董晓希笑了一下,“报案人刚才勇斗歹徒受伤了,我现在送他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