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惊为天人

    更新时间:2018-05-11 13:01:03本章字数:8927字

    刘平拿着纸杯回来,递给董晓希。董晓希摇了摇头,笑眯眯看着刘平,说:“关于你那个助理唐糖,事情是这样的。他们团伙里有一个小子,专门负责筛选信息的,他偶然看到了唐糖的朋友圈。唐糖在年初的时候去公墓扫墓,去和回来的时候,赶上下大雪,堵了很长时间。她在路上发了几条朋友圈,配着在路上的照片,感慨说是妈妈舍不得她,让她多陪自己一会。那个小子看到唐糖的照片,觉得唐糖长的好看,就故意发了那条短信调戏唐糖。”

    “原来是这么回事。”

    “嗯……他可能觉得有趣呗。我说也是吗,原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闲得无聊。否则难道那短信真的是唐糖的妈妈发来的,约女儿在坟头想见啊。哪有鬼啊对不对……”

    刘平嘿嘿笑了一下。

    “但他没想到,就这一条短信,就成了突破口,他们整个这些人都被你顺着短信,这么快就都给抓起来了。”

    刘平尴尬地笑了笑:“他们实际上是怕通过网络在网上收集信息留下线索,才会直接半夜开一个假WIFI基站亲自出马,没想到这样反倒暴露了自己。”

    “那也要有你这样的高人啊。”

    “那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这还是个麻烦事。现在刑警队顺着线索在抓裸贷的那些人。但还有好多学生,参加裸贷的学生,可能随着这个案子曝光,都要接受调查,也会受到影响。裸贷的团伙,在学校发展了不少学生,用学生在校园里发展客户,这些加入裸贷团伙的学生,已经触犯了法律。那些贷款的女生,我们要和你们学校协商,对待她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刘平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是先保证她们的隐私吧。这事情也不在我负责范围之内,还是要和学校负责学生工作的部门联系,大家协调后制定帮扶办法。”

    “过几天等案情有更多细节之后,我们再沟通啊?”

    “好,我帮你协调学校这边的接洽部门。”

    董晓希嗯了一声,突然发现自己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也就是自己该告别了。虽然刚才说了晚上和刘平吃饭,但现在才不到下午四点,难道自己厚着脸皮再坐几个小时在这里啊?

    还能找什么话题呢?

    正烦恼的时候,突然董晓希皮包里的手机响了。

    “哦。抱歉刘平,我接个电话。我叫你刘平,不叫你刘教授行吗?”

    “行。”

    董晓希把手机掏出来,看号码,然后接听:“喂,所长。您找我。”

    “晓希,刘教授那边沟通怎么样了?”

    “嗯……情况都说完了……”董晓希迟疑了一下,还是不情愿地说道,“我正准备和刘教授告别,然后回所里呢。”

    “那正好,你不用回所里了,所里现在所有人都出去接警了,没有人手。学校东边四环路旁边有个4S店你知道吗?”

    “东四环旁边的4S店?”董晓希心里一动。

    那个4S店的老板,就是刘平的前妻,那个总想把自己弄的洋气,名字也起的很奇怪的安妮吗?

    刘平一听到这里,也有些惊讶。安妮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对。就是那个店。刚刚他们店里有人报警,失窃案,你过去看一看情况。”

    “哦,好。”

    挂断电话,刘平问:“他们店怎么了?”

    “说是失窃了。让我过去一趟。”

    “现在?”

    “嗯。刘平,你和我去吗?”

    “我?安妮……哦,我前妻可能不想让我参与……我不去了。”

    “那好吧,那你用你的大奔送我出学校呗。要不然我在学校里打不了车。”

    “这个简单。我直接把你送到地方。”

    “啊……哈哈哈……刘平,你不老实。刚才你可说的是不去管闲事。这立即又找理由跟着过去了哈哈。”

    “我就送你到附近。不出现。”

    “真的假的?”

    “真的。”

    “那你不想管啊?”董晓希问了这个问题后,心里暗想,哼,上次我可在柱子后面,听到你俏俏给你前妻支招对付客户了。你要现在敢说自己不想管,肯定是在撒谎。

    男人管前妻,一个比一个上心,比离婚前还上心。

    “她要真需要帮助,那我还是会想办法的。但毕竟离婚了,她没开口求援,我就不主动了。互相还是保持点距离,这也算彼此尊重。”

    “哼……算你回答的圆滑。那走吧。”

    “嗯。”

    二十分钟后,刘平车子开到距离4S店还有一百多米的路口,停下来:“你在这下车吧。”

    “便宜你了。”

    “怎么又便宜我了?”

    “本来晚上你答应请我吃饭的,结果你不用掏钱了,我还要管你前妻单位的事情。”

    “那我请还不行。”

    “真的啊?”

    刘平心里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女孩。董晓希对自己好像也很有好感。

    于曼曼上次已经表明态度婉拒自己了。要不要尝试和董晓希接触呢?

    “真的。”

    “那我们可说好了,我下班给你打电话,你来接我。”

    刘平笑着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这里停车违章。你带着警察违章被逮到了罪加一等。等我电话啊!”董晓希在耳边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然后对刘平摆手。

    刘平踩油门,车子往前开去,路过4S店门口的时候,刘平看到几个员工都站在门口那里,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员工,一个高瘦,一个比较矮一些,有点胖,正在激烈争吵。

    安妮和秘书站在旁边,安妮脸色难看的厉害,突然喊道:“别吵了!你们两个都是经理,丢不丢脸!”

    那两个人都气鼓鼓的停了下来。

    安妮正想再说话,突然看到了在4S店门口车子减速的刘平。

    安妮目送着刘平车子开远,心中一动。

    秘书站在安妮身旁,也看到了刘平的车子,连忙对安妮小声说:“安总,那不是姐夫的车吗?”

    安妮没有回答秘书的问题,看着刘平的车子彻底开远,看不到了,才回头对钱经理和王经理说道:“客户现在还在里面等待答复,你们就先自己吵起来了!有完没完?啊?!都给我进店里!”

    这时候董晓希也走到了4S店门口,安妮和秘书一起看到了董晓希。

    秘书对众人说:“警察来了。”

    董晓希对安妮打招呼:“安总。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你们有人报警了?”

    “嗯。见笑了。”

    “丢的是什么东西?”

    “是客人的一台macbook电脑,我们进去说吧。”

    钱经理和王经理看到警察来了,也都气鼓鼓的不再说话,互相看了一眼。

    安妮转头有些烦躁的问钱经理:“客户呢?”

    “在客户休息区。”

    “董警官,请跟我来。”

    “好。”

    几个人进了店里,往休息区走去。

    刘平刚刚从4S店门口开车过去,董警官就到了这里。董警官是和自己前夫刚才在一起了吗?

    安妮心里有一点点不是滋味,回头看了和自己并排走着的董晓希,比自己年轻,大大的眼睛,相貌不比自己差。自己可能更有气质一点,但那是岁月的沉积,董晓希比自己更有青春的活泼劲。

    自己要是个男人,也会选择她不会选择自己。

    安妮有一种无力感。

    秘书进了4S店后,没有跟着众人往休息区走,而是单独停下来,看了看四周,然后往右边精品区走去,从侧门出去,秘书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电话接通了。

    “喂。哪一位?”

    “姐夫,我是安总的秘书。”

    刘平正堵在立交桥上,接到电话简单和秘书说了几句后挂断。之后刘廷并线到右边,慢慢随着车流转了一百八十度,往回走。

    走到4S店对面停下,秘书已经站在路边,和刘平打了一声招呼,上车。

    刘平拉着秘书,向前开去。

    于曼曼看着面前的唐糖,问自己的心内科同学:“怎么了?”

    “病历上,还真的写的是主刀医生,陈志林。这……难道真有这么一号人?”

    于曼曼抱怨道:“你行不行啊你?让你办这点事情你也办的一点也不靠谱。”

    “曼曼,这样吧,我现在就给你去打听,行不行?然后我给你回信。”

    “行吧,看你表现。”

    电话挂断,于曼曼和唐糖说了情况。

    唐糖笑着说:“有这个人就好。要不然最近这几件事情,都让我以为是不是我时空转换了?进入了一个什么平行宇宙里面。好多事情都莫名其妙的。”

    “平行宇宙?”

    “哦抱歉,于大夫,我这一激动,就把物理学术语说出来了。”

    “我明白一点,平行宇宙,就是说可能有和我们并行的不同的宇宙,那里面的人和事都和我们这的差不多,但细微的事情上会有点区别。比如我们喜欢的人可能会变,比如身边已经死去的人,可能在另一个空间还活着。”

    唐糖又想起早上碰到的那个“妈妈”……要是真的有平行宇宙,自己妈妈在那个宇宙里还活着……自己如果能到那里去,但要放弃这里的一切。

    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立即去那里。

    但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生老病死,对当事人,是天大的事。但对整个世界来说,连个插曲的音符都算不上。

    唐糖笑了一下,刚想说话,突然于曼曼向旁边张望,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唐糖张大了眼睛问:“怎么了?”

    然后唐糖也回头看,看到门口自己的师父刘平进来了,和服务员说两位,身后跟着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服务员领着刘平向唐糖于曼曼她们方向走过来,于曼曼有些不好意思,立即低头,心里想怎么和刘平打招呼。

    但服务员和刘平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是在前面的座位坐下了。

    服务员问:“您二位喝点什么?”

    唐糖小声和于曼曼说:“师父不是又相亲了吧?”唐糖脸色有点尴尬,“师父不是这种相亲狂人啊?您千万别误会,我回头问问师父怎么回事。而且那个女的,没有您长得好看。”

    于曼曼犹豫了一下,起身转身坐到了唐糖身旁,小声说:“这个女的我认识。”

    “啊?师父刚认识您,就挖您墙脚啊?这是学坏了啊!我……”

    “这女的是你前任师娘的秘书。”

    “前任师娘?您是说安妮姐……”

    “对,名字挺洋气那个。”

    “哦……”唐糖露出放心的表情,点了点头。

    这时候她们俩后背刘平传来说话声:“刚才我看4S店门口两个人吵架,怎么回事?”

    于曼曼小声说:“我们偷听别人说话不好。要不然我们走吧。”

    “我们一起来,不就让师父看到了吗?那就尴尬了。”

    实际上于曼曼和唐糖,都很好奇刘平和安妮秘书要说什么,两个人都没有动弹。

    刘平听秘书大概说了公司现在情况,说:“安妮犯了一个错误。”

    “错误?什么错误?”

    “位置空的时间太长了。这等于人为制造矛盾。”

    “但是安总可能对两个人都不太满意。”

    “那就应该在总经理位置空出来后,可以宣布公司撤掉总经理位置,最开始的时候就让他们死了这条心。现在安妮一直拖着,公司从上到下所有人都以为她在考察和挑选合适人选,等于老总期待他们表现,这俩经理野心都挑逗起来了,一定会发生冲突!”

    “反正这两个经理,说实话啊,口碑都不是太好。”

    “工作都做得怎么样?”

    “那还可以。工作能力还是行的,最少是能胜任。”

    “口碑好的人,当不了领导。两个人竞争,他们恶的一方面一定会突出出来,让安妮感觉更不放心。这不是他们的责任,是安妮的责任。她不应该把员工装入一个暴露人性的恶的竞争环境,然后又去挑人的毛病。人性是禁不住考验的。而且请员工,不是找老好人,要趋利避害。工作能力是最宝贵的,别的品行什么的,还是要靠管理和制度来约束,内耗是一定会有的,不能指望着找一个完人。你们辞职的那个总经理,人品也不怎么样吧?否则能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么?”

    “嗯……是。”

    “但是他在的时候,工作能力还不错?”

    “嗯……有道理哦,原来的总经理在的时候,我们也都觉得他人品很差,但公司用他,还是好处大于坏处。但现在已经到这个局面了,姐夫,怎么办啊?”

    “你自己偷偷来找我的吧?”

    “安总看到我出去了,她也看到你了。安总可能也想知道你的想法。而且最近,安总还有别的麻烦事。”

    “什么事?”

    “头痛,还有严重的失眠。”

    “检查了吗?”

    “安总脾气很犟的,我关心她,让她去检查,她不肯去。”

    刘平叹了一口气,说:“这样,我们一件事一件事说。先说人事方面的事。人事方面,麻烦。”

    “您也没有好办法吗?”

    刘平摇头:“很难搞。公司可能要有损失。”

    “什么损失?”

    “竞争到最后,他们两个可能有人连在公司都留不下。流失一个中层干部不是太大的事,但他们走的时候再带走下属,公司损失就会很大。你回去提醒安总,现在首要的是,保证下层员工人员稳定。这两个人,真的是不好处理。”

    “先提拔起来一个?”

    “另一边怎么办?公司会分裂。安妮现在也应该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样吧,电脑的事情怎么样,你回去了解后,告诉我一声。这两个人最近都不会消停,形势会有新的变化。也许到时候就有机会解决问题了。”

    “哦。”

    “是不是有点失望?我也没有解决方案。我不是万能的。”

    “不会,姐夫。”

    “上次那个闹事的客户,怎么样了?”

    “和您说的一样,第二天就来求饶了。他看来真的拖得精神崩溃了,受不了了。”

    “安妮听了你转达我的意见后,都照办了?”

    “嗯。”

    刘平想了想,说:“其实我有点担心。以前的她,很强势,也很有主见。现在怎么突然这么听话?她头痛,失眠,到底有多严重?”

    “那天半夜客户去车间,安总能碰到,就是她睡不着觉,还为公司的事情焦虑,所以到车间,也是为了看那台车。”

    “哦……”

    “姐夫。以前的安总,那是真正的女强人的。就是我的偶像。可是这半年来,我感觉她心气下去了,遇到事情甚至有时候开始退让了。这怎么说呢?”

    “心累了……”

    “对!就是这种感觉,心累……力不从心,事业也似乎不能给她带来满足了。”

    刘平低头,看着桌子出神,想了一阵,说:“怪不得,连我的意见她也开始听了。她不是又信任我了,而是不想自己想了,用我的主意省事。”

    “姐夫,但您看人看事,还是比安总更透彻。”

    “你这话要是安总听到了,立即开除你。”

    “嘿嘿。不过我现在有种感觉,安总如果有可能的话,可能她真的需要你的支撑。”

    “我们没有未来,我帮不了她一辈子。希望她只是短时间的身体不适,或者心累吧。她自己的路,将来还要自己走。”

    秘书听完刘平的说话,沉默。

    于曼曼和唐糖听完刘平和秘书的对话,也都沉默下来。

    “行了,你回去吧。”

    “嗯,姐夫,那我走了。”

    “我合适的时候,去直接找安妮一次,先劝她看看失眠症和头痛。再看看能不能帮她解决总经理的问题。”

    “那太好了,您的话,安总还是会听的。”

    “嗯。”

    刘平和秘书起身,到门口结账,然后出去。

    于曼曼和唐糖一起回头悄悄看着刘平出去,然后两个人起身,也到前台结账。

    这时候身后门突然又打开了,刘平推门进来,和唐糖还有于曼曼打了一个照面。

    三个人都呆住了,场面尴尬。

    “这么巧?你俩怎么在一起?”刘平问。

    于曼曼有点慌乱,说:“哦,我们刚到这。还没点东西,准备在这坐一会。”

    “这位女士,您刚才一共消费97元,您用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谢谢。”

    于曼曼镇定地回答。

    唐糖捂嘴笑。刘平和于曼曼对视,于曼曼低头也忍着笑。

    “师父,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包忘在桌子上了。我去拿包。”

    刘平说着,往座位方向走去。

    唐糖看刘平走开了,立即说:“未来师母,你让师父送你回去吧。我给你们创造机会,先走了啊,拜拜。”

    唐糖说着,转身往外推门就出去了。

    “唐糖!唐糖!”于曼曼小声喊了两声,然后想了想,看到刘平已经转身往自己这边走过来,连忙用手轻轻弄了弄头发,让自己更漂亮点。

    “唐糖呢?”

    “她有事先走了。”

    “哦,你去哪?我送你。”

    “……哦……嗯……”

    出门。刘平下了咖啡馆台阶,往路旁自己的奔驰走去。

    于曼曼看到了奔驰旁边树干斜靠着的自行车。

    好像是上次那辆车,车漆都掉了,有地方都生锈了,破啊。

    自己还穿的是短裙,要是坐到车后座上,那画面太美了自己不敢看。

    “刘平!”

    “嗯?”刘平已经走到自行车旁边,正要下路旁台阶。

    “我不想坐车,我们走走吧行吗?我喝了咖啡,要把热量消耗掉,防止长胖。”

    “哦?”刘平指了一下自行车后面的奔驰,说,“好。”

    “你送我到前面地铁站就行,然后你再回来取车子。”

    “这个……行,行。”

    刘平走回到于曼曼身边。

    “刚才我们不是故意听你说话。”

    “果然偷听了。”

    “你前妻的头要是总疼,还是要重视一点。可大可小的事情。失眠对人的情绪影响也是很大的。你劝劝她,然后到我们医院来,我帮她找人好好看看。”

    “那谢谢啊。”

    “不用。”

    “你怎么和唐糖在一起?”

    “她?哦,她有事情求我。”

    “她求你?”

    于曼曼把事情简单和刘平说了说。刘平点头,这时候突然于曼曼电话响了,于曼曼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把电话拿起来,看来电人,是自己的心内科那个同学:“喂?怎么样找到那个郭大夫了吗?”

    “找到了。”

    “不是你们科室的?”

    “是也不是。”

    “是也不是?什么意思?”

    “那个郭大夫,四年前,是我们这的副院长。两年前调到别的医院做院长去了。”

    “副院长?”

    “是。人家是国内最权威的先心病专家。一般患者根本轮不上。四年前他主动要求的给你那个朋友唐糖做的手术。我们科主任给他打下手。你这个朋友什么背景啊?能享受领导人待遇。牛啊。”

    于曼曼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

    “喂,说话啊?身份是国家机密,保密?我知道了要查我水表?”

    “行了。改天请你吃中午盒饭。挂了啊。”

    “盒饭?喂,喂喂……你朋友有这种上层路线,让她帮我美言几句让我往上升升呗,喂喂……”

    于曼曼按了挂断键,转头看着刘平。

    刘平已经听到了话筒里于曼曼同学说的话,有些吃惊,站在那里。

    于曼曼看着刘平,审视的目光。

    眼前这个男的,案子也能破,客户投诉也能解,唐糖的医药费他都有那么周全的办法解决。

    除了骑个二六破车,没毛病。

    唐糖四年前,是一个普通的孤儿大学生,无权无势。副院长老专家亲自给她做手术,这待遇……

    唯一合理解释,那就是刘平有关系,帮着联系的了呗?

    “交代吧。”

    “交代什么?”

    “那个郭副院长,是不是你的关系,你给联系的啊?”

    “郭副……啊……我不认识,你们医院,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医生。”

    “你不认识?”

    “真的。”刘平点了点头,很认真,“真的,我不认识。那个人,真是副院长?”

    “我也是这两年才到医院的。但我同学查的,肯定错不了。”

    “唐糖心脏手术,副院长给做的。”刘平也满脸疑惑,“她的手术,难道有什么科研价值吗?”

    “应该不是。瓣膜置换术,普通的手术吧。那当年唐糖住院的时候,你没去医院,没看到过主刀医生,用你的观察力发现什么异常吗?”

    “糖糖是借用暑假去的。女孩我也不方便护理,我出现,还怕她一个劲感谢我,让她激动了,也弄得我和恩人似的我会很尬尴,毕竟那时候我们都不熟吗。所以我没去过病房,只打过电话,住院和出院的时候帮着接了一下。在医院的时候,我帮着找的护工。”

    “那怎么回事?没听说院长们这么关心民间疾苦啊。”

    这时候两个人走到了地铁站通道口。

    于曼曼站住,转身看着刘平:“我到了。”

    “那你再帮着打听一下什么原因。”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好啊。”

    “一切不合理的事情,一定都有个合乎逻辑的解释。”

    “嗯。那我。”于曼曼指着地铁通道,“那我走了。”

    “嗯。我们电话联系。”

    于曼曼用手指又撩了一下头发,看着刘平,想要说:“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啊?”

    于曼曼深吸一口气,刚开口说出:“那我……”

    刘平的电话响了。

    于曼曼鼓起的勇气瞬间泄了,尴尬的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啊。”

    “那你接电话吧。那我就下去了。”

    “嗯。唐糖的事情,麻烦你。”

    “回头电话联系。”

    “好。”

    刘平的电话还在弃而不舍的响着,好像在催促于曼曼。

    于曼曼转身走了。刘平拿起电话,看来电人,是董晓希,按了接听键:“喂。”

    于曼曼走了几阶台阶,站住了,回头看刘平的背影,心里有那么一点怅然若失……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孤独的一个人的晚餐……

    在和刘平说那半句话的时候,于曼曼感觉自己的血都在那一瞬间涌上来了。自己真的有点激动。

    那是一种渴望,一种有人陪伴的渴望……

    董晓希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刘平一直没有回头,打着电话,越走越远。

    唉……

    “刘大叔,你还记得我俩约的晚上饭吗?”

    “记得。怎么了?你有事情晚上?那我们改天也行。”

    “改天?……大叔,你态度不正确啊……”

    刘平心里笑了一下,董晓希对自己的称呼,怎么改成大叔了?

    青春就是好,干什么都带着一股肆无忌惮的劲头。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提出来要改天,你是不是请我没什么诚意啊?”

    “……我不是想要弄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形象吗?没想到拍马屁拍马蹄子上了。”

    “讨厌。我今晚是有事。”

    “那不还是得改天吗。”

    “什么啊,你没听我说完。我打电话来是告诉你,我今晚有事情,所以不能很早的就来找你。我要先去开会,开完会,不论几点啊,你过来接我。还有,你就算晚上饿了也要等我一起吃啊。我晚上要吃烤串。”

    “那要几点?”

    “最早也要十点多吧?”

    “哦……”

    “口气这么勉强。你别以为我故意折磨你。我先跟你预告一下,今晚我找你可不光是吃饭,有关于我和你的,重要的事情!”

    “你和我的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

    “怎么了?大叔?发现自己和我这样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女子有事情,是不是又紧张又兴奋啊?”

    “……卖关子。”

    “反正你等我吧,再强调一遍,不准吃饭啊!就这样,挂了!拜拜大叔!”

    话筒里传来挂断的忙音。

    刘平把电话从耳边拿下来,忍不住笑了一下。

    同时刘平发现,自己对晚上和董晓希的见面,也带着一点期待。

    晚上十点。刘平八点多就把车子开到了派出所附近。然后自己一边等电话,一边打开电脑,继续弄自己的课题代码。

    快十点的时候,电脑没电了。刘平把电脑关了,站到车外活动坐时间长了有些僵硬的身子。天气炎热,虽然已经很晚,但马路上还是车水马龙,街上,胡同里也全都是纳凉和出来溜达的人群。

    刚活动了几下,刘平的手机响了,刘平打开车门,从座位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按接听按钮:“喂?”

    唐糖下午和于曼曼见面后,分开的时候看着于曼曼和刘平一起离开,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

    自己做刘平的助教,刘平是严格按照资格审查选择的,没有优待。

    当时自己还记得第一天去超算室见刘平,唐糖问刘平选她,不是特意优待她吧?

    刘平说我是帮你,但你自己水平够合格的助教,我又能顺便帮你,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唐糖从那个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总是思维出乎自己意料的师父了。

    但刘平从来没有特别的那种对自己的亲近,自己也是小心掩饰着自己的喜欢,就怕破坏了眼前的一切,让自己和刘平的关系变得尴尬。

    但自己还是不喜欢他和别的女人走在一起。

    回到学校后,唐糖先回宿舍换衣服。舍友看到唐糖全新的打扮都惊为天人。

    “唐糖!你这是不给别人活路了!最聪明的脑子,还要最漂亮的脸,外加这明星一样的身材,啧啧啧。我要是个爷们,我早爱上你了。”

    “什么啊?”

    唐糖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心里美极了。刘平今天也看到自己这个打扮了吧?完全去掉了学生味,他会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吃完晚饭,在操场上锻炼快走了几圈,身子还是虚,出了点汗,之后回到办公室,继续做刘平给她留的编程任务。

    其实她也希望刘平晚上能回办公室。

    只要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不用说话交流,自己也感觉特别的满足,特别的舒服。

    但刘平一直没有回来。

    十点了,唐糖抬头看了一眼石英钟。自己也感觉有点累了。要严格按照作息时间,特别是绝对不能熬夜。

    唐糖起来,仔细地收拾办公室,把刘平办公桌上的物品都用心的一样一样摆放整齐。

    然后唐糖出门,关灯,沿着走廊往楼梯口走。

    空荡荡的走廊,自己走路的回声,一种很孤独的感觉。

    唐糖拿出手机,明天自己就能把任务做完,之后还有什么安排?

    自己可以以这个是由作为借口,给刘平打个电话。

    唐糖走到物理楼门口,外面知了鸣叫着,空气中带着暑气。

    唐糖按出了刘平的手机号码,手指头在拨出键上悬停了一会。

    唉……算了……

    唐糖慢慢把手机放下,抬头看着夜空。

    天上的星星们,都好明亮啊。天空也是漂亮的蓝黑色……

    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