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心惊肉跳

    更新时间:2018-05-11 13:02:24本章字数:11474字

    秘书停好车,下车跑到后门开车门,把安妮从车子上扶下来,然后搀扶她往医院主楼走去。

    进了主楼,秘书搀扶着安妮走到了咨询台,问咨询员:“请问头疼,突然昏倒了应该看什么科?”

    咨询员摇头说道:“应该看神内,但今天神内的号都挂满了。你们挂不上,她什么时候昏倒的?”

    安妮气若游丝,脸色苍白的让人心惊,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昨晚十点左右。”

    “那时候你们怎么不立即来医院?”

    秘书着急说道:“她一个人住,一直没有人发现,今天早上才醒过来。”

    咨询员对身后另一个咨询员说:“你赶快把轮椅推过来!”

    那个人答应一声,把身后折叠的轮椅打开一个,推过来,让安妮坐到轮椅上,第一个咨询员说:“赶快带她去急诊,立即让医生看……然后再补号。”

    那个推轮椅的咨询员和秘书两个人推着轮椅,安妮瘫倒在轮椅上,向急诊方向疾跑过去。

    旁边有别的咨询的患者看着刚才紧张的一幕,说:“一个人住昏倒了。这要是死了可能要臭了才能让人发现。”

    另一个说:“你看人家穿的那么光鲜,气质也不一样。看着就是女强人。”

    第一个人讥讽的口气说:“那又能怎么样?病来了还不是一样完蛋?”

    安妮被推到了急诊门口,咨询员刚想把轮椅往急诊里推,突然安妮费力的喊道:“停。”

    咨询员和秘书没有听清楚,安妮连忙又喊:“停!停!”

    咨询员和秘书把车子停下,秘书身子前倾,问安妮:“安总,怎么了?”

    “你先进去问问,那个于大夫,在不在?”

    “于大夫?哦……哦……她要在,就找她看病是吗?”

    “不是,她要在,我们就不进去了。否则她会告诉刘平。“

    “安总!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个?”

    安妮不是嫉妒,或者心里反感刘平。而是她不想再接受刘平的关心。她怕她自己脆弱需要关怀的时候,会扛不住,想走回头路,最后两个人性格再不和,再次给彼此留下伤痕。

    “让你去就去……”安妮有点急了。

    秘书为难的答应一声,直起腰。

    咨询员疑惑的问:“怎么了?你这病不能耽搁。”

    秘书不住地对咨询员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稍等一下。”

    秘书说完,往急诊门口的值班护士跑去,问:“请问,于大夫今天出诊吗?”

    “于大夫?我们这好几个于大夫呢。你问哪一个?”

    “就是长得挺好看的,不到三十岁……”

    “哦,于曼曼吧?她……”值班护士看她身旁的同事。

    “她今晚夜班,没在。”

    秘书松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

    刘平把车子开回学校,让董晓希等一下,自己上楼找唐糖。

    见到唐糖后,刘平说自己这几天要出国一趟,临时有学术交流活动,把电话留给了唐糖。

    唐糖问为什么这么急?刘平说是临时空出来的名额,然后简单收拾了几样行李,又吩咐唐糖几句最近的工作,之后就走了。

    下到下面,董晓希看着刘平提着行李箱,哈哈大笑,但说的却是:“刘老师,您这一弄,我也紧张了。”

    “ 你和家里说了么?”

    “家里知道,我的东西都已经搬到那个出租屋去了。”

    “那里几间房?”

    “咱刑警队对咱们不错,是个大三居。小区环境也很好呢。赵队说搞网络犯罪的,经济条件都特好,所以不能住寒酸了。”

    刘平和董晓希打车去了那个小区,距离学校不太远,是个有六七年历史的封闭小区,环境是很好。两个人住的房间临街。刘平选了朝北的那间小卧室,把南卧留给董晓希。

    刘平把东西放下后,就和董晓希说:“开始工作。”

    “怎么工作?”

    “给那个欧阳毒物发信息,让他对我们感兴趣。”

    “你有办法了?”

    “有了。”

    “是和那个老九一样,在网上搜索欧阳毒物,然后让他来找我们吗?”

    “那个办法太慢,我想到了一个更直接的办法,不过我们,需要先买个比特币。”

    “啊?”

    “你跟我来。”

    “哦哦哦!”董晓希兴奋地答应了,随着刘平走到书房,那里一个超大的定制电脑桌,上面一字排开摆放了五台显示器。

    “看着还真是壮观啊。这个电脑是原来用来干什么的了?”

    “网络赌博的机器。”

    “可以,太可以了。”董晓希赞叹道。

    刘平点开主机,系统开始运转,进了一个操作系统,界面和windows很类似,但仔细看又不一样。

    “这是windows吗?”

    “不是,这是Ubuntu,一种Linux操作系统。微软的那个windows在科研和……和黑客圈里基本没有人用。”

    “Ub什么?”

    “你不用管那么多,我们能上网就行,这个系统也有浏览器。”

    刘平一边说着,一边点击浏览器图标,打开浏览器,然后在里面设置了几下:“现在我开个VPN通道。”

    “这个又是什么?”

    “有这个通道,我就能上国外网站。然后咱们上一个比特币买卖的网站。”

    “我一点也看不懂。”董晓希坐在刘平旁边,半个身子有意无意的靠在刘平肩膀后面,歪着脑袋,一脸崇拜的看着刘平,不看屏幕。

    刘平一边操作,一边说:“大概意思,就是我们要买个比特币,不用买一个,一个好几万太贵了,我们就买零点零一个。”

    “零点零一个?还能零着买啊?”

    “啊。这样便宜点,也要七八百块钱。好,买到了。”

    “然后呢?”

    “然后我们要申请一个钱包地址。”

    “地址是什么?”

    “你有银行卡吧?”

    “那当然。”

    “银行卡上都有数字账号对吧?”

    “对。”

    “比特币也有账号,不过这个账号不光有数字,还可以有字母在里面。我们定制一个账号。”

    “定制一个账号,什么账号?”

    “刘平在电脑上一边操作,一边说,这个账号,我们叫1Afindmeandcallmeforyoursoftware。意思就是找到我然后联系我,我要买他的软件。”

    “这样?!”

    “然后我用这个账号,给那个欧阳毒物转款,把0.01个比特币转给他……好!转完了。然后我们就等着就好了。”

    董晓希眨了眨眼睛,说:“可是你没给他留联系方式啊?”

    “转款交易有记录,他费一番力气能找到我。”

    “你这么和他联系,多少有点挑衅他的感觉。”

    “黑客都是极端自负型人格,人人都觉得老子技术天下第一。所以容易被激怒,激怒后,他们就要现身。我们等着看吧。对了,你把你手机也打开,还有给我们的两台电脑,都上线。他们为了显示自己技术高超,一定会先把我们查个底掉,然后再用他们觉得让我们吃惊的方式,突然出现。”

    “那我们就这么傻等吗?”

    “中午了,我们吃点饭去吧。你饿不饿?”

    “饿。我想吃。”

    “好啊,下午我们也不用在这死守。把手机开机,他们可能会开始跟踪我们手机的行动轨迹,我们出去逛逛。去逛商场。模拟真正的让他们觉得正常的行动轨迹。”

    “逛商场?哈哈,好!”

    中午两个人出去,在学校附近一个埋汰馆吃了一顿肉串加麻辣烫,还喝了一瓶北冰洋汽水。下午两个人决定去东四十条逛逛,叫了一辆滴滴,刚上车,突然刘平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内容是tel用户名liupingdongxiaoxi,密码dongxiaoxiliuping。”

    刘平看到短信,心里一惊,立即让司机停车,然后给董晓希看短信的内容。

    “tel是电话的意思啊,但这里也没有什么号码。”

    刘平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道:“对方可能已经黑进我们手机,能听到我们说话。我们可以讨论技术,但不要提到案件分析信息。”

    刘平写完,给董晓希看。

    董晓希点了点头。

    刘平说道:“tel是一个通信软件,Telegram的缩写,是一个手机app,功能和微信类似,只是保密性特别高。这个欧阳毒物已经找到我们的信息了,你看用户名和密码,用的是我们两个名字的缩写,他们在炫耀自己的技术,还在这个账号里给我们留了信息。”

    “那你有那个app吗?赶快登入这个账号。”

    刘平已经开始在手机上操作,安装了软件后,使用短信里提供的用户名和密码登入进去,立即看到一条信息发送进来,内容是:“购买商品前,都会有一段展示,现在,展示开始。”

    “展示开始?”董晓希问道。

    “半个小时内,请赶往第五人民医院。急诊。”

    刘平一看到这里,吃了一惊。第五人民医院的急诊,是于曼曼上班的地方。

    对方难道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身份是假的,想要借用于曼曼,让自己出丑?

    刘平给董晓希看信息的内容,董晓希也吃了一惊:“这……难道我们……”

    刘平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对司机说:“师傅,我们去的地方变了,改去五院。”

    “五院?那地方比你们本来要去的地方近,车费会……”

    “我们还按照本来的车费支付,现在就付。麻烦你。”

    “好。”司机再次发动车子,往前面路口开去,准备掉头。

    这时候刘平的手机再次响起,刘平连忙拿出来看,上面信息是刘平假冒的身份的名字:刘苹;身份证号:……;现住址:那个刑警队提供的小区准确的门牌号。手机号,微信号,信箱,银行卡等信息,全部和刑警队之前做进系统的符合。

    然后又弹出董晓希的假冒身份信息,也都完全符合。甚至还有他们的身份照片。

    然后是刘平的犯罪记录档案,董晓希的拘留档案。

    之后弹出的信息窗口显示的信息是:“背景调查符合我们招收代理商的条件。恭喜你们。”

    董晓希问:“是谁给我们发来的信息,我们通过这个软件的服务器能查到吗?”

    “对方是匿名发来的,这个软件对传送的信息进行了完全隔离和加密。美国FBI也没办法。我们要想办法让他们持续和我们联系,看看有什么破绽。先到医院再说。”

    二十分钟后,刘平和董晓希到了医院,刚进医院,刘平就再收到信息,上面写的是直接进急诊。

    刘平和董晓希进了急诊,刘平在门口看值班表,于曼曼上下午班,还有二十分钟,现在应该暂时还不在。刘平指了一下排班表给董晓希看。董晓希点头。

    这时候刘平的手机突然再弹出一条信息:“急诊大厅屏幕上有患者就诊序号和信息,你们抬头看。”

    刘平和董晓希抬头看屏幕,上面有患者的姓氏和就诊号。

    信息再传来,上面写的是:“第三个患者,何小萍,宫外孕,意外出血。身份证号:……,年龄:……”

    很快又传来一条信息:“你必须立即手术,你的家属呢?……我没有家属……结婚了吗?……大夫……我只有自己,我回家行吗?……你男朋友呢?……他不会来,大夫,我不想手术,我只想回家……我求求你……你这不立即手术,会出生命危险。……”

    刘平和董晓希没想到突然信息里出现了这么一段对话,连忙转头看大厅里,看到右后角落一个病床上,一个年轻的小女孩捂着腹部,满脸痛苦,身旁一个女大夫一个女护士正在和她对话。

    “看到患者了吗?现在我在使用手机监控技术,所有对话,都可以通过手机自动进入我的系统,自动由语音转化成文字,传送出来,并且系统会自动分析监听到的对话,监听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内容监控,凡是监控到类似于‘我怎么办?’‘骗’‘撒谎’‘我完了’‘这事要让别人知道’‘偷偷好’‘你和你老婆’‘我跟你多少年’‘你给我钱’‘不要脸’‘小三’‘高利贷’等关键词,就会将相关对话抽出,进行第二层分析,情绪分析,我们的软件现在已经可以快速分析出来对话者的情绪,包括‘惊恐’‘愤怒’‘绝望’‘激动’‘过于平静’‘语速过缓’‘语速过快’‘语调过高’‘大喊大叫’‘悄悄说话’等可能说出关键信息的状态。”

    刘平看完信息,转给董晓希看。董晓希极为吃惊,也有些被吓到了。

    这时候刘平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刚才宫外孕的那个患者,不论是关键字还是情绪,都引起系统高度注意,所以她的对话就被自动筛选出来,我转给你。还有她手机的其他信息,我在看她的微信对话记录,看她微信朋友圈她是附近一个饭店打工的女孩,别说长得还挺漂亮,南方妹子,本来想到北京演戏,认识了一个制片人,我在看她和制片人对话。呵呵对方有老婆,对方手机号是158010**144,叫刘**,呵呵,就婚外恋和宫外孕这两件事,你们就可以对这个制片人和这个小姑娘进行诈骗。”

    刘平和董晓希都被惊到了。

    “现在是这样,我们上线全新系统后,在所有重点地区,包括学校,大学,大学主要针对裸贷,怀孕,整容,小三,师生恋。写字楼,写字楼主要监控公司地下恋情,第三者,领导和下属不正当关系,还有一些非法商业手段。但说实话,写字楼因为人数少,收获不太大。还有就是医院。五院是我们在北京展开的第三所医院,我们重点监控的是妇科和急诊。急诊是最肥的,所有最适合诈骗的事情,在这应有尽有,包罗万象,简直就是取之不尽的宝库。大家都是人,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对不对?你们想要买我软件,我不卖,我只需要具体操作者。试用期一天三千授权费,一百天,三十万,之后每天一万,承包五院,我保证你们在这里独家代理。技术问题完全不用你们操心,包括全套监控软件,分析软件,还有完全自动电脑合成人声语音电话,全自动的发送系统。你们有了我的系统,不用在医院出现,甚至连家门都不用出,电话也不用你们亲自打,只要你们在屏幕前打打字,钱就会疯了一样往你们的账户里跑。”

    又一条短信:“你们诈骗成功后的目标,我帮你联系转卖服务,大把的传销,诈骗组织都等着这些优质客源。每个客户按照你们诈骗额的十分之一收购。你们同意的话,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我要四十个比特币,你还使用那个比特币地址给我打过来。之后的事情,我们在收到比特币后详谈。”

    刘平和董晓希看着信息的内容,明天早上就拿出四十个比特币,刑警队不可能同意。

    自己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刘平拿起电话,对着话筒直接说道:“我需要时间调配钱,多给我一天。”

    对方是否在监听自己手机说话声音,马上就会知道。

    刘平和董晓希都盯着屏幕,手机一直没有再收到新的信息,过了二十秒,手机突然一颤,又一条信息传了过来:“明天晚上九点以前,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不要放过。”

    刘平看着屏幕,明晚九点前,就必须找到这些人。

    这些人技术高超,但简直丧心病狂……

    “再长点……”刘平拿起手机说道。

    过了几秒,新的信息传来:“不可以。”

    刘平看了一眼董晓希,董晓希突然抓住刘平胳膊,嘴凑近刘平耳朵,小声说:“我们要让他们留下更多线索。”

    董晓希说完,把刘平手里的手机抬起来,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你才提供了一个分析案例,万一你是骗人的呢?现在急诊这里还有什么患者有什么有趣的信息?你现在就找给我看看。”

    董晓希说完话,手机没有反应,对方沉默了一会,突然又传消息过来:“找到了……等等。我把对话内容放给你看。”

    下一条消息:“找到了一个有趣的对话,现在传给你。”

    再下一条消息:“慢慢……你怎么躲着走?躲谁呢?……你吓我一跳!(激动,突然提高声音)我刚才看到那个和我相亲的老师了……他又来了?这是对你有意思啊……不是,他领了一个女孩一起过来……在哪在哪?(兴奋)……我怕遇到了尴尬……你和他已经完了?这个老师也真不老实,这么快就找了另一个?……别人的事情,我们不好评价……慢慢,你别难过,那是那个男人瞎了眼睛,你可是我们这的诊花,又漂亮又有手艺,找个个把男人那还不轻松……呜呜呜(哭泣,激动)……诶你怎么哭了?”

    刘平和董晓希看着消息,都大吃一惊,刘平连忙向诊室里张望,看不到于曼曼在哪。

    下一条消息又传来:“你别哭了,这多大点事情,改天姐再给你介绍好的,那个老师在哪?我出去收拾他。这太不像话了,你找新的就找新的呗,还带到这里来,是来示威的吗?……你快算了!没洗就没戏好了,我和他连开始都没开始,我没权力管他的事情……姐这暴脾气……算了算了,那那个老师带来的女的,有你优秀吗?……比我年轻,也不比我长的差,所以我才伤心,呜呜呜呜呜呜(伤心,痛哭)……哎呦哎呦!我问错问题了,这可怜的大龄女青年,这伤疤揭的,哎呦哎呦我可怜的慢慢……呜呜呜呜呜(伤心,痛哭)为什么我想谈个恋爱,就这么难?呜呜呜呜呜。”

    下一条消息传来:“原来是一个大龄女医生相亲,对话没有可供敲诈的内容,只是因为情绪激动,所以才引起了我分析系统的注意。不过这个系统真是招人爱,除了能给我们弄钱来,还能让你看生活百态,所有人隐藏的秘密都能暴露出来,好多剧情,比最精彩的八卦剧还要好看。我看看这个女医生的资料,诊花,这么高的评价,不知道是不是吹牛,我看看她手机里微信资料。”

    “朋友圈里没有自拍照,只有一条微信,各位,谁知道物理学有什么好的科普读物吗?我要学习学习。一个大龄女青年,学物理学干什么?哦……那个相亲对象是物理老师?我再看看她的相册。”

    “相册里照片,长的不错。”

    “京东的购买信息,最新一次是买了不少书,我看看,一本小说《和大学教授谈恋爱》,一本《大龄女青年恋爱攻略》,一本《女子恋爱主动出击手册》,一本《时间简史》,一本《果壳中的宇宙》,一本《超级计算机编程漫谈》。她不是学医的吗?买这些奇怪的书干什么?这个系统经常给我惊喜,每个人隐藏的不为人知的一面,都经常会让人大吃一惊。这个慢慢大夫,很有趣。可惜没有敲诈价值。”

    刘平和董晓希都感到尴尬,刘平一直以为于曼曼对自己已经没有兴趣,没想到她其实对自己这么上心……

    刘平拿起电话,说:“明天晚上九点前,我们再联系。”

    对方的信息又传来:“ok。希望我们能够合作。不要错过机会。”

    刘平又回头看了一眼急诊大厅里,突然看到于曼曼已经坐到急诊室中间的诊台里,但故意的背对着刘平他们的方向,背影……显得有些无助和孤单。

    刘平低头,把手机关机,然后把后面的电池拆了下来,然后又对董晓希说:“你的手机。”

    董晓希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刘平。

    刘平把董晓希的手机也关机,把电池拆出来。然后把两个手机分别塞进包里。之后对董晓希说:“走吧。”之后刘平起身,怕再看到诊室里的于曼曼,没有再回头,直接往大门方向走去。

    董晓希随着刘平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和回头看的于曼曼,于曼曼真的眼眶有些红肿,很意外会和董晓希对视,两个人都有些意外,连忙都转头不再看对方。董晓希快步走开了。

    出了医院,刘平也不说话,一直沿着大街往前走,走到前面出现一个花园,刘平看到花园凉亭里没有人,走进凉亭里,回头看着董晓希,说道:“我们在这说话。”

    董晓希和刘平都坐下来,董晓希问:“大叔,刚才我们直接关机,你还拆了电池,不再让他们监听我们说话,你这么做,不会引起欧阳毒物他们的怀疑吗?”

    “我们怕监听,所以拆电池,这很正常,没事。”

    “那你有头绪了吗?他们是怎么监听到的?”

    “他们有两个办法能监听我们,一个就是在急诊附近有蓝牙接收系统,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在医院布置有假的基站,基站先接收急诊手机的手机信号,然后他们处理后,再把信号转给真正的基站。”

    “简单的说,就是他们应该在急诊那里,有连接手机的设备?”

    “对。我们还是要买个新的手机,然后用上次一样的办法,通过感应信号强度,找找他们的设备。”刘平说完,抬头往远处张望,“再往前走,到学校北面,我记得有一个中国移动的营业厅。我们去那买个新手机。”

    “哦,好。”

    “走吧。”

    刘平说到这里,刚要起身,董晓希突然问道:“大叔,那个于大夫……你们……”董晓希实在忍不住想要问问刘平对于曼曼的态度。

    那个于曼曼显然也喜欢刘平的。

    董晓希在和刘平接触后,都曾经问过所里的男同事,懂不懂什么宇宙大爆炸是什么意思?男同事莫名的兴奋,没想到所花竟然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坐在那里喷了好半天,什么黑洞,量子物理,又相对论,时间变慢什么的,董晓希感觉听到耳朵里的都是中国字,但组合在一起怎么都不认识?

    没想到于曼曼比自己还要彻底,竟然都开始买书研究了。

    “我们相亲了一次,之后她很客气的对我说我们还是适合做朋友。之后……之后我也没想到。”

    “……哦……那现在你知道人家对你还是有兴趣的,你要去找她,和她解释一下,你和我是在办案子,其实我们俩不是那种关系,你俩也许还能继续发展……”

    “……可是我怎么解释我知道了她手机里的秘密?”

    “哦……”

    “算了,可能是有缘无分吧。走吧。”刘平感慨了一声。

    董晓希心里其实是有点可怜于曼曼的,谈恋爱,有好感可能不能乱说话,大家现在都这么忙,谁还能真和电视剧里似的,忍耐着,试探来试探去,就是认准一个人啊?

    稍微有点误会,俩人还没开始就完了。

    幸亏自己一直牢牢抓着刘平。

    好肉要烂自己锅里,于曼曼,对不起了。

    其实自己没必要说对不起,只是替她遗憾吧。

    “嗯。我们走。”

    刘平和董晓希到移动公司,刘平买了两部iphone,新的电话卡,然后回到凉亭,开始下载安装信号检测app。

    董晓希拿着另一部电话,跟随着刘平的步骤,刘平做什么,自己也跟着做什么,这样把第二部手机也准备好。

    两部电话都安装完毕后,刘平坐在那里,问董晓希:“他们要是在急诊那里有信号发射器,发射器要长期工作,一定要有稳定的电源供应,不能靠电池。他们会把信号发射器安装到什么位置,又能供电,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呢?”

    “急诊里面到处都是用电设备,到处都是电线……”

    “我们走吧。”

    “可是你真的不怕再遇到于曼曼彼此尴尬?”

    “没事。”

    “哦。”董晓希心里还是开心,刘平这是彻底准备和于大夫分开了。

    二十分钟后,刘平和董晓希再次回到急诊,刘平看了一眼屋内,于曼曼不在,可能是带着患者去拍片或者换药去了。刘平和董晓希分别拿着手机进了急诊里,一人一边,开始搜索信号。但急诊里手机信号一直只有两格,不太强烈。

    出了急诊,刘平和董晓希都没有说话,只是都摇了摇头,刘平指了一下急诊外面东边的大厅和西边的走廊,两个人再次分开搜索一圈,还是一无所获。

    刘平看着屏幕,有点失望,回头,正好看到于曼曼帮着家属在推一个躺着干瘪老太太的活动病床,于曼曼正一边和患者家属说话,一边往前推,猝不及防看到了刘平,于曼曼瞬间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但很快脸上表情恢复了正常,于曼曼推着病床停在了刘平面前,于曼曼对刘平很客气的说:“抱歉,请让一下。”

    刘平回头,这才发现自己站在手术专用电梯的门口,于曼曼完全当自己是陌生人的态度,刘平尴尬的点了一下头。于曼曼就好像没看到一样,转头继续和患者家属说着注意事项。刘平尴尬地走开了。

    刚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刘平看到董晓希气喘吁吁向自己方向跑过来,脸上表情有些激动。

    于曼曼等刘平走开,背对着自己的时候,看刘平的背影,突然看到董晓希跑过来,跑的步伐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自己已经是颗老白菜邦了,人家还那么年轻有活力。

    心里那种委屈,还有失落。

    好像有人说过,有人抢的香饽饽更值钱,更让人心里放不下。

    刘平!你这个老年版贾宝玉!去死吧!

    电梯门开了,于曼曼和患者家属推着车进了电梯里。

    刘平听到身后电梯门关闭的声音,希望于曼曼没看到董晓希吧。

    董晓希不敢说话,恐怕被监听,一直跑到刘平身边,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无声的指着自己刚才检查的那边方向。

    刘平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和董晓希向那个方向跑去。

    跑过急诊室门口,再往前到了入口大厅,又往前走了一段到了右侧角落,董晓希指着手机屏幕给刘平看。

    信号增强到了87%。

    刘平把自己手机举起来,看屏幕上显示信号增强到了90%。

    刘平把手机举起来,绕着那块地方慢慢移动,信号始终只在85-90%之间。如果接近基站,信号会达到120%-150%左右。

    右后侧有个小走廊,里面是卫生间,刘平往卫生间方向走过去,信号立即开始增强。

    走过了女间门口,再往前走向男卫生间,信号又开始减弱。

    刘平走回到董晓希身旁,指了一下女卫生间。董晓希点了点头,拿着手机进去了。

    过了足有五分钟,董晓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对刘平点了点头,双眼放光。刘平转身走向咨询台,董晓希跑着跟上来。

    刘平拿了咨询台上的纸和笔,递给董晓希。

    董晓希写道:“女厕里面隔间的天棚里。”

    刘平想了想,写道:“我要进去看看,门口有个闲人免进的牌子,你等卫生间没人了,把那个牌子立起来。我进去。”

    董晓希做了个ok的手势。两个人转身再往卫生间走去。

    过了五分钟,董晓希立好牌子,然后向远处刘平招手。刘平快步跑了进去。

    卫生间里灯光有点昏暗,董晓希站在门口防止有人进来,指了一下最里面的隔间。

    刘平走过去,把隔间门推开,里面是一个坐便,两边还有扶手,是专给行动不便的人准备的。

    刘平把手机从低处慢慢举到高出,信号果然开始急速增强,从95%到上面,增强到110%。刘平抬头看上面,有一个环形灯罩。

    刘平把坐便盖放下,小心的踩到上面,站了上去,把手机靠近那个节能灯,信号再次急速增大,达到了140%。

    刘平把手机揣起来,小心的把节能灯罩两边的卡子打开,灯罩拿下来,看到灯底壳上,挂着灯管和一个塑料的镇流器盒子。

    刘平把手机再举起来,靠近镇流器盒子,信号再次增强,达到155%。

    伪基站,就悄悄安装在这个看起来毫无异常的镇流器盒子里,好巧妙。

    刘平想了想,把镇流器盒子再次安装上,然后下来,董晓希询问的眼神看着刘平,刘平点了点头,指了一下外面。然后当先向外面走去。

    刘平一直走到外面之前自己和董晓希去过的那个凉亭,然后两个人把新买的手机也都关机了,刘平把手机放进包里,才说话:“基站就放在那个小盒子里,就算是被不知道情况的人维修镇流器,把那个东西拆了,也不会引起怀疑。”

    “现在基站找到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先联系赵队。”

    “啊?”

    “你跟我来。我们还需要弄个安全的手机。”

    “呕,还要买手机啊?”

    刘平在移动通信旁边一个很挫的小通信设备门市,用假身份证买了一个老款诺基亚,然后给赵刚打电话。

    赵刚:“哪位?”

    “赵队。我是刘平。现在需要你们帮忙。”

    “你说。”

    “现在我们已经找到对方的一点线索。”刘平简单说了今天白天的情况,然后说,“他们说同样的设备在市内三所医院也都有。应该也都布置在卫生间的灯罩里。五院这个我不能拆,否则会让对方对我和晓希产生怀疑。但我需要一个作分析。你能不能派人以维修的名义,现在检查市内各大医院急诊和妇科的卫生间?”

    “没问题。”

    “以五院为外围,往室内方向的八院和302,可能性较大。”

    “我们找到后,立即找你。”

    “我和晓希现在去302。等你们消息。”

    “好。”

    早上急诊大夫先给安总输的液,防止她再次血糖低晕倒,然后给大脑拍了照。之后大夫看着片子后,喊:“安妮家属!”

    秘书跑过去:“大夫。”

    “你是患者什么人?”

    秘书一听对方的问题,心里就好像被石头砸中一样猛烈一跳,连忙答道:“我是她的助理和秘书。”

    “秘书?患者家里人呢?亲戚,老公?有来的没有?”

    “她有个姑姑在日本……”

    “我问能现在来的亲戚有没有?”

    “没有。”

    秘书说到这里,转头向安总躺着的病床张望,看到安总也在努力挺着脖子,抬头向自己方向看。

    “大夫,情况很严重吗?”

    “行吧,我和你说,一会你和患者沟通的时候,想想怎么说,要讲究技巧,不要让患者担心。”

    “啊?”秘书紧张的手抖了起来。

    “记住了吗?”

    “哦哦,您说,您说。”

    “你看片子。”大夫把照的影像片子拿起来,熟练地抖了一下,软啪啪的片子一下子直了起来,大夫指着片子,说:“因为你朋友是突然昏倒了,我们最担心的是有没有脑梗或脑出血。”

    “哦。”

    “看片子,还好没有。但你看这里。”

    大夫指着其中一张图像上面的一个暗点:“这里是一根血管的剖面,颜色比其他图像的要深,提示这里血管血流明显有流速变化,我们怀疑那里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血管瘤,一个是旁边可能有肿瘤压迫。为了进一步明确病因,我们需要对患者做进一步检查。你们要做个血管造影,还有其他检查。”

    “那情况严重吗?”

    “脑子里面,情况比较复杂,你也先不要想这么多。不要慌。你都慌了,患者怎么办?对不对?”

    秘书已经心慌起来。

    “这样,现在我给你开入院手续,然后你先去交费,你朋友有医保吗?”

    “钱不是问题,大夫,钱不是问题。”

    “谁问你钱够不够了?问你有医保吗?”

    “有!有!”

    大夫在一张单子上龙飞凤舞写了一段文字,然后递给秘书:“拿医保卡去交费。你等等。”

    大夫把单子交给秘书,拿起电话,拨了内线电话:“喂,神内吗?我是急诊,有个患者要转你们那,有床吗?哦,哦。好的。”

    大夫挂断电话,说:“你们运气不错,刚刚有床位空出来,你去办手续去吧。”

    秘书忙不迭点头:“哦,谢谢大夫。”

    “不要慌。你这样,会给你朋友压力的。”

    忙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各种入院手续,之后安妮住进了病房,三个患者一个病房的床位,一个脑袋上缠着纱布,六十多岁,脸黝黑的女人,旁边一个护工在照顾。还有一个床位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护工告诉安妮他们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脑袋里长瘤,早上就去手术去了,本来说三个小时左右回来,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

    秘书在安妮逼迫下,早就交代了安妮的病情。安妮听的过程很镇定,也没说什么,只说你帮着找一个护工来。

    秘书是从安妮四年前回国时候,招的刚毕业的学生,人很好,也灵巧,也有责任心。安妮非常信任她。秘书是北漂,觉得自己能碰到安妮这样,虽然是老板,但更像是姐姐,而且待她非常非常好,自己很幸运。

    两个人姐妹一样有很深的感情。秘书说不用,自己来照顾。

    之后秘书出去,自己反倒先于安妮哭了一场。正哭着,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哭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有点旧,过时的衣服,头发披散着,脸上也带着生活压力留下的干瘪提前衰老的皮肤,被护士和一个男人架着,一路哭喊:“我的姑娘啊!妈跟你走!妈跟你走!”

    男人也一样衣服过时,而且也不太合身,长相老实淳朴,也满脸泪痕,紧紧抓着女人,一路向安妮病房走进来,最后进了屋子。

    秘书连忙跟着进了病房,看到那两个人坐到了中间空床上,女人还在喊:“你这么年轻怎么就脑袋里长了这么个东西啊……妈这么大岁数了,妈活够了!妈替你长啊!老天爷,你瞎了眼啊!”

    秘书和安妮,呆呆看着那个女人和男人抱在一起,女人不停哭喊,男人绝望痛苦的搂着老婆,两个人都感到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