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恋爱关系

    更新时间:2018-05-11 13:01:07本章字数:10360字

    安妮坐在椅子上,秘书站在安妮身后,主任看着电脑上安妮的病志,看了一会,又拿起安妮的头部影像片子说:“昨天你的头部血管造影,显示你的血管在右脑右上部,就是你右耳上面快到头顶的区域,有血流异常的情况。咱们再看这张片子。”

    主任又拿起一张彩超片子,对着灯光说道:“你们看这张图,这里就是那块区域,影像在这里什么都没照到,这里显示是一块黑影。这就是一个小胶质瘤。就是这个小胶质瘤,压迫血管,造成你头痛,耳鸣,失眠,还有入院前那次昏倒。”

    安妮很镇定,看着主任:“那这个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

    “这个胶质瘤边界很清晰,里面也没有丰富血管,目前看,还是偏向良性的。但瘤的体积有点大,10乘10,而且你要明确一个概念,良性的瘤不会像癌症那样在身体里到处扩散,但不等于它不会长大。脑子结构还是很精细的,这个小东西要是长在腿上,不管它不要紧。但在脑子里,已经压迫血管,你们可以选择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怎么治?”

    “定期回访,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对你也有一定风险。”

    “那我要是想要彻底治愈,是不是只有手术?”

    “对,要开颅。但可以彻底解决问题。”

    安妮身子震颤了一下:“……有多大风险?”

    “手上都是有风险的。医学治疗往往是这样,没有绝对好的方案,只能权衡风险和收益,然后做出平衡的选择。你的这个情况我们认为已经很危险了。你有第一次脑供血不足导致的昏迷,随时可能再复发,再复发,情况就会更严重,甚至有生命危险。手术还是获益大于风险。”

    “手术失败会怎么样?”

    “可能有未可知的后遗症。就和脑中风脑梗类似。详细的风险我这有一份风险告知书。你拿回去看看。”主任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拿桌子上的资料。

    安妮说:“主任,风险告知书是用来排除法律风险的,我签,而且我相信你们肯定是为了患者好。你们直接使用你们认为最正确的治疗方式,我都无条件同意和配合。”

    “患者都像你这么理解我们,那我们工作就好做了。”

    “手术失败,可能性有多大?”

    “你看来也是很坚强,很明事理的患者,我也说句实话,成功手术的概率很大,但一旦发生意外,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而且有很大的运气成分,现在医学看起来很发达,实际上我们对大脑的具体工作细节,也就是幼儿园认知水平。”

    “如果我同意手术治疗,什么时候开刀?”

    “还是尽快,防止你再次发生意外。”

    “手术后恢复期多长时间?”

    “一切顺利的话,要半个月住院,加上出院后的康复治疗和定期回访。如果有意外发生,那就可能要更长时间。”

    “康复治疗?就是我要像中风后那些患者那样,行动可能特别笨拙不协调,要重新学习走路什么的吗?”

    “有可能。不过……”

    主任刚说到这里,停下来了,主任看到安妮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安妮其实心里不怕手术,甚至不怕死。

    但安妮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形象,更准确的说,是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父母从小对自己的歧视,让安妮极端好强,极端的好强,就是极端的不自信。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永远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要证明给所有人看,自己是最好的!不能有一丝瑕疵……

    自己如果要变得那么笨拙,那么笨拙……

    这比让自己死,还要难受……

    秘书半蹲下来,轻轻搂住安妮,拿出手帕给安妮擦眼泪。

    安妮吸了一口气,问:“我同意手术。那下一步,我需要做什么?”

    “还要做一系列检查,保证你各项指征,都符合手术标准。然后是谈话环节,我们会详细的向你讲述手术的各项细节,还要录像。然后一切顺利的话,明天上午第一台手术先给你做。中午就可以出手术室了。”

    安妮点了点头,擦眼泪,说:“麻烦你了,主任。”

    主任对安妮和秘书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安妮起身,秘书搀扶她,往门外走去。

    钱经理一直站在门口听屋里的说话,听得心脏怦怦狂跳。

    安总脑袋有这么严重的毛病,要有一段时间不能控制公司了!

    自己应该怎么办?

    安妮穿着病号服,平日焕发的神采全都消失,脸色苍白憔悴的可怕。整个好像换了一个人。

    安妮和秘书向门口走来,钱经理还在发呆,猛地惊醒过来,连忙快步向旁边处置室屋子里走进去,顺手把门关上,通过门上的玻璃看着安妮和秘书走了过去。

    好险。

    钱经理擦了擦汗,脑子已经运转起来了。

    有两件事:一、总经理的位置。

    公司现在安总也不在了,必须有一个人代替安总。秘书一个小姑娘,管不住自己和王经理。安总会考虑这个问题。自己和王经理两个人比较,自己还是有自信安总会优先考虑自己。

    换句话说,安总在明天进手术室前,很可能会突击提拔自己。

    要不要自己现在突然现身,现场向安总表忠心?

    这样有点冒险,自己怎么解释自己发现了安总住院的事?安总会不会觉得自己心思太重?

    二、展会的钱。

    安总不在公司,展会总不能不参加。展会可以透出更多钱来。

    如果安总能任命自己当总经理,那展会的费用就更好办了。

    钱经理想到这里,掏出电话,再给布展商老总打电话,告诉他情况有变化,明天再打款。

    “钱经理!明天可真的是最后期限了!明天再不给我打款,布展需要的准备可能在展会前来不及做。”

    “行了知道了。我这边还忙,挂了啊!”钱经理把电话挂断,拿着电话低着头正在思考,突然发现有人在看着自己,猛地抬头,看到是安妮和秘书,站在门外,正通过玻璃,盯着自己!

    刘平和董晓希下车,外面天气好极了,蓝天,漂亮的有一点深的蓝色,一丝白云都没有。微微的风吹在脸上。

    刘平锁好车,看到旁边有一个小超市,问:“买瓶水吗?”

    “我要喝冰红茶。”

    刘平进了超市里,买了两瓶冰红茶,出来,递给董晓希一瓶。

    董晓希不接:“给我拧开啊。”

    “你不是女警吗?”

    “首先是个女孩子好不好。”

    刘平笑着把自己手里那瓶盖子拧松,然后递给董晓希,拿过董晓希手里那瓶,也拧开,喝了一口,冰凉的感觉,好舒服。

    “昨天那个公司,我都帮你查了。”

    “帮我查了?”刘平愣了一下。

    “前媳妇的事比天大,我早预料到你要管闲事,那个公司在B座一楼102档口。”

    刘平对董晓希笑了一下,抬头,看远处汽配城的入口,行人,三轮车,汽车,货车,乱哄哄的。

    “走吧。”

    两个人向入口方向走去,随着乱哄哄的人流车流进了汽配城院子里,董晓希四处张望,看到远处一栋三角形的门市楼入口朝向他俩的方向,门口和二楼窗子中间空白的墙面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B座”两个字。

    “在那边。大叔。”

    刘平抬头看了一眼:“哦。”

    两个人径直走到B座入口,挤进去,里面灯光有些昏暗,乱糟糟的隔间,刘平抬头,一眼就看到正对门口的一个大档口,上面写着“安通汽配 主营:奔驰、宝马、奥迪、卡迪拉克、林肯配件。”

    “这么顺利?”董晓希感慨一声。

    刘平往那个档口走进去,董晓希跟在后面。

    进了里面,柜台上坐着五六个穿着白短袖衬衣黑裤子的柜员,每人面前一台电脑,都在和客户一边说话,一边在电脑上操作。生意很好。

    有一个柜员二十出头,长得很瘦,面前没有客户,刘平走过去到他面前。

    那个小伙抬头看了刘平一眼,继续看着屏幕,随意地问道:“买什么?”

    “我想买配件。”

    “哦,你是个人用还是修理厂用?”

    “我自己的车,自己用。”

    “哦。”对方明显兴趣降低了,“什么车型?”

    “E240,排气管和后保险杠。”

    小伙在键盘上飞快打字,又熟练潇洒的用鼠标指了几下:“哪年款?”

    “16年。”

    “追尾了?”

    “嗯。”

    “保险杠一千七,排气包括三元催化,1580。”

    “是原厂还是副厂的?”

    “副厂。”

    “我想要原厂的。”

    “原厂我看看有没有拆车件……没有……不过有原装的,全新的。”

    “我自己车,就要全新的,最好是4S店出来的。”

    “昨晚到了一批货,但是价格高。保险杠要3500,排气要4300。价格行吗?”

    “行。只要是真的就行。”

    “肯定是真的。我们都是4S店串货,咱家是大店,不骗人。你确定要?”

    “我要先看看。”

    “还不知道有没有货。你等等我打电话问问。”

    小伙说完,抓起身边座机电话按了四位内线,问了两声,挂断。

    “怎么样?”

    “库里没货,我们要现调。”

    “怎么调?”

    “你留点现金,我们给4S店下单,他们向厂家申请。”

    “保靠吗?”

    小伙轻蔑地笑了笑:“你这散单我们都不爱接。咱们这都是和外面修配厂合作。你要担心的话那就算了。你到别人家寻寻吧。”

    董晓希不愿意了,问:“咱们真心买东西,你不至于这个态度吧?”

    “大姐……”

    “叫谁大姐呢。”

    “美女!美女行了吧?你们散客买,没多大赚头,还费劲。要不你们留定金,留个电话,过两天我们取货。”

    “后视镜有吗?后视镜我也撞坏了。”

    “后视镜有。原厂副厂都现货?”

    “原厂。”

    “左边4800,右边4600,其实你买副厂也行,才不到一千。”

    “我要看看行不行?”

    “那我还得去取。”

    刘平正要再说话,突然感觉到身后衣襟被人拽了一下。

    刘平回头,看到董晓希对自己使眼色,示意他赶快跟自己出来。

    刘平转身出了档口门,董晓希拉住刘平的手,小声说:“你看他家侧门那,是谁?”

    刘平疑惑的探头看了一眼,一眼看到是安妮店里售后王经理,穿着胸前印着大大GUCCI标白T恤,头发打折发蜡,梳得一丝不苟,带着一副黑苍蝇头一样的大墨镜,进了侧门。

    王经理进到柜台里,把墨镜摘掉,一个略胖,胸大,皮肤挺好的女柜员看到了立即起身:“王哥来了?”

    王经理笑着说:“你们老板呢?结款。”

    董晓希悄声说:“怪不得这么顺利,逮了个现行。”然后掏出手机,调出拍照界面,悄悄对着王经理的方向拍了一张照片。

    店老板这时候出来了,给王经理递了一根烟,王经理表情牛逼哄哄的,店老板对他捧着,很客气,拿过来一个黑皮包,递给王经理说:“在这。一共是八万五千八白三十六。”王经理打开用手来回拨了拨里面的钱,说,“那行,那我……”正在这个时候,王经理的手机响了,王经理拿起手机,低头看了一眼,说,“不好意思哥们,我接个电话。”

    店老板陪着笑,王经理把手机贴到耳朵上:“喂?喂?哦,小赵,什么?!你消息准吗?钱经理听到的,然后给你发来的消息?这个逼人,幸亏咱俩好,要不然让钱经理单独占便宜了。现在到关键时刻了,要不要我去直接找安总……我现在在外面办事,先挂了,你看好你们经理,有事情咱随时联系。好,好。挂了。”

    王经理拿下来电话,表情有点发蒙,站在原地看着前面发呆。

    店老板问:“怎么了?”

    王经理听到店老板询问,这才回过神来,说:“哥们,不好意思,我店里有点事情,我要先回去了。下一期咱们继续。还是这么取货。”

    “OK!”店老板说完,又从桌上拿起一条九五至尊,“这个拿上!我朋友给我带的。”

    “这……”王经理脸上带着笑,假模假式的推了一下。

    “拿着吧。多关照啊。”

    王经理嘿嘿笑了笑,转身把墨镜戴上:“电话联系!”

    王经理走远,董晓希问刘平:“事情落实了,你准备怎么办?和你前妻联系?”

    刘平想了想,王经理在钱经理身旁还有一个卧底小赵,公司政治的乱事,背后告状传老婆舌,就没有一个公司会例外的。

    自己直接找安妮,安妮未必开心。而且串货这种事情,安妮是不是知情都不好说。

    先和她秘书联系一下,把自己发现的这些事情告诉秘书,之后自己就不要多事了。

    “我给安妮秘书打个电话,之后事情就不管我们事了。”

    董晓希点了点头表示赞成,心里也希望刘平别太和安妮靠得近。自己对刘平关心前妻,还是心里不太舒服的。

    “我们回车里,我打电话。”

    “好。”

    刘平和安妮往汽配城外走,刚出了大门口,突然刘平手机响起来了。

    刘平拿起手机,一看到来电人的名字,愣了一下,心里有点尴尬,按了接听键:“喂。于大夫。你好。”

    唐糖等了两天于曼曼消息,于曼曼一直没有回复。唐糖想打电话,但又觉得也许不够礼貌。毕竟是自己求人办事吗。

    唐糖在实验室编程编的头昏脑胀,决定直接去找于曼曼,问问消息,再请于曼曼吃一顿饭。

    唐糖仔细收拾完实验室的东西后,拿着自己的小挎包,出发直奔五院。

    唐糖上次见于曼曼的时候,看过排班表,于曼曼应该是中午十一点半下班。

    “安总,我听到秘书电话里有医院的广播声音。您这几天又不舒服。我推测着就来了。”

    “那你是一片好心呗。”

    “我一个是担心您的身体,另一个是也挂心公司的工作。您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什么时候出院?马上要车展了,还有好多事情,都要您决策呢。”

    “嗯。”安妮没有回答钱经理的问题。

    钱经理心里有底,眼睛转了一圈,又说道:“其实公司本来赵总(跳槽到竞争对手那个前总经理)在,能帮您分忧。现在他走了,您所有事情都要亲自处理……很……”

    安妮心里反感,抢话反问道:“你想干总经理?”

    钱经理整个人被噎住了,安总带着火,这问题怎么回答?说是,她当面驳自己怎么办?说不是,她借坡下驴真不用自己怎么办?

    钱经理尴尬的陪着笑,说:“我……这个……”

    “我就是身体稍有不适,你工作时间,不好好在店里盯着,到这里来……行了,你回去吧。”

    安妮不表态总经理人选,也不把这几天的事情放权,钱经理有点不甘心,又问道:“那车展要是用钱用人员什么的,我要是找不到您,又着急决策的事……我权衡着办?”

    秘书听到这里,插话突然问道:“钱经理,早上你不是给我打电话,说布展商着急要我们打款……”

    钱经理心里想等安总你明天上手术台,完全管不了这事时候自己再逼宫,好几万的好处呢,秘书你他妈多嘴,等我当上总经理,让你好看。

    钱经理连忙说:“参展商是早上打电话来了。但刚才他们又打电话来,说成本算的有点毛病,现在给不出来准数,我骂了他们一顿,他们说明天给准数,到时候我再请示安总您……”

    钱经理说到这里,心想安总你心知肚明明天你根本管不了这事,你就他妈松口说一句:“你全权处理吧。”或者能说一句“我不在公司这几天,你帮着我看着点。”

    但安妮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走吧。”

    钱经理心里失望……就他妈差临门一脚!怎么你这个老娘们就不松口!

    钱经理点了点头:“安总,那今晚我带同事们来看你。”

    “不准和任何人说。公司但凡再有任何人到医院来,我收拾你!”

    “好,安总,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我走了,走了。”

    安总太沉得住气了……

    钱经理虽然不甘心,但还是笑着对安总和秘书都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心中失望,还充满了愤怒。

    安妮站在走廊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安总,明天他要是申请费用,您批不了怎么办?”

    “你拿着我电话,你管吧。”

    “我?我能力……对付钱经理和王经理,我……”

    “能力没有信任重要。我信任你。他们两个能力都很高,但需要下力气压制,防止他们走偏了。就这几天,你维护好公司正常运转就行。就是做错了,也没事,多锻炼锻炼,你能力越强,我将来也越省心。当然,我不是将来准备让你当总经理。”

    秘书没想到安妮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有些意外,但秘书没那个野心,连忙说:“这个我知道。安总,总经……”

    安妮打断她说道:“如果你实在压不住他们。或者公司有大事,或者我……我有什么意外……”

    “安总?!您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只是凡事想周全点。真到你也处理不了的时候,你去找刘平。让他处理。”

    “好。”

    “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再去麻烦他,听到了吗?他有他自己的生活,互相还是少干涉为好。”

    “好。”

    “另外,我家里有个保险箱,密码是我和刘平相遇的日子。那里有我的遗嘱和财产清单,所有我的东西实在没有人可给了,我都留给了刘平,你让他来处理吧。虽然我这点钱他也未必在乎。他懒散,可能还会觉得麻烦。”

    “姐夫不会的。”

    “以前我总怪他不思进取,但到最后,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赚的还没他零头多。而且我取得我自小就盼望的一切了,一切我的愿望都实现了。但我并不快乐,一点也不快乐。很累,很累。”

    “安总……”

    “身边剩下唯一的亲人,竟然只是自己的前夫……老天爷这是在告诉我,我追求的东西错了。社会地位,金钱,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爱的人。只有有人爱,自己也爱别人,才会带来真的幸福……我太想补偿小时候亏欠的一切了,结果反倒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我……有些后悔……”

    “安总……你治好病后,一切都还来得及。”

    安妮眼圈发红,眨了眨眼睛,防止眼泪流出来,然后说道:“检查什么时候?”

    “说是下午。”

    “那你陪我出去吧。外面天气这么好,我想晒晒太阳。”

    “好啊,好啊。晒晒太阳好。你心情也会好起来。”

    “我一会晒的时候,会努力用最后一次晒太阳的心情,珍惜眼前的一切,看看是什么感觉?”

    “安总!”

    安妮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走吧。”

    “于大夫,我又来麻烦你了。”唐糖满脸抱歉的表情,说道。

    唐糖这个女孩子脾气温柔又漂亮,于曼曼特喜欢她,笑着说:“麻烦什么?我还正想和你联系呢。”

    “那个给我主刀的陈大夫,您找到了?”

    于曼曼指了一下外面,说:“我们出去说。”

    “哦。”

    两个人走到急诊室旁边电梯口对面,于曼曼大概把情况说了一下,唐糖越听越吃惊,问:“你是说,给我主刀的医生,是你们副院长?!”

    “是。更准确的说,是国内脑科这方面最顶级……哦……对了……应该叫国宝级的专家。现在他已经离开我们医院了,在另一家医院当院长。”

    “那是什么医院?”

    “是一家北京新开的顶级的民营医院,叫北京中美和颂医院。”

    “他在国营大医院呆着多好啊?为什么要去私营医院?”

    “哦,你可能以为是去了那种不靠谱的民营医院去了吧?其实国外所有最好的医院都是私营的,国有的医院提供的是基本的医疗服务,高精尖的医疗全都是私营医院提供的。北京现在也在这么转型,那个医院是按照国内最高标准建设的综合医院,而且名字里不是有中美两个字吗?大股东是美国的一个基金,这医院相当厉害。”

    “可是这么厉害的专家,怎么可能给我这么一个小虾米亲自做手术呢?”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这事我……”

    于曼曼刚说到这里,突然对面的电梯门打开了,于曼曼视线看向电梯门口,吃了一惊!

    刘平的前妻,安妮,被一个女孩搀扶着,穿着病号服,头发有点散乱,脸色苍白,再也没有女强人的那种气场,从电梯里走出来,没有看到于曼曼和唐糖,直接转向大楼北门的出口,慢慢往前走去,看来是要到外面花园散步。

    唐糖也看到了安妮。然后唐糖和于曼曼互相看了一眼,唐糖说:“那是我师父的前妻,安妮姐。”

    “哦,你也认出来了?看来我没看错。这怎么才几天,她就住院了?刘平知道吗?”

    “昨天我还和他通过电话,他还说今天明天都没什么事,应该还不知道安妮姐病了吧?而且安妮姐和我师父的关系其实挺微妙的,互相我觉得还是挺关心的,但彼此又总避免进入或者干涉对方的生活。”

    安妮这时候已经走远。唐糖说道:“于大夫,你方便查一下安妮姐怎么了吗?”

    于曼曼也想知道安妮的情况,点了点头,说:“跟我来。”

    于曼曼到了急诊值班台,坐下来操作电脑,很快查出来安妮的情况。

    两个人都有点吃惊……

    于曼曼想了想,说:“你给你师父打个电话吧,这么大的事情。”

    唐糖说:“曼曼姐,你打吧。”

    于曼曼眨了眨眼睛,拿起电话,拨了刘平的号码。

    刘平正要和董晓希上车,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于曼曼。刘平有点意外,接了电话:“于曼曼,你好。”

    “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于曼曼口气有点公事公办的冷淡,然后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

    刘平吃了一惊,想了想说:“谢谢你,我这就过去,你能把病房号给我查一下吗?”

    挂了电话后,董晓希发现刘平严肃起来,还有点紧张,问他怎么了?

    “安妮脑袋里长了东西,要开刀。”

    “啊?这……”董晓希说到这里,不再说话,她找不到合适的表达词句。

    “我要去一趟医院。”

    “我和你一起去行吗?”

    “啊?”

    “没事。你看她的时候我在楼下,不上楼,有事情我也可以帮把手。要不然就这么我走了,我还担心你,哦,也担心你前妻。”

    刘平转头看了一眼董晓希,微笑了一下。

    “你前妻是好人,老天爷不会那么缺德的,你不要太紧张了。”

    到了一个路口,信号灯变成红色,刘平双手抱着方向盘,抬头看着信号灯,有些落寞。

    董晓希突然说道:“对了,刚才那个汽配城我们碰到的人。”

    “他们售后王经理。”

    “对,就这个王经理,你记得他接了个电话不?”

    “电话说的,肯定是安妮得病了。”

    “老板得病,下面的猴子要翻天。”

    刘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后,刘平和董晓希到了医院。先去急诊室。

    唐糖等在门口,一直盯着来往的人群,看到刘平就迎了上去。

    刘平问:“情况怎么样?”

    唐糖说道:“于大夫说安妮姐下午检查,现在还在后面花园里晒太阳,我和于大夫都没敢见她。安妮姐那个秘书一直陪在这里。”

    “于大夫还在急诊?”

    “她中午下班,换衣服去了,应该快过来了吧。”

    唐糖看了一眼刘平身旁的董晓希,董晓希对她微笑了一下,唐糖也连忙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这时候于曼曼已经换了便装,因为知道马上就要见到刘平,于曼曼还犹豫着,重新画了唇彩,修了修眉线。一眼远远看到刘平,唐糖,还有董晓希。

    刘平你真行啊,唐糖暗恋你,董晓希竟然也和你一起来,快和你确立关系了吧?自己刚刚还傻不拉几因为要见你化妆呢。

    楼上还有一个你前妻,敢情四个女的都喜欢你!

    这是要疯啊。

    于曼曼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刘平这边走过来。

    走到刘平身旁,于曼曼还是礼貌的对刘平点了点头,董晓希也热情的对于曼曼点头打招呼。

    于曼曼心里有点酸。

    唐糖看着刘平,心想楼上是前妻,自己暗恋他,董晓希长这么漂亮都跟来了,肯定也是喜欢师父没跑了,外加一个前几天自己还答应帮着和师父牵线的于大夫。

    局面稍稍有点乱。

    董晓希看了看唐糖,又看了看于曼曼,这俩女的看自己的表情怎么都怪怪的……

    不会她俩都喜欢刘平吧?

    楼上还有一个大叔前妻,哎呦我的妈诶……

    竞争挺激烈啊。

    大叔挺花啊,不行,自己要保护好自己的地位!

    这个唐糖比自己还嫩还年轻,要重点盯防。

    这个于大夫比自己稍老,但职业好,也长得颇有姿色,这酸酸的表情,肯定是嫉妒自己没跑了。

    对这个老大夫,也要重点盯防。

    楼上那位前妻也挺危险。

    现在女的找对象真的这么惨吗?真的是到处都是剩女,稍微像点样的的男的都和贾宝玉似的,极度稀缺吗?

    这怎么感觉和打擂台似的?

    三个女的互相观察着,分析了一圈,然后突然都互相尴尬的微笑。

    刘平被三个女人互相盯着的场面有点吓毛了,正不知道怎么化解局面……

    “刘平!”

    突然刘平身后,一声女人的叫声响起。

    刘平、董晓希、于曼曼、唐糖一起回头,看到刘平前老婆,安妮,站在自己身后,脸上带着点凶象,看着刘平。

    “安……安妮。”

    “你怎么在医院?”

    “我听说你……”

    “你怎么知道我病了?”

    刘平尴尬的笑了笑,安妮这是看到自己被三个大姑娘围着,怒了……

    唐糖赶忙说:“安妮姐,是我今天到医院有事情找于大夫。所以来了医院。”

    于曼曼也解释:“我是来医院值班,然后我们刚才不小心碰到你下电梯。”

    刘平:“所以于大夫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也来了医院。”

    董晓希说道:“我跟着大叔……刘……刘平,所以才在这里。”

    安妮点了点头:“我是因为脑袋里有包,所以被送到医院。这么说,大家都是有缘分,才能在这里相聚呗?”

    “……”众人都尴尬不说话。

    安妮看了看唐糖:“你是刘平的助理。”

    唐糖:“安妮姐,我们还见……”

    安妮没让唐糖把话说完,故意又指着于曼曼:“你不是急诊室大夫吗?上次刘平被人割了手,你帮着包扎一下,就和刘平结下这么深厚的友谊?”

    于曼曼:“我和刘平我们……”

    安妮又转向董晓希:“你不也是那天半夜那个女警吗?只是出警和刘平打过照面,这就和刘平熟了?”

    “安总,我和大叔我们是……”

    安妮转向刘平:“刘平,你社会关系这么复杂,天天这么多事,干什么还百忙之中来看我啊?让这三位大姑娘都休息不好,都要来应酬我这脑内藏包之人……”

    刘平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么大事,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也不是彻底不想告诉你,我都和秘书说了,如果我死了,需要执行遗嘱的时候,她会找你。”

    “……”

    “行了,我有点累了,下午还要检查。我要上楼了,你和这三个女孩慢慢聊。长的都挺漂亮的,都很优秀。和平共处啊,加油!”

    安妮说完,转身向远处电梯口方向走去。

    秘书尴尬地回头看刘平,说:“姐夫……”

    安妮立即厉声说:“你干什么?你也想加入他们?!”

    秘书:“安总,我……”

    秘书无奈地摇了摇头,扶着安妮去电梯方向。

    刘平对于曼曼她们三个说:“对不起啊,安妮平时不这样,可能心里郁闷,说话难听,让你们无端受委屈。”

    于曼曼摇了摇头,心里想好像也没说错。

    董晓希说:“我能理解。”

    唐糖说:“安妮姐挺可怜的,师父,接下来怎么办?”

    “我自己上去吧,你们三个都先回去。”

    “你照顾一个女的也不方便啊?”董晓希说。

    刘平看于曼曼:“你们这有女护工吗?”

    于曼曼点头:“我现在帮你联系。”

    “找三个吧,三班倒。我白天也在这陪着。”

    董晓希说:“我也来帮忙吧。”

    刘平摇了摇头。

    于曼曼说:“我去找护工,一会我给你打电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唐糖说:“明天我过来吧。安妮姐做手术,我可知道手术的滋味,不过来看我不放心。”

    董晓希说:“那我给你送饭。本来我就答应给你做饭了吗?再给前嫂子也来一份。”

    刘平再上楼,安妮看到刘平进屋,没有再板着脸,先说了对不起,然后突然搂住刘平,大哭了一场,一边哭,一边说:“刘平……我好怕……我好怕……”

    刘平搂着她,让她哭了一阵,安妮心情好一些了,问刘平:“你什么时候走?”

    “我就先在这,不走。”

    “嗯!你不要走……你在这,我有依靠。你在我旁边就行。还有明天手术,万一有事情需要家属签字,大夫要找人商量急救方案,只有你有资格负责……”

    刘平心很酸,安妮一直得意于自己的刚强,万事不求人,竟然现在显得这么脆弱,需要安全感。

    安妮对刚才在楼下说的话说了抱歉。这时候于曼曼带着护工上来了,安妮对于曼曼很有礼貌。于曼曼知趣的走了,过了一会又回来了,说:“下午四点有个单间空出来,我和他们护士长说好了,给你住。”

    安妮千感谢万感谢,于曼曼走了。

    当天下午检查,晚上时候董晓希还真的送来了吃的,东西送到,怕安妮情绪再波动,转身赶快就走了。

    安妮这时候感觉沮丧的心情过去了,一切似乎都顺利起来,心情也好了,问刘平于曼曼和董晓希,你喜欢哪一个?

    “我和你讨论这个,不合适吧?”

    “你怕我多想啊?我告诉你,我之前就是精神脆弱了一下,需要你给点支持。咱俩不可能了,我可没抱幻想。一个坑没必要跳两次感觉疼不疼。现在呢,我是以亲人的身份关心你。”

    刘平也照实说了:“我和董晓希,可能要确立正式的恋爱关系。”

    “那个于医生也不错啊。”安妮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晓希没什么事业野心,更注意家庭……我和于医生阴差阳错,还没怎么接触,所以……”

    安妮点了点头,说:“这个小姑娘最少手艺不错,做饭的手艺。看来女孩子还是喜欢家庭幸福感的,更容易获得幸福。”

    刘平笑了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