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大是大非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3:06本章字数:10871字

    刘平进去,钱经理和王经理都老实了,立即对刘平点头打招呼说:“姐夫。”

    秘书也说:“姐夫。”

    刘平先问秘书:“脑袋还疼吗?”

    “我没事了,姐夫,谢谢关心。”

    王经理立即赔不是:“对不起,我其实当时是激动了。要不然怎么的我也不会对女的动手。”

    秘书冷着脸不理王经理。

    刘平说:“说正事吧,然后你们还要赶回公司。”

    几个人立即都不说话。

    刘平说:“王经理,先说你,要多少钱?”

    “配……配件?……不用了,我们售后不着急,等安总身……”

    “多少钱?”

    秘书有点吃惊,怎么这王经理现在对刘平老实成这样,怕成这样?姐夫使了什么手段?

    “一百……一百二十七万。”

    刘平点了点头,转头看财务:“他们售后进配件,多长时间一次?”

    财务也发现王经理老实的和猫一样,连忙说:“一个星期一次。”

    “一般都进多少钱配件?”

    “三四十万到六七十万都……”

    “你别说的这么模糊,咱们今天非要闹到手术室这里来,咱们就都认真点,什么事都刨根问底。你现在就给公司打电话,让别人查,看前面四次进件都多少钱?”

    刘平咄咄逼人,几个人都不敢说话。

    财务愣了一下,掏出电话,拨打。

    刘平一直看着财务。财务有点紧张,打通后,吩咐助理给她查。

    之后就是等待。财务拿着电话,刘平不说话,其他人都大气也不敢出。

    等了足有三分钟,财务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多少钱?”

    财务说:“我怕数字错了,让助理把数字发微信给……”这时候财务手机响了,她连忙低头看手机,“发过来了。前四次进货额分别是:三十八万一千九百零四元,五十七万三千二百九十二元,七十三万九千零三十四元,还有四十二万五千八百七十一。”

    刘平心算了一下,说:“那就按照这四次平均一下,不要超过六十万,其他配件如果这个价格包不住,那就晚一个星期,下星期再补。不会耽误事吧?”

    王经理说:“不会,不会。”

    刘平对财务说:“那你回去,立即给售后出款。”

    财物答应道:“好,好。”

    “然后是车展的事。车展的接洽工作,钱经理,你别干了。你有没有意见?”

    钱经理愣了一下,有些不甘心说道:“没,没有。”

    “你是小赵?”

    刘平指着钱经理身后那个小伙。

    小赵连忙答应道:“对。姐夫,我是。”

    刘平看完小赵,又转头看了王经理一眼。王经理心里一虚,立即低头。

    刘平再看小赵,说道:“这样,你给布展商打电话,说我们公司只能出二十七万,标准不能降低,再和对方强调,公司接洽钱经理已经彻底不管了,全权由你负责,给他一个小时答复,他二十七万能干就给他打款,不能干就终止合作,再找别家。钱经理,你和他们熟,你猜他们二十七万,标准不降低,他们能干下来吗?”

    钱经理犹豫了一下,说:“能。一点问题也没有。”

    刘平点了点头:“行了,事情说完了。然后是人事的事,毕竟我不是你们公司的人,安总住院期间,你们几个人,我看是遇到点事情,互相谁也管不住谁,肯定要起冲突。所以咱们重新安排一下公司人员。”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

    刘平先对王经理说:“王经理,你停职吧。毕竟你有些事情,还是有点严重。”

    王经理眼睛猛地睁大,目瞪口呆看着刘平。

    “具体你的事情,等安总回来,她安排。但我觉得,现在已经发生的一些事情,你再继续管理售后,对你可能不好。”

    王经理心脏怦怦跳,嘴动了动,心里窝火,但还是没敢说话。

    刘平又转头看钱经理:“钱经理你暂时降半级,做销售副经理吧。”

    钱经理心脏也猛地一跳,同时感觉自己气都喘不匀了,嘴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小赵你现在是销售副经理是吧?”

    小赵心中一阵兴奋,点了点头。这是要升自己做销售经理吗?

    “你还继续做副经理,你和钱经理平级。”

    小赵愣了一下,没升自己?但自己和钱经理平级,是什么意思?

    “你俩平级,你们听明白,就是你俩真的完全平等。销售有任何事情,都要你俩同时签字才能执行。懂了吗?一个人签字,不管用。然后售后王经理停职后,售后的事情,还有公司其他的事情,需要秘书,小赵,还有钱经理你们三个最少其中两个人签字同意才可以办理。然后每天你们要把公司运作事项向我汇报。是事后汇报,不用事前请示。我就起个监督的作用。听明白了吗?”

    只有秘书立即答道:“听明白了。”

    其他人都沉默不做声。

    钱经理,王经理,小赵三个人心思复杂,互相看对方。

    “哦对了,售后六十万,现在王经理已经停职了,具体采购砍哪些配件,你们三个商量着来吧。”

    “好的姐夫。”

    “行。你们工作都很忙,回店里吧。回店里先给公司员工开会,说一下新的人事任命。然后安心工作,等你们安总回来。还有,别安排员工到这里来看安总。一百多号人,都看一遍安总就凉了。”

    众人都不说话。

    刘平说:“走吧。”

    公司几个人都坐电梯离开了。

    刘平坐到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长出一口气。

    董晓希和唐糖立即过来,董晓希说:“唐糖,我说的吧,你师父里不厉害!大学教授,居然还能玩政治斗争。”

    “什么政治斗争,就是公司一点小事。”

    “别逗了,这些破事才麻烦!我也走上社会了,你当我不明白啊。”

    刘平又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只把王经理停职,那个钱经理也不怎么是东西,你还留着啊?”

    “你们怎么知道的?偷听了?”

    唐糖和董晓希一起不好意思的笑。董晓希一拍刘平,用耍赖的表情说道:“哎呀你和美女较什么真啊,快说快说!我们想听。”

    “王经理倒卖配件,有真凭实据,钱经理都只是传说,什么乱搞男女关系,什么贪污腐败,哪个公司不是谣言满天飞?但你真要攻击对方的时候,你没有真凭实据,背后瞎说可以,但要处理人,就是疑罪从无。否则对方会不服气,会惹出更大麻烦。”

    “这也搞疑罪从无?”

    “这我也是当年公司内斗的时候,从一个投资人那学来的,没有实据,你攻击对方,如果最后对方是冤枉的,那你威信一下就都没了,就对下面人失控了。王经理倒霉吧,被我逮了个正着。但我也不能开除他,不开除,他就不会撕破脸,以后安妮还想用他,也会有个台阶。有污点的人,也许更值钱。”

    “有污点的人更值钱?”

    “哦,这个怎么说?叫贪污腐化是天性,越有能力的人,越可能过界,好公司,是能把贪污腐化控制在一个合理的限度内,又能最大可能激发员工的积极性。真对贪污腐化零容忍,公司会把有能力的人全都赶走,没什么前途。既要管,也不能管死。围城还要留个缺口,要承认人的黑暗面,要给黑暗面生存空间。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唐糖说:“听着好反动啊。”

    “什么反动。挺有辩证法的哲理,虽然也挺像歪理。”

    唐糖问:“那你让钱经理秘书还有那个小赵一起控制公司,就是什么制衡吧?”

    “对啊对啊,小赵以前是钱经理下属,就算他俩平级,他敢不听老上司的吗?”

    “这就是权力的妙用。你给他多大权力,他都要用到极致。钱经理老上级的那点威严值个屁。很快他就会开始和钱经理唱对台戏。人人都觉得自己最大,老子天下第一。更何况那个小赵和王经理背后还有联系,钱经理和小赵,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

    “所以什么事,你都让他们必须两个人一起签字。”

    “签字盖章就是权力。没你签字或盖章不好使,你就是卡脖子的权力。他俩一起签才好用,他俩就一样大。权力不是看职称的,是看你盖的章,有多重要,章多重要,权力就有多大。明朝魏忠贤就是个掌印太监,掌管皇帝玉玺,就是皇帝的公章,皇帝懒得盖,让他负责盖,因为章的权力是皇帝级别的,所以他一个屁大点的掌印太监,一下就成了九千岁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开多少工资,业绩考核怎么样,这些表格都是要我们所长盖章才能认证,所以我才不敢反抗我们所长……我爸天生是我领导,但他没章,我心情好就听他的,心情不好和他对着干,他没章没法决定我……所以我爸对我没权力,我妈更是管不了我……这个太有意思了!大叔……那你说两口子结婚,为什么男的都怕女的,是不是也是因为结婚证上那个章……比如在咱家,就是我妈收拾我爸,我收拾我妈,我谁都不怕我最大,我……”董晓希唾沫横飞刚说到这里,突然脸上表情变了,晃晃悠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远处。

    刘平和唐糖都奇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抬头看董晓希。

    刘平也看看前面,没什么异常。

    唐糖问:“晓希姐,怎么了?”

    董晓希嘴里颤颤悠悠的声音说道:“……我家最大领导……我……我妈来了……”

    刘平吃了一惊,连忙向前看,看到一个老太太,保养的精致极了,穿着老太太群里时髦的连衣裙,脖子上显眼的珍珠项链,头发烫着蓬松的发式,脚下穿着精致漂亮的布鞋,画了眼线眉毛,很精致很精神,手上戴着银色的真丝手套,胳膊上挎着一个大写着字幕“H”的爱马仕包包。

    老太太快步向手术室门口走过来。

    董晓希像老鼠见到猫了似的站了起来,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眼睛探照灯一样,先看董晓希,皱着眉头。又看刘平,眉头皱的更深。

    刘平感觉到压力。这还没开始和董晓希谈呢,怎么老丈母娘就出现了……

    唐糖也感觉到老太太气场,也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老太太快步走到三个人面前。

    董晓希脸上颤颤巍巍的微笑,说话发音也不利落:“妈……妈……你怎么来这了。”

    老太太眼睛盯着刘平,眼光上下扫视着刘平,嘴里问道:“晓希,你不是参加同学会去了吗?同学在哪呢?怎么同学会开医院来了?”

    “嘿嘿……妈……我……”

    “撒谎骗我!这个男的是谁?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大学老师?”

    “人家是大学教授……”

    “教授?”

    “阿姨,你好,我叫刘……”

    老太太不等刘平说完,打断刘平,指着唐糖问:“这个女的是谁?”

    “是他的助教。”

    “助教找这么漂亮的干什么?!这么漂亮能搞科研吗?”

    “妈!人家是物理系研究生,厉害着呢!美女就脑袋不行啊?!那我还漂亮呢。”

    “所以你才专科学历。”

    “妈!”

    “你少和我说话,回头我再和你算账!姓刘的!你们在这干什么?”

    “阿姨,我们在……”

    “在等里面的人手术……”

    “啊。”

    “里面是什么人?和你有关系没有?什么关系?不会是你媳妇吧?”

    董晓希立即说:“妈!里面的是他前妻。离婚了!”

    “哦!身边缺人啊!所以你要把自己填进去做人家填房是不是?”

    “什么什么啊!什么填房,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

    “那不叫填房叫什么?二媳妇!?”

    “妈!”

    刘平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太太说道:“人家前妻在里面做手术,漂亮助理在这陪着,我怎么听说还有一个美女大夫,怎么没登场啊?”

    “妈!”董晓希脸都红了。

    “人身边这么多美女,已经成了又分的,正在培养的,后备役的。你杀进来凑什么热闹!啊?!想试试你魅力啊?三英战吕布啊?!还陪人家在这等前妻手术!和谐啊!特别团结是吧?”

    “妈!你别说了!你丢不丢人!?”

    “都说养女儿是上辈子欠的债,我看上辈子肯定把你扔臭水沟里淹死的!你这辈子才能这么讨债!一眼没看住,你就给我出来找这么一个人!”

    “妈!你再说……你不怕丢人我怕,你再说,我就走了啊!”

    “去哪?去参加同学会啊?”

    刘平在一旁尴尬的说:“阿姨。这里面的事情,您有点误会。”

    “误会?”

    “妈!”董晓希拉老太太。

    老太太看着刘平,想了想,说:“你是刘平是吧?”

    “对。阿姨。我是。”

    “你前妻不会立即出来吧?你有时间吧?”

    “大夫说,还要两个小时。”

    “晓希不懂事。咱俩聊聊行吧?”

    “行,行。阿姨。”

    老太太白了刘平一眼,往四周看,看到旁边安全通道门,说道:“那边安全通道,我俩去那说去吧。”

    “好,好。阿姨。”

    “妈!你和人家都不熟!你和他说什么啊!你让女儿以后怎么和人见面?!这脸都被你丢尽了!”董晓希用力拉老太太胳膊。

    “没脸见面正好!”老太太一把把董晓希甩开,回头用手指头指着董晓希,说道,“我告诉你,晓希!你给我老实在这坐着!我和他谈话期间,你不准走!等我谈完了你立即跟我回家!要不然,我就大嘴巴子抽你!”

    “我不!”

    “你不?你看我打不打你!”

    董晓希无奈的坐到了椅子上,用手捂住脸:“我不想活了!”

    老太太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刘平连忙劝:“阿姨,我们谈。晓希不会走,您放心。”

    “你不用当好人,走!”

    刘平连忙陪着笑脸,说:“好,走,走。”

    两个人进了安全通道。

    董晓希把手放下来,气的狠狠拍椅子,说:“唐糖!你说我妈这么闹!以后我和刘平怎么见面啊!”

    唐糖叹了一口气,说:“那个安全通道,真是不祥之地啊。师父在那里大发威风后,老天爷要找平衡了。”

    董晓希说:“你不了解,我家老太太不是善茬,从工作开始,就是在公安系统里做政工的!中间还在监狱管过一段犯人心理辅导。专门就是玩人的!”

    “啊?!”

    “大叔进去后,肯定是我妈一边语重心长,一边大嘴巴子啪啪扇,大叔虽然厉害,也恐怕凶多吉少……我和大叔的爱情,现在连手都没拉上呢,恐怕就要夭折了……”

    董晓希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身子一倒,靠到了唐糖肩膀,眼看着天花板,满眼绝望。

    刘平老老实实站在老太太对面,陪着笑脸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抬头看着刘平,眨了眨眼睛,说:“人长得还算俊。大学教授?”

    “啊,是。”

    “学什么的?”

    “物理。”

    “家里几口人?”

    “我,我妈,我妈在东北。”

    “里面手术那个前妻呢?”

    “她都离婚了……”

    “那不也来护理了吗?”

    “这是紧急情况,她也没有亲戚在身边,就是朋友还需要帮个忙呢。”

    “更何况是前妻?”

    “啊……嘿嘿。平时我们,我和安妮……我和前妻基本没接触。”

    “孩子呢?没生个孩子?”

    “没有。没有。”

    “她病重吗?”

    “我前妻?哦,她脑子里长了个瘤,要把东西取出来。”

    “这么严重?!”

    “哦良性的,而且刚才大夫说了,手术挺成功。”

    “哦。那就好。”

    老太太虽然发了脾气,但没想到还会这么关心自己的前妻,不希望“有仇的”前妻有事情。老太太人还蛮善良的。

    “你多大了?”

    “三十七。”

    “这年龄太大了!晓希多大你知道吗?”

    “二十七还是二十六?”

    “虚岁才二十五!你俩差了十二岁,差一轮了。”

    “哦。”

    “晓希什么家庭你知道吗?”

    “我……我听晓希说过,高干家庭。”

    “晓希她爷爷是省人大委员,办退休了。她爸是省公安厅的领导。”

    “哦。哦。”刘平点头。

    “你这孩子不错。阿姨平时也给人介绍对象,像你这条件,离异无孩,大学教授,一表人才,那是抢手货。”

    “阿姨您夸奖了。”

    “我说的是心里话,阿姨本来带着气来的,但一看你,咱家晓希眼光还行,气消了一半。但抢手,也要分怎么抢手。阿姨问你个问题,这个婚姻,最重要的一条是什么?”

    “彼此感情好?”

    “你这说的就不对!怪不得你会离婚!”

    “……”

    “对不起,阿姨说话说重了。”

    “没事,阿姨,您说,您说什么最重要?”

    “门当户对啊!条件般配!门当了户对了,大家在一起磨合起来,生活圈子啊,三观啊,就是在一起看什么电影,就都差不多,彼此容易适应。”

    刘平听到这里,心里有点触动。

    当年刘平和安妮谈恋爱的时候,刘平喜欢安妮漂亮,上进,也喜欢安妮走在自己身旁,别人艳羡的眼神。

    但那时候,妈妈曾经隐晦的说过希望刘平慎重。

    一个原因是刘平和安妮虽然都不是北京土著,但刘平是北方一个重工业省会城市来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这也是刘平比较平和,喜欢学术研究,慢慢的有品质的生活,不在乎别人眼光,只喜欢自己舒服,有自信。

    自小成长环境就是如此。

    安妮是南方一个很偏远山村出来的苦孩子,天生的相貌,已经极高的学历,仍然让她觉得远远不够,她仍然要拼尽全力,就为了让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从怜悯,变成艳羡。

    自小成长环境,逼迫她变成这个样子。

    刘平妈妈也说过和董晓希妈妈类似的话:“只有感情是不够的。你和她世界观,追求的东西,对旁人对自己的看法都不同。会不会将来会有矛盾?”

    但当时刘平就觉得感情是第一位的,有感情,磨合的困难可以克服,上进总是优点吧?将来不会有问题的。

    门不当户不对,出来的人追求的东西也就不一样,最后两个人都要压抑自己,忍受对方,直到最后的爆发,原来感情能包容的分歧,是有限的。

    刘平轻轻点了点头:“阿姨,您说得对。”

    “那你和董晓希,你自己说,合适吗?”

    一个是高干子弟,一个是普通知识分子。

    一个是正在人生最好年华的美女青年,一个是已经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残破老男人。

    刘平没有说话。

    “孩子,我看你是个明事理的人,这样,咱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我,晓希是你的女儿,你看着她找了个二婚老男人,你会采取什么态度?你掏心窝子,和阿姨说心里话。”

    “……”刘平低头看着地面,然后慢慢说,“应该也会反对。”

    “嗯,你能理解阿姨就好。我们这种家庭,我这么好的女儿,你说将来要是出去,别人问起她爸爸,你姑娘嫁了个什么人家啊?你让我家老头子怎么说?嫁给了一个二婚的?”

    “嗯……”

    “婚姻对男人来说,找错人了,大不了离婚重找,男人不怕老,不怕二婚三婚,但女孩不行……我们这种家庭,也丢不起这样的脸。和你说把,孩子,我和晓希她爸爸的意思,还是在体制内找个好男孩,将来两个人一起在仕途上进步。你明白了吗?”

    刘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自己和董晓希,到站了。

    于曼曼坐在诊台发呆。陆小青走过来问:“怎么了这么无精打采的?”

    于曼曼叹了一口气,扭过头去看另一边方向,回避陆小青的问题。

    陆小青笑了笑:“肯定又是因为男人伤春悲秋呢吧?你……”

    陆小青刚说到这里,过来了一个女大学生打扮的人,捂着肚子,额头都是汗水,坐到了于曼曼面前。把挂号单递给于曼曼。

    于曼曼问:“怎么了?”

    “大夫,我肚子疼。”

    “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半夜。”

    “有腹泻吗?”

    “有。”

    “拉了几次?”

    “四五次。很稀。”

    于曼曼看女大学生的表情:“肚子很疼吗?”

    “疼……疼极了……昨晚吃的麻辣烫,大夫,是不是麻辣烫不干净,我才……”

    于曼曼觉得有些不对劲,女学生按的位置偏左下腹,而且已经腹泻有一段时间,疼痛还这么剧烈……

    于曼曼回头看了陆小青一眼,陆小青也觉得不对。

    于曼曼说:“你跟我来,到那边处置室里。”

    女生表情痛苦极了,面孔扭曲着想要站起来,却一用力只站起来了一点,就又坐了回去,脸色白的吓人,大口贪婪的喘气。

    于曼曼连忙喊旁边的护士过来帮忙,几个人小心拽起她,扶进处置室,慢慢让她躺到床上。拽女生进处置室的时候,女生一点支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不住的往下坠。

    于曼曼累的满头大汗,把那个女生的衬衣肚子上的扣子一揭开,看到腹部有微微的隆起,旁边的护士突然惊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

    “于大夫!她……她下面有血!”

    于曼曼连忙转过身子看,看到女生的牛仔裤下面已经被血染成暗红色。

    于曼曼犹豫了一下,说:“找人来帮忙,赶快拍腹部B超,可能是宫外孕,快!快!”

    护士喊来了几个人,和于曼曼一起推着车子向急诊B超室那边疾跑,B超室那边排满了患者,大家都又八卦,又有点惊恐地看着推车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女生。

    B超医生连忙安排给女生做,于曼曼联系手术室,一确诊是宫外孕,立即就要把女生送入手术室。

    宫外孕破裂,是会死人的!

    女生长得有点黑,穿着也很朴素,可能是个偏远地区考来的大学生。

    而且一个住寝室的大学生,来医院看病,竟然没有同学或同寝的人陪着。

    这背后,也许有让人听了心酸的原因。

    很快B超结果出来了,间质部异位妊娠,孕期三个月左右。简单的说,就是受精卵在输卵管通往子宫的通道口那里开始分裂长大,那里因为已经接近子宫,血液供应异常充沛,受精卵越长越大,最后在那个狭窄的入口撑破的时候,会出现可怕的大出血,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

    女生昨晚半夜开始疼痛,到现在十几个小时,大出血随时可能发生……

    女生被推出来的时候,眼睛看着于曼曼,眼神里都是救救我的求生欲望。看的于曼曼心惊胆战。

    于曼曼和护士飞一般推着车跑向手术电梯,到了电梯口,电梯在八楼,于曼曼手心不住冒汗,她知道,随时女生都可能突然就死掉,在自己眼前死掉。

    电梯一层一层下着,时间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慢……

    终于到一楼了,电梯门一开,于曼曼和护士们立即把手术车推了进去:“快快快!八楼!”

    操作电梯的阿姨看了一眼小姑娘,连忙搬动按钮,电梯门关闭,电梯开始向上运行。

    女生的眼睛已经闭上,脑袋随着电梯的颤动轻轻来回摆动。

    终于到了八楼,电梯门打开,于曼曼和护士们推着车子,跑出电梯,向手术室门口跑去。

    刘平和董晓希妈妈已经说完话,正好推门从安全通道里出来,一眼看到疾跑过来的于曼曼。

    唐糖和董晓希也看到于曼曼和护士推着一个患者跑过来,都知道出了事情,都站起身子来,看出了什么事?

    推车跑过刘平和董晓希妈妈面前的时候,董晓希妈妈看了车上的女学生一眼,看到她下面已经被血晕湿了一大片,吃了一惊。

    这时候突然女生的裤子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女生一听到手机铃声,眼睛慢慢睁开了。

    手机从口袋里掉出来,护士喊道:“于大夫,打来电话的人是女孩的妈妈!”

    于曼曼连忙说:“把电话给我!”

    护士拿起电话,把电话给了于曼曼,于曼曼连忙喊道:“你是***的母亲吗?”

    “我是啊!你是谁?我女儿呢?”

    “你女儿宫外孕,马上要进行抢救,你们在北京还是在外地?”

    “什么什么孕?怀孕?”

    “你们在北京还是在外地?”

    “在北京!老伴!姑娘怀孕了!”

    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别他妈瞎说!姑娘才多大!还是学生,怀什么孕!”

    “电话里大夫说的!”

    “什么大夫?!净他妈造谣!”

    “真的!电话里大夫说的!”

    于曼曼不耐烦了,高喊:“你听清我说话了吗?!你女儿现在有生命危险!你们要……”

    “喂!喂!”一个男人的粗壮的声音响起来,“我说你谁啊?!我姑娘呢?我姑娘在哪?”

    “你姑娘现在在五院!五院你知道吧?你姑娘宫外孕。”

    “宫什么孕?你什么人啊?传什么老婆舌?你姑娘才怀孕呢!”

    “我告诉你!我是五院的急诊大夫!我不管你听懂没听懂,你姑娘现在急性发作!马上就要手术!”

    “什么手术?!”

    “宫外孕手术!”

    “要把孩子打掉?!……你真是急诊大夫?”

    “对!”

    “……”对方似乎有点明白事情严重性了,正在思考,没有说话。

    刘平董晓希他们都围上来了,看着于曼曼。

    于曼曼急了:“你们不是在北京吗?立即来医院,B座八楼手术室!带着钱来!听懂了吗?!现在我要把你女二送去手术去了!挂了!”

    “你等等!等等!手术……手术要多少钱?”

    于曼曼又急又气,说:“你女儿都要死了!你还有闲心关心多少钱!快来吧!”

    “你等等!”

    “又怎么了?!”

    “……我们工地离你们那不远。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肯定到!我告诉你啊!那是我姑娘!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骗子呢!我是她父亲!我告诉你!我们马上就去!但我们来之前,你们不可以给我姑娘做手术!听清楚没有!?你们医院最心黑了我告诉你!我到那后,要是发现姑娘啥事都没有,你们就是想骗我们钱,非要给我姑娘拉一刀!我……我把你们医院告黄了!”

    于曼曼一听到这里,懵了……

    电话里那个女学生的妈妈问道:“人大夫说姑娘要做手术,你不让做,姑娘有点啥事怎么办!”

    “你懂个屁!我们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能怀孕!肯定是他们医院做扣要黑我们!你别他妈废话了!赶快去推电动车,咱们赶快去医院!”

    “喂!你姑娘病情不能耽搁!喂喂!”于曼曼快急疯了,对着电话喊道。

    “我告诉你!你唬不了咱们!等我到了再说!”电话啪的一声挂断。

    这时候手术室的联络医生跑出来,一眼看到于曼曼,连忙跑过来,满脸焦急:“不是说随时可能破裂吗?!怎么还不进去!”

    “刚才患者父母打来电话,然后说不能给做。要等他们来!”

    “他们来?那耽误了怎么办?他们多长时间能来?”

    “要四十多分钟。”

    联络医生犹豫了一下。

    “她亲人不同意,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强行给患者做手术吗?”

    “我们擅自做,一旦真出点什么问题,又是一件大事……诶!患者睁眼了,她本人要是同意也行!”

    于曼曼立即弯下腰,对那个女大学生说道:“你情况紧急,现在就要做手术,你同意吗?!”

    “大夫……刚才我爸妈的电话……”

    “嗯……”于曼曼心急如焚……“打电话来了。”

    “我想等我爸妈来了,和我爸解释一下……我……我没学坏……”

    “学坏?!这不是最重要的事!现在重要的事情,是你宫外孕!手术你同不同意?!”

    “我现在……肚子没那么疼了……我能挺住,我想等我爸来了,先和他解释,然后再……再手术……”

    于曼曼看着女生,反复劝解她,不立即手术非常危险。

    女生说:“大夫,我真的不疼了,没事了。你真不用担心。”

    联络医生摇头,说:“那现在怎么办?”

    于曼曼也有些发懵,问:“我再给你爸打电话行不行?”

    女生没有反对。

    于曼曼把手机拿起来,拨号,电话刚接通,女生父亲就对着电话喊:“我们走了我们走了!马上就到。我告诉你啊!不准动我们女儿!要不女儿有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医院偿命!”

    “喂!喂?!”于曼曼还没等说话,电话里传来忙音。

    “这情况,先向你们主任汇报吧。真有点什么问题,担不起责任。”联络医生说道。

    于曼曼拿出自己电话和主任说情况。主任问:“现在患者情绪怎么样?”

    “一直清醒。”

    “家属和本人都拒绝手术……我向院领导汇报一下,你这样,患者不是清醒呢吗?先让她签字,我们建议手术,患者拒绝。不行,我也要联系保卫科。你先把患者送回监控室,有问题就地抢救。”

    “主任,那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患者真就在这段时间……我们怎么办?”

    主任没有回答于曼曼的问题:“……赶快处置吧。有事情随时和我汇报。”

    “……”于曼曼看着女生,女生明显是在强忍,额头汗水一直冒出。

    联络医生问道:“怎么样?”

    “让先送回监控室。”

    “那就赶快送吧。在这里,也没法急救。”

    于曼曼突然发泄一样,猛地转身,用拳头锤墙,然后转过来,说:“赶快走。”

    刘平在旁边,能体会到于曼曼的无奈,焦急,还有恐惧。对女生明明能救过来,却可能因为这些奇怪的原因造成悲剧的恐惧。

    于曼曼知道刘平在关切地看着自己,但于曼曼故意回避着刘平的目光,和护士一起推着患者再向手术电梯跑去。

    董晓希和唐糖看于曼曼他们走了,唐糖紧张地问:“师父,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刘平摇了摇头,说:“那个女生才有最高的决定权。”

    于曼曼她们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走廊里再次安静下来。

    董晓希妈妈看着电梯方向,叹了一口气,说:“愚昧!”然后转头看着董晓希,说,“你别在这呆了,和我回家。”

    “妈……”

    董晓希妈妈说:“咱么也别在这扯皮,拉锯,你问问刘老师,他希望你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妈,你和人家都说什么了!你别老管我行不行!?”

    董晓希妈妈直接看着刘平,说:“你说,刘老师。”

    刘平心里一阵酸楚。刚才乱糟糟的,自己几乎已经忘了,自己和董晓希,自己刚开始以为要开始一段新感情,这段感情就要被掐死了。

    刘平看了一眼董晓希,说:“阿姨没说什么,你先回去吧。别让阿姨伤心。”

    “你不会被我妈灌了药,以后想不和我联系了吧?”

    “没有,不会。回头我们打电话联系。”

    董晓希眨了眨眼睛,突然转头对老太太说道:“妈,你这是难为人家。仗着自己是长辈,是我妈,你说什么,人家敢说一个不字吗?”

    “你这姑娘!你怎么说话呢!”

    “我不管。跟谁过,是我一辈子的大事!要我自己说的算!我是有主意的人,这一点,我当着大叔……当着刘老师的面,和你的面,我先表个态。”

    “晓希!你懂点事!”

    “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我要自己做主!”

    “晓希!”

    “行了,刘平,我妈让你为难了,但你要知道我的心意。”

    刘平尴尬,低头看地面。

    晓希在这种时候,比自己更纯粹,更勇敢……

    但自己该支持她吗?

    “妈,我不想闹得你和刘平刚见面就不愉快,感情上的事应该是快乐幸福的事,弄得太沉重了不好。我和你回家。我不激化矛盾。走吧。”

    董晓希眼圈有点微红。董晓希话一说完,老太太有点发懵,女儿说的话,感情上的事应该是快乐幸福的事,弄得太沉重了不好。女儿还主动要和自己回家,不激化矛盾,不给自己翻脸的机会。

    女儿这是懂事了,还是自己已经管教不了了?

    “您还愣着干什么啊?!走啊!”董晓希满脸不愿意,转头看了刘平一眼,眼神中带着坚定,然后快步向电梯走去。

    “晓希!晓希!”老太太一边喊着,一边追了上去,“越大越不省心!”

    刘平看着老太太和董晓希走远,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