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领导特批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3:58本章字数:10654字

    于曼曼一直紧张的监视着女生的体征,女生开始吸氧,女生表述自己肚子已经不那么疼了,但于曼曼凭经验,知道女生现在极为痛苦。

    墙壁上挂的石英钟显示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于曼曼多次拨打女生父母的电话,对方就是不停地拒接。

    为什么现在和患者或家属沟通如此艰难?自己和对方完全不认识,对方一开口,就已经好像自己杀了对方全家一样充满不信任和敌意?

    突然电话响了,是女生的电话。

    于曼曼明显看到女生身子颤抖了一下,那是害怕的颤抖。

    于曼曼拿起手机,果然是女生父亲打来的电话:“喂?!你们到哪了?”

    “我们已经到医院门口了,你们在哪?”

    “你们穿的什么衣服?”

    “工地的工作服,灰色的,身上有油漆点,俺俩都是。”

    “最高的那栋楼,你们赶快进来,进来就是急诊,我在门口等你们!”

    于曼曼立即起身,吩咐护士不准离开,盯紧了,转身就往外面跑。

    刚跑到门口,就看到远处两个个子不太高的民工打扮的夫妻跑过来,于曼曼连忙迎上去:“你们是……”

    于曼曼话还没说完,男的高喊道:“你就是那个大夫!?我女儿在哪?!赶快带我去看!”

    “跟我来!”

    于曼曼转身就往处置室跑去,早就等在急诊门口的两个保安也跟着跑过去,陆小青也跟着跑过去,那对夫妇也跟着跑过去。

    于曼曼和那对夫妇跑进处置室,那个女生一看到父亲,竟然想要挣扎着坐起来。

    于曼曼立即上去挡住:“你不能乱动!”

    父亲上前看了一眼女儿,一眼看到女儿牛仔裤上血湿的痕迹,浑身剧烈一颤,转头问于曼曼道:“我女儿,难道真的是怀孕了!?”

    “宫外孕!”

    “你们有证据吗?!”

    “证据?”所有人都有些发懵,于曼曼把病床旁边放的B超单子拽出来,递给女生父亲,“我们能骗你吗?!你看这里写着诊断结果!”

    女生父亲拿过来,茫然的看那张纸上写的诊断结果,于曼曼指着下面的小字,说道:“在这里写着呢!”

    “这也没有怀孕两个字,妊娠……妊娠就是怀孕的意思?!”

    “对!你女儿要赶快做手术!不能再耽……”

    父亲还没等于曼曼说完,突然爆发喊道:“你个不要脸的!老子拼死拼活!在外面赚钱供你上学!你刚上了大学!就给我搞出这种事情!这传回老家你让我怎么见人!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败家货!你……老子……老子今天打死你!”那个父亲一边说,一边四处看,突然操起旁边一个圆凳,就要上去打女生。

    于曼曼一看不好,连忙上去抱那个父亲。陆小青也上去帮忙,门外的保安看了,也连忙冲进来抱住那个男的,同时高喊:“这是医院!不准动手!”

    父亲挣扎了几下,因为个子矮小,不是保安和于曼曼她们的对手,凳子被抢下来,但嘴上不停地高喊叫骂。

    女生的母亲在一旁突然双腿往地上一跪,开始哭起来。

    父亲被拉开,陆小青对于曼曼说:“这个男的精神病,和这个女的说!女的同意了也能做手术!”

    于曼曼立即单膝跪倒,对女的喊:“你女儿就要死了!你赶快在这上面签字!我们好给她做手术!”

    但那个女的只是闭着眼睛拍着腿痛哭,根本不听于曼曼说话。

    于曼曼感觉自己要疯了,连忙起身,再去对那个女生说:“你到底想要死还是要活!你自己签字!签字后立即手术!”

    那个父亲说:“不准签!怀孕能死人!医院骗钱!医院骗钱!我这样不要脸的女儿!死了算了!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这时候处置室外面围了一大群人都在门口看里面乱哄哄的热闹!

    女孩情绪明显激动起来,转过头流着泪,不理睬于曼曼。

    于曼曼突然高喊一声:“都别吵了!”

    屋子内突然安静下来。

    于曼曼走到父亲面前,暴怒喊道:“我不管你怎么管教你女儿!我要你赶快签字!现在!”

    父亲被于曼曼的气势震到了,睁大眼睛,看着于曼曼。

    于曼曼又高喊道:“把笔拿着!”

    父亲接过笔。

    “在这签字!把你名字写上!”

    父亲犹豫着,突然抬头问:“我女儿手术,要多少钱?”

    于曼曼一听到父亲这一句话,突然感到一阵绝望,还有强烈的恶心。

    “于大夫!患者昏迷了!”突然于曼曼身后护士喊了起来。

    于曼曼连忙回头,看到女生眼睛已经闭上,脑袋歪在一边,嘴唇颜色变成了让人心惊的惨白颜色。

    同时女生裤子还有下面的床单,有鲜红的血在快速扩散。

    于曼曼那一瞬间有点眩晕,连忙喊道:“赶快给手术室打电话!陆小青,急救!”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是于曼曼感觉生命中最漫长的十五分钟,女孩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于曼曼能感觉到生命的气息在一点一点消失。

    于曼曼强烈的耳鸣,眩晕,最后把推车推进八楼的手术室后,于曼曼腿一软,一下子摔倒在手术室门口。

    刘平连忙去搀扶于曼曼,于曼曼眨了眨眼睛,用了几秒钟才重新搞清楚自己到地在什么地方,刚刚又发生了什么事。

    女生的母亲又跪倒在手术室门口,放声痛哭。

    女生的父亲不停地嘟囔:“丢人,丢人……以后回老家!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于曼曼听到父亲嘟囔,再也忍受不住,猛地站起身子,转身对着女生夫妻咆哮道:“那里面的是你女儿!你是不是人!是不是人!”

    刘平,护士,还有保安连忙上来拉于曼曼。

    于曼曼被拉住,身子还往前倾,高声喊道:“我为什么刚才要接你们电话!为什么要接你们这两个王八蛋的电话!不接电话!女孩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女孩的父亲有点怕于曼曼,窝里横的男人,外强中干。但他仍然喊道:“我们没在手术单上签字!我们没同意手术!手术花钱我们一分都不掏!我女儿要是死在里面,我还要你们赔钱!”

    “赔钱!我让你赔钱!”于曼曼说着,又要往上冲。

    几天连续的郁闷,对自己未来人生的惶恐,今天遇到的这件恶心事,彻底让于曼曼爆发了。

    保安因为男女有别,于曼曼又是身材奇好的大美女大夫,不好拉于曼曼拉得太紧。

    刘平看于曼曼要过去对患者家属动手,一把紧紧拽住于曼曼,说:“不能碰他们!冷静!冷静!”

    那个女生的父亲被于曼曼下的往后坐,一屁股坐到了墙边地上。

    于曼曼看着那个女生父亲的狼狈样,自己停下来了,被气的不怒反笑,但立即又觉得心中有一口气憋得自己心里难受,心脏都好像被压死了跳不动的那种难受,于曼曼突然恨恨的大喊了一声,然后眼泪劈了啪啦的就开始往下掉。

    刘平拍着于曼曼的肩膀,说:“平静下来,平静下来。”

    这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了,联络医生出来,高声喊:“谁是***的家属?!”

    那个男的还坐在地上,一听到联络医生喊话,立即站了起来,说:“我是,我是她爸!”

    “哦……对不起,患者***,已经……”

    “死了?!”那个男的突然高声喊叫道。

    女生的妈妈突然尖叫一声,手一按脑袋,就往旁边摔倒。

    护士和一旁的唐糖连忙去搀扶。

    “我们已经尽力了。抱歉。你请在这里等待,稍晚点,有……”

    “这不可能!不就是个怀孕吗!怎么就能死了呢!”

    于曼曼感到自己就快爆炸了,突然高喊道:“本来能救过来!就因为你这样的精神病!把你女儿活活害死了!”

    “不是我害死的!是你们医院!我女儿有生命危险!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

    “你是精神病!精神病!”

    刘平连忙对于曼曼说:“不要和他吵!”

    于曼曼仍然疯了一样高喊:“精神病!精神病!精神病!”

    这么再吵下去,对这种不明四六的家属,于曼曼可能要吃大亏。

    护士和联络医生都过来拉开两个人。

    那个男的高喊:“我要让你们医院赔钱!让你这个混蛋医生下岗!”

    于曼曼说:“下岗就下岗!这种破工作!我不干了!”

    刘平眼看不好,突然蹲下来,用手臂一下抱住于曼曼大腿,整个人把于曼曼公主抱给抱起来。

    于曼曼尖叫一声:“你放我下来!我要和他吵!”

    但刘平已经往前跑去,于曼曼挣扎了一下,放弃了,任凭刘平往前抱着自己,跑到安全通道里,刘平把于曼曼放下,看着一点不胖,但真沉啊。

    于曼曼胸口发堵,突然转身,猛地抱住了刘平,呜呜开始痛哭起来。

    胸前两块大肉好像面饼一样敦实,压在刘平胸口。

    刘平轻轻拍于曼曼的后背,说:“你受委屈了。”

    “哇……”于曼曼放声大哭,“都怪我!为什么要接那个电话!那姑娘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的!哇……”

    刘平轻轻搂着于曼曼,就这样站在原地,过了几分钟,于曼曼情绪终于好点了。有人能搂着自己哭,这多少年没这个感觉了?有人能在旁边支持自己,感觉比自己一个人面对踏实太多了。可惜刘平已经有主了。

    于曼曼不想放开刘平,但自己挤不出眼泪了,再硬搂着就尴尬了。

    于曼曼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对刘平说:“我刚才有点失态了。对不起。谢谢。”

    刘平笑了一下,掏出口袋里的纸巾,递给于曼曼。

    于曼曼抽出了一张,把眼泪搽干净。这时候于曼曼手机响了,于曼曼拿起来,轻轻说道:“喂?主任……院长室?……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主任,对不起,我给你闯祸了……嗯……嗯……那我挂了,一会见……谢谢主任……”

    于曼曼把电话从耳边拿下来,用红肿的眼睛看着刘平,说:“那我走了。我从这楼梯直接上去。”

    “没事吧?”

    “没事。大不了不干了呗。那个男的再能闹,还能让我坐牢啊?”

    刘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彼此现在顶天了也就是个见面可以点头的朋友关系。

    刘平微笑了一下。

    于曼曼也对刘平笑了一下,说:“纸巾再给我一张呗?”

    刘平把那一包都递给她。

    于曼曼接了,说:“我到院长那哭惨去。”然后好看的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快步沿着楼梯往上跑去。

    刘平看着于曼曼走远,叹了一口气,出去了。

    下午两点零三分,安妮手术结束,被送回了病房。

    三点半,护士长亲自来,给安妮换了刚空出来的单身病房。

    又过了半个小时,安妮慢慢醒了。

    秘书这时候从4S店也回来了,先感谢了刘平:“公司里大家一下子都老实了,王经理回家了,展会二十五万对方说了,什么都不会影响,肯定布好展。钱经理差点让公司多掏了十五万。配件也下单了,我又和钱经理还有小赵清点了库存,肯定不会缺货。”

    “钱经理和小赵互相会制约,你这样就不用直接对付他们了,能减轻你的负担。安妮手术挺成功,你今晚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陪。”

    “不要你……”这时候躺着一直闭着眼睛的安妮突然含含混混地说道,“让秘书在这,你回去吧。”

    秘书看了一眼脑袋上带着网,缠着纱布的安总,心里一酸,说:“安总你放心,我不走。”

    “让他走……他在这陪着,名不正言不顺。”

    “我就以朋友的身份。”

    “影响你正常交友怎么办?”

    秘书和刘平都没想到安妮会用这么个词说刘平。秘书噗嗤一笑,刘平也有点尴尬:“那我就在这陪到熄灯。晚上于大夫帮着找了一个护工,也能帮忙。”

    安妮嘴动了动,不再说话。

    接下来医生来查了几次房,下医嘱,术后注意事项。秘书都很认真的记下来了,按照需要操作的时间都定了闹钟,非常细心,和护工两个人忙里忙外。

    安妮不久就和大夫说的一样,又沉沉睡过去了。

    刘平在屋子里呆的显得有些多余,后来就搬了一把板凳,坐到了病房门口发呆。

    刘平其实想问问于曼曼后来和那个男的怎么样了?

    但两个人还是名义上不熟,自己不好开口问,算了。

    然后刘平又想起董晓希来。董晓希一颦一笑,那么活泼可爱,自己真的有些动心了。现在要强制分开,自己心里有点难过。自己有多喜欢董晓希呢?

    十分制,自己打个分,六分……幸亏还没开始热恋。

    那和董晓希分开,自己会有多难过呢?

    也用十分制,自己打个分……

    三分……

    自己会有三分痛苦……然后也就过去了……

    刘平脑袋靠到后面墙上,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走廊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管,晓希会有多痛苦呢?

    也用十分制,刘平的心里立即弹出了一个分数,八分。

    这么高的分数,一大半是对自己的喜欢,还有一小半,是晓希对父母强硬干涉的反感。

    晓希有多喜欢自己呢?

    再用十分制打个分吧……

    七分。

    比自己能高一点吧。

    唉……

    这时候刘平的手机响了。刘平叹了一口气,把裤兜里的手机掏出来,看屏幕,来电人是:晓希……

    刘平看着屏幕上晓希的名字,看了几秒钟,按了一下静音键,然后任凭手机继续呼叫,把手机重新塞回到了裤兜里。

    董晓希坐在自己卧室外面的阳台上,看着阳台外远处一大片绿色,配上已经开始下山的漂亮太阳,还有晴朗的好像美丽画板底色的蓝天,美极了的朝阳公园全景。

    董晓希脸上都是泪痕,化的妆和眼线都哭花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终于话筒里传来呼叫失败的提示音。

    董晓希把电话拿下来,眼睛滴溜乱转,想主意。突然听到身后有阳台拉门开门声,董晓希立即回头,看到是自己妈妈皱着眉头,满脸担心的进来。

    “你来干什么?!出去!”

    “妈什么也不说,妈就来看看你。快回屋吧,阳台风大。”

    “我不用你管!我就在这!”

    董晓希妈妈看到董晓希手里拿着手机,屏幕还亮着,问:“又给那个刘老师打电话了?他不接吧?妈妈说了,刘老师人家和你不合适……你看说不接电话就不接电话,一点不心疼你。要我说妈那边有好小伙,明天妈就给你联……”董晓希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

    “出去!出去!我让你出去!”董晓希突然站起来,转头对妈妈大喊,一边喊一边往外推妈妈。

    妈妈后退两步,高喊:“行了行了!别推了再推把妈推摔倒了!”

    董晓希气鼓鼓看着妈妈,把手松开了,说:“出去!”

    “行行行,妈出去行了吧!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我没胃口,什么也不吃!出去出去!”

    董晓希妈妈叹了一口气:“上辈子杀了你全家还是怎么的?这辈子怎么这么操心……这可真是要了命了。唉……”

    董晓希妈妈叹完气后,转身回屋里了。

    董晓希狠狠地把拉门再拉上,走回到阳台上的躺椅,躺下,又开始呜呜的哭起来。

    董晓希妈妈隔着拉门玻璃看了一会,转身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叹气,路过客厅时,看到老伴带着眼镜,悠哉悠哉的在那看报纸,气哼哼的走过去,一把把老伴的报纸打掉:“女儿都要疯了!你还在这潇洒的起来!”

    “女儿和那个小伙子……”

    “什么小伙子!二婚都三十六了!都快和我俩差不多了!”

    “净胡扯,我俩都快六十了。”

    老太太一屁股坐到旁边沙发上,抱怨道:“坏人都是我做!你在这装和蔼可亲!”

    “我支持你,老伴!我支持你还不行!”

    “你也去看看晓希,劝劝她。”

    “行了,让她自己先呆一会,这个失恋,和感冒一样,起病急,去病缓,有时候还要有反复,过几天她新鲜劲过了,自己就好了。”

    “还要反复?”老太太提高声音说道。

    老头弯腰捡地上的报纸,报纸刚捡到一半,突然转头看着老伴问道:“那个小伙子,你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不是还要考虑让他当女婿吧?”

    “我就是问问,老伴,你说说。”

    老太太眼睛斜看着墙角,表情认真的说:“大学教授,教物理的。收入女儿没提过,小康吧。长的挺帅的,脾气修养我看也不错。”

    “嗯……”

    “老东西,你不是也想考虑他吧?”

    “我是想咱们也应该做好最坏准备。”

    “什么最坏准备?没有最坏准备!她这事就不行!我这关姑娘就说死不能让她过去!”

    “女儿真要和你杠上了,你还能赢是怎么的?要是女儿非他不嫁……”

    “怎么样?”

    “一代一代都这么过的。当年我还是地主成份呢,你爸对我什么样?恨不得把我这个地主反动后代活活打死!结果还不是让我把你这个无产阶级工人的伟大女儿给娶了。孩子要是铁了心,当爹当妈的干瞪眼没办法!”

    “那还是我爸决心不够!”

    “行了行了啊,事情呢,我们要坚决反对着。但真到那个地步,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女大不由娘……对了,晚上给我弄个红烧排骨,我馋了。”

    “死去吧你!没人给你做!”老太太满脸不高兴,一摆手,起身就往外走,到门口换鞋。

    “诶!你不是去趟医院了吗?还出去遛弯去?”

    “溜个屁弯!给你和姑娘买菜去!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给你们当牛作马。”

    “嘿嘿,还是老伴好。”

    “滚蛋!”

    那个女生身后事情折腾了很晚,医疗费用和丧葬费,医院领导特批,先让医院垫付,实际上就是准备大事化小,医院吃瘪了。

    主任一直没让于曼曼离开,想要让于曼曼找机会给家属赔个不是。于曼曼当然不愿意,但后来过了几个小时,主任说:“人家姑娘没了,你说几句好听的,也不是那么难忍吧?”

    于曼曼答应了。

    但还没等找到机会,等到晚上,家属找来了工地不少工友老乡,冲击医院,被医院保安挡住了,双方喊了几句,没有动手。

    女生家属那边也来了几个,商量后,女生的大舅被推举出来和医院谈判,女生大舅要求三条,一是开除于曼曼,二是医院承认是医疗事故,追究所有环节医生的责任,该负刑事责任的就抓!三是赔偿女生家里的损失。

    损失费他们大概算了算,养大这么大个姑娘,一年算三万,一共六十万,未来还等着女生结婚彩礼钱十万,还有赡养费,二老活到九十岁,赡养费就算是从六十开始三十年,一年三万,所以一共要一百六十万。

    医院有职业医闹主动找到家属,给他们出主意,要他们威胁医院,大夫不开除,赡养费不赔,三天后他们就把尸体拉出来,在医院大厅停灵。

    医院怕于曼曼被打,不敢让于曼曼先离开,让她躲到了保安室里。

    于曼曼这个时候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

    那些人一直闹到晚上十点多,才全部散去。

    主任被折腾的焦头烂额,心力交瘁,回到办公室闭着眼睛养了一会神,给保卫科打电话:“那帮人真的走了?”

    “走了,主任。医闹那边的人和我们熟,他们担保了,这三天让我们消消停停的,绝对不会来闹事,更不会对咱们的人动手。另外医闹也画出线来了,家属那边底线是80万,一切都可以谈。”

    “这他妈医闹,都成医患关系和谐的纽带了。”

    “哈哈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你说的有道理。”

    “行了,电话里不说了。我下去,还得找于大夫和她说院里的处理决定。”

    “于大夫没在我这啊?”

    “没在你这?!刚才不是让她一直在你们那防止出事吗?”

    “刚才是在,后来我去看值班室,人走了,说是你让走的!”

    “我哪能让她……这个于曼曼!这么不省心!”

    “那我赶快派人出去找!”

    “你等等,我先给她打个电话。先挂了!”

    主任挂了电话后,立即拨于曼曼电话。

    电话传来呼叫声,主任嘴里嘟囔:“可别出事可别出事,快接快接!”

    “喂,主任……”于曼曼嗓音又嘶哑又低沉。

    “曼曼!你去哪了?怎么不在保安室!出去碰到家属出事怎么办?!”

    “碰到他们……他们有本事,就打死我。一命偿一命,更好。”于曼曼说话声调连高低起伏都没有,麻木的让人担心。

    “净胡说!你在哪呢?我赶快找人送你!”

    于曼曼这时候正坐在医院外面花池边的护栏石条上,看着已经变得稀疏的来往车辆发呆:“主任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到家了,他们还会找到我家啊?”

    “真到家了?”

    “真的。主任,我有点累了,先挂了。”

    “诶你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现在家属那边的情况你也都知道了。我们院里也要考虑你的安全,也要防止激化矛盾。所以我和院长商量了一下,这几天,你先在家修养,不要来医院上班了。”

    “行,要是修养改开除,也记得通知我一声。”

    “这什么话。”

    “开玩笑呢。”

    “你还有这闲心。”

    “还有别的吗?”

    “你不要擅自接触家属,他们给你打电话不接,找你不见!绝对不能擅自接触,记住了吗?!”

    “那他们要是堵我家门口,我会忍到他们打死我我也不还手的。”

    “唉……行了行了,你好好休息吧,也累一天了。”

    “谢谢你,主任。”

    “医生就这样,当成一次锻炼吧。”

    “呵呵……”

    “挂了啊,我这还要开会商量怎么对付家属呢。”

    “嗯……”于曼曼把电话挂断,低头看着手机屏幕,看着屏幕变暗,最后全部熄灭。

    于曼曼突然委屈的感觉再次袭来,眼眶发胀,然后呜呜的,低声再次哭了起来。

    董晓希晚上没有吃饭,一直坐在阳台上发呆。后来天黑了,阳台上开始风有些大,也有些凉了,董晓希哭了两次,拿起电话,给刘平记不住第几次拨打。

    但还是只有呼叫音,刘平始终不接。

    董晓希给刘平发微信:“我恨你!”

    又发:“我妈说几句,你就不喜欢我了?你对我都是假的!”但打完这几个字,又觉得自己和刘平,根本连开始都没有开始,说这些话都说不上!

    人家根本没有和自己开始,也就更谈不上结束。现在就失去联系,连个交代其实都没资格交代。

    这么开始前的分手,倒是省心。

    董晓希只好把那些话都删掉,又连写了几个我恨你。

    突然朝阳公园园内的灯都熄灭了。

    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董晓希突然站起身,打开拉门,回到卧室穿衣服,然后粗暴地打开门,爸爸和妈妈已经不在客厅了,应该都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董晓希走到了门口,换鞋,然后开门出去。

    到了外面,董晓希叫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五十多岁,回头看了一眼董晓希:“姑娘,去哪?”

    “五院。”

    “医院?这么晚是自己看病?还是看病人?”

    “你哪那么多话?!我也病了!也去看病人行不行?!”

    刘平!你这个混蛋!

    我这么好的大姑娘你居然不要!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自己大半夜找情郎!脑袋明显是让门挤了!也是有病!

    刘平下午在走廊坐了不到半个小时,过来个护士命令刘平:“诶诶诶!这家属!走廊是患者通行的地方,不是坐着的地方!”

    刘平连忙起身赔不是,然后拿着凳子回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安妮和秘书还有护工,都是女的,刘平显得有些多余,扎吊瓶,换药什么的护工和护士都做了。

    刘平后来就和秘书打招呼说:“我不离开医院,这样有事情我随时能帮忙。”

    “好的,姐夫,你找个地方休息吧。”

    刘平离开病房后,先是到耳鼻喉科候诊区坐着发呆,后来回到自己车上开始继续编程。

    天黑后,刘平打电话给秘书问她们想吃点什么?

    “不用了,姐夫,刚才护工去打了医院的晚餐,我们都吃过了。”

    “安妮怎么样?”

    “安总醒过来了,医生也来看过了,都挺好的。”

    刘平没有胃口,坐在车里看着停车场外面马路上来往的人,发呆。

    后来刘平又把座位放平,在车子里躺了一会,然后起来,去门口小卖铺买了一包烟,点着了一根,坐在小卖铺摆放的一把木凳子上,继续看着街道上的人群发呆。

    戒烟后多少年没抽烟了。

    董晓希这几天的影像在刘平脑子里过了一遍,刘平有些沮丧,又点燃了一根,刚抽了两口,有人拍刘平的肩膀。

    刘平回头看,是小卖店的老板娘:“大兄弟,十点了,我们收摊了,这凳子,我要拿屋里去。”

    “哦哦哦。”刘平赶忙起身。

    老板娘把凳子搬走了,刘平又抽了一口烟,突然手机响了。

    刘平拿起手机看来电人,是秘书,刘平连忙接通:“怎么了?有事情吗?”

    “没有,姐夫。我们病房熄灯了。我和护工都睡下了。你也回家休息吧,别在医院守着了。”

    “那你们辛苦了。明天我再来看她。”

    “好的,姐夫,放心吧。”

    挂断电话,刘平看来电记录里,已经有七八个董晓希的来电,还有她发的微信,骂自己的微信。

    最快分手的最好办法,就是彻底断联系。董晓希会先是愤怒,然后就是明白过来,冷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分开,董晓希和自己一定会痛苦。

    快刀斩乱麻,时间最短,痛苦最少

    如果还继续和她沟通,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分手。那就一定会继续纠缠不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以理服人?

    刘平叹了一口气,又掏出一根烟来,点燃了,站在原地,一边吸着一边发呆。

    这时候,刘平突然看到远处一个人向自己方向走过来。

    眼眶通红,满脸沮丧,眼睛一直盯着地面,心不在焉,表情落寞。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董晓希下车,只看到急诊的大牌子还亮着灯,侧门开着。董晓希再给刘平打电话,刘平电话还是打不通。

    董晓希快步走了进去,在急诊室看了一圈,没有刘平。

    董晓希又坐上电梯,上了楼上神内的病房区。

    这样找刘平,不太好吧。

    董晓希正在犹豫,正好看到秘书穿着拖鞋,一副准备睡觉的打扮,走到了拐弯的地方,拿出电话,拨了号码,说话:““没有,姐夫。我们病房熄灯了。我和护工都睡下了。你也回家休息吧,别在医院守着了……好的,姐夫,放心吧。”

    秘书没发现在拐角和小特务一样的董晓希。

    刘平这一定是没在这,但一直没离开医院。现在应该快出发了吧?

    董晓希想到这里,连忙按电梯按钮,下楼,然后快步跑出医院大楼,看外面街上。

    街上除了稀稀落落来往的车子,一个行人都没有。

    刘平肯定是已经开车走了……

    董晓希又来回张望了几眼,还是没看到任何人。

    刚才自己要是不上病房,也许就见到他了。

    阴差阳错错过,这是老天爷也在给自己信号吗?

    董晓希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哭,眼眶通红起来,满脸沮丧,眼睛盯着地面,心不在焉地往前走,表情落寞。

    突然董晓希抬起头来,看前面!

    前面,那不就是刘平吗?!

    于曼曼哭了一会,把眼泪擦干净了,起身,街上已经几乎看不到行人,只有稀稀落落来往的车子。

    于曼曼吸了一下鼻子,叹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

    回家吧……有几天休息不用上班,也挺好……

    唉……

    自己其实气愤的不是那个女孩的父亲,气愤的是自己。

    自己本来有机会把女孩给救了。但当时自己接电话,其实也是怕担责任吗?

    算了,不想了。

    于曼曼开始沿着人行道,向自己住的公寓走去。

    公寓其实好远,要是这么走到家里,最少要半个小时。

    但自己也不想到内部停车场取自己车。

    于曼曼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哭,眼眶通红起来,满脸沮丧,眼睛盯着地面,心不在焉地往前走,表情落寞。

    “于大夫!”

    有人喊自己!?这个声音,是刘平?

    于曼曼愣了一下,抬头,看到真的是刘平,正快步向自己走过来。

    于曼曼站住了,一直等刘平走到跟前。

    千万不要开口问自己那件事情的情况……

    自己提都不想提。

    千万不要问!

    刘平看着自己的脸,看了自己眼角一眼。他发现自己哭过了。

    “你是要回家吗?”

    “啊。”

    “走回去?”

    “嗯。”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用你那个破二六自行车驮着我回去吗?

    “……嗯。”于曼曼也想让刘平陪着自己。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回家,让舒服的晚风吹一吹自己,心情会好点吧?

    还挺浪漫。

    “我车子在那边。”刘平指着前面停车场入口。

    于曼曼往那边看了一眼,停车场入口两旁是自行车车架,还停着不少共享单车和自行车。

    于曼曼点了点头,跟着刘平往那边走。

    刘平走到停车场那里,没有在任何一辆自行车前面停下脚步,径直进了停车场。

    于曼曼手指了一下外面这些自行车,但没有说话,立即明白过来,自己笑自己:“自己怎么这么傻?人家好歹也是大学教授,摇个号有车开太正常了。”

    于曼曼好奇刘平会开什么车?看着刘平前进的方向,最前面的是一台大众什么小车,十多万。

    诶?他走过去了。

    那后面是一台CR-V,这车二十万,符合他身份。

    他……也走过去了。

    远处是一台A6和宝马5,并排停在一起。

    他不会开这么好的车吧?

    他从这俩车中间穿过去了,哪台也不是。

    这也正常,这俩车挺贵的。

    再往前走到墙根了。

    那里就两辆车了,一辆是奔驰S,还有一辆是昌河小面……

    奔驰S这么飒,肯定不是刘平的车,那刘平的座驾,就是昌河小面了?

    这车身上全都是伤,到处都是掉落车漆生锈的破钢板。看年龄要奔二十了吧?

    刘平开这车太接地气了!

    还不如骑那个自行车呢?!

    诶?诶诶诶?!他怎么走到奔驰旁边去了,手一伸,往门把手上一放,奔驰双闪灯一起亮了两下……

    他开的是奔驰?还是S?和咱们院长一个待遇?不对!院长那个以前科室里有人调侃过,是S300,漂亮壳干踹不加速的小发动机,徒有其表。

    刘平这辆车,屁股后面写的是S500L。

    这车要多少钱?

    刘平回头看于曼曼,说:“上来吧。”

    “哦?啊啊,壕,好,好壕。”

    于曼曼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兴奋极了,一整天了,都没这么舒服过。自己这是被钱感动了,低俗……

    可是自己骗不了自己,刘平有钱,自己为什么感觉这么爽啊?

    于曼曼拉开车门,上车,座位好柔软,怎么这么宽!

    诶?仪表台好像夜总会似的还有氛围灯,关车门,自己太激动了,没用上力,车门没关严。

    于曼曼刚想再打开门重关一下,就听到门轴那里响起微弱特有质感的电机声,同时门自己慢慢吸上了!

    车里这俩大屏幕,好豪华。

    于曼曼再看正在系安全带的刘平。

    这男人配上这大奔,怎么突然就显得这么有范呢?

    一下子,好像从很帅,变成了吴彦祖级别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