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健健康康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8:45本章字数:14003字

    刘平和于曼曼要坐的飞机是上午十一点半的,两个人约了第二天八点半,刘平开车到公寓楼下来接于曼曼。

    早高峰的北京绝不是浪得虚名。刘平迟到了。

    于曼曼八点二十从公寓楼下来,在路口等到八点三十五,才给刘平打电话。刘平连连道歉:“还在路上堵着,可能要晚个五六分钟。”

    “没事,我们时间足够用,你要注意安全啊。”于曼曼认真的嘱咐刘平。

    挂了电话,于曼曼身后突然有个声音说道:“于大夫。你要去哪?”

    于曼曼愣了一下,回头,大吃了一惊,看到是一个院里有名的职业医闹,叫老六,四十多岁,长的又黑又壮,和倒票黄牛一样风吹的又黑又干的皮肤,身后还跟了两个也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人,每个人都拿着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还在往嘴里塞。应该是那个患者的家属。

    于曼曼一看到这三个人,心里立即一惊!医闹怎么找到自己家里来了!

    于曼曼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问:“你们干什么?”

    其中一个患者家属嘴里还嚼着东西,含混不清的说道:“她还拎着行李箱,是不是害怕了想跑?”

    另一个家属也一边嚼着东西,立即也附和:“再晚一步,就让她跑了!这他妈老天有眼。”

    于曼曼说:“什么叫跑了!我又没犯法,我要去哪,你们管得着吗?!”

    “怎么管不着!咱家大侄女现在还在太平间躺着呢!都他妈你们这帮庸医给害死的!”

    “人死了你就想跑!没那个便宜事!”

    两个家属说着,就往前走!

    于曼曼哪有和这些人斗的经验!当时就蒙了,又往后退:“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为侄女讨个公道!”“对!”那两个人一边喊着,就要上手。

    那个医闹之前斜着眼睛,社会人的样子,站在后面也不说话,点了一根烟,看两个家属要上手,立即不耐烦的呵斥:“诶诶诶诶诶!你们干什么?!”

    两个家属站住了,回头看医闹:“不是收拾这个庸医吗?!不动手?”

    “动什么手动什么手?!人家一个大姑娘,你动手合适吗?!”

    这时候,已经有几个路过的人都被吸引住,围成一个小圈看热闹,但没有人上来帮于曼曼。

    有一个老头小声嘟囔:“光天化日调戏妇女。”

    另一个旁边的小伙说:“这是医闹找医生麻烦呢。”

    一个中年妇女说:“这帮医生,专门把病人往歪了治,坑钱,就该收拾!医闹干得好。”

    那个小伙冷哼道:“治死人对医生有好处怎么的?现在这人戾气怎么都这么重!”

    中年妇女用中年妇女才有的那种又刁又凶的眼神瞟小伙,然后踮着脚,抻着脖子继续看热闹。

    小伙撇了撇嘴,往后退出去,拿出电话拨号110,报警。

    “那不动手怎么的?就这么让她走?”

    “动手你就犯法了你知道不?!”医闹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加强版社会人表情,“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讲法!咱们是为你家孩子讨回公道,不能打人!要是动手了,咱就和医院,和这个于大夫一样,就犯大错了!”

    一个家属把手里的煎饼果子啃完了,把油渍渍的塑料袋往身旁地面用力一甩,两只手搓了搓,问:“那怎么的?不动手!她跑了呢!”

    “你他妈笨啊!人咱不能碰,箱子咱可以帮她拿着。她一个小姑娘,你两个大老爷们,不帮人扛箱子,知道什么叫女士优先不?!”

    外围老头兴奋的看着热闹,评论道:“真损。”

    中年老娘们说:“就该这么治他们!”

    那两个家属连忙都明白过来,另一个也把还剩下一口的煎饼果子连着塑料袋撇到人行道上,两个人过来就开始拉箱子。

    于曼曼急了,连忙和他们往两边拽箱子,根本就不是那两个男的的对手,两个老爷们一起用力,一下把箱子拽走,于曼曼手没拉住,往后跌倒,一下坐到了地上。

    “诶!你俩怎么回事?!怎么还把人大夫给弄趴下了呢!赶快把人扶起来!别让别人说咱们医闹不讲究,对女的动手!”

    那两个家属嘿嘿笑着,看于曼曼好看,一个家属问:“你上去扶!”

    另一个家属美滋滋的说:“行,你看着箱子。回家别和你嫂子说。”然后那个人就往于曼曼这边走过来,伸手就要拉于曼曼胳膊。

    于曼曼大叫一声,连忙摆手不停打那个人。然后自己往后退了一步,一翻身站起来,用尽全力高声喊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刘平开车看着路边建筑,导航显示自己已经到了于曼曼家公寓楼。自己三天前黑夜送于曼曼回来的,现在天亮了,模模糊糊印象前面的花园,后面的楼都差不多吧?

    突然刘平看到路旁一帮人围在一起,在看什么热闹,突然一侧人群都往后闪躲,好像在躲圈中间什么人的打闹。

    那些人一躲开,让出了一跳缝隙,刘平猛然看到是于曼曼,正在哭着尖叫着拍一个往前走的老爷们。

    刘平大吃一惊!猛地明白这肯定是医闹带人来闹事了!刘平猛踩油门,车子往前冲去,又猛踩刹车,车子带着轮胎尖叫声,猛地在那些人旁边马路停下来,刘平解安全带下车,指着那边大喊道:“你们干什么呢!住手!”

    所有人立即一起回头看刘平。

    刘平用力把车门关上,小跑几步上了台阶,于曼曼看到了,立即哭着扑向刘平:“刘平!他们,他们是医闹!来这欺负人!”

    刘平轻轻拍了拍于曼曼的肩膀,说:“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行李让他们抢走了。”

    刘平往前看,看到身后那个长的和车贩子差不多风采的人,应该他就是头,向前走过去,走到那个人身前,问于曼曼:“这个是医闹?”

    “在我们医院挂了号的,职业医闹,叫老六。”

    “老六?”刘平皱了皱眉头,“医闹现在都这么嚣张了吗?”

    “你可别乱说啊,哥们,咱们是法治社会,凡事讲个法字,我也是守法公民。哥们,你是什么人?和于大夫什么关系?”

    于曼曼突然喊道:“他是我男朋友!”

    “哦……找人来撑腰来了。”

    “你觉得我给她撑腰,对付你们不够吗?”刘平立即问道。

    那个老六看到了刘平开的是奔驰S,心里有点没底,想了想,没说话。

    刘平没回答他问题,直接问道:“你真名叫什么?电话号码有没有?留一个。”

    老六愣了一下,问:“你问我名字干什么?”

    “我女朋友有任何事情,我要报复出气的时候,我好找个目标!”

    “哥们,你这话你是在威胁我是不?”

    “是。我在威胁你。”

    “哥们,你什么来路?”

    “你算什么东西!问我什么来路,你叫什么!电话号码!赶快说。”刘平说着,低头掏手机。

    “你要干什么?喊人来啊?”那个人有点虚。刘平说话太冲,关键是他开着大奔,不知道这里面深浅。

    “记你电话号码。你身份证就叫老六?没真名?”

    “……”那个人咽了一口唾沫。

    “我问你,你找她,要干什么?”

    “我也没想干什么。就是医院这都三四天了,也没个回复。人家家属也急,就想找于大夫谈谈。然后让于大夫和我们到医院和院方对对话,给院领导点压力,让于大夫和家属,都赶快把这件事给过去。”

    刘平把手机调出照相模式,摄像头对准那个老六,按了下快门。

    咔嚓。

    手机发出拍照的声音。

    老六愣了一下,立即问:“哥们,你这是干什么?”

    “你没名字没联系方式,我怕有事情的时候找不着你。把行李拿过来。”

    “哥们,你这不对,这找于大夫的主意,都是家属出的。我就是挣个辛苦钱,帮人家引引路,我刚才还保护于大夫来着呢。”

    “你记住,我就盯你。记住没?行李!”

    那个老六犹豫了一下,恶狠狠地咬了咬嘴唇,对身后的那两个家属说:“行李给人家。”

    “哥们,刚才你咋说主意是我们家属出的?不都是你出的损招吗?”

    “行了别废话了,行李!”

    那两个家属把行李往前一推,行李箱子往前跑到刘平面前,刘平一握手柄,手柄上全都是油。刘平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看了老六一眼,对身后于曼曼说:“我们走。”

    那两个家属问:“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老六不耐烦的说道:“你俩不让他们走!你们拦去!”

    那两个家属往前上了一步,听到身旁有围观的人小声说:“大奔,怪不得人底气足。大款。”

    那两个人看了看刘平的车,也都没动弹。

    刘平把副驾驶车门打开,刚想要让于曼曼上车,就听到身后响起了刹车声。

    两个人同时回头看,看到是一辆桑塔纳警车停了下来,侧门和后门都开了门,下来两个警察。

    侧门下来的警察,是董晓希……

    董晓希一下车,一眼就看到了刘平和他身旁的于曼曼。

    三个人都有点意外,都愣住了……

    老六和那两个家属一看是警车来了,老六刚想回头告诉那两个家属赶快走,就看到那两个家属推开人群疯了一样跑走了。老六心里骂今天的事情窝囊,事没办成,还露了怯。最关键的是,自己被别人定点挂了号,日后如果有点什么事,自己可能也要倒霉。

    他妈的!老六也赶快跑走了。

    董晓希看了刘平一眼,心跳加快,感觉自己有点心浮气躁,连忙控制了一下,高声喊:“刚才是谁报的警?!”

    那个报警的小伙从人群后挤出来,小伙已经看到那三个医闹都跑走了,自己不怕被打击报复,高声喊:“我报的警!那三个是医闹,威胁这个女大夫。”

    “医闹人呢?”

    “都跑走了!你们快追啊!”

    于曼曼立即说:“董警官,不用追了。为首的那个叫老六,我们医院的老人了。”

    另一个警察冷笑了一声,说:“老六,我认识,是那个女大学生宫外孕那个事吧?”

    于曼曼点了点头。

    围观的人群听到女大学生宫外孕这几个字,一阵兴奋的低声议论。

    “行。下午我找他来所里谈谈。这个老六,也是个滚刀肉。”

    董晓希问:“那你们没事吧?”

    小伙没等于曼曼回答,抢先说道:“幸亏这个女大夫的男朋友及时出现,把情况逆转了。”

    董晓希看着刘平:“你是她男朋友?”

    于曼曼立即解释:“董警官,当时情况,我随口瞎说的,我和刘老师不是那种关系。”

    董晓希心里带着一点气,说:“行了,你不用解释了。”

    另一个男警察说道:“你进出都注意点安全,我下午也警告一下老六。他们没有过激行为,没对你动手吧?”

    “没有。”

    男警察说:“那我们也不好怎么样。你们认识董晓希?”

    “哦。”于曼曼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有事情,你们随时给晓希打电话,注意保护好自己。随时有情况随时和我们联系。”

    董晓希眨了眨大眼睛,又看了刘平一眼,也不说话,径直往警车方向走去。

    男警官说:“那就这样,我们撤了。”

    刘平和于曼曼一起说:“谢谢啊。”

    “没事。”男警官转身,快跑了几步,上警车。

    男警官对司机说道:“开车。”

    司机说:“你看看晓希。”

    “嗯?”男警官转头看副驾驶的董晓希,“你怎么哭了?”

    董晓希没好气的对司机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开车。”

    “你真没事?”

    “开车!我让你开车!”

    司机发动车子,转动方向盘,往前开去。董晓希一直盯着刘平,看着刘平把行李箱放到后座,然后自己上了车。

    还看到刘平上车前,站在车旁,看着警车里的自己,表情复杂。

    二十分钟后,刘平的车子堵在机场高速上,龟速移动着。于曼曼问刘平:“要不要给晓希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

    “我说你是我男朋友的事。”

    “不用了。我和她,我不是说过了吗?已经分手了……其实都没开始过。只是彼此有点好感。”

    “哦……”

    两个人沉默下来,过了两分钟,于曼曼又说:“刚才真的多亏你及时来到。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要谢,谢这台车吧。”

    “谢车?”

    “那个老六,不是怕我,是怕车。我要不是开着这车登场,光凭我正义的怒吼,早被他削成血茄子了。”

    “你一直针对那个老六,我都替你捏把汗。”

    “医闹这些人,都是所谓的社会人,没有平等和人交往的概念,在他们眼中,所有人就分两种。”

    “分哪两种?”

    “大爷和三孙子。”

    “哈哈哈哈哈,什么啊……噫……好粗俗。”于曼曼一边嫌弃,一边捂着嘴笑。

    “话糙理不糙。和他们这些人打交道,也挺简单,他们是有便宜就上,吃亏就跑。我把他和你安危挂上钩,他发现占不着便宜,只有危险,立即就怂了。都是数嘴高手,害怕被收拾。”

    “咱这社会也不知道都怎么了,都这么势利眼。只敬衣衫不敬人……”

    “这就是天性,有利于生存。你看那帮医闹活的多滋润。”

    “唉……”

    “你知道为什么我买这车吗?”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是大学教授,买这个车会不会……有些张扬啊。”

    “我买这个车的原因,是我想要人际关系更和谐。”

    “啊?更和谐?”

    “嗯。现在我给你看一下我在社会中的和谐人际关系。”

    “怎么看?”

    刘平笑了一下,往侧面看了一眼,侧面是一辆日产轩逸,这时候前面队伍往前慢慢移动,刘平打右转向,想要向轩逸前面并线。

    轩逸停在原地,给刘平让出了一个空隙。

    刘平毫不费力并了进去,说:“感觉到社会的和谐和温暖了吗?”

    于曼曼立即说:“我也开车,堵车时候我要是并个线,最少会被旁边的车挤个五辆八辆的,就是不给你让,他们抢过去了还要回头瞪我,还有司机会专门降下车窗骂我:‘傻逼,驾照新拿的吧?’后面的车也会嫌我慢,拼命按喇叭。你这……”

    “现在社会不知道怎么了?随便两个陌生人见面,互相看一眼,大家就都好像感觉对方都强奸自己媳妇了这么大仇恨,找个理由恨不得弄死对方。”

    于曼曼立即捂嘴笑:“什么啊,还强奸自己媳妇……”

    “这种刻骨的仇恨,形容的不贴切啊?”

    于曼曼继续捂嘴笑。

    “我很不喜欢这种满大街都是杀父仇人的感觉……后来我换车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先进入和谐社会的办法。”

    “就是买这个车?”

    “是……从我开上这个车,我突然感觉整个北京都变了。大家都变得好友善,好有礼貌,好谦让,原来社会是可以充满爱的……”

    于曼曼听到这里,快笑的不行了……

    “不论是同事,领导,还是亲戚,朋友,路上其他的司机,停车场的保安,甚至陌生的大姑娘,大家都那么友善,和谐,开上这车后,整个北京都焕然一新。包括刚才的那个医闹,一看到我开的车,你没发现,原来他也是可以讲道理的……”

    “哈哈哈哈哈……你这理论太歪了……”于曼曼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行了,不开玩笑了,对了,今天这事,你还是应该给医院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我刚才已经给主任发微信了。主任说两边还在谈,他们还是坚持要开除我,价格已经降到八十万了。唉……好心烦。那个女生,我做梦都梦到了好几次……现在还很自责……”

    “不是都说你们医生冷血麻木吗?你这心里感情戏怎么这么丰富?”

    “修炼不到位呗……唉……”

    “心烦啊?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今天到西安,你请我吃饭吧。我帮你通过花钱寻找心灵的平静……”

    “什么啊……好吧,龙虾鲍鱼,你随便点。”

    “不用那么贵的,那地方红柳枝羊肉串,你给我来二十串就行。”

    于曼曼看着车外的蓝天白云,突然意识到自己虽然今天出门开局不利,遇到了恶心事。但接下来三天,只有自己和刘平两个人单独相处。

    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和男人单独这么长时间在一起了?

    先快乐着,别的事情都放脑后再说吧!

    老六虽然上午跑走了,但下午董晓希和那个男警官两个人到五院,准备找老六谈谈。

    董晓希问:“师父,我们怎么找老六?”

    “你跟我来。”

    男警官出了停车场,没有进医院大楼,而是直接走到街上,然后过人行天桥到了医院对面。

    “我们这是去哪?”

    “一会你就知道了。”

    男警官再往前走,进了对面的汉庭快捷酒店。汉庭的前台一个长得很胖,穿着紧身看着不太合身的白衬衣,一看到男警官立即迎出来:“您来了。”

    “老六在吗?”

    “在302。”

    “家属呢?”

    “家属都没住我们这,可能嫌费钱,只有那个患者他爸爸,和老六住上面。但现在他们不少家属都在上面,刚才还有客人投诉,说302声音大,估计他们内部吵起来了。”

    “行。”男警官点了点头,回头对董晓希说,“我们上去。走安全通道。”

    两个人从狭小的前厅旁边的侧门进了安全通道,开始爬楼梯。

    董晓希问:“师父,您怎么知道他在这?您在宾馆有内线?”

    “有什么内线?这里有七八个房间都被医闹长期包了。”

    “啊?!……”

    “这帮医闹根本就都是公开活动,有名有姓的,在医院上至院长,下到各科室大夫,这帮人都熟,比推销药的医药代表都熟。而且他们还分工,每个医闹都有自己专闹的科室,都职业化了。”

    “这么嚣张?!”

    “这也是门产业。五院是咱们片区,以后你也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

    “那他们这么干,不怕被我们抓啊?”

    “怕?这个老六在302住了快三年了吧?这里就是他的办公区。要不然我能这么容易就直接来找他?他也不怕我们,他们是一不动手,二不违法,就是用各种恶心手段给医院施加压力,而且他们只出主意,不亲自上手,不让我们抓住把柄。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熟练地游走在灰色地带。”

    董晓希捂嘴笑了一下,说:“以前我还以为社会基本上非黑即白呢,这当了片警,才知道这江湖上,各种势力还满盘根错节呢。”

    “是。比如这五院吧,医闹,患者家属,医生,加上我们片警,在有医疗事故的时候,就会开始博弈。医闹这几年队伍越来越壮大,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董晓希又笑了一下,这时候两个人已经爬到三楼,董晓希师父说:“到了。”然后把门推开,进了走廊里,熟门熟路的走到了右边第二个门口,张开手掌,用力拍门:咚咚咚!咚咚咚!

    董晓希师父又喊:“老六!我知道你在屋子里,开门!开门!”

    咚咚咚!咚咚……

    董晓希师父最后一下拍空了,房门突然被打开,老六站在门口,黑的和碳棒似的脸满脸堆笑,脖子上挂着的大金链子黄了吧唧的显得格外的粗,一看到董晓希师父立即堆笑说道:“您来了。快请进。”

    董晓希师父歪脖子往老六身后看了一眼,吃了一惊,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您来得正是时候,我这单生意……我这次做中间人,帮那个女大学生和医院调解,这不达成协议了吗?赶快达成协议,赶快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自己贡献不是,也省着您这边派出所还惦念。”

    “你少贫嘴。你能有这么老实?”董晓希师父不客气的一把把老六推开,往屋子里走。

    老六看到董晓希美的出奇冒泡,吃了一惊,油嘴滑舌的说:“哎呦,这位女警官,您也往里请,往里请。您以后就是负责我这一片吧?有您这样大美女警官负责,我们这帮人,肯定能更进一步,更和谐,更文明!”

    “闭嘴!”董晓希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往里走,一眼看到屋子里还坐着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女的,脸上带着领导气质。另一个人四十多岁,男的,微胖,很白净,带着金丝眼镜。

    两个人桌前,摆着两份协议。

    董晓希师父回头说:“介绍一下,这位是医院的程科长,负责财务。这位是医院对外联络科科长李科长。这位是我们所董晓希警官。”

    程科长李科长都起身和董晓希还有董晓希师父握手。

    “怎么?你们这是达成和解协议了?”

    “是。呵呵。”没等两个科长说话,老六抢话说道,“人家家属急着给孩子遗体接老家去下葬。我也不想给派出所和医院多添麻烦,所以我和家属那边做了大量工作,好说歹说,连唬带吓,现在好不容易家属那边松口了。今天是我把条件和医院二位领导也沟通一下,大家都能接受没什么意见,咱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董晓希师父问:“什么条件?赔多少钱?”

    程科长说:“精神损失费15万,丧葬费6万,抚养费补偿37万,外加我们人道补偿10万,一共是不到69万。”

    董晓希师父冷哼一声,转头看着老六,说:“你提成多少钱?百分之二十?这最少要十四万吧?”

    “呵呵,大家发财,大家发财。”

    “没有别的条件了?”

    “本来还要求医院道歉,还有开除那个于大夫,这些条件就都算了,真情还是从钱上来,钱到位了,感情也就到位了,何必难为医院和那个漂亮女大夫呢?对不对?”

    “少耍贫嘴。那家属呢?”

    “我这不是先和医院领导谈好细节嘛?”

    李科长说道:“老六刚给家属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了,来签字。”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咚咚咚。

    老六笑眯眯一指门口,说:“说曹操家属就到了。我去开门。”

    老六一边笑着,一边走到门口,打开门。

    那个女生的父亲,还有家属这边领头的二姨夫进来,后面还跟了五六个人,都穿的破破烂烂民工打扮,满脸怀疑,进来。

    二姨夫看了一眼董晓希师父和董晓希。女生的妈妈也跟在后面,和女生爸爸一看到警察,就都有点怂了,说:“这怎么警察还来了?不会有问题吧?”

    二姨夫故意大声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们来讨公道,警察来了怕啥?警察来了,也必须保护老百姓!”

    然后二姨夫走到老六面前,问:“老六,协议谈好了?”

    “谈好了。”

    “协议呢?我看看。”

    老六从程科长手里拿起协议,递给二姨夫。

    二姨夫低头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烦躁的说:“这字太小了,我看不清。你说吧,医院摆平这事,都给什么条件?”

    老六说:“赔款70万。”

    “啊。70万。那我刨掉给你的百分之二十,还能剩……”

    “五十六万。”

    “五十万?这么少?”

    女生妈妈小声对二姨夫说:“不少了,够了。”

    女生爸爸立即不满的推她:“人家说话你懂个屁!老娘们少插嘴!”

    老六看了一眼董晓希师父,说:“你们不懂行情,我告诉你,五十万不少了。按照国家政策,你们一个农村户口的,也就赔个十三四万,还得交税!再不签,你侄女在太平间,就要发臭了!这人不下葬,将来你小心她来索命。”

    二姨夫一把把协议扔到桌子上,对老六喊道:“你吓唬谁呢?不是我怎么怀疑,你和医院都是一伙的呢?”

    老六有点发懵,立即问:“不是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我觉得你和医院合起来坑我们农村人不懂!”

    “坑你?!”

    二姨夫冷笑一声,说:“就我侄女这个事,我都找懂行的问了,陪一百万打底!现在才给我五十万,我问你,那五十万哪去了?是不是你给医院的大夫,还有领导们私吞吃回扣了!”

    程科长憋不住了,立即站起来,说:“这位同志你怎么说话呢?!这些赔偿,是我们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你们的补偿!这种钱我们怎么可能坑你们呢!”

    “你们可真行啊,死了那么可怜的侄女的钱,你们也敢挣,也敢花!这个协议,我们不签!”

    老六懵了:“不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咱俩不是谈好了吗?70万赔偿……你不都同意了吗?”

    “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告诉你,中午吃饭时候,我们那是太相信你了,差点上了你们的当!”

    “那你怎么的?还要涨钱?”程科长有些愤怒地问。

    “涨钱?我告诉你们医院!还有你,什么老六!你们都给我听着!我们已经找到明白人了!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结束!老六我不用你了!你他妈就是个骗子!”

    “你怎么说话呢?你说谁是骗子!”

    “我就说你!怎么的!你还想动手啊?!你才一个人!我们几个人!看你那个流里流气的样子!我早就想揍你了!你再和我叫号!我们把你屎给你打出来!”

    老六彻底懵了,这都他妈怎么回事?

    程科长高声问老六:“老六!这是不是你给我们设的圈套?!临时变卦?就地起价?!”

    “不是程科长!我……我这也搞不明白这都怎么了?!”

    二姨夫冷笑一声说道:“行了,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就今天一天,你们医院要是能出一百万,还有开除那个医生,把协议拿来,我就放你们一马!要不然,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李科长问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等着看吧,明天,我们就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我们走!”

    “你站住!”董晓希师父突然吼道。

    二姨夫转头看董晓希师父。

    董晓希师父高声说道:“这位同志!我警告你!打砸医院,聚众闹事,破坏扰乱医院正常的运营秩序,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你侄女的遭遇我们同情……但这绝不是你采取非法行动的借口!你不要知法犯法!”

    二姨夫对警察还是有点忌惮,立即换了笑脸,说:“这位警官,您说的我都懂!您放心,我们不是要打砸医院,绝没有过激行动,我们就是要给侄女讨回公道。”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我们明天连医院的门都不进!绝没有过激行动!否则您就拘我!”

    董晓希师父和董晓希互相看了一眼。

    “我们又没犯法,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董晓希师父脸色铁青,心里有不好的职业感觉,说:“你暂住证拿出来。还有你们的。晓希,给他们都做个登记,包括他们的居住地点。”

    二姨夫想了想,回头对其他人说:“都拿出来都拿出来。别给警察添麻烦。警官,我们就住在将台那边的枫景阁施工工地那。”

    “真没打算闹事?”

    “我们在北京五六年了,大城市的规矩,我们懂。您放心,放心。”

    董晓希师父又回头,和董晓希互相望了一眼,董晓希师父又看老六,老六满脸发懵的表情,绝不是装出来的。李科长和程科长也搞不清情况。

    这帮人,到地要干什么?!

    当天下午两个人落地咸阳机场。刘平定了一台神州专车,一到停车场,接了车,刘平打开导航,直接开车去新区的凯悦酒店。

    医学会议的开会地点就在西安高新区这边,凯悦的标准间和套间都被订没了。刘平开了两间豪华套。

    于曼曼进房间放东西的时候发现里面一间套一间,层层叠叠的,客厅,书房,卧室,两个卫生间,豪华的大床,落地窗一眼望出去,能够看到好远,整个新区漂亮的城市景观全在眼底。

    于曼曼给前台打电话,问这房间多少钱一晚?

    前台说现在是旺季,四千三一晚。

    于曼曼挂了电话,笑眯眯地说:“这么奢侈腐败,我会不会堕落啊?锦衣夜行,不行,我要给陆小青展现一下这种空虚的资产阶级生活。”

    于曼曼在床上翻身一躺,拿出手机给陆小青发短信,陆小青回复:“我正在医院,和各路病魔作斗争,人比人气死人。”然后又发短信鼓励她当天晚上就献身:“洗干干净净的,半夜真空去敲门。记得把套准备好,保护好自己也很重要。”

    “去死吧你。”

    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于曼曼起身去开门,是刘平。

    刘平说:“我们出去溜达溜达,我请你吃饭。对你帮忙表示感谢。”

    “不是说让我请你吃饭吗?”

    “吃女人请的饭,我不敢全情投入使劲造。”

    “什么啊。讨厌。”于曼曼捂嘴笑,“那我们去哪?”

    实际上于曼曼在前一天晚上就规划过了,算计着第一天晚上和刘平出去到回民一条街溜达溜达,吃点东西,在那个热热闹闹的地方聊聊天,顺便增进感情。

    “我们先开车去市里。然后去吃当地小吃怎么样?”

    “去回民一条街吧。”

    “好啊。”

    “那你等等我,我换套衣服。漂漂亮亮的出去。”

    刘平上下看了一眼于曼曼现在的穿着,这不挺好的吗?

    于曼曼看到刘平上下打量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脸烫了起来,立即说:“哎呀,你走吧走吧,二十分钟后,我们在大堂见……”

    “哦,好那我……”

    正这个时候,于曼曼手机响了,于曼曼看了一眼号码:“刘平,你等等,是我导师的电话。”

    刘平点了点头。

    于曼曼按了接听键:“老师……嗯……嗯,我到西安了……今晚?……哦哦哦……好,好,谢谢你啊老师。嗯……那我等你电话。”

    挂断电话后,于曼曼说:“回民一条街去不成了。”于曼曼口气里有点失望,“今晚他们有一个拜耳医药搞的招待会,我们要找的那个陈院长也去。我老师和陈院长说有点事情,我们要找他。陈院长答应在招待会开始前,可以和我们聊一聊。”

    “那好啊。”

    “我还想吃羊肉泡馍呢……”

    “明天早中晚请你吃三顿。”

    “那不行,羊肉泡馍只是垫底的,我还要吃大餐。”

    刘平嘿嘿笑。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他们今天的会议就结束了,我们现在就去国际会议中心那边,等我导师电话通知见面的地点。”

    “好。”

    “我馋了,一会下楼,给我买瓶饮料呗。”

    “行。要什么饮料?”

    “星巴克的香草冰咖啡。超市就有卖的。”

    “给你买三瓶。”

    “还有明天的大餐……”

    “行了行了,磨叽……”

    于曼曼特别享受撒娇的感觉,自己好像活回去了,又成小姑娘了……

    好快乐。

    二十分钟后,他们离开宾馆,直接去国际会议中心,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停车,买了饮料,刘平也喝了一瓶,味道挺对刘平胃口的,还有西北特有的biangbiang面面馆,看着不怎么卫生,但飘出来的味道好香啊。

    两个人决定把肚子留给晚上,都忍住了没吃。

    这时候于曼曼导师的电话打来了,参加会议的人员今晚参加拜耳医药招待会的地点在西安建国饭店。导师他们已经乘车往建国饭店那边出发了。

    陈院长说可以在建国饭店大堂坐一会,大家聊聊天。

    于曼曼答应一声,刘平开导航,开始往建国饭店那开去。

    西安晚高峰,有点堵车,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建国饭店,又用了一会,才等到停车位。

    下车后,于曼曼再和导师联系,导师说他们在大堂西侧的咖啡厅,让于曼曼直接进来。

    五分钟后,刘平和于曼曼进了咖啡厅。咖啡厅里坐满了来开医学会议的领导,专家,教授,还有拜耳医药的工作人员。

    于曼曼往四周看了一圈,看到角落一个靠窗的位置,导师和一个六十多岁,微瘦,很有气场的一个人坐在一起。

    那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寻找的陈教授。

    于曼曼和刘平连忙走过去。于曼曼的导师微胖,带着金丝眼镜,很儒雅,起身,于曼曼和导师问好,然后毕恭毕敬的听导师引见后,和陈院长握手。

    刘平也恭敬地和陈院长握手,然后于曼曼介绍了一下刘平身份。

    于曼曼导师在陈院长面前也是小辈,为表示尊重,不敢随便说话。陈院长极有领导气派的慢慢点头,说:“原来大家都是教书育人,用知识反哺社会。我是文革刚刚结束时候,恢复高考第一批大学生。那时候,我崇拜的偶像是国家搞两弹一星的那些默默无闻的专家,我也想学物理,然后搞一辈子基础理论研究,为国家科研做一块小小的基石。可是后来报考志愿的时候,家父是解放前从日本留学学医回来的国家最早的一批西医专家。”

    导师连忙插话介绍说:“陈老师的父亲,是中日友好医院的建院元老之一,也是国内当年享誉海外的心脏学专家。”

    于曼曼和刘平都有些吃惊陈院长如此深厚的背景,都连忙点头。

    “家父对我说,当年鲁迅弃医从文,说的是解放前中国人精神愚昧乃第一大急症,所以拯救国人精神是第一要务。而当时我国医学技术落后,家父希望我能继承他的衣钵,在我手上能让国人享受到世界最好的医疗技术。我是尊重家父的,按照现在综艺节目流行的说法,我是家父的粉丝……”

    几个人听到陈院长用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院长也笑了笑,说:“所以,我就还是做了医生,做了一辈子医生。但我心里,可还是有一点成为物理学学者的梦想的呦……”

    几个人再笑。

    导师说:“你们说的一个什么患者,是陈老师亲自做的手术,是怎么回事?你们和陈老师说说细节。”

    刘平立即说:“陈老,是这样,我一位助教,是先天性心脏病,四年前,你亲自给做的先心矫正术,置换的左心瓣膜。她记得您做手术后,来看她的时候,和她约定一定要好好康复,四年后,如果她还健健康康的,那她就来亲自感谢您。现在,这不是四年时间到了吗?她到医院找您,结果却查到您四年前,是五院的副院长,但却亲自给她做的手术,很惊讶。”

    “副院长也有手术台数要求,这不新鲜。”

    “可是她的手术,既不是疑难大病,她也不是什么重要患者,所以她除了想感谢您以外,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受到您特殊的照顾?”

    “特殊照顾,这个说法我不认同……医者父母心,对患者都是一视同仁,这个说法,你用在我身上,这不等于说我是医疗腐败吗?不妥。”

    刘平立即摆手说:“对不起,陈老,我不是这个……”

    陈院长说:“其实我每年做这么多台手术,患者一年下来,也有一千多人。每个我都是一样鼓励,这主要是为了增强患者信心。我年岁大了,我就是有心,每个人都记住他们是谁,什么病症,这也不可能……”

    导师立即说:“刘教授,这是我们医生对患者的一种精神鼓励,患者看到医生对自己的关怀,对病情治愈的自信,对患者心态,对疾病痊愈,都大有好处。”

    刘平看陈院长的表情,却觉得陈院长听完自己描述唐糖的情况后,态度明显变得防备和内收,有些回避问题。

    刘平陪着笑,点头表示赞同。

    陈院长说:“患者能够痊愈,能够生活的好,这就是对我们这些医者最大的鼓励和回报了。刘教授,当面感谢,我看就不必了。否则我治好的每个患者,都当面感谢我……我那地方,就变成感恩中心,我就没法工作了吗……”陈院长一摊手,轻轻地笑了起来。

    几个人立即都跟着笑。

    陈院长说:“你回去,告诉你那个患者,好好生活,好好活着!就够了!我也谢谢她!一个女孩,孤身一人,自己活着,艰难的活着,生活当然有残忍的一面,但也经常有温暖的光线射进来,让人能有喘息,能感觉到希望!”

    刘平和于曼曼都愣住了。

    刘平根本没提到唐糖是个女孩子,更没提到唐糖孤身一人,已经没有父母,连亲戚都没有了。这个陈院长这是已经知道刘平提起的是谁了,而且他肯定知道唐糖的身份,还很熟!

    但他明显不肯和唐糖见面,也就是不想提供更多信息,自己主动帮助唐糖的真实原因,他根本就不想说出来!

    但他说出唐糖的信息,暴露出自己认得唐糖,是口误吗?不小心说错了话?

    应该不是……陈院长是什么级数的人,这种小小问题,怎么可能还会发生口误?

    那就是说他,是故意让刘平和于曼曼知道,他实际上已经知道唐糖了,故意给刘平留下线索。

    但他又不想多说,又故意留下尾巴暴露自己,他是什么用意?

    那个长得和唐糖妈妈一模一样的女人,也是这整个秘密当中的一环。

    陈教授奇怪的态度,唐糖妈妈一样的女人,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陈院长……我们……”于曼曼也发现陈院长态度很奇怪,想找话再问问更多信息。

    但于曼曼刚开口,突然陈院长指着远处,说道:“诶?好像招待会要开始了……”

    导师也看出陈院长似乎有所回避,不愿意多说,连忙也回头,看大堂那边,说:“那个不是拜耳中国区总裁吗?”

    陈院长也往那边张望一眼,回头对刘平和于曼曼说:“小刘,小……”

    于曼曼连忙说:“陈老,我姓于,于曼曼。”

    “哦哦,抱歉,这年龄大了,短期记忆越来越差,小于,你们就这一件事情是吧?”

    刘平连忙点头。

    “这点小事,你们还专门跑了一趟西安来。回去替我谢谢那个女孩子,每次听到患者一直挂念着我们,我心里都还是很温暖的。”

    “好,一定!一定!”

    “那我们,就去参加招待会去了。好吧?”陈院长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就不陪你们了。”

    导师,于曼曼,刘平,立即都起身。

    陈院长笑着,当先往外走去。

    走了几步,突然陈院长站住:“哦对了……”

    刘平他们几个人也都连忙站住,看到陈院长低头,打开自己皮包,从里面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刘平。

    刘平连忙接过了小册子,低头看。小册子封皮上,写着北京中美和硕医院简介。

    陈院长说道:“这个你们拿着,我退休后,反聘到这家医院,现在在这里当院长。”

    刘平连忙说:“这家医院我们知道。”

    “哦,你们可不要因为它是私营医院,就用老眼光看人,以为我们医院还是专注于打胎和不孕两大领域。”

    几个人立即都笑了起来。

    陈院长说:“我到全世界考察,全世界都是基本医疗在公立,最好的医疗在私营。国内现在也在渐渐走上这条路。咱们医院就是定位成顶级医院的。”

    陈院长说到这里,又从刘平手里把小册子抢过来,翻开第一页,说:“你先看看这医院股东名单。中国和硕基金,专门从事医疗事业的大基金,美国奥利弗医疗基金,你们可以上网查查,这都是美国那些百年家族专做医疗公益服务的大基金,还有中国南益集团,还有明伦集团,还有香港汇丰控股,还有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基金会。这规模,怎么样?响当当吧?”

    刘平和于曼曼都点头。

    “后面的医疗项目你们回去都翻翻,也帮我们多宣传宣传。私营是最能发动人的能动性的经营结构,只有私营才能让医学更快的发展,当然收费较贵啊,观念啊这些东西,也都是障碍,不过不要紧,未来是光明的。”

    “嗯……”

    陈院长把小册子又塞回到刘平手里,说:“那行了,我们就去开研讨会了,你们回去吧。”

    刘平于曼曼和陈院长还有导师分别握手告别,然后看着他俩走进了二楼会议厅,之后两个人出了酒店。

    刘平一出酒店,就在外面站住了,低头翻那个小册子。

    于曼曼说:“陈院长感觉好奇怪啊。他是不是已经对上号,我们说的是唐糖了?但却好像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原因,什么都不说。”

    刘平点头:“但你不觉得他最后给我们的小册子,更奇怪吗?”

    “小册子?他不是推销他们医院吗?奇怪……你是说,陈院长在故意给我们留线索?”

    刘平说:“肯定这个小册子中,隐藏了什么信息,否则他没必要这么奇怪的突然推销他们医院……”

    “他对我们说的,都是那些股东……会不会他是说,他给唐糖做手术,是因为其中某个股东的原因?那个唐糖两次遇到的,和唐糖妈妈长的很像的女人,是其中某个股东或者负责人?”

    刘平点了点头,说:“我们先回酒店,用电脑查查。”

    “这和破案一样,挺有趣啊。要不要我们先告诉唐糖我们的最新进展?”

    “先不要。陈院长故意不说,却又故意留下线索,肯定是这里面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别忘了唐糖的心脏……”

    “你怕她精神可能经受不住?”

    “两次看到那个类似于她妈妈的人的背影,两次唐糖都在街上晕倒了……”

    “那好吧。那我们上车?”

    “嗯。上车先去回民一条街。”

    “啊?不是回宾馆查资料吗?”

    “我又改主意了,手机也方便查。我们先去补充点能量,然后继续破案。”

    “好啊好啊,那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