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黑了心了

    更新时间:2018-06-12 12:09:21本章字数:12325字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到了回民一条街,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停车后,两个人下车,随着人流进了街里。走了一段大路,看街两边各式清真商铺贩卖的现场打制甑糕镜糕,小酥肉,柿子饼,腊牛羊肉,还有泡馍,胡辣汤,粉蒸肉,凉粉,凉皮,酸梅汤,包子,还赶上了清洁工拍成一字用大扫帚洒水扫街。

    于曼曼和刘平慢慢走,看着各个摊贩现场加工,饶有趣味。

    转左进了一条胡同,两个人有点走累了,看到前面一个铺面,门口摆了好多桌椅,密密麻麻坐满客人,每个人前面都放了个碗,手里拿着个面饼,把面饼一点一点撕得粉碎在碗里。

    于曼曼问这是什么吃的?刘平指上面招牌,写的是老米家羊肉泡馍。

    “哦……这个饼就是馍了?”

    “我们也尝一尝?”

    “好啊好啊。”

    两个人找了个对面的位置和别的客人挤着坐下,老板娘过来,问要几碗,态度很生硬,刘平要了两碗,老板娘把钱收了转身走了,过了一会,端着两个大海碗回来,每个碗里装着一个面饼,还有一个汤票。

    刘平和于曼曼开始学旁桌的人,开始撕饼,饼奇硬无比,撕了几下,两个人手指头就开始发痛,但旁桌的人说:“撕得越碎,泡起来才更入味。”

    就这么慢慢撕了好久,终于完工,刘平喊来老板娘把碗拿走,又等了五六分钟,老板娘把做好的羊肉泡馍端过来。

    于曼曼兴奋的尝了一口,说:“饼好硬啊,还是吃不动。味道也有些膻。”

    “多放点胡椒面。”刘平也吃了几口,说,“据说这东西是当年汉朝打匈奴的时候,汉军行军打仗时候发明的,热量大,做法简单,在北京我也吃过,感觉这个正宗的,好暴力。”

    “哈哈。”于曼曼笑了笑,又吃了几口,感觉有点顶住了,吃不动了。

    刘平也感觉有点吃够了,拿出手机,还有小册子,说:“看看那些股东名单。我们一个一个查一查。”

    于曼曼把手册翻开,说:“第一个是中国和硕基金。”

    刘平把这几个字都输入进去,查到的信息很少,唯一的信息就是一条新闻:“北京中美和硕医院:会是中国高端医疗未来的模板吗?”

    刘廷点开新闻,新闻来自于知乎Live,原版的信息来自于和讯网。内容里面关于中国和硕基金的内容是:“医院的控股股东,为一家神秘的投资基金中国和硕基金。和硕基金的创始人为名不见经传的香港商人曾与陆,在发稿前几日,我们向曾先生发出采访邀请,曾先生回复愿意接受面对面专访,但隔日曾先生又以身体原因拒绝了专访,只愿意接受传真访问。”

    “曾与陆在香港能查到的资料很少。我们只查到香港上市公司南益金融,明伦纺织,南益实业三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曾与陆,而中美和硕医院的控股股东中,有南益集团,明伦集团,这两家集团注册地均在北京,与香港南益,香港明伦只是名字重合,相信这并不是巧合。”

    “换句话说,中美和硕医院,如果我们梳理股东名单,可以看出股东主要分为两大类型,一个类型就是曾与陆控股的集团与基金,另一个类型就是美国医疗基金与大学。为此,我们在给曾与陆的传真采访时,明确询问对方是否为中美和硕医院的实际控制人,对方回复中回答道:曾先生致力于为大陆民众提供最优质的私营医疗服务,所以要结合最好资金支持与最好医疗技术,医院之股东就是这一目的的最好组合。”

    “我们也对明伦集团,南益集团,及中国和硕基金公开资料进行了查询,目前这三家实体注册地均在北京,曾家未来发展重点也似乎从香港转移到北京,进而辐射整个大陆。三家集团更像三个平台,均专注于融资与投资控股。中美和硕医院,就是这三大平台小试牛刀。”

    刘平认真把新闻又看了一遍,然后把手机给于曼曼。

    于曼曼看了一遍后,说:“查查这个曾先生的资料。”

    刘平点了点头,再查曾与陆,查到了南益集团和明伦集团的公司注册地,均为北京国贸大厦D座二十八楼。

    还有一条新闻,也是和讯网的新闻:《南益(北京)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宣布进军国内影视业,明年投资十部大戏》。

    刘平点开那条新闻,弹出的网页,标题下面有一张图片,是一个舞台上的合照。里面有国内好多位电视电影综艺常见的明星,还有一些陌生的投资人。众人身后一个大横幅,上面写着是:“南益影业十部大戏开锣大吉!”

    刘平一看到那张图片,脸色微变。

    于曼曼问:“怎么了?”

    刘平用手指放大图片,又看了一会,说:“我把这个新闻的链接给你,你把图片放大。”

    “哦。”

    刘平操作手机,把链接发给于曼曼,于曼曼连忙点开链接,放大图片。

    刘平自己手机则退出了浏览器,进了微信,刘平点开了一个联系人小糖块的对话框。

    小糖块,就是唐糖的微信。

    刘平点开唐糖的朋友圈,往下翻,翻了五六条朋友圈,手指停住了,看里面写的内容:端午节,妈妈我想你~

    这条朋友圈就是前几天唐糖去扫墓昏倒前发的内容,下面还配了一张照片,是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刚长大的少女的唐糖,和妈妈在上大学前,拎着行李的合照。

    刘平把这张照片放大,然后让于曼曼看。

    于曼曼吃了一惊。唐糖的妈妈,和那张南益集团十部大戏的合照中,C位一位中年女人,两个人,长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个唐糖两次遇到的和妈妈一模一样的中年女人,刘平和于曼曼,找到了!

    “这长的也太像了!这两个人不会是双胞胎吧?”

    刘平把于曼曼的手机也拿到手里,两个屏幕上放大的照片刘平来回看着,对比着,说:“难道真的有鬼?”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们回北京,先去想办法找到这个女人,然后当面问她。为什么一方面,在唐糖做手术的时候,她要出手帮忙。这说明她是关心唐糖的。但反过来,这个女人却又始终回避唐糖,两次碰面,都赶快躲开拒不见面,不敢亮明自己的身份。她怕什么?她和唐糖,还有唐糖的妈妈,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管怎么样,唐糖竟然有这么有钱的一个和她妈妈长得一样的女人,唐糖是不是要发财了?”

    “嘿!还是你想的多。”刘平摇头笑了笑。

    “你忘了,我们小时候,最牛的就是有海外关系。唐糖这是不是苦熬了这么多年,又失去亲人又被病痛折磨,终于好日子要来了?”

    刘平没有说话。刘平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挺不好的感觉,那就是唐糖,可能会因为这个女人,马上就要遭受一场极大的折磨和痛苦,一场极大极大的,痛彻骨髓的那种折磨和考验……

    于曼曼看刘平不说话,表情中充满着担心,刚想问刘平怎么了?可话还没开口说出去,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陆小青。

    刘平立即把手机交给于曼曼。于曼曼担心陆小青是打电话来问她和刘平进展怎么样了,要是口没遮拦的乱说什么“上床了没有啊?”“功夫好不好啊?”“久旱逢甘露,今晚下几次雨啊?”这种闺蜜不要脸的话题,再让刘平听到了,那自己还怎么和刘平在一起啊?

    于是于曼曼机警的站起来,拿着电话,往外走了几步才按了接听键,说:“小青,找我啊?”

    “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曼曼,你在干什么呢?”

    “我?我和刘平在外面吃饭呢啊!出什么事了?”

    “这……你……哎呀我怎么说……”

    “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唉这样!我现在挂电话!”

    “挂电话?你把事情说了啊!”

    “我挂电话,然后给你发个链接,你赶快看上面内容,看完后,我们再说!”

    “到底是什么事?”

    “哎呀挂了,你看了就知道了!看完赶快给我打电话啊!急死我!”

    电话里传来忙音。于曼曼有点懵了,完全摸不到头脑,回头看了一眼刘平,刘平拿起碗,正在喝碗里的泡馍汤,没有看自己。

    这时候于曼曼电话微信提示音响了,一条微信发过来。于曼曼立即把微信点开,是陆小青发的一条链接。

    于曼曼把链接点开,是一个今日头条的页面,上面的标题是《穷人是否还有活命权?五院这个美女绝命医生赤裸裸害死怀孕女大学生!》

    于曼曼一看到那篇文章标题,脑袋就一阵眩晕眩晕。

    这个极富头条风格的爆炸标题,里面内容,说的一定是自己!

    于曼曼那天和女生家长吵架时候浑身激动,止不住颤抖的感觉又来了。于曼曼连忙收敛心神,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下面的内容。

    “为什么医闹久禁不止?为什么医患矛盾愈演愈烈?难道真的是患者家属都蛮不讲理?

    前天五院刚刚发生的惨剧,却给我们指出另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答案!看完整件事情,我们不禁要问,难道我们老百姓,都该死吗?!难道我们的生死大权,都只能掌握在这些黑心医生手里吗?!当我们病痛难忍,甚至面临生命危险时?那些医生眼中的我们,其实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只是哗啦啦不停吐出人民币的摇钱树吗?!”

    煽动性的导语后,下面是整件事情陈述,说是那个女生自行到医院诊治,自陈腹痛难忍,五院急诊科主任于曼曼大夫(这里把于曼曼职位进行了升级)因看女生穿着打扮老土,询问后发现女生并没有携带过多现金,因此按照女生带的钱数,将女生病症确诊为拉肚,开了吊针。但女生自觉有问题,多次恳求于主任重新诊断,于主任以女生付不起诊疗费为理由,呵斥女生,强硬拒绝。

    女生无奈,打电话给父母求援。可怜的女生父母都在工地上打工,是最本分最老实的工地工人,接到电话后急匆匆向工友借钱后,赶往医院。但等父母赶到医院时,女生已经昏迷,此时于大夫才慌了手脚,在确认父母带够钱的情况下,给女生拍片,确认女生为宫外孕,需要紧急手术,但父母带的钱根本不够手术费。于主任又命令父母立即去筹钱,否则手术就不给做。

    父母看着已经处于弥留状态的女儿,一起跪地哀求医生赶快救命。于主任对父母冷嘲热讽,说龙生龙凤生凤,你们这些人就算生出个大学生,也不好好念书,做这些不要脸的事情。这就叫劣根性!本性难移!

    这时候围观群众实在看不过去,纷纷指责于主任,加上女生突然下体大出血(文章在这里有详细的下体出血怎么出的,怎么把裤子床单都浸湿了的描述,有性暗示),于主任这才慌了手脚,赶忙安排对女生进行急救,但一切已经晚了,最后女生惨死。

    文章末尾写道:“现在女孩父母整日都处于绝望和恐惧之中,医院仍然每日催缴抢救留下的高额诊治费。于主任多次给女孩父母致电,否认自己所作所为,并要向他们讨个说法,让他们当面道歉,收回对于主任的所谓污蔑。并威胁这对可怜的父母,如若不遵照他们所说,女生的尸体他们都拿不走!现在,这个把患者当赚钱工具的于主任,仍然在急诊室正常上班,每日仍然掌握着每个急诊患者的生死!

    “我们写下这篇文章是出于一颗出离愤怒的心。如若读者您也和我们一样有爱心,有良心,就请你们默默关注我们的公众号“人善天不欺”(后面贴了一个二维码图片)。另外,如果你们有经济能力,愿意在经济上,帮助一下这对可怜老实,无辜无助的父母,请用微信或支付宝扫描(又一个二维码图片),直接捐款给他们,金额一分不嫌少,上不封顶。

    “如若您想要看到我们更多除暴安良,痛击社会热点的文章,记得每天都关注我们哦!~

    “么么最爱你们了!~”

    于曼曼看完整篇文章,浑身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他们……他们这不就是造谣吗?!编成这样离谱!把自己编排的这么可怕!毫无人性!

    于曼曼有些慌了,又往远处走了几步,防止刘平听到自己说话的内容,连忙打陆小青的电话:“小青!”

    “我等你等得都要急死了!你才看完?”

    “小青……我……这……我……”于曼曼有点语无伦次。

    “曼曼,曼曼,冷静,冷静……刚才我还和主任打电话联系了。主任让我先通知你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院里的几个领导已经把主任叫去,是要开高层会专门商量对策。”

    “那家属呢?”

    “家属……我现在也没有确切的消息,但家属那边,好像是又提新的要求了,家属要求和你当面对话,那个公众号还要在快手什么的搞现场对话直播。”

    “直播?……”

    “曼曼,你不用担心,这不整个就是胡扯吗?他们这么造谣中伤,直播对话,他们不怕说露了马脚别人不知道他们造谣?我猜他们吓唬人呢!就是想要把事情搞大,多要钱!……你现在还和刘平在一起呢?”

    “……嗯,是……”于曼曼脑袋一片空白,反应也变慢了,过了几秒钟,才明白陆小青的问题,回答她。

    “我跟你说,这次你要是过不去这一关,那长期饭票你可要抓好。刘平没听到我和你打电话的内容吧?”

    “没有。他在吃东西呢,我出来打的。”

    “哦,那就好。你镇定点,别露出迹象,先和他继续培养感情。我这边有什么新进展,我及时告诉你!”

    “哦。”

    “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

    “曼曼,姐们支持你!加油!赶快回去吧,别让刘平怀疑了!挂了!”

    于曼曼挂断电话,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呆,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刚才吃的羊肉泡馍膻味往上涌,于曼曼干呕了两下,那股恶心劲下去了。

    于曼曼感到自己想哭,连忙抽了两下鼻子,镇定情绪,然后突然下决心,转身往刘平那边走去。

    刘平看着于曼曼走回来,问:“没什么事吧?”

    于曼曼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慢慢坐下。

    “这个泡馍多吃几口感觉好吃多了,你再尝几口?”

    于曼曼看着泡馍碗里若隐若现的那些羊杂,突然想要呕吐的感觉又起来了,连忙用手捂嘴。

    “怎么了?你没事吧?”刘平关心地问。

    “刘平……我有点累了……我们,我们回去吧。或者到别的地方走走?”

    刘平看出来于曼曼情绪不对头,答应一声,两个人起身,沿着来路往回走。

    于曼曼脑子中一直在回闪那天和那个女生,还有那对极品父母的画面,走几步,发现刘平在前面回头等她。

    于曼曼笑了笑,两个人往前转到一条小巷,人少了点,刘平问她:“是那个家属的事情又有变化了吗?”

    这一句话,一下击中于曼曼,于曼曼看着刘平,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突然一把搂住刘平,用力搂着,哇哇哇把这几天所有委屈,还有担心,还有害怕,全都搂住刘平,发泄在了哭声里。

    刘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轻轻搂紧于曼曼的肩膀,不说话劝说,也不安慰,任凭她哭着发泄情绪。

    于曼曼感觉自己终于发泄出来了,舒服多了,好受多了,不停地哭着,哭的琼瑶剧里女主角似的凄凄惨惨切切。

    真想永远就这么搂着刘平,有人能带给自己快乐,能分担自己的痛苦,太好了。

    哇!

    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

    刘平的手机响了。

    于曼曼一边哭着,一边稍稍放开了刘平。

    “没事,你先哭吧。我等你哭完了回过去就行了。”

    于曼曼带着哭腔说道:“你还是接吧……听着铃声影响我哭的状态……”

    刘平尴尬的把手机掏出来,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刘平按了接听键:“你好。”

    于曼曼控制自己的哭声,一下一下打嗝一样啜泣,肩头一耸一耸,睁着垂花带雨的大眼睛,眼影都已经晕开了,熊猫一样带着可爱,依赖的眼神看着刘平。

    电话里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刘平,我是董晓希。今天是第五天,你怎么没按约定,给我打电话?”

    于曼曼和刘平都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于曼曼好像条件反射一样,立即放开了刘平,往后退了一小步,和刘平拉开距离。

    刘平很尬尴,对于曼曼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到稍远处,说:“对不起,我……我今天一直有事情,我……”

    “行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用和我解释。你听清楚哦,普,通,朋,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用有压力。”

    “哦……好……”

    “我联系你,是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

    “你看到网上关于于曼曼的帖子了吗?”

    “关于于曼曼的什么帖子?那个医闹的事情?”

    “于曼曼没告诉你?那帮家属,找了个公众号,发了一篇头条文,把整个事情都歪曲了一遍,现在事情成社会热点了!”

    刘平吃了一惊,回头看于曼曼,原来于曼曼哭,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还没看到。”

    “哦你赶快上网搜一下,然后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过来帮忙,你能来找我一下吗?”董晓希说到这里,咽了一口唾沫。

    董晓希已经决定,自己要想办法,和刘平在一起。自己想的办法,就是以退为进,先打着普通朋友的旗号,先和刘平恢复正常的接触,别把两个人的关系搞尴尬了,搞沉重了。

    只要接触着,两个人就一定还有戏。

    先让刘平和自己恢复见面,而且见面后,自己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帮助于曼曼。

    帮于曼曼,并不是故意显示宽大的胸襟,也不是找个理由接近刘平。

    于曼曼这件事情本身,董晓希当时就在现场。那帮胡搅蛮缠的家属这么颠倒是非,董晓希看!不!惯!

    “我现在出差去了西安,今天肯定不行……你想到了什么办法帮于大夫?”刘平把对于曼曼的称呼改成了于大夫。

    “哦,我想当面和你说。那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回来?”

    刘平心里估计了一下,在西安的事情已经办完,本来两个人定的是后天的机票。现在看来要改期成明天了。而且于曼曼应该也着急回北京。

    “明天吧。”

    “我是今晚夜班,之后值休二十四个小时。那你回来后,一定要立即来找我啊!一定!”

    “……我定下行程后,给你打电话。”

    “嗯。一定!”

    “好。”

    挂了电话,董晓希把手机贴在胸口,看着卧室外面的夜景,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后躺到在床上,顺手把旁边的暴力熊大娃娃拽过来,搂住娃娃,说:“暴力熊啊暴力熊,你说我和刘平能顺利不?”

    董晓希又抓住暴力熊的脑袋,唱双簧一样一边摇摆着暴力熊的脑袋模拟着说话的样子,一边自己用细细的嗓子说:“刘平也喜欢你,肯定顺利,放心吧。”

    董晓希自己说完,一把把暴力熊搂紧,说:“那我可就都信你的了!”

    “嗯!董晓希,加油!”

    刘平把电话揣起来,走到于曼曼身边,问:“你刚才哭,是不是因为网上出了什么文章?”

    于曼曼呆住了,看着刘平,问:“刚才董晓希从电话里说的?”

    刘平点头:“她看到了后,打电话来问一下。”刘平没有提董晓希想到办法要帮于曼曼的事。

    “……哦。”

    “网上的是什么文章?你先给我看看。”

    于曼曼吸了一口气,把电话掏出来,点开那个链接,然后把手机递给刘平,眼神中充满依赖的看着刘平。

    刘平看到旁边一个小花园,那里有长条椅子,走过去坐下,开始看那个文章的内容。

    刘平看完,说道:“这他妈太恶心了。”

    于曼曼没想到刘平会爆出脏话,看着刘平,忍不住笑了。

    刘平现在知道这件事情,能帮自己了。好像这件事情突然不那么难对付了。

    “刘平,你说他们编的这么离谱,就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读者,看了后能相信文章说的话吗?”

    “你看谣言哪个不离谱?现在说点不好听的,大家普遍对医院,对你们医生有偏见。这文章就是煽动这种偏见,给大家的想法提供证明。人们永远只信自己想相信的那部分。而且这么赤裸裸的煽动,这个公众号目标受众定位就是低级读者。他们才是社会的主流。”

    刘平想了想,把文章的标题复制下来,在百度上搜索,然后一条结果一条结果看,头条多个公众号,论坛,贴吧,还有微博上,这文章竟然上了热搜,这条文章被大量转载推送。刘平看文章的生成时间,是下午四点。

    “这些人想把这文章做成吸粉爆款,这么短时间,这么多地方都转了,他们手法很熟练。”

    “那怎么办?”

    刘平说:“医院那边怎么说?”

    “说领导们正在开会。”

    “现在影响升级了,赔钱息事宁人肯定是你们医院第一选择。赔钱的数额肯定要上升。不过这都不是你要考虑的。自私点的话,你现在考虑的,主要是医院会不会开除你,减少你的损失。你停岗肯定要加长时间,但如果公众号和家属继续施加压力,非要开除你,你怎么办?”

    于曼曼想了想,慢慢低下头:“这几天……有时候,我……我真的想还不如医院真给我开了反倒清静。”

    “那也不能让人这么抹黑,这么颠倒黑白!就算你要离职,也绝不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嗯……”

    “要想减少你的损失,就要给这个公众号和那边家属施加压力。”

    “给他们施加压力?怎么施加?证明他们说的是错的吗?”

    “那没什么用。现在就算公众号登个道歉声明,又有几个读者能认真看,认真替你平反?还是那句话,大家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部分。谣言是编造者都无法控制的一股力量。”

    “那怎么办?”

    刘平看着于曼曼,突然指着公园对面说:“那边有个小超市你看到了吗?”

    “啊?”于曼曼愣住了,往刘平指的方向看,说,“小超市?哦,看到了,可是你让我看小超市干什么啊?”

    “我渴了,你给我买瓶水。再买包烟,我找找状态,然后看看能有什么办法……”

    “噫……讨厌……”于曼曼感觉自己心情好多了。有人给自己撑腰,自己不慌了。

    于曼曼白了刘平一眼,撅嘴表示不满,然后起身,去小超市。

    刘平笑着看着气鼓鼓的于曼曼的背影,然后低头看手机,那篇文章留下的公众号名称,是“人善天不欺”。刘平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了那个公众号,公众号页面弹出来提示文字:“感谢您,有良知的善良人,关注我们的公众号,给我们社会的正能量,增添您的一份力量。请点击下面按钮,选择:捐助受害者,给我们留下正义之言,或将我们的正义文章,转载到您的朋友圈里,让更多社会正义力量,在这里集结!谢谢!”

    刘平看着公众号的留言,心里一阵强烈的反感,同时一股无力感涌上来。

    这些人,嘴里全是正义,实际全都是生意。他们是没有任何操守,颠倒黑白时是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简单的说,就是你讲理没用!

    而且这个公众号关注人数,竟然已经有七十多万……

    这怎么对付?……

    这时候,于曼曼已经拿着水和烟回来了,坐到刘平身旁,眼眶还是有点发晕,显得又有点好笑,又好可怜……

    刘平把烟拿过来,抽出一根点着了,抽了一口。

    于曼曼可怜巴巴的看着刘平,说:“你想到办法了吗?”

    刘平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说:“说真的,不好弄。”

    这时候,于曼曼的电话响了。于曼曼把手机掏出来,看屏幕,来电人是主任。于曼曼吃了一惊,给刘平看。

    刘平说:“不论主任说什么,你先听着,他要让你下任何决定,你都不要立即选择,不要立即回答他,而是说你需要考虑一下,稍晚点再回复他。”

    于曼曼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按了免提键,然后说道:“主任,你找我。”

    “曼曼,事情陆小青告诉你了是吧?”

    “……嗯。”

    “曼曼,你先别急。刚刚我和院长,还有其他部门的有关领导开了会。会上,院里的意思是还是先和家属继续沟通,双方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尽量避免激化矛盾。之后我们和那个公众号的发布者,还有家属也进行了沟通,他们提出了几个条件,一是要立即开除你,这是继续往下谈的先决条件。”

    “立即开除我?!”于曼曼吃了一惊。

    “对,对方态度很坚决。而且对方要求,开除你要当面宣读,他们还要搞视频直播,向他们几百万粉丝公布这个什么维护正义的高光时刻。然后才可以继续和我们谈赔偿问题。他们要求我们在明天就宣布开除决定……你现在,还在西安?”

    于曼曼有点激动起来:“主任,你不是要我明天就回北京,然后真的把我开除吧?”

    “你看曼曼,你别激动……我……和院里,都希望你还是尽快回北京,这样有什么事情,也好当面沟通。对方现在要的是我们的诚意,你也理解一下院里的难处。这种事情,在社会上搞大影响,对咱们院的形象伤害太大了,而且这种事情你怎么和社会上解释来龙去脉,解释谁对谁错?真的是很难办,真的是很难办。你先回来,回来后,来一趟院里,我们一起商量解决方案。商量怎么也维护好你的利益,行不行?”

    于曼曼说:“那你让我考虑一下……”

    “行,不过你考虑时间别太长,机票改个期,打个电话就行。不行改期费用,机票钱,院里给拿。你定下来后,尽快给我个答复。”

    “行,主任。我再联系你。”

    “好,好。曼曼,那就这样,有事情我们随时联系,等你回来,当面说。”

    挂断电话后,于曼曼发了一会呆,刘平又掏出一根烟来,抽了一口。于曼曼问:“刘平,院里是不是要放弃我啊?”

    “医院是事业单位,政绩,声誉,社会影响,其实都是仕途。仕途第一条不是成绩,而是无过。”

    “无过?你的意思是,我就是过错是吗?”

    刘平又抽了一口烟,说:“医院不会直接开除你,那样影响也不会好,可能医院会考虑给你进行调动,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

    “……对,这个方法倒是可行……”于曼曼低着头,嘟囔了一句,然后看着地面发呆,突然眼泪劈了啪啦开始掉落下来。

    于曼曼突然转头,看着刘平,然后突然身子一歪,头枕到刘平的肩膀上,呜呜哭了起来。

    刘平沉重的吸了一口气,突然,刘平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对了,这个公众号,专门做这种打着正义旗号敲诈煽动圈粉骗钱的事情,那自己,到也许真有一个办法,能够对付得了他们!

    但这个方法能不能成功?……刘平心里没有把握。

    第二天两个人改了最早班的飞机飞回北京。上午十一点两个人从北京机场出闸,主任几乎是掐着点联系了于曼曼,让于曼曼下午就到医院来。

    于曼曼很紧张。帖子在网上发酵,观点主要是两派,一派就是骂医生和医院现在都黑了心了。一派则是等反转,用的词都没变过:“让子弹再飞一会。”

    帖子上了微博热搜,已经成了社会热门新闻。还有新闻媒体出文章:《这几年轰动全国的医闹事件》、《医患矛盾何时了》、《天使女孩为什么就救不活》。

    女生现在已经在网络有了代称:天使女孩。

    那个“人善天不欺”的公众号再发文章:《那个被医生折翼的天使女孩的一辈子》。这条新的头条文章配发了大量那个女生的生前照片,同学朋友亲属的回忆,煽情的段落。里面没有提到女孩为什么会怀孕。

    《一辈子》一文又被推送成网络爆款,阅读量一百万加。

    于曼曼问刘平到医院后,自己怎么和领导沟通。

    “估计是先找你谈心,谈医院的难处,然后提解决方案。”

    “怎么解决我的方案吗?”

    “也许让你长期停职,也许暗示你能不能主动离职,也可能问你愿不愿意转院。”

    “那我答应他们吗?还是和领导吵?”

    “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我?……我心里都乱了,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想……”于曼曼叹了一口气,看着车窗外。

    “那你还是先听听院里的想法,如果他们让你下决定,你还是说你要考虑一下,领导有他们的立场和利益,和你不是完全在一条战线上,你们可能会有矛盾。但他们心里肯定是同情你的,也许关键的时候还要靠他们,所以不要和他们吵,平静的和他们沟通。”

    “嗯……”于曼曼悠悠地答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刘平,眼泪又流出来了,“刘平,我好委屈。为什么我心里这么难受……”

    于曼曼说着,又把身子靠到刘平身上,用手臂搂紧了刘平,吸鼻子,哽咽了几下。

    “郭德纲怎么说的了?人都有吃屎的时候,还是尽量不嚼,直接咽下去,肚子疼一疼,然后也就好了。”

    “噫……好恶心……讨厌……”于曼曼靠着刘平,感觉好舒服,“幸亏有你帮我出主意,虽然你现在也没表现出什么高招,但我心里,安定多了……谢谢你,刘平。”

    刘平忍不住笑了:“下午我出去找找关系,想想办法。”

    “你到底想了什么办法啊?非要对我保密?”

    “一个很恶心的办法。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试一试吧。有一点你要知道……”

    “嗯?”

    “被人泼了脏水后,你是洗不干净的。舆论就是这样,好事出不了门,破事传千里,没法逆转。”

    “我知道,恶魔医生的称号一辈子,我算是摘不掉了。”

    “过一段大家也就都忘了,主要是你会心里留下伤痕。我们现在能做的,一个是减少损失,你自私点吧,主要是减少你前途的损失,不要考虑医院,医院有领导们去权衡。你和医院也有个博弈的过程。”

    “……嗯……”

    “还有一个,就是尽快平息事端。我现在就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公众号那边,尽快收手。”

    “刘平,我相信你。”

    “我要是没成功,你别怪我。”

    “你能陪我度过这段吃屎的日子,我就很开心了。”

    刘平听到于曼曼说话,转头看于曼曼,于曼曼转头,对刘平嘿嘿笑了一下。然后把脑袋又紧贴在刘平胳膊上,像寻求温暖的小猫一样,轻轻用头发蹭了蹭,然后不动弹了。

    下午一点,于曼曼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医院,和主任联系后,拖着行李箱直接上了八楼办公区小会议室。

    过了一会,主任也上来了,只有他一个人。主任先客套的问了问出差的情况。于曼曼说看到了导师和老副院长,他们都很好。

    主任点了点头,又客套几句,终于进入正题:“曼曼,我们今天又和家属那边沟通,他们新发了一个文你知道吧?”

    “那个女孩的生平……”

    “哦,对,对。”主任深吸一口气,拿出一个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着,刚抽了一口就呛着了,不住地咳嗽,“我这戒烟多少年了,现在这烟真冲。”

    于曼曼不搭话。

    主任有些尴尬的说道:“为你这事,我和院领导都愁坏了,烟又捡起来了。”

    于曼曼还是不搭话。

    主任尴尬的笑,硬咳嗽了几声,说:“家属……嗯嗯(清嗓子里的痰)……家属那边,现在还是态度强硬,说他们还准备了五六篇文,下一篇明天发,就是揭露你的行医黑历史的。”

    “我的行医黑历史?我做医生有什么黑历史?!”

    “曼曼!曼曼!你别激动,别激动……我也和他们很强硬,说了,于曼曼大夫!是我们这最好的急诊科医生,你们可以到外面骗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但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家属不清楚?你们公众号不清楚?于曼曼根本没问题!”

    “……”于曼曼心里并不相信主任说的话,但主任明显憔悴了,精神状态也不太好。于曼曼叹了一口气,低头不说话。

    “他们说了,黑料他们有,具体是什么,你们不用着急,明天就发了,保证让你们于大夫,这辈子,再也当不成医生。这叫一命偿一命!”

    于曼曼嘴唇颤抖起来。

    主任又抽了一口烟,说:“曼曼,有一句话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你……”

    “医院想开除我还是给我调岗?”

    主任没想到于曼曼突然抢话,愣了一下,说:“开除你怎么可能……你又没什么错误。不过……”

    主任做出难受的样子,低头又抽了一口烟,说:“我昨天找了我的关系,通州那边七院,急诊科现在有个名额,要不然我帮你联系一下……”

    于曼曼突然一下子站起来,就想发作。

    主任看到于曼曼突然爆发,紧张地抬起头,看着于曼曼……

    于曼曼想起刘平对自己的劝阻,不要和领导闹僵,遇到需要决定的事情,采用拖字诀,说自己回去考虑考虑……

    但自己太委屈了。

    于曼曼眼泪又要流出来。但于曼曼心里决定,不在这里哭。就算自己吃亏,也绝不示弱!

    “主任,我考虑一下。我从西安回来,有点累了,我想先回家了。”

    “那你……考虑一下好,考虑一下好。那咱们这样,明天,明天你能不能给我个答复……然后如果行的话,我赶快和那边联系,别让这个指标飞给别人了,你知道通州那边现在是北京副中心,那边医院现在……”

    “你别逼我了!”于曼曼突然爆发,控制不住的高声喊叫,打断了主任的说话,胸口剧烈起伏,看着主任。

    “曼曼,我不是……”

    于曼曼又深深吸了两口气,然后突然拽起自己的行李,就往外径直走了出去。

    下电梯,下到楼下,出门。于曼曼遇到了几个认识自己的同事。同事们有想和于曼曼打招呼的。于曼曼都只是勉强的点了一下头,一直低着头往外走。

    自己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心里太难受了!心里太难受了!

    径直走到街边,来了一辆出租车,于曼曼招手拦住,出租司机看到是个大美女,热情地下车帮着把行李放到后备箱。

    明天他们要爆自己的黑料?自己有什么黑料?

    他们无中生有,他们肯定还是要无中生有!那自己就告他们诽谤!告死他们!

    但一个官司要多长时间?就算自己打赢了,又能怎样?这件事,要永远跟着自己没完没了吗?!

    上了车,车子一开动,于曼曼就捂着嘴,再哭起来。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于曼曼,问:“姐们,去哪?”

    “……去……去三元桥。”

    “哦。五分钟就到。”

    于曼曼又哭了几声,拿出电话,想打给刘平。但车子马上就到公寓了,下车再打吧。

    于曼曼又把电话揣起来。

    五分钟后,车子到了三元桥,于曼曼指着前面公寓楼,让师傅往前再开进小路口,然后停车。于曼曼刚下车,拎着行李,刚往前走,就看到突然两个人冲过来,一个面相年轻的小姑娘,浓妆艳抹,穿着超短裙,筷子一样的两条小细腿,锥子脸,披散的焦黄色的披肩发,低胸T恤,踩着夸张亮银色的高跟鞋跑过来。另一个是个高大的胖子,板寸头,满身满脸横肉,手里拿着自拍杆追着那个女孩。

    女孩跑过来,立即一把抓住于曼曼肩头,语气里带着讥讽高喊道:“你就是那个害死人的女大夫于曼曼吧?!摄像!摄像大哥给她个特写!让粉丝们都看看这个杀人大夫,是个什么德行!”

    “你们干什么!”于曼曼一把挣脱那个女孩。

    女孩喊道:“你还嚣张了!我告诉你!今天我们直播!就是要恶心死你!把她行李拽住!别让她走!”

    于曼曼往前刚走了两步,那个五大三粗的摄像胖子,一把拽住了于曼曼行李,吼道:“不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