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5-08 12:31:06本章字数:1993字

    chapter 5

    ZM夏令营。

    路辰怀疑地瞪大了眼睛。

    宿舍很大,豪华得和五星级酒店一样,和萨迪亚岛度假酒店的皇家套房有得一比,复式结构,施华洛枝形水晶吊灯从楼顶垂下,照得角落都闪闪发光,复古砖低调典雅,羊毛地毯、真皮沙发、螺旋体桌脚、智能睡床、台式全息机书桌、环幕影院、E7游戏室、独立泳池、健身房、冰蓝水晶地板,背景墙上悬挂着一柄古剑,9D幕墙穹顶仿真的是新西兰特卡波的璀璨星空。

    从黑色电网到“地下机场”,再转场到皇家套房,所有人都只能惊喜大叫:“哇——”

    总算还有点良心,不是送集中营!路辰松了口气。

    “哦,我老妈终于良心发现了,总算给我报个像样点的夏令营了。”张梓晗感慨。

    “哇,E7游戏!”

    “我先来!”

    “吵什么,没看见么,V装具有几套?争什么啊!”

    “酷!”另外几个男孩兴奋地用英语叽喳着。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和一个皮肤黝黑的教官走进来,西装男手抚在嘴边轻咳一声,示意大家安静。西装男白俊斯文,和黑教官刚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西装男笑眯眯说:“各位营员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私人管家George,有什么需要,请随时Call我。怎么Call呢?你们只要戴上这个手环,我们就可以随时‘心有灵犀’了。”说着,George就点击腕表,一个全息影像出现,居然是他的脸!路辰心里一惊。George走到路辰面前,比对了路辰和全息影像,又比对了一下全息影像下的号码和手中的东西,将一个手环递给路辰,“来,路Sir,请戴上。”

    “路Sir。”张梓晗打趣他,一脸奸笑。

    是啊,这个称呼实在是滑稽!可路辰笑不出来。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玩意可不是管家门铃!

    “路Sir,这跟你的生命环一样。别紧张。”George笑呵呵。

    路辰犹豫,仍是没动。

    一道寒光射了过来,张梓晗悄悄用胳膊肘撞了撞路辰,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路辰顺着张梓晗看过去,只见教官冷冷盯着他,铜色的长条脸上几乎没有肉,就像只裹了层皮而已,长长的鹰钩鼻快要塌到嘴边,两只眼睛沉陷在两个三角形的黑洞里,除了眼白,仿佛两个深渊,发着冷冽的寒光。

    路辰打了个寒噤,乖乖接过手环忐忑不安地戴上。“咯嗒”一声,银白色的金属手环像镣铐一样紧紧扣住了他的左手,路辰有种猎物掉进陷阱的感觉。

    “谢谢。”George递完手环,看他们所有人都乖乖戴上后说,“以后吃饭,进门,做什么都得刷卡,刷什么呢?就刷你手上的手环!有什么需要,你们只要直接呼叫就行了。”

    “我想现在就点份至尊披萨。”有人小声说。可George悄悄指了指身旁铁塔一样的黑教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冷场。大家默不作声看着教官,笔直地立正站着。

    “从今天起,你将不再是从前的你!你是一名战士!我是你们的教官冯Sir,以后你们对我说的话只能有两个字——‘Yes sir’!明白了吗!”

    沉默。

    “明白了吗!”

    “明白了。”

    “明白了吗!”

    “Yes sir!”

    “很好。现在给你们30分钟的时间吃东西、洗漱、上床睡觉。”

    寝室内一片静默。大家面面相觑,晕!怎么有种刚到度假村又掉进集中营的感觉?

    教官暴吼:“听清楚了吗?”

    “Yes sir!”

    “明早六点起床,起床号响后5分钟,你们要叠好被子穿戴整齐列队欢迎我。”教官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George耸耸肩,笑呵呵缓和气氛:“训练的时候你们要听冯sir的,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今天太晚了,就将就一下,简单吃点,明天就会有大餐。祝各位晚安。哦,还有,从明天开始,统一穿训练服。训练服在衣柜里。”George说完举起手指了指手环,挤了个大大的虚伪笑容,转身走了。

    哼,山寨货,这是TM什么私人管家啊?当我们小孩好骗啊。路辰不满地环顾四周。张梓晗和另外几个男孩已奔向餐桌了。桌上放着真空包装的食物,有三明治、牛奶、袋装综合果汁、牛肉罐头和原味芝士蛋糕,确实如那个胖老头说的,三明治每个人都有一个牛肉、一个鸡肉、一个三文鱼可选。没人争抢床铺,智能睡床荧光蓝的床号与光感应地板、墙面自成一体,透明中带点蓝,高科技感十足,但路辰不喜欢。

    “花花,饭饭了!”张梓晗已经打开三文鱼三明治狼吞虎咽,淡淡的鱼腥味飘来,路辰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另外几个男孩路辰不认识,一个肌肉男一手抓了个牛肉的,一手又抓了个鸡肉的,风卷残云,转眼就消灭牛肉的。另外三个男孩没说话,低着头慢慢吃。个子最小的大眼睛男孩只拿了袋综合果汁、一块芝士蛋糕。

    路辰肚子也很饿,可他不想吃东西。他扫视了眼各张床的编号,走到自己的床前,举手,扫瞄,打开了床头柜,拿出叠得整齐的浴衣、毛巾,转身走进浴室。

    “嗯,花花,真是花花!”张梓晗咂着手指摇头,又撕开一个牛肉三明治。

    这一夜,路辰没吃东西,没合眼。无尽的黑暗里,路辰蜷缩在被窝里,被套散发着一股干燥的清香,在陌生的被子里,路辰感觉眼眶热热的,他极力压制着,可是湿热的液体还是从眼角滑落下来。

    “路向东,我恨你!老子永远也不原谅你!”很大的一颗泪又滑落脸颊,温热,硕大,但很快冷了,消失在枕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