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死了

    更新时间:2018-05-08 12:32:59本章字数:1379字

    chapter 9

    ZM夏令营·浴室。

    “花花,没事儿吧你?”张梓晗一边擦头一边问他。

    “没事儿。”路辰沉声答。

    “真没事儿?”

    “你有完没完!”

    “好好好,你慢慢洗,美花花。”张梓晗笑呵呵走了。

    路辰突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这是他到ZM夏令营的第一天。耻辱、痛苦、劳累的一天。热气还没有消散,浴室里弥漫着白雾。人一个一个走了,偌大个浴室只剩下他一人了。路辰把水温调低,仰着头迎接花洒喷射出的冰凉水柱,如此冷,可是仍然浇不灭胸口那团熊熊燃烧的火。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传来,路辰睁开眼,以为是凶神恶煞的教官来关门了。

    靠!

    冤家路窄!真是倒胃口!

    男孩拎着运动包愕然地站在门口,显然没想到会遇到他。他的表情如此惊慌,好像怕路辰立马会推开浴室隔板冲过去揍他一顿的样子。

    有毛病啊,我不是打不过你吗?干嘛一副怕我吃了你的样子?难道刚才你使诈赢我的?矫情!

    积蓄一天的怒火无处发泄。

    别惹我!

    男孩畏缩地看了眼路辰,拎着包默默转身。

    啥意思?老子有病菌啊?

    路辰愤愤地瞪了男孩一眼,关了水,用浴巾裹了下身,趿着拖鞋大摇大摆走到男孩面前,挑衅地俯视着这瘦猴。老子从四岁开始就苦练中华武术、跆拳道、合气道,七岁就开始当人肉沙包苦练泰拳,你小子不按招式乱来一气,使个八爪鱼扳人手腕功就把老子的一世英名给毁了!真真是咽不下这口气!路辰转了转手腕,指节捏得格格作响。就等这瘦猴应战,再来两百个回合,老子不信打不过你个瘦猴!

    奇怪的是,男孩只是缩着身子,僵硬地忤在原地,与之前的嚣张相比,仿佛换了个人。眼睛也不敢看他。

    哼,心虚吧?刚才一定是使诈了!

    “小子,再来一局!”路辰信心满满。

    “明天吧。”声音弱得跟蚊子似的,哼,娘炮。

    “不打败你,我今晚要失眠的。”

    “那是你的事。”男孩说着赶紧往最里间走,关上隔板。

    “我睡不着,你也别想睡!”路辰一把拉开隔板。

    “你干嘛?”男孩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打一架。”

    “FT。”

    “F你妹啊,打不打?”

    “不打。”

    “你说了不算。”路辰一把揪住男孩衣领,将他拽出淋浴间。

    “非礼啊!”男孩惊叫。

    “非礼什么啊?你又不是美女!”路辰冷笑。

    “放手!”男孩尖声答,脸涨红了,连耳朵都红透了,头发湿溚溚地贴在洁白的额头上,眼睛亮晶晶的,汪着泪,幽暗里也闪闪发光。

    “靠!你怎么跟个药娘似的!”路辰不屑,就这货,刚才吃了药耍诈赢的吧?

    “你放手!”男孩快哭了。

    “靠!这么紧张干什么?搞得我要强奸你似的!”路辰生气了,“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放手!”声音里已有了哭腔。

    路辰决定不看他的眼睛,不心软,MD,这家伙招数还挺多,斗狠装怂真是无耻无下限!

    “大狗叼!中岛健人!Tim!快进来,看我PK这娘炮……”路辰话还没说完,小腿突然被重重一击,脚下一滑,整个人失去重心。

    “啵!”

    一声轻响。

    他的唇印在了夏末的唇上。

    四目相对。

    温软得不可思议!

    竟连呼吸都忘了。

    “啊——”夏末一把推开了他。两人同时尖叫。 

    撞击在地面上的四肢此刻才感到火辣辣地疼。

    一宿舍的人不知何时已冲了进来,张梓晗一头黑线,声音都变了:“花花?你……”

    “你们俩在干嘛啊?”中岛健人一脸厌恶。

    “就不能低调点吗?”Tim朝天翻了个白眼。

    路辰听见自己的心咔嚓一声,碎了——omg my fuxking god! 

    男孩抱头鼠窜,瞬间消失。

    脑海里幻想过N个初吻的画面,无论多离谱,都没想到会这样可怕。可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居然……感觉不错!

    要死了!

    路辰狠揪自己的头发,痛苦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