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辩论赛

    更新时间:2018-05-16 11:00:00本章字数:2593字

    第二十七章 辩论赛

    路遥知马力,长且阻,才是对生活的考验。我喜欢在出租的小区里,绕着小区慢跑,一边听歌,一边思考。看着穿着工作服匆匆走路的人,总觉得自己是异类。路有很多种,比如我走在调试的路上。

    对于调试,每隔一段时间,会在运营结束后,步入清宵后,一群人重新检车进入正线,有的是为了验证修理后的列车故障是否恢复;有的是为了检验正线信号系统的完善情况。

    而调试,通常是在早班的晚上开始,作业一个通宵。我走在去红星路停车场的路上。早班下班后,我回到惠王陵的出租房开始补觉到下午17时,然后赶去红星路。在晚上19时前赶到,我提前20分到达停车场公寓,开始看起了资料,不是业务资料,而是第二天的活动资料。

    我慢悠悠地走在去出勤室的路上,看着星星,看着月亮,格外清幽,皎洁的月光像是舞台的灯光,照在自己去调试的路上。

    临月

    我走月动,

    我停月止。

    一帘两曲幽梦,

    飘往谁家伊人。

    月缺月盈,

    月弥月涨。

    哪来萧娘娉婷,

    听吾诉尽衷肠。

    想执相望,

    共舞月觞,

    杯中荡尽年华,

    同沐蟾光。

    到了22时,我们出勤,还是和女师父一起,以及一位卡控组长。对于女生,熬夜的危害网络上可以找出一百条。其实师父完全可以申请不参加调试,可是师父想着会麻烦其他师兄,于是还是自己来了。

    我内心是复杂的,既不想师父来参与调试也希望师父参与调试,毕竟不想看到师父熬夜,但能和女师父在司机室度过一个夜晚,想想还是有些小激动。

    在纠结中,我们进入了列车司机室。我和师父的一个机班在一端司机室,而还有一个机班在另一端的司机室。我们在非出库端,也就是说我们不用将列车驾驶出库进入正线。

    凌晨24时,调试正式开始。我们在正线上来回测试列车及信号。最开始,另一个机班一直驾驶列车,停停动动。而我和师父就在另一边的司机室监控着后面的进路状况。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后端的视角,所有的一切都在远去,融入到一片黑暗,仿佛是时间的流逝,那么写实。师父看我久久未说话,便和我聊起了天,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主动打破沉默,跟着师父这么久,即便我们在司机室不说话也不会有尴尬的感觉。后来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师父有些害怕,因为在平时,特别是早班凌晨的时候,我如果给师父说鬼故事,师父都会抓狂地捂住耳朵。

    而之后,我们又驾驶列车反方向运行,也是走走停停。调车负责人和信号人员时常在沟通些什么。不知为何,我和师父都没有睡意,师父双眼平视前方,发着呆不知是否在想远方的家,而我在想几个小时之后的活动。经过一个漫长的世纪,我们回到了停车场下班,时间是凌晨5时。

    我和师父赶紧收拾坐上从广都往升仙湖的轧道车。轧道车中途不停站通过,在列车上,师父坐在我的对面,抱着手提包,静静地入睡,时不时地皱一下眉头。

    我知道师父在这样的环境中睡得不安稳,也心疼师父。这是我跟着师父以来第一次看见师父睡着的样子……我也渐渐地失去记忆,沉沉地睡去。

    43分钟后,我们被司机室的师兄用广播叫醒。下车以后,我和师父匆匆告别,师父应该是回家,而自己选择在升仙湖的车辆段公寓内休息。

    我休息的时间不多,到达公寓时时间是早上6时半左右,我得在10时又起床,去世纪城的地铁大厦参加活动——辩论赛。

    我是四辩,从学校到公司,我只打四辩位。在晋朝时,玄学盛行,而玄学越精深的人越寡言,因为多说会落入下乘,这也给了佛学进入中土的机会。其实我不喜欢唇枪舌剑的紧张气氛,在普通的辩论赛中,也许自己能任胜任何辩位,但还是更喜欢四辩优雅的说辞。

    辩论赛到来前,我睡意狂涌,最后连喝了两罐功能性饮料才止住睡意。我们的辩题是“成都地铁禁食该不该‘一刀切’”。我们是反方,不该。我们的定义战打得不分高下,但是对方是征战老手实力强劲而我方四人是第一次参加且没有磨合期,我们没能控制住节奏。

    自由辩论的时候我几乎抗下了所有进攻,辩论中还打出了对方的一个漏洞但很快被对方弥补上。后来我们输了,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我的语速明显加快,在组织语言方面也有些卡顿。我是那场比赛的优秀辩手。

    在此之后,我又参加了一次辩论赛,担任队长。我们一直打到了半决赛。最后的半决赛,因为二三辩当天参加考试,临时更换了成员,在磨合方面以及举证方面的材料都没有达到满意效果,所以也止步半决赛。直到后来第三次参加,终于为中心拿下了一个总公司级别的三等奖。

    那场比赛,我们对战站务朋友,也是自我感觉自己发挥最好的一场。我们是反方——“服务技能比服务态度更重要”。在赛前,我还专门针对对方进行了战略部署,我们的二三辩只攻击对方二三辩中语调和气势偏弱的一方;同时,如果最强的一位出现在二三辩,我们将有一位同事直接和她对上。不过最后最强的那一位变成了四辩,和我对上了。对方的一辩进行了更换,之前的那位和我们这边之前的二三辩同事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更换后的一辩之后还参加了成都商报的地铁站花评选,我也为没有索要她的联系方式而后悔。我喜欢通过活动去认识朋友,在最后的总决赛前有一个从非参赛队伍中选择辩手重组出两个队伍进行表演赛。那场比赛,我和其余的七个同事都成为了朋友,至今也还时常联系。

    而在半决赛中,我们的定义出现了分歧,我们将“服务技能”和“服务态度”定义为不可拆分的词语,而对方将“服务”、“技能”和“态度”拆分开。我发现了对方一个致命的漏洞,为了扩大素材范围及诱导观众,在论证中对方只提态度,不提服务,但在总结中又加上了服务。

    我以为我们能取胜,却不想我方因为磨合不够出现了致命的错误。不过反而因为我方的失误,我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最后在三分钟的总结陈词中摘下“优秀辩手”的称号。

    在总结时,我想起了拥挤不堪的早高峰,想起了一切求快的生活节奏,想起了越来越多的技艺衰败,那是我真正觉得有灵魂的一次总结陈词:“服务态度可以通过二三天的时间就能够拥有。而服务技能,却需要春秋变换日夜交替的坚持与思索才能够有所建树及突破。为什么在之前会有‘中车株机捷安杯’全国技能大赛,为什么国家会大力宣传大国工匠,宣传匠人精神。这是社会的一种呼吁,是国家的一种召唤,是因为现代社会的匠人,越来越老;愿意传承匠人精神的人,也越来越少。我们现代社会,需要那些不断精益求精的匠人。而不是,看着那一位位老匠人在孤独的灯光下,慨叹着一门技艺的衰败及失落。如果,有一天,在我们都拥有了令消费者满意的服务技能和服务态度后,我们还可以选择一项进行提升,我希望我们选择的是——服务技能,在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里选择沉淀自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