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不懂

    更新时间:2018-05-05 13:30:28本章字数:1267字

    擦完汗,萧瑶转头看向白悠悠,“走吧,不用劳驾悠悠姑娘指路了。”

    白悠悠摊了摊手,“行,走吧。”

    ……

    “你为什么还不走?”

    萧瑶尴尬地呵呵笑:“我忘了该怎么走了。奇怪,明明刚才还记得的。”

    白悠悠:“那我们就一直耗着吧,反正总有人来找我们的,我是无所谓。不过明日,怕是京城双姝脾气差架子高的传言便要家喻户晓了。又要出名咯!”

    萧瑶的大拇指紧压着小拇指,后者已接近变形,疼痛也直升心头。她在纠结,她在思考,她在发呆。

    “我……答应去见你哥了!”她在良久之后开口。

    白悠悠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一脸得意:“走,姑娘我带你!”

    萧瑶苦笑,在心中感叹:时光里倔强的人儿啊,后来终究是向命运妥协了。

    “大boss白悠悠!”萧瑶那来自现代的心喃喃道。

    “傻愣着做什么?走啊!”

    不知不觉白悠悠已经处在了距离萧瑶三米远的地方。

    “女孩子要优雅。”萧瑶说着,上前,白悠悠也继续往前走。

    “呵呵!”白姑娘道。

    ……

    “就这了。”白悠悠指着那块刻着“裳院”的石头,对萧瑶说道,“这就是裳院。”

    “就一块石头?”环顾四周却无所获的萧瑶神情严峻。

    额……“哈哈哈哈哈!”白悠悠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她完全不顾姑娘的姿态。

    半柱香之后。

    “当…然…不…是…了。”笑到肚子痛的白姑娘趴在地上,艰难地一字一句说着。

    “那是?”萧瑶坐在地上,眯着眼,打坐状。

    “那是……”把头转向左边的白姑娘看到萧瑶极认真的神态,有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又是半柱香…

    白悠悠闭着眼,强忍笑意,“石头只是一个机关而已,不过是开启裳院的钥匙罢了。”

    “哦。”

    “哦什么哦,赶紧起来,该走了。”

    只见白悠悠起身,把石头转向左边,用中指在地面刻画了什么字,便出现一道裂痕,逐渐放大,待白悠悠和萧瑶进到里面去后,又自己关上。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萧瑶问。

    白悠悠听到此话,愣了一下,喃喃道:“是啊,我怎么会知道?”

    这太子府里的一草一木,她都是那么熟悉,仿佛一切都镌刻在她心上,她了解那常人不懂的一切。可她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罢了罢了,只是缘分吧。

    世间一切,皆由缘起呐。

    ……

    “二位小姐,跟奴来,在里处。”走了许久,终于见到人影,对萧瑶她们温婉地开口。

    “嗯。”二人不约而同点头。

    -------

    一路过来,除了婢女手上的一盏灯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光亮。萧瑶就想问,太子这到底是待客呢还是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呐。

    不过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毕竟她得罪不起对方,她没有白悠悠的勇气,也是因为看多了太子啊皇帝啊下什么株连九族的旨意啊而越发谨慎。

    果然有些时候事情知道多了,反而不好。

    一路上,令萧瑶奇怪的有一点:为何这漆黑的路上,没有一只虫子?哪怕是一只小小的飞蛾来扑火也好。这会让人有安全感些。

    嗯,真是寂静的可怕,连在萧瑶看来一向喜闹活泼的白悠悠也不出声。

    但在微暗的光线下,萧瑶看到,白悠悠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是一脸的跃跃欲试和激动,这让她的心,稍安了些。

    猛然的一丝光投到萧瑶的眼里,后者的瞳孔微缩,许久的黑暗,让她不太适应光明了。

    身边除了白悠悠和带路的侍女,空无一人,再看看那光明所在处,没有丝毫响动。

    萧瑶感到心慌,转头望向白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