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要自杀的老尼克

    更新时间:2018-04-23 17:46:21本章字数:3804字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10月份的维森镇又一次迎来了寒冬,灰暗的天空、低沉的天气,就连黑色的乌鸦也懒得出去觅食,瑟缩的躲在了巢穴里。就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里,那个叫尼克的男人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是尼克,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我决定要自杀。哦,你可千万不要和我说,这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你去体验,还有很多事情值得你去做。。。我恨透了这些愚蠢的话,这肮脏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的了。

    好吧,我要开始了。用刀?还是算了吧,那种慢慢体验体内血液流干的感觉可一点也不好受。也许使用绳子上吊死亡不会让我过于痛苦。我想用一种最体面的死法结束我的生命。

    我将绳子挂在了房梁上,并且系成了个死结。我慢慢的将头套进了绳子里,呃。。。。。。这令人讨厌的窒息感,可真难受。就在我即将踢掉我脚下的凳子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Hi,尼克先生,你在家吗?

    该死的!这是谁!我将手抬起把头从绳子中退出来,我向门口走去的时候,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我将门打开后,看见一个披着破旧披肩的红色头发的老太太——琼斯。

    HI,尼克,很抱歉打扰你了。但是我家的水管裂了,我给维修人员打了电话,但是他们要2个小时以后才能到,我在家里快要冷死了,你可以帮我先看一下吗?

    我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琼斯太太,又抬头看了看外面糟糕的天气,还在下着大雪。

    我侧过身子从窗台上拿了一把黑色的伞递给了她,又叹了口气对她说道:走吧。

    我裹着厚重的大衣在前面快速的走着,寒风夹杂着雨雪在我脸上不停的吹打着,我艰难的睁着眼睛,以便自己能够看清前面被大雪覆盖着的小路。

    我走了一段路就停了下来,以便让落在后面的琼斯太太能够跟上我。我回过头看到她在我不远处的身后,佝偻着身子打着我递给她的那把黑伞,一个人在雪地里孤独艰难的走着,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天啊,尼克!清醒点吧,你怎么想起了她。

    我晃了晃脑袋,又转过身子,继续向前走去。。。。。。长吁一口气,终于到了。

    我站在房门口,看着她颤颤巍巍的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带我走向了水管破裂的地方,我开始拿起工具修理起来。我在修理的时候,闻到了一阵咖啡的香气。

    尼克,她叫着我的名字向我走来,手上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尼克,休息一下,喝杯咖啡吧。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沙哑和苍老,散尽到了周围的空气中,很快的消失不见。

    我还在忙着与扳手做斗争中,并没有听到她低哑的呼唤声。

    我低着头,一直在用力的转动手中的扳子,试图让螺丝更加固定。终于我在拧好最后一颗螺丝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人似乎站了很久。

    我整理好身边的工具,直起腰站了起来。

    我看到她用手端着一杯咖啡,咖啡已经不再有热气飘起,我才意识到,她似乎等了我很久。

    我想说声抱歉,可话在喉结中动了动,终是没有说出来。

    我伸出手,从她手中接过了杯子,尝了一口已经开始变凉的咖啡,对她说道:水管已经修好了,等维修工来的时候,你记得让他们重新都给你更换一遍,不然以后还是会漏水。

    这帮狡猾的家伙们,每次都不修好它,他们总是会留下一些小毛病,等到再次出现问题时,他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再次来修理,继续拿到更多的维修费用。这群该死的蛀虫们!

    我对她说着,同时一想到那些可恶的维修工,又恨恨的咬了咬牙齿。

    我看着眼前在微笑着的琼斯,又叹了口气对她说:琼斯太太,你真的不能再纵容他们这伙人了,这个冬天,你说说水管都坏了多少回了?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赚光你的退休金了!

    琼斯太太冲我摆了摆手,笑着说:“尼克,我做了些牛肉酱你要不要尝尝?我去给你装一些,你带回去吧”。

    我看着她转过身缓慢的移步到了厨房,在橱柜里开始翻找能装的罐子。

    我也跟在她身后走了过去,沉默的站在了她的背后。我有些生气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声,以示我对她刚刚不回答我话的不满。

    琼斯太太?这一次我提高了声音,向她再次问道。

    她转过身,背对着我在清洗罐子的时候,突然开口说了起来。

    Lizzy 他的女儿叫lizzy 。

    什么?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那个修水工的女儿叫lizzy,患有白血病,我知道他每次都会故意留下一些问题,以便于他下次接着修。我猜他很需要钱,不然谁会这么做呢?

    所以你每次都不揭穿他,就让他这样一直干下去?!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她的女儿真的很可爱,我上次在医院体检的时候,有见到过他陪着女儿一起化疗。家里水管第一次坏掉的时候,我给修理公司打了电话,没想到来的人是他,看到他,使我记起了医院的事情。

    所以你通通都知道他使得这些小伎俩,却不揭穿?

    我很想再多多的帮助他们。。。。。。

    琼斯太太!我有些愤怒的说道。你这样做也帮不了他太多的,反而助长了他这种行为,我要去他的公司投诉他。

    尼克,她有些激动的看着我说道。请别这样做,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这样做会使他失去工作的!

    我看着她哀求的眼神,心中愤怒的火苗就这样一点点的降了下来。

    我没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她家。

    尼克!我听到她在喊我,声音有些急切。然而在我听到她的喊声时,我就更加的加快了脚步。我感觉到外面的雪似乎比来时还要大了些,我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尼克,她又一次的呼喊着我,这次的声音比上次小了许多。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我看到她手中抱着一个罐子,她费力的走向我,直到将罐子塞进了我的手里。

    尼克,牛肉酱你忘记拿走了。记得回去将它吃光,我这次往里多加了很多的肉。还有,谢谢你的帮忙!

    她笑着对我说道,可是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导致了她嘴变得很僵硬,笑起来有些费力和难看。

    此时她将双手习惯性的向两边抓去,抓空后又放了下来,她跑的太匆忙,以至于忘了带上她的红披肩。

    我就这样一直看着她转身,缓慢的往家中走去。她本就瘦小的身体,此时在大雪中显得更加的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就能将她吹跑。就这样我看着她,直至她慢慢的消失成一个黑点不见。

    这时,我看到路边来了一辆红色的车,按着喇叭叫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维修服的男人,他拎着工具走进了她的家。

    我将已经凉透了的牛肉罐子,在怀里更加用力的抱紧了些,往家走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愤什么!也许是在为琼斯太太这样做而鸣不平吧,她那么善良友好,却总被这些心怀不轨之人利用这一点。

    回到家中后,我脱下大衣,抖了抖大衣上的雪,随后我将那瓶已经冷掉了的牛肉酱放入了冰箱中。我坐在壁炉边的躺椅上烤火,火苗燃烧着木柴不时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想起琼斯太太那瘦小的背影,我望着那火苗竟出神了。。。。。。

    Daddy!求求你不要在打妈妈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红着眼睛的男人,他从今晚进门开始就抓住妈妈的头发不停的殴打她。

    我跪在一旁,死死的抓住男人的一侧手臂试图让他放开我的妈妈,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

    滚开,你这个狗杂种!他对我叫骂着。

    说着他将我踢到了一旁,我整个人捂着肚子因疼痛而不能站立。

    我就这样看着我的母亲像个没有生气的玩偶一样,任他抽打,辱骂,却没有一丝反抗。

    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他终于打累了,他放开了我的母亲,随后转身拿起地上还没喝完的酒瓶,晃晃悠悠的再次走出了家门。

    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飞快的跑了过去,抱住了还躺在地上的母亲,她的两只眼睛毫无生气的盯着天花板,仿佛像是被上帝抽走了灵魂一样。

    妈妈,我轻轻的叫着她,可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可等待了许久后,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就这样我抱着她,和她一起睡在地板上,直到天亮。

    夜幕开始降临,我已经近乎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冰冷的地板麻痹了我的身体和大脑,我的脑袋有些发昏,我想我可能是发烧了。

    我听见房门有响动的声音,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枪响和男人的闷哼声。我试图调整身体,用力的将头抬起向上去看。

    我看到了我的母亲站在门后,双手拿着枪,一动也不动。

    我的父亲倒在了地上,鲜血不断的从头上流出来,我想叫可我的嗓子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我看到我母亲开始大笑,她毫无血色的脸因嘴角不停的抽搐,使得她此时的面部看上去更加的恐怖。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向门外拔腿跑去。

    我艰难的挪动着我的身体,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也随着她向门外跑去。

    妈妈!我使劲的让我的嗓子尽量大声的发出这几个音,我期盼着她能听到,然后停下来带着我一起逃走。

    可我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以至于我只能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却追不上她。

    她在前面一直奔跑着,却忽然停了下来。她回过头一直看着我,我看到她用口型对我说了五个字,随后转身离去。

    我的身体在此刻终于支撑不住了,就这样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我想起了她刚刚对我说的话,她在对我说:“尼克,再见了”。

    在那样一个寒冷的冬天里,我的母亲杀死了酗酒的父亲,并离我而去,再也没有回来过。

    据说她逃走的那一天,是维森镇50年来最冷的寒冬,她伴着那场大雪,丢掉了我。同样,在那样一个寒冷的雪夜中,也带走了我对她的爱。

    我想,我是恨她的。

    我感觉脸上有凉凉的东西流下,我抬起手摸了摸脸上冰冷的液体,随后睁开了眼睛。我望着眼前的壁炉,火苗已经不再跳动。原来是睡着了,所以才梦到了这些,我失笑着。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老挂钟,已指向凌晨2点钟的方向。

    老天,这一觉我睡得可真久。

    我离开椅子,准备向卧室走去,却看到了还挂在房梁上的绳子。

    明天。。。。。。明天再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吧,我这么对自己说着,然后抬起脚上楼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