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神秘信息

    更新时间:2018-05-06 18:34:58本章字数:1946字

    在一座昏暗的出租屋里,住着一个穿戴整洁的男人,他坐在一张破旧的书桌前,手里看着一本发黄的书,桌子上放着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是一盒他自己的明片,名片上的一行话暴露了这位男人的身份:携手调查事务所。没错,这个男的是一名侦探,名片上的名字是云飞扬。

    他刚搬来这里时,房东以为自己遇见了一个怪人,别人在家里穿着都很随便,而这个男的,却穿戴整整齐齐。要说他这人一丝不苟,房间里却时常传出他自言自语的声音。房东也是上了岁数的人啦,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他这样的人,还真是第一次遇见,真是个另类。

    再说出租屋里的云飞扬先生,他的屋子里除了床,桌子,电脑,还真没什么其他物品了,要说还有什么,就是那面全身镜了。伯爵合上书,嗯?一看书名,更是另类了。与其他侦探,天天看《福尔摩斯》那些侦探小说不同,他竟然看的是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

    合上书后,他走到了镜子前,此刻一个人的房间里,似乎变成了两个人的对演。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你还看纸质书。”

    “那我也不能把一切都交给网络啊,这样我会脱离现实的。”

    “说是自己创业开公司,在这种地方谁会来啊?”

    “这都什么年代了,网上有我的公司资料,需要的话,网上他们会联系我的。”

    。。。。。。

    奇怪的是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是看着镜子的,第二句有的时候会仰头,或把目光转向镜子旁边,到第三句又看着镜子,之后又把目光移开。原来,云飞扬开始记事的时候,旁边的亲人和朋友都很瘦,苗条,身材好,就连看的电视剧也是流行的小鲜肉,可当有一天他照镜子时候,镜子里的那个倒影,居然是一个胖男孩,长得也一般,那时他幼小的心,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一直坚信自己也是个帅小伙,那一刻他崩溃了,人格开始了分裂。

    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艺考的时候,他凭借这点,一个人在考场上展现出两个人的世界后,连考官都惊呆了,他们在看完表演后,都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人是刚才的学生,还是刚才舞台上他杜撰的那一个人,凭此,他被全国顶级的表演学校入选了,结果是,他在分裂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回到自己的桌子前,看看电脑没网了,原来这人经常蹭网,他蹭网倒不是为了省钱,不舍得按网线,而是,他感觉破解别人的密码也是一种乐趣,以前,周围邻居的密码都很简单,都是:12345678,或7654321,或者123321,88888888,nicaicai(你猜猜的拼音)输入这些密码,那么多WiFi,总有一个能打开的,可现在,好像大家知道了他这个蛀虫,都把网络安全升级了。

    尝试了那么多密码也没有成功,他忽然觉得自己肚子饿了,于是他下楼吃了个饭,回来后,他又可以上网了,原来,借口没网了,用支付宝支付钱的时候,顺便要了楼下老板娘的WiFi密码,又偷瞄了一下发廊镜子上的WiFi账号和密码。

    终于有网了,看到自己电脑终于有网,云飞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

    就在这时,聊天软件突然响了。

    看到聊天软件响了,云飞扬,打开了信息。

    “在吗?都灵伯爵先生。”有人在聊天软件上给云飞扬留了信息,叫了他网上的艺名。

    “在的。”云飞扬答道,看了看对面头像是女的,他马上又回答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女士。”

    “敢不敢,今天,冲冠一怒为红颜。”

    说完这句话后,对方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

    看着以上这些话,云飞扬并没有被莫名其妙到,他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客户,客户这样做,第一,可以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第二,也顺便试探一下对方的能力。

    看着客户最后一句发的信息,云飞扬拿起本,把他写了出来,“冲冠一怒为红颜”。他抬起头,刚才他面对的那面镜子,现在似乎移到了他的对面。

    “你认为这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拆字游戏吧。”云飞扬说起了他的第一感受,但马上又摇摇头,“看着不像,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吧。”

    “谁?”

    “金庸武侠小说里有过他,还是众矢之的,儿子还被建宁公主。。。。。。。”

    “吴三桂?那,这是什么意思呢?”

    “吴三桂的爵位是什么?”

    说到这里,云飞扬,立马飞奔了出去,此刻外面下起了大雨,云飞扬挤上了地铁,火急火燎的赶往一个地铁站,然后赶去了这座地铁口A口方向,看见了一个手拿红伞,身着一身黑色长裙的女人。

    女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转身过来。她没有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走上了地铁口停好的红色车子。云飞扬也跟了过去,上了她的车子。

    女人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没想到,没想到。”

    云飞扬扭头,这时候他才仔细打量了身边这位美女,30多岁年纪,皮肤皙白,嘴唇上图着红色的口红,是那样的诱人。

    他把手放到嘴边,小声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小声的问道:“没想到什么?”

    女人看也没看他一样,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第一个没想到,是没想到你速度这么快,第二个没想到,是没想到你年纪那么小。”

    看着,女人看也不看自己一样,云飞扬知道,这样的女人,之前肯定交往过很多的男人,阅历一定很丰富。

    红色的轿车,慢慢消失在雨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