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认罪

    更新时间:2020-03-26 12:11:52本章字数:2946字

    历清阳左看看,右看看的,当他看到向贝贝一闪而过的慌乱之事便了然,堂堂的鬼影司司主特易容来到此处的原因了,看来今日是特好的落井下石之时。

    薛知府看着那不懂规矩的侍卫稍有不悦,现在审案子的可是他,乱插什么嘴,“行了,是非清白,本官自会断夺。”既然出了命案,就要找最当事之人,“刘二姐何在?”。

    “我在。”刘二娘抱着死去的孩子穿过众人走上前,过往的人都嫌弃她抱着死去的孩子晦气,所以很快地给她让道。早知世态炎凉,心低还是会觉得荒凉一片,虽女子本弱,但为母则刚,今天势必要给自己的孩子也要讨一回公道。

    此动乱牵扯上命案,薛知府不得不谨慎万分,准备让随行来的仵作作个尸检,体凉作为母亲刚丧子之痛,薛知府说话也没那么强硬,“你的孩子已去,为了弄清楚孩子的死因,还你的孩子一个公道,可否让本官的仵作为你的孩子先作一个尸检?”。

    用证据说话,刘二姐还是懂的,况且吃了那向府千金的粥不适的又不止自己一人,心里还是十分不舍,嘴里轻声念着:儿呀,不疼,一会就好了,随后便把怀里的孩子递给了那仵作。

    那仵作接着这孩子也是感叹不已,这么小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吧。体重这么轻,怕是生下来就受了不少苦,“大姐,你放心,我会原原本本地把他还给你。”。

    刘二姐跪在大娘的身边,快速收拾心情,便把心里准备的话说出来。“大人,王爷,我叫刘二姐,我是带着我的孩子找他爹爹才来的京都,人一直没找到,带着的盘缠却用光了。半月前,我便和我的孩子便流落到此处,一直饿着肚子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幸得向府千金的一碗碗热粥,和众多人的帮助,一解我和我儿流落于此的困顿。可是,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那粥是有毒的,我儿本来身体弱,吃了几次那粥,一下子就,就不行了,好心的大夫给我儿治病,可是都没来的及治,就在我怀里,在我怀里咽气了。求求你们,求你们给我孩子一个公道,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刘二姐说完这番话,人已经哭得不成型了。

    看着刘二姐一番声俱泪下的哭诉,在场的人无不为气感到气愤。

    历清阳很上道的给刘二姐造势起哄,“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一听到有人第一个开始帮腔,在场的百姓意外地很配合跟着大喊“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看着在场的人似乎都已经咬定自己就是草菅人命之人,向贝贝心里恨着呢,之前好几次按这个法子施粥都没出问题,这次定是有人故意要她出丑,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替罪羔羊。

    现场的呼声一次比一次大声,这让薛知府感到头疼,如此嘈杂,难以审案,“肃静,还让不让本官和王爷审案了。都给我安静。”。

    早在之前,唐少允便挥手示意,让属下去取那粥过来探查,现下,那粥也刚好拿了过来。那属下在两碗粥上放入银针试毒,银针并没有颜色变化,那只能从其他角度出发去查“既然问题出在粥上,那我们就在这个粥上找线索。”。

    唐少允也是跟梦茹一样,同时习武之人,鼻子比一般人敏锐,所以一到此处就闻到一顾淡淡的馊味,此时手里的粥颜色发暗,浅尝味道并无多大区别,似乎少了一股粥的鲜甜味。银针没有颜色变化,要么无毒,要么毒量极少,或者那毒是用银针无法探出来。

    薛大人看那粥颜色发暗,银针都试不出有毒,本来不想试的,却看到二皇子亲自试了那粥,所以即使是做样子他也不得不试,于是表面上看着是认真探查般的严肃表情,实际是忍着恶心才试了一小口。

    有毒没毒也不是能尝出来的,也是有很多毒是银针无法试出来的,还是得继续问话,“之前给小孩治疗的大夫可在此?”

    那大夫其实早想走了,医馆里还有很多事要忙,他一个大夫不治病救人,却在这跟着起哄实在不合适。但是不知为何,每次他想走,人群里有人堵着自己,三翻四次下来便知道是有人不想让他走,想着今日这事必是少不了他的,实话实说便是“草民在。”。

    薛知府继续安排审判,“上来,说说你为那小孩诊断的结果。”。

    大夫靠前来就看到刘二姐依然在低声啜泣,“草民从医半辈子,百草堂就是草民所开,今日出诊归来的路上遇到一对母子,即刘二姐与其儿子,刘二姐呼喊救命,草民懂医就想着上去为其诊治,那孩子气若游丝,脉搏平缓无力,面色发黄,瞳子高(翻白眼),那孩子本就体弱,加上中了催命之物,伤了根本,所以真的药石无灵。”。

    薛知府继续问道,“你是否能确定那催命之物就是就是向大小姐施的善粥?”。

    大夫思索半分,那粥确有奇怪之处,设想有可能是掺杂了腐败带有毒的坏米所以才会导致那小孩的死亡,因为一切症状都吻合,可是施粥的是向将军府,他一个小小不知名大夫不知可否抵挡不住高官的怒火,“大人,草民不敢确定,按刘二姐所说,她今日喂食给小孩最多的就是向大小姐的善粥,所以草民认为那善粥也是有可能是。”。

    话说完,刚刚去尸检的仵作也回来了,“回禀大人,那孩子身体瘦弱,腹部有积水,脾脏却堪比正常成人的还要大。”。

    薛知府继续追问,“那大夫,按以上的病症,你可看出是什么病因了吗?”。

    大夫悬壶救济一辈子,自然不会罔顾人命,“根据以上的病症,众所周知腐败的谷物是带毒的,就算是少量摄入,长期积累下来,那便会威胁生命,草民可以断定,那孩子催命之物就是也就是那粥,那粥看起来似乎并无二至,但是认真观察,那粥颜色是灰白色的,而且吃起来味道也与用正常大米煮出来的会不一样,鼻子敏锐之人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馊味,所以大人,草民断定这粥确实有问题。大人明察秋毫,请为那可怜孩子讨回公道。”。

    “官小姐罔顾人命,一命抵一命。”,造势之事,历清阳还真是得心应手。

    “一命抵一命”,“一命抵一命”在场的百姓呼声一浪比一浪高。

    现在所有的不利证据和线索都指向向将军府的向大小姐,薛知府也感觉有点犯难。

    眼看着事态发展越来越严峻,那些百姓每人一口口水都能把她淹死,向贝贝心里慌张不已,眼眶泛红,前不久才停下的眼泪止不住的继续流下,唐少允那里她是不敢看的,根本不敢对视,只能看向身边的侍女小春,小春立马会意,低声说道,“小姐,别怕,小春本事一个孤儿流落街头,幸得小姐好心收留,小春这名就是小姐的,今日这罪名奴婢小春替你揽下。”,向贝贝感激地看着小春,嘴里突然就说不出话。

    还未等薛知府提审,小贝贝的身边的侍女跪在唐少允和薛知府的面前,“奴婢小春认罪,是奴婢贪图钱财,串通米店小二购入一批腐败的大米加入到新米里面鱼目混珠,此事与小姐无关,这是奴婢与那店小二勾结交易的票据,请大人,请王爷降罪。”。

    唐少允接过那份票据,想起她们刚刚的小动作,还有小春那丫头无所畏惧的表情,又看看向贝贝此时眼神的闪躲。唐少允心里了然,可是心里未免过于失望,但是看在是自己恩师的份上,今日之事就这样吧。“薛大人,此案可结?”。

    薛知府结果那份票据一看,明面上事实已经清楚了然,既然唐少允也提示让他让结案,那当然要结,还要麻溜地结。“这小小婢女已然认罪,根据南国律法,当判侍女小春死刑,先收押,择日处斩。”。

    戏看完了,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去。没想到唐少允也是一个护短之人,今日之事她之事帮着说几句话,便让向贝贝贡献了一个侍女出来,还损了她的名声,也算是值得。

    侍女小春被判死刑,向贝贝除了担一个下人管教不严的小过失,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实质性惩罚。而作为向贝贝的未婚夫,唐少允下令处理糟乱的现场,安抚好现场的百姓,并且以自己的名义,在这个地方施粥连续一个月作为对百姓补偿。

    这次的事情就那么过去了,但是向贝贝购买腐败的大米,以次充好来,还闹出了人命,这种种行为也让唐少允失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