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16 风住尘香花已尽

    更新时间:2018-05-14 07:00:00本章字数:2364字

    华年的话像说给宝贝听,也像说给自己听。甚至之后又补了一句。

    “因为曾经有人对我的好,数倍于我。天平一直向她倾斜。

    等到我失去的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个不够珍惜的人渣。

    可是,等我明白如何衡量爱在心里的分量,也就没有资格再说自己失恋了!”

    宝贝不再说话,华年这番话,分量很重。

    符合这个天秤男的个性,却也很符合未来是十二宫天神的我的口味。

    如果可以在华年电脑上点赞的话,一定给他三十二个。

    。。。。。。

    宝贝在华年的开导下,心情渐渐回转。然后才说出,是男朋友嫌她一直太过于保守,吵架之后,生气分手。

    一向要强的她,穿着暴露的兔女郎装,在街边瑟瑟发抖时,被华年遇到。

    雪中送碳,远不及锦上添花。华年给宝贝这个高中同学送上的温暖,却远不是一件外套,也不是一席颠覆“失恋”的话,而是那种衡量爱的能力。

    即便我身为爱神,也深感受教。

    或许是好久不见,或许是暂时无处可去,又或者是两个心有牵挂的人,还拥有者共同的心声,宝贝拉着华年去唱K,华年没有拒绝。

    未来音乐量贩式KTV。

    中型的包间内,宝贝拿着话筒,开心的打着拍子。

    华年正声情并茂地,对着屏幕上《难以启齿的柔弱》的MV,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宣泄着连日来的压抑。

    “有时候也会默默认真

    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可能

    如果上天安排我也必须这样

    在爱和恨的世界里迷惑

    有些难以启齿的柔弱

    在孤单夜里会滑落

    忽然有太多的话我只能对自己说

    有些难以启齿的柔弱

    只能自己慢慢把握。。。。。。”

    宝贝边听边笑,边笑边哭,眼泪不由自主地低落在手背上。她对很多华年的过去应该是了解的,这一刻,不知是因为歌曲动人,还是别的什么,她不再看着唱歌的华年,而是在华年的歌声里,埋头痛哭。

    忽然,包间的门被推开。五六个汉子将服务员一把推开,将唯一的出口堵住。

    随后走进来一个比华年瘦很多,也矮很多的青年。

    名牌加身,手里的智能手机屏幕还亮着,显示着几乎快重合的两个点,像是某种定位导航。

    华年的歌声在门被推开时就戛然而止,放下话筒,目不斜视地看着几人,没有说话。

    宝贝并不知道有人进来,而是华年的歌声停了,才慢慢抬起头,泪眼先看到华年,后看到熟悉的青年。

    青年吸了口气,吹着纨绔的口哨。

    “宝儿!你这让我好找啊,要不是我把自己手机也换成了你的ID,今天都没法把‘搜索手机’这种奇葩功能发扬光大了吧?

    也就没法看到宝儿你的这种特殊口味了啊!是不是啊,哥儿几个!”

    华年听对方口吻,应该是认识宝贝的,所以也没有立即发作。

    宝贝听了青年的话,一把擦掉眼泪,以蛮横的口气开口:“白鸿飞,你特么什么意思?想说姑奶奶在外面偷人?还是说我身材不好,就不能为争口气穿着兔女郎出来了?”

    青年一阵错愕,眼神里分明有些怕眼前的宝贝。但是当着后面几个爷们儿的面,又觉得自己不能掉了身份。

    硬撑。

    是青年所表现出来的全部。

    而华年似乎一眼就看穿了这种外强中干式的,带队“捉奸”。

    “我叫华年,是宝贝高中同学。你如果真是他男朋友,你觉得在这种场合下怎么能信任她,就怎么来!

    我华年要是说一个不字,今天撂这儿!”

    青年一怔,明摆着没想到华年看穿自己心思之后的反应。

    挡在门口的几个汉子,一听华年倒想逞一回英雄,立马就要上来对华年动手。

    却又被青年伸手拦下。

    “好,有种!我白鸿飞就喜欢硬汉,至于你是不是像外表一样硬,就用咱们的规矩来试上一试!”

    “白鸿飞,我告诉你,别乱来!”

    宝贝的言语中,都是警告。当想要劝阻华年时,却又被华年几句话打发。

    白鸿飞没有废话,招呼服务员。

    “服务员儿!上酒,‘三杯吐然诺’。”

    然后看着华年,神色中满是无法置信。

    “白少。‘三杯吐然诺’不是谁都可以喝的,这种调和型烈酒,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废话,用你说。喝不了他自己不就不喝了嘛,快上!”

    。。。。。。

    不多时,服务员端着一个盘子走进包间。

    盘子上放着三个中型玻璃杯。一杯从上至下由橙色逐渐变透明,一杯从下至上由蓝色渐变青色,一杯从上至下由紫色渐变绿色。

    青年看着服务员将三杯酒放到华年面前,然后得意地对华年说道:“黑道白道,都是江湖。按江湖规矩来,以侠客行里的‘三杯吐然诺’命名的调和烈酒。三杯全都喝下,说不出假话。

    量力而为。喝了他,在场的人没有人敢不信你!”

    青年的话声音洪亮,像自带麦克。

    “华年,用不着!清者自清,我宝贝不需要拉你来挡枪,他白鸿飞爱信不信!”

    华年闻言轻轻摇着头,看着眼前的‘三杯吐然诺’,一脸淡漠,他又怎么会忘记自己酒精过敏。

    “宝贝,虽然说这话寒心。但是我想说,你的清白是只是附加,我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能拥有,任何时候都配的上她的清白!”

    话落,手起,一杯酒尽。

    两杯。

    三杯。

    剧烈的刺痛瞬间从口腔扩散到胃里,难以形容的灼烧感,在华年空荡荡的腹中,犹如活跃的毒药。

    华年只有早晨吃过些东西,其他时候都在公车上,直到遇到宝贝,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酒精在华年的空腹中,肆无忌惮,疯狂地涌入血液,到达五脏、四肢、大脑。

    十秒出现脸红,十五秒眼睛充血,三十秒嘴唇开始发紫,五十秒的时候,华年全身毛细血管都已清晰可见,脸色已经苍白。随后直接倒在沙发靠背上。

    白鸿飞和身后的几个汉子,头都炸了。心中不断抱怨:不能喝酒你硬撑什么,这症状。。。。。。

    “愣着干嘛,叫救护车!华年出什么事你给姑奶奶等着!”

    几个汉子都将门让出来,白鸿飞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宝贝手足无措地拿出手机打给师姐,电话那头传来严厉地训斥:“你好歹也是医科大研究生,脑子里装的是玻尿酸还是硅胶?酒精过敏还让他大量饮用烈酒!

    注意查看呼吸、脉搏、体表出血症状、神智是否清晰,先催吐,一旦昏迷时刻注意瞳孔扩散。。。。。。”

    电话那边宝贝的师姐,一边指挥着宝贝,一边联系急救室,为华年急救开启快速通道。

    好在兴州市不算大,人口不多,道路不堵。急救车五分钟到达,又五分钟返回了医科大附属总院。

    华年被推进急救室时,宝贝焦急地在外面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小声数落着白鸿飞。

    白鸿飞蹲在墙角,头也不抬,双手抱头,在宝贝面前全然没有公子的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