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34 等闲变却故人心

    更新时间:2018-05-28 07:00:00本章字数:2530字

    那个被老太太呵斥的调皮小捣蛋,会时不时骚扰我,然后又被你像轰蚊虫一样驱离我身边。

    从你身上,还能感受到那种并非占有的呵护。

    家族式的老少同乐,不经意间让我沦陷。

    或许自己心里也曾无数次幻想着,我们作为彼此另一半,随性地享受着简单。

    蒸锅里冒着热气,砧板上已经有数百个饺子的时候,我们停下手中的忙碌,却不曾觉得辛劳,反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喜悦。

    像高中的那个周末,早起买菜做饭却放多了醋,看你在门外吃的一脸幸福。。。。。。

    “浮云,我们有多久不曾见过了?”

    突如其来的问题,甚至都来不及思索。见你一脸认真,我开怀一笑。

    “不算今天的话,631天!”

    连自己都错愕地想要掩饰一下,回答这种问题前,是不是应该搬着手指算一算。

    可你放下擀面杖,一个迅速转身出去了。

    我没有看到你的表情,但这么多年来看着你的背影,又岂能不知道你慌忙离开一步不停,正藏起心中阴晴。

    一瞬间,有些自责。

    如我轻易看懂你,阅历丰富的老太太又岂能看不透。

    姜是老的辣!任何时候都容不得反驳。

    “我们家华年要是欺负你,就收拾他小子!

    我不懂现在你们年轻人什么分手啊离婚啊。当然也不想让你们活成我们那个年代的人。

    身为女人,听到看到的都不重要,用心感觉就对了。

    我跟华年他爷爷当年就是这样。。。。。。”

    短短几分钟,她似乎跟我讲了很多。从她话里感受到,对已逝华爷爷的真挚。

    沉淀在岁月的分分秒秒里,没有任何雕饰。

    我还没有将这几年的种种,都来得及换位思考时。

    她几句话,让我为自己之前的猜忌感到羞耻。

    “浮云啊,几年前还为了去看你,装作去店里买东西。

    我老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他结婚生子,但我总说,一定要找一个跟你一样的,因为你笑起来老婆子我很喜欢。

    一会去那个屋里转转,别辜负我这孙子一番好意。

    华年求着他五伯给你安排工作,想把自己那个机会用到你身上,固执地说他工作不用旁人操心。。。。。。”

    耳旁一阵嗡鸣,她后面说什么我几乎没有听清。

    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直冲大脑,容不得过多思考。

    等有些清醒时,你在我面前晃悠的五指收起,轻轻放在我头顶。

    这样的动作,从来都像强心针,扎在我又开始节奏错乱的心上。

    没多久,跟我哥回家了。

    执意不让你送,怕那样看待你的心,承受不起。

    。。。。。。

    曾以为,只要爱能成长,情会成熟。

    曾以为,只要先到终点,不必流连。

    兜兜转转兜兜,怎么就丢了呢?

    寻寻觅觅寻寻,怎么不见了呢?

    匆匆忙忙匆匆,怎么就变了呢?

    认为自己已经不那么喜欢你了,可不想对你说“再见”。

    认为自己已经不需要你照顾了,可依然期待你的“关心”出现。

    认为自己已经不属于你世界了,可上天却一次次将我推到你面前。

    终究还是放弃了考研。无视爸妈的规劝,只说:不再想学习的自己不能丢人现眼。

    同样没有选择留在西安。不顾同学的挽留,把一切可能的机遇都随毕业留在昨天。

    回到这里,准备“择一城终老”。

    。。。。。。

    兴州市,武城区,育成中心6楼114室。

    事业单位宽大的办公室里,摆着几张实木办公桌。

    几台电脑黑着屏幕,唯独我桌上的亮着。

    干净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束红玫瑰,娇艳欲滴。

    手里的精美贺卡上,字迹歪歪扭扭,滚圆瘦小,应该是出自一位女性之手。

    “浮云。我欠你的!”

    署名“护花使者”。傻子都知道谁送的,我浮云虽然最近诸事不顺,智商还是毕业的。

    拿起电话,我愤然地将许久不曾拨打的“坏人”电话拨通。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出一声熟悉的“喂~”。

    可不知怎的,这一瞬间就想将所有怒火都倾泻到看不见的你身上。

    “花是你送的?你能不能不这么闲?我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你,我们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有男朋友。花我也已经扔了!”

    “嗯!因为我欠你的呀~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不值得的。还记得高中时候第一次送你花吗?那时候不是没钱嘛,我把体验生活卖剩下的单支玫瑰都送你了。。。。。。我是觉得,这么多年,没送过你一束完整的花,趁今天你生日补上。。。。。。”

    可这些苍白的话,落在现在的我耳中,就像是在卑微的祈求和好,也同样像是对我这将近一年闹心生活的怜悯。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爸妈不同意,而且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们还是别联系了!”

    可我始终没有急着将电话挂断。

    “傻瓜~你误会了!我真地不是来再续前缘的,嗯~,真地只是把这束花补上。。。。。。这样,心里会好受些。。。。。。”

    你越是尽量掩饰内心的不平静,越觉得你跟曾经的我没什么分别。

    痛恨卑微,讨厌误解,反感这样的纠缠。

    “别这样叫我!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我把我跟男朋友的照片发给你。就这样吧,再也不见!”

    说完这一句,终究无法抑制自己情绪,挂断电话。

    趁午休时间,抱着这束红玫瑰回到自己租住的小窝,将花细心地插到花瓶里。

    生气,是因为你并没有试着去了解,从你人生脱轨几年的我,究竟经历了什么,收获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愤怒,是因为你这个烂好人,付出这些的时候,考虑我,考虑你,考虑很多人,却未考虑过“我们”。

    一边欣慰生日还能收到你的礼物,却一边蜷缩在自己引发的漩涡里到处逃避。

    你知道我为何离开西安回来?又为何没有住在家里。

    你知道我为何拒绝你五伯提供的机会,在这形同待业的事业单位,拿着1500块工资混吃等死?

    你可知道我哥跟袁蓉闪婚后,过的很糟糕。

    虽然已经有了小侄女萱萱,可他穿着破洞的衣服,身上搜不出20块钱。

    虽然我曾在他家借住半年,可却有床不能睡,蜗居在沙发上。

    虽然名义上有个嫂子,却经常整晚泡在夜店酒吧,基本不顾家。

    我有男性朋友,却不敢定义什么是男朋友。

    当生活与我争锋相对,自己当初的所有选择,都在反思中经不起推敲。

    当幸福与我失之交臂,自己身上你给的关怀,都像冰水洗澡一样煎熬。

    心,早已不是简单的矛盾、挣扎、愧疚。

    蓦然回首,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我们不是我们。

    又凭什么,去接受你说的“亲爱”。

    又拿什么,去承受你给的“依赖”。

    我说,

    我们就这样吧。

    几年不曾陪伴,各自长大的我们都有了沉重的心事。

    你有心思,我有心思,却无彼此心思。

    我说,

    我们就这样吧。

    几年不曾相安,各自生根的不安都有了繁茂的叶枝。

    我有几枝,你有几枝,找不出同一枝。

    我说,

    我们就这样吧。

    几年不曾相恋,各自背负的想念都有了顽固的污渍。

    洗要数日,晾要数日,收拾还要多日。

    只有这样,

    能等到有心相伴,不必各怀心思。

    只有这样,

    能等到你我相安,不安只有一枝。

    只有这样,

    能见到真心相恋,不用再等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