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39 如果人生还有戏

    更新时间:2018-05-28 22:05:34本章字数:2496字

    谁都知道,人生如戏。

    可没人知道,自己要入戏多深才会是一个好演员。

    无违良心,给人安心,活的舒心。

    表里如一地活出自我,就已经完美地演绎了自己戏份里的主角。

    。。。。。。

    华年安详睡着的样子,从来不曾见过。

    如果以我爱神的角度来严格定义,真正认识华年的时间还不到三天。

    可有一件事不能忍。

    我居然跟这小子“同床共枕”快两年。

    尽管如同浮云回忆自己的曾经,却仿若我帮华年做了一个梦,一个长达两年的梦。

    我气愤着,却也欣慰着。华年跟浮云的青春,成了我睡梦中的温床,让自己成长到曾经的丘比特需要仰视。

    我思考着,却也无奈着。浮云为生活的负累而伤,不必再伤心的华年却伤了回忆。要如何帮他,才能再上演一处折子戏。

    。。。。。。

    早已充满电的手机,还插着电源。

    华年还没醒,闹钟也没响。

    可整晚都坐在钢琴上的我,已经看到窗外泛白的晨色。

    我想,换做以前调皮的丘比特,还是会附在华年身上,干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如今,不想折腾这个可怜的人。

    我闪身消失,又闪身出现,顾不得雪白的羽毛掉落,反正无人看见。

    华年手机的闹钟立刻响起。

    。。。。。。

    “那些虚伪的时刻,不择手段的。。。。。。”

    铃声之后,华年睁着惺忪睡眼,娴熟地拔掉手机,停止了这段闹心的旋律。

    时间7:10,2016年3月6日。

    华年翻过身,没有像两年前那样早早起床,似乎打算继续睡一会儿,其他的事情可以晚些再处理。

    但就在这时,微信接受消息提示两声。

    看到两条语音消息都是来自杨婕,我会心一笑。

    华年无奈地点开。

    “华年,我估计昨天着凉了,现在浑身难受,嗓子冒烟,你这合约男友能不能。。。。。。”

    “看。。。。。。看”

    再发信息无人回,打电话无人接听。

    眉头一皱,睡意全无。

    穿衣洗漱之后,华年没有立即出门,而是先打开冰箱找了找,一番厨房全武行之后,拎着保温杯离开了。

    华妈妈今天似乎醒的比较晚,在华年出去后,收拾着厨房里剩下的碎生姜。

    。。。。。。

    香鱼王子假日酒店。

    距离华年所在书香雅苑A区并不远。

    华年不知道杨婕所在房间号,只好拎着保温杯前台问询。

    可当浓妆的前台女客服要求华年出示“身份证”时,华年错愕,愣了几秒钟。

    “同事病了,我送姜汤!还要身份证干嘛?”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再说我也不知道你送什么的~”

    “那麻烦快点,我赶时间。”

    “帅哥,你这一日之计在于晨,服务周到不用等。稍安勿躁,不耽误你发挥~”

    看得出华年生气,但却并未理会服务员的阴阳怪气。

    接过服务员递回来的身份证后,直奔电梯。

    直到电梯门关上,都还能听到前台传来的小声嘀咕。

    。。。。。。

    “8008号房间。”

    华年出了电梯左拐右拐,终于走到了门牌是8008的房间。

    按下门铃,足足等了三分钟门才缓缓打开。

    可华年从前台到8008,总共花了不到三分钟。

    房门打开的瞬间,凉风带着香水味扑鼻而来。华年下意识地用衣袖捂住鼻子。

    杨婕穿着灰色的睡衣,脸色异常的夹在门缝里。

    “华大男友,你~你居然还真来了。我不行了,今天恐怕没法把握机会去表现了。”

    杨婕说着,转身扶墙一步步往卧室走。

    华年上前搀扶,又在杨婕躺下后为其盖好被子。空调显示温度只有5℃。华年只好轻轻摇头又关掉空调。

    从始至终华年的目光没有乱瞅,神色中有担心,可心之色始终如一。

    给杨婕倒了杯冒着热气姜汤后,喂其喝了几口。

    手背放在杨婕发热的额头,轻声斥责,还告诉杨婕他自己一个人去看老太太。

    兜里掏出两片感冒药放在桌上,叮嘱半小时后再吃。

    华年随后关好8008的房门,乘电梯离开。

    走出酒店大门,耳边还回想着服务员那句略带嘲笑的“这么快?”

    。。。。。。

    华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8:20。

    或许是刚才匆忙,并未注意到微信又收到三条信息。

    只是这三条消息,却分别属于三个人。

    第一条是杨婕发的,文字消息。

    “浑身冷,但心里暖。”之后还跟着一个企鹅飞吻。

    华年轻叹,没有回复,应该是不想再打扰其休息。

    第二条是张俊发的,语音消息。

    “我了个去!华年小童鞋你昨晚突然挂电话不理侬家,害得人家好担心哦。可是再拨回去的时候已经关机。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现在才从某个酒店某美女房间里出来?”

    能听出这个叫张俊的不是gay,但却在跟华年说话时带着特有的“娘娘腔”。重要的是,最后一句话几乎犹如女人第六感一样料事如神。

    华年脸上泛起笑容,转身看了看头顶上方的“香鱼王子”,以调侃地口吻回了一句。

    “怎么?约吗?想约也只能晚上了,白天没空!”

    说完这句话,华年招手拦了辆车,并随口报出“电厂家属区”。

    司机转弯,迎着阳光的方向驶入滨河大道。

    不知是阳光刺眼,还是华年的“睡车症”又开始了,渐渐有倦意爬上他的脸。

    微微低头。

    摆弄几下手机后,点开第三个人发的信息。

    信息上方显示“水色”。

    信息只有简简单单几个字“没有电视~~看手机”。

    再看头像。

    一个昏暗的楼道里,浮云长发简单束起,垂落左肩。穿着黑裙子,一手叉腰一手垂落。

    可就如头像里泛黄的光线一样,她的笑容也微微泛黄。

    见过那么多次她天真的笑脸,岂能看不出藏在眼里的孤单。

    见过那么多次她如花的容颜,怎会瞧不见挡在身后的阴暗。

    可如今的华年,怎么会跟我这看过浮云记忆的爱神一样,拥有洞悉爱里悲伤的能力。

    备注名没有改,说明浮云只会这样偶尔发着简单的信息,不提曾经,无关青春。

    似乎她并不知道,华年能这样随性地跟她闲聊,只是因为那部分“痛并快乐着的记忆”,已经随着脑萎缩,被排挤在人生之外。

    华年像对老朋友一样,简单笑着,简单回着,竟然没有因为“睡车症”睡着。

    他回:“起痘痘”,后面跟着微笑的表情。

    她发:“现在人老珠黄”。

    他回:“好着呢”。

    可实际上他记忆里不曾有这个老朋友,现实里也不曾见过。

    她发:“给你找个近照”,“没找到,算了”。

    没等华年打字回复,她又发一条。

    他回:“晓红之前给我一张她珍藏的小学照片,她说那张很完美”。

    记得晓红的华年,却想不起浮云。

    她发:“照片都是骗人的,小女子还是那么傻巴啦叽”。

    片刻后。

    她连发几条信息

    “头像是你?”

    “我感觉好想你”。

    “但是貌似比你瘦一点”。

    “像你。。。。。。”

    最后一句似乎是觉得自己打错字发给了华年,又单独强调。

    我不知道华年会怎么想,是这个女子轻浮,还是觉得自己比这个“男女依偎的背影”里,瘦很多。

    但我丘比特知道,浮云的无心之言,或许正是她强烈压抑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

    是一句强迫自己不要说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