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致命的背叛(10)

    更新时间:2018-05-08 18:31:25本章字数:1031字

    “小姐,您还好吗?” 柳初晴担心地扶着她。

    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八年前的这一天,太太自杀去世了。

    她更知道,每逢这个日子,小姐又是一顿伤心难过。

    “嗯,没事,走吧。”聂曦瞳示意她放心。

    越是接近妈妈的地方,她就越觉得呼吸困难。

    八年了,自己没来看妈妈足足有八年了!

    她一个人独自在国外漂泊,多么的孤独和寂寞。

    不是她不想回来,而是不敢来,她害怕那种绝望的痛苦再次出现,害怕自己又不会控制不住地痛哭。

    看着美丽如初的妈妈,聂曦瞳的心顿时好像被撕开了好几片。

    “妈妈,瞳瞳来看你了。”她把一束百合花放在宋紫言的墓前。

    百合,是她妈妈最爱的一种花,纯洁与高贵。

    聂震东想上前去上香,却被聂曦瞳抢先了一步,他心里非常不满。

    在聂家,最大的长辈依然是聂曦瞳的爷爷聂默峰和奶奶李云华。

    但聂默峰早已在遗嘱里写明,聂家一切的拥有者,包括自己和李云华所有的股份、东言集团的继承人都是聂曦瞳。

    自家女儿竟然比他老子的身家还要多,你能让他爽到哪里去。更何况,他一直都觉得,聂默峰这样做是不公平的。

    聂家的一切本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的弟弟聂震远也不应该和他抢,更何况是自己的女儿。

    如今那两个糊涂东西竟然要把聂家全部的东西都给了聂曦瞳,这不是让人觉得他聂震东没有实力,让人看了笑话吗?

    其实,聂震东也是个蠢的。

    他自己也不想想,造成今天局面的,到底是谁?如果他肯对自己女儿好一点,聂曦瞳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一切给他爸爸的。

    可惜,聂震东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他还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聂曦瞳霸占了他的东西。

    “大嫂,我和佩月来了。”聂震远和宁佩月走到跟前,曲了曲身体。

    “你们也来上香吧。”聂曦瞳淡淡地说道。

    她口中的两人是指聂震东和沈雅言。

    “嗯。”聂震东首先应了一声。

    “等等,爸,我想,妈妈她是不想看到聂雅情这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用了。”聂曦瞳阻止了聂雅情上前。

    “聂曦瞳,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先是对小琳不礼貌,接着是情情。怎么,难道你现在还要继续阻止我拜祭你妈妈吗?”

    聂震东真想上前教训一下这个不孝女,但是,他不敢啊,因为她是聂家的继承人,而且手里握有东言最多的股份。

    “难道您觉得她有资格站在妈妈的墓前吗?爸爸,我问您,当您看到妈妈的相片时,您的心有没有一丝的疼痛?噢,不,或者说是一丝愧疚?”聂曦瞳的眼眸里是不明的仇恨。

    没错,是仇恨!这让聂震东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寒。

    “瞳瞳……”聂震东的声音变得有点哽咽。

    聂曦瞳的身体有点僵硬,但想到妈妈死得这么悲惨,她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爸,请您让这个女人到一边站着!”她指着聂雅情,坚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