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差点绝户

    更新时间:2018-05-11 09:29:24本章字数:1151字

    1 差点绝户

    狗剩媳妇二花慌不迭跑回到村子,村里静悄悄的,静的连树叶子都懒得摆动。整个村子仿佛都在睡觉一样。不!平日晚上也是狗叫猫叫的,午休时候,鸡鸣狗叫声也不绝于耳。此刻什么声音也没有,一片静寂,仿佛,她耳朵聋了一样。忽然,她的头皮一下子紧了起来,浑身一下子冰凉。“狗剩!”“狗剩!”“黑子!”她拼尽全身力气,大声喊他男人还有她家的狗。

    “汪汪汪”,他家的黑子先跑到她跟前,可能是看到她没有任何反应,黑子叫了两声,二花算是癔症过来了。哎呀,妈呀,二花几乎瘫坐下来,搂着黑子,大声喘气。

    “咋了?”,这时候狗剩也出来了,“咋咋呼呼,声音都变了,我还以为出啥不得了的事了哩!”

    “咋了?”二花也想不起来咋了。她回想起来,为啥害怕了呢?回想起来,没啥事呀?!

    她想起刚才的安静了。哎,我在地里摘点豆角,听见村里热闹动天的,我以为北村的人来了呢!北村是她娘家,这两天村里起戏,她叫娘家妈带着侄子来住几天。一听到村里热闹,以为他们今天到了,着急慌忙回来了。可是,为啥我回来啥声音也没有?我突然就害怕了。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咦,看你急成啥!说了明儿个来,不是今儿个!狗剩说。

    那为啥我听着是那么热闹?刚才村里发生啥事了?

    啥热闹,没啥事!我在家煮肉呢!没听见啥呀!你耳朵出毛病了吧!

    “不是的,我和三嫂都在地里,我们都听到了。村里热闹动天,感觉来了好多人呢!”

    “噢!你刚才去西地了呀!咱村就这样,自古以来就这样,在西地在南地,听着村里都是热闹的很。”狗剩不在意的说。

    “为啥呀?”二花问。

    “为啥?咱村主贵呗!你看,其他村都不唱戏,就咱村年年清明节唱戏。”

    “主贵?主贵个啥?我看是邪性!你看看咱家,邪门!”

    狗剩一句话也不说了,蹲地上陷入了无限的悲哀,想着想着,一个大男人回屋里哭去了。狗剩很悲惨,他的爹妈在他出生后就相继死了,他自己算是在亲戚邻居的帮助下,长大了。这不算啥稀奇的事,关键,他的人生,几乎是复制了他爹的命运。他的爷爷奶奶也是在他爹出生后就死了,他爹一个人长大,生了他这个男娃后就死了。这还不算啥,关键是他闺女香香,一两岁上妈就没有了。后来娶了二花,生了男娃臭臭。他真怕呀!他心里的怕,从来也不敢给二花说,害怕二花嫌弃他。

    其实看似二花大大咧咧的,但是嫁过来这几年,也从村里人嘴里知道了这些事情。这几年,二花心里不是没有疙瘩,她没少往丰山上跑。

    正所谓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丰山不高,海拔200多米,几乎就不算山。但是丰山很灵,尤其是丰山向南向西,一马平川,再无山陵,所以这些地方的老百姓都是千里迢迢赶来拜山。

    “邪性!你不知道,他都不敢往坟地去,一回来他就胡言乱语,什么唐王爷呀,什么大伯二伯三爷呀乱叫!他大伯二伯三爷啥的,都早死了!”二花回娘家时候,和她妈也没少唠叨。

    二花真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