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赶水珠的南蛮子

    更新时间:2018-05-11 09:27:50本章字数:1270字

    3赶水珠的南蛮子

    丰山脚下小果子小时候,家里就在村边住着,站在院子里,目光跨过西边碧绿的麦田,就能远远看到西大河,清澈的河水奔腾向前,欢快的如同十几岁的小姑娘。早上妈妈站在院子里给她梳头,她能听到西河的流水哗啦啦的响。西大河很长很长,不知道从哪里来,只知道流到了长江。他太长了,所以有很多的名字。在果子家乡,他的名字是袁店河,在果子的村子它就叫西河,有时候为了和东边的小河区别,就叫西大河。

    小果子最喜欢去西大河(袁店河)玩,但是太远了。对村里人来说,东边小河清清的溪水已经足够满足人们的需要了。只有壮劳力,才跑去西大河游泳,洗澡。村里的妇女和孩子老人都在东小河清澈的溪水中,洗衣服、洗头发、捉鱼捞虾。一到夏天,村东边的人家吃饭都要坐到溪水里,孩子们更是一个夏天都长在水里,反正水比较浅,大人也放心。

    果子小时候,西大河,是个豪华的存在。河边树木林立,藤蔓缠绕,放牧牛羊的人牵到就完事,自己在树林里挂个吊床睡懒觉或者打牌,广阔的河滩足够牛羊撒欢吃饱了。河水里,浅的地方清澈见底,果子最喜欢夏天,找一块平整的石头垫着头,打把阳伞躺在水里,那是天然的波浪浴,小鱼儿还会去啄你全身。河水深的地方富饶美丽,各种鱼、螃蟹、老鳖多的撞腿。因为袁店是山区,所以人们根本没有吃河鲜的概念,所以他们就肆意生长。河滩上沙子很细很软,石头很漂亮,有的晶莹剔透,有的印着各种山水画。果子小时候,经常缠着大人去袁店河玩,每次一去都不想回来,都是在大人的再三威逼下,依依不舍离开的。

    有一年,小果子的妈妈在院子里给小果子梳头发,她妈妈说,“果子快看,袁店河的水,白花花的,真好看。可惜了!听不到水声了!这两年听不到水声了!”

    “这么远怎么能听到水声呢?”小果子问。

    “果子呀,咱们袁店河呀,是条有仙的河。咱们这里有颗水珠,所以很远很远都能看到清澈的河水,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前几年,有个南方人,他来我们这里,一定是他把我们的水珠赶跑了。这个人是个坏人!”

    “这个人太坏了!那我们怎么不打他?赶跑他?”小果子生气的攥起了小拳头。

    “我们这里的人不懂呀,我们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呀!”妈妈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小果子生气的问妈妈。

    “我也不知道呀,等我知道的时候,我们的水珠都被他赶走了。”

    “赶走去了哪里了?”小果子担心的问,她好像看到水珠被坏人找到,无可奈何被坏人带走时的悲惨了。她心里很悲哀,泪水哇啦啦留下来了。不知道水珠去了哪里?现在怎么样?会不会受欺负呀?!

    “不知道了,被赶走了,我们不知道去哪里了!”妈妈说。

    小果子哭了,偷偷哭了很久很久。

    三十年后,小果子有一天忽然问妈妈,她怎么知道水珠的事情?什么水珠?妈妈纳闷的问。

    “就是那天,你早上站在院子里给我梳头,你给我说咱们袁店河上有个水珠,被南边来的人赶走了,所以才听不到水声了。你怎么会忘了呢?!”

    “哪有的事,我压根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你这个妮,咋越来越玄乎呢!”妈妈一个劲的摇头。

    “你看你彻底忘了!”果子和妈妈争执了好多次。

    有一天,果子忽然明白,妈妈真的压根不知道这件事。那天早上,是另有其人,给果子说了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