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四)

    更新时间:2018-05-11 17:38:51本章字数:1352字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小川和水灵儿尚来不及细细回味一下这次尴尬的相识,伴随着2003年凌晨的第一声鸡鸣,2002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2003年绝对是个多事之秋。

    年初时候,南方的广东、香港等地爆发了流行病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又称“非典型肺炎”,该病毒来势汹汹并在全球扩散,被感染上的人发热、头痛、肌肉酸痛、呼吸衰竭,短时期内造成了近800人死亡,洛州市这个地处北方的小城也人心惶惶,到处风声鹤唳。

    成年人的世界况且如此,对于古城高级中学这些心智还未完全成熟的孩子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虽然班主任孙老师从自己家里拿来了白醋天天给教室做熏蒸消毒,又让班长从药店买回来一大包板蓝根大青叶给大家冲泡饮用,但在弥漫呛鼻的酸爽味中,随着苦涩药汁的入肚,大家的内心也像胃一样翻腾起来,死亡笼罩下的那种恐慌感如泰山压顶一般袭来,上课的时候坐在前排的水灵甚至能感觉到连老师都是在带着奔赴末日的心情授课。

    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天阴沉沉地,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黑间杂的浊云。

    北方的早春酷寒依旧,迎面扑来的冷风像一把把利剑,校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树瞬间便被脱去了残叶,只留下一树光秃秃灰色斑驳干枯的枝条,犹如一条条发了疯的牛鞭在空中乱舞,发出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声。

    抱着语文课本,伴随着刺骨的寒风,小川拢了拢棉袄的衣领,着急忙慌地低着头从大门口向教室冲去,小川今天起床有点晚。

    小川跑到教室门口,看见班主任孙老师早已在讲台前的桌子边坐着,他立刻折身走到了后门口,准备偷偷溜到自己座位上去。

    “郭小川!怎么又迟到啦?咋回事?你站起来看看,全班就你一个人经常迟到,大家早读都快上完啦!”孙老师说话间已经踱步来到了教室的后排,大家一下子全部停止了晨读,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小川看。

    “我,我、我昨晚……”小川抬头瞥了一眼孙老师,正欲辩解两句,结巴病又犯啦!

    逗得坐在小川旁边的王峰哈哈大笑,更有甚者趁着班主任不注意,给其他人模仿着小川说话,引得整个教室的人也跟着嘈杂起来。

    “我?我什么我,下不为例!”

    “你们要干嘛?你们继续早——读!就说你们呢!一心一意搞学习,全心全意谋进步!我说过多少遍啦,嘴皮子都要磨薄啦,你们这群熊孩子!!!”孙老师转身扫了一下教室,气呼呼地说。

    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朗朗的读书声复又响起。

    “现在赶紧去前面找班长测下体温。”孙老师说着回头拍了拍小川的肩膀,摇摇头从教室后门出去了。

    在这段“非典”横行的非常时期中,洛州市古城高级中学也像其他学校以及人流密集场所一样,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测量一次体温,这已经成了一项日常必备功课,大家从最初时的好奇,到现在已经见怪不怪啦!

    小川“嗯”了一声合上书,径直向教室前排走去。

    水灵也坐在前排中间,她见袁子平从讲台下面的抽屉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额式电子体温计。

    “你坐下来面向我,不要说话!”袁子平指了指讲台前那把米黄色的大木椅,对着小川说。

    小川顺势坐下,短促的“滴”声过后,袁子平看了看读数,又拿过体温计在小川的额头上重新扫了一回。

    没有错,袁子平擦了擦眼睛,仔细看了看依然是38.9摄氏度!

    “你,你、你……头不疼吧?还有哪里不舒服?”在大家眼中一向稳重的袁子平此刻也结巴起来。

    不远处的水灵,看到这种情形,心里不由得一紧。

    “莫非,难道……?呸呸呸,这怎么可能?”她自言自语道。(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