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五)

    更新时间:2018-05-23 16:20:16本章字数:1290字

    “拿来!给我看哈!!”趁着袁子平发愣的空当,王峰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来到了前排,一把从班长手上夺走了体温计。

    “你干嘛?快,还回来!”

    “呦,我的大班长!看你半天不认识,我来帮下您还不行吗?孙老师不经常教育我们,让我们大家要积极配合、支持班长您的工作嘛!”

    “啊,别急哦我看下,我宣布郭小川同学今天上午的体温是——38.9摄氏度。”38.9摄氏度!?王峰话音刚落,嘈杂的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王峰自己这时才反应过来。

    “小……小川,你没发烧吧,头头头,头不疼吧!?” 王峰不由后退了几大步,此刻嘴也不利索了,最后几个字声若游丝,分明是经过千辛万苦才从喉咙眼里爬上来的,不过大家都听得很清楚,他们也迫切地想要得到答案。

    就在此时,又听到王峰和班长同样的提问,小川下意识地摸了下额头,准备站起来检查下看看哪里不舒服,刚要站起来,突然间眼前一黑,眼看着脑袋就要朝着桌沿砸下去!

    忙乱中,小川抓住了桌沿!也亏得有袁子平在旁边扶了一把,要不然这个大趔趄下去,脑袋撞到桌沿那后果可不敢想象。

    过了很久,小川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我发烧了吗?我头疼吗?我还有哪里不舒服?大家望着他,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小川感觉额头很烫,今天也貌似格外地冷,什么毛衣、棉袄能穿的衣服他今天一股脑都套上了,身材瘦削的他此时已经穿成了一个大笨熊,但还是感觉很冷,他知道这有可能是人体皮肤散热减少,发高烧的征兆。

    早上一起床,由于晚起快要迟到、赶时间的缘故,小川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亢奋的状态,现在放松下来,才发现浑身酸痛,后脑勺也疼地厉害,炸裂一般。

    小川冲着袁子平和王峰艰难地点了点头。

    刹那间,大家脑袋里的零件全部碎了!

    “我昨晚洗了个头!可能是……”小川又低着头低声补充道,不过大家关注的焦点是前面他点的头,现在他说的话不知道又没人听到,反正瞬间便淹没在了这人声鼎沸里。

    这也不能埋怨和责怪他们!对这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们而言,一直以来,他们的生活和世界里不是课本就是考试,他们自己做梦也想不到还有机会这么近地接近死亡。

    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有些慌乱,有些人抓耳挠腮,有些人在下面窃窃私语,更有些人着急着收拾书本,就要从教室冲出去,场面眼看着就要失控了!

    “你们别害怕!!!我先到教室外面待下!”小川好像有些委屈,一边说着,便径直走到教室外面的后门口,斜靠在水泥砌成的冰冷的阳台上。

    小川后面的话还真有人听到了,那个人就是水灵。

    透过布满雾气的玻璃窗,水灵回头看着窗外后门口小川站立的方向,发现他此刻也回头看着教室里暂时平静了的大家。

    水灵是相信小川的,大家都在一个教室上课,一上高中整天都是教室——饭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根本没有接触外面人的机会,怎么可能染上非典?她想告诉大家,但想到上次球赛后大家开玩笑的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像又起雪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夹杂着狂风怒吼漫天抛洒,水灵远远地看着小川,他是那么孤单、无助,此刻他就是一只狂风大雪中的风筝,孤零零地随时有落下来的危险。

    教导主任此时带了医务室的医生从前门走进了教室,隔着玻璃窗,小川没听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只看见戴着口罩的梁主任一行向后门边的小川疾步走过来。(第五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