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六)

    更新时间:2018-05-23 16:24:23本章字数:1329字

    “咳嗽了没有?”

    “没……没。”

    “喉咙痛吗?”

    “哦———不,不疼。”看到梁主任一行人的白口罩,小川从心底里有些害怕,刚才在教室里的淡定从容也烟消云散了。

    他下意识地向梁主任撒了谎,实际上他的喉咙此刻不仅疼痛,还痒的难受。但他现在侥幸地以为,只要说不,自己就能马上洗脱嫌疑,不用忍受众人那种可怕的目光。

    异类,对,异类!就是这两个看起来轻飘飘的字此刻压得小川喘不过气来,他得是有多想摆脱啊?!竟然敢对平素以严厉苛刻、铁面无情而闻名于校园的梁主任“梁阎王”撒谎,他显然高估了梁主任的耐心度和包容度,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哦,这样啊,小川同学你想下还有没有?”梁主任抬起右手轻轻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扶了扶他的茶色眼镜,竟一改往日的威严,站在距小川3米外的阳台内侧和颜悦色地说。

    “我……”

    “咳,咳!刘校医,你们带他去隔离区,现在!等我回头再好好调教你!!!”小川尚来不及回复,梁主任干咳两声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色厉内荏给校医吩咐道。

    蓦然间小川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教室里的众人忽然听到梁主任那高于常人八分贝的声音,读书声也戛然而止。

    袁子平透过窗户,看见郭小川此时怔怔地站在那里,左手不停地扣着右手上的指甲。

    2003年2月11日早晨8点31分,洛州市古城高级中学高一(1)班教室内外。

    这是一个受伤的地方,早已没有人顾及和欣赏窗外这些纷纷扬扬飘洒的精灵,以及这些白色花朵掩盖下春的萌动。

    恐惧、震惊、立刻逃离占据了人们的绝大多数情绪,有人在忐忑不安中小心翼翼地用自以为安全的模式守护着自己,也有人在天马行空、虚无缥缈的反思中为小川祈祷。

    小川就这样被带到了学校后面靠近土坡的三间老房子里,这里以前是师生的食堂,后来学校修建了新的房子,这里就空下来变成了放置各种坏的课桌、凳子、废弃教具的仓库,“非典”一来,按照上面的要求,学校又把这里简单整理一番,搞成了这个学校的隔离区,现在小川就是这里的第一位客人。

    如果在“非典”时期没有经历过“发烧”,小川还不觉得“非典”离自己是如此的近,就是一个洗头和睡觉的距离,现在看到大家如此紧张,他也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用凉水洗头发引起的,虽然他没有接触外人,但是又听人说这个“非典”可能是那些小鸟带来的,小鸟又不受人类的管束,他居住的宿舍门前杨树上就有好几窝,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其实当梁主任一行得到消息赶到到高一(1)班教室,听完袁子平的汇报,“38度9”这个数字如平地一声惊雷,也让梁主任一行顿时陷入慌乱。梁主任强装镇定,不死心又跑到教室外面亲自问了一番小川,让他生气的是他治下的这个学生竟然撒谎,这还了得?他的愤怒已经不言而喻了。

    难道小川就愿意撒谎吗?当然不!但是他看到了大家的那种目光之后,他实在不想成为异类,因为现在他才发现成为“异类”比“非典”更为可怕!

    是呀!谁说不是呢?

    一个小小的细菌竟然能摧毁一个自身重量是它几十亿、几百亿倍的人类肉身,生命在它面前是这样的不堪一击,从前电视上、书本上那些密密麻麻到处鼓吹人类是如何如何强大的文字和口号,一下子变得这样可笑。

    已有的固有的秩序在这场全人类和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细菌的交战中,让我们大家再一次领略到了堂吉诃德般的荒诞不经,人性中的自大、无知被小小的“非典”无限放大。(第六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