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七)

    更新时间:2018-05-23 16:25:05本章字数:1771字

    “高一(1)班郭小川被隔离起来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临近中午饭点的时候,整个古城高级中学校园里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了,消息甚至被其他班上走读回家吃饭的学生带到了校园外面,在这个巴掌大的镇子里不断地被传播、加工、发酵。

    作为高一(1)班的班主任,细究起来三十三岁的孙俊鹏老师从教已近十年了,在古城高级中学虽然他年纪不是很大,但论能力、教学成绩、管理学生方面俨然是一把好手,要不然学校也不会把这一届的“火箭班”交给他来带。

    孙老师此刻有些窝火,他从同事杨老师嘴里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即刻往教室赶,紧赶快赶还是晚了一步,郭小川已经被梁主任带去了隔离室,教室里余下的人也乱哄哄一团糟。

    “班---长呢?袁子平,袁子平?!”孙老师看到这个乱糟糟的场面,脸色阴沉起来。

    “来了,来啦!我去办公室找您啦您不在,就赶紧跑回来啦……”袁子平从教室外面冲进来,扒开口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嗯!”孙老师点了下头,指了指袁子平的座位。

    虽说孙俊鹏做班主任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可是遇到目前这个情形,一时间他竟也不知所措起来,小川已经被梁主任隔离了,他是应该做些什么才对。想起梁主任,孙俊鹏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个梁主任平时见谁都一副“人家吃了他家馒头”的样子,见人就训、无论师生总能被他找出瑕疵来,当然对于校长、副校长他是不敢的。有这些问题就不必说了,人嘛,谁还没有些缺点呐是不!?甚至往日梁主任的一些诸如成天爱管小事、遇到大事又习惯性推脱,这些在孙俊鹏现在看来都能忍受。

    关键是今天在“非典”时期遇到这种问题,梁主任这样的处理方式和语气是不是有些过于简单粗暴?尤其是对于这些心智还未完全成熟的孩子们而言。想到此处,望着教室里密密麻麻的白口罩,孙老师有些头晕。

    大雪骤停,如血的残阳透过隔离室后墙根那长满青苔的玻璃窗缝隙钻进了室内,前门边烟熏火燎斑驳乌黑的墙面上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呆呆在坐在两条长凳子和几块破木板搭成的简易床沿儿上,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小川,他此刻也在煎熬着。

    想起刚才梁主任一行的反应,他鼻子一酸,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重大错误。学校此刻已经给远在郭家沟的父母亲打了电话通报过这里的情况了,他们也应该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了。

    此刻高一(1)班教室里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鉴于班上已经有人被隔离,所以班上的全体同学以及跟他们班有接触的老师也全都被监控起来,三天之后若没有发烧才可以解除监控,这个期间他们的吃、喝、拉、撒全都由学校统一安排。

    孙老师自己也是被监控对象之一,于是他当仁不让担当起了管理大家的重任。小川的被隔离进一步加重了全班同学的心里负担,有很多人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两个月前他们还在这里纵情挥洒青春的美好,畅想着三年后即将到来的大学美好生活,而现在看着电视里南方沿海不断加剧的疫情,那一个个被担架抬出去或推出来的永远也不会再醒来的曾经的鲜活生命,虽然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每一个人心底里都在害怕着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有些胆小的女孩子想到这里竟当着大家的面在教室里哭出声来,一个人哭了,很多人也被这种情绪所传染,整个高一(1)班瞬间又淹没在高声痛哭、低音呜咽、粗短的、细长的哭声的海洋里,孙老师感觉有些窒息,他努力地想爬上岸。

    他深呼吸了一番平复自己,在尽力安抚着大家,给大家讲了他自己的姨父前几年得了癌症后来努力康复到现在还过得很好的事,但大家听后收效甚微,恐惧感不降反增。

    隔离室里的小川在半个小时前被返回来的校医喂了一把消炎药和退烧药,面对一大把红的、黄的、黑的各种形状的药片开始他还有些抗拒,后来校医告诉他如果今天晚上还未退烧,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学校和镇上领导说明天就要送他去洛州市里面的医院了,他才痛快地喝了下去。

    他不想去医院,他又问校医拿了条棉被,希望用两条被子能把烧给捂掉,即使戴着口罩,捂得特别难受,只要不去医院他就不怕,这些日子每当他从电视里听到120救护车那呼啸而过的声音,就头皮发麻、呼吸急促。

    他躺在床上,奋力调动着每一个脑细胞仔细回想着自己有可能在哪里和病毒有过接触,想着想着就迷糊了———自己被救护车带走啦,父母亲被拦在医院外面,邻居冷眼相看……

    “嘭———嘭———嘭,嘭———嘭———嘭……”小川睡眼惺忪,外面天已大黑,他举着沉沉的脑袋好不容易才挪到门边,刚拨开栓子,外面一个身影已经推门闪了进来,啊,怎么是她?小川大大吃了一惊。(第七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