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九)

    更新时间:2018-05-24 16:38:50本章字数:1369字

    此刻,门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洛州市古城高级中学教导处梁主任,大家口中的“梁阎王”。

    这个学校里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常抱怨他把他们管得太严,简直到了残酷的程度———连老师日常教学穿的衣服和学生的发型都被他作了详细规定。他不聋也不哑,更不是一个粗人,他也知道大家背后都叫他作“梁阎王”。但他不管这些,他想,老师为人师表就该有个老师样,而学生的主业就应该是学习,也不该将精力和心思耗费在这些对外在打扮的追求上。如果像这些基本的事他这个教导主任都管不好,那么先不说校长、副校长那里不好交代,就是把自己的娃娃送到学校来的家长们也该骂他“鬼孙子”了,这样看来当“梁阎王”总比做“鬼孙子”要好得多!

    梁主任工作二十多年以来,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也以同样的标准去管束和影响着别人,每天不论怎样忙乱,衣服总洗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打理的整整齐齐,业务方面更是事无巨细、从不含糊,当然,大多数时候的事属于自己的业务范围,但是学校领导已经早有安排,他明明看在眼里力争无用,却也无可奈何花落去,背负上一个大事不做专管小事这种不作为的恶名。

    这次“非典”来势汹汹,副校长又吵着跟着校长天天泡在市里面开会,学校一百多号老师和两千余名学生的日常教学管理、生活安排、活动开展、“非典”的防控自然全都落在了他的头上,要他一一过问,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知道这个非常时期各种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分分秒秒都容不得他懈怠和大意。

    突然间想起隔离小川这个事,他也是没有办法啊!一个班级这么多人,一个学校又有这么多班级,那是一丁点的岔子也不能出的,出了事丢掉这个官不说,万一学生们有个好歹,就是让他去死一万回也是换不回来的。不过,他的做法还是可以更温和一点的,不是吗?怪就怪在他这个人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再加上又是个暴脾气。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举起右手在自个后脑勺上狠狠地抽打了几下。

    唉,世上的事哪有十全十美的啊?这不过是我们人类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透过布满血丝的双眼惆怅地望着学校后面的小土山,毕竟时令已快到春天,虽然冷飕飕的风仍然到处肆虐,大地深处却已悄然解冻,经过约莫半天的光景小土坡上有的地方积雪已经全部融化,一坨一坨黑乎乎的地面裸露了出来。

    月亮升起来了,蜿蜒盘山而上的麦田里时有一簇簇零星的小麦苗拱出了积雪,在月光映照下的寒风中扭动着瘦弱的腰肢。梁主任搓了搓快要冻僵的双手,哈了哈气,三两步间就走到了小土山下面的隔离室门口。

    这时,房间里男女对话的声音突然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梁主任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再差一刻钟就是凌晨1点整了。

    “郭小川这个学生到底怎么回事啊?发烧了还不好好休息,房间里的女生又是谁呢?难道不知道这可能会传染呐!嗨,这些没经过事的年轻人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不敢多想,大步流星想要赶紧进去一探究竟。

    房间里的小川和王雅萍此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外面“嘭———嘭———嘭……、笃———笃———笃……”的声音此起彼伏,拍打在门板上抽击在她们的心坎上,王雅萍一扫刚才的淡定从容脸也紧张得通红,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她们应该能想到的,隔离室重地,怎么会没有人来巡逻呢?

    啊,年轻人啊!

    室内天花板上拉下来的两根铁链上吊装的荧光灯在敲门声震动下剧烈地摇摆,晃得小川有点睁不开眼睛,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除了一张破木板床,还有一些烂桌子、板凳,这门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