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十一)

    更新时间:2018-05-29 17:15:00本章字数:1675字

    不过,这个久经生活磨难的女人顷刻间就从慌乱中镇定下来,几十年的岁月她自有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学。是啊,眼前这种突发事,她是不知道咋办,可他丈夫知道啊!

    当西北风再一次从郭家沟院坝四周那一排排泛着青光的光秃秃的杨柳树上掠过时,睡梦中的老郭听到妻子的呼喊,一骨碌从炕上跳了下来,问明情况后,对脚地上又已经木乱得不知道该干什么的妻子安慰道:“娃他妈,娃肯定是感冒了才发烧,你先嫑急,我们去看看就知道咋回事咧!”

    “你先去把猪娃子和牛再喂下,多备些草料放旁边,咱们现在去晚上不一定能赶回来,不行到时让他伯给帮忙喂下牲口!摩托车好长时间没骑了,我要先去收拾下……”

    “钱,钱呢!?家里柜底压的我全都拿上,也只有八百一十块,怕不够哦!”小川妈在旁边提醒道。

    “唉,现在的钱越来越不经花———你去年冬底从秦岭山拿回来的3100块:三个娃的报名费用掉了1100,买化肥300,我看病用了600,买油盐酱醋花了90,其他的200块都给三个娃在学校吃饭用……”小川妈一提到钱的事,一时又忘了自己还有更紧要的事要去做,竟噼里啪啦给丈夫诉说起生活的艰辛来。

    “哦!钱的事你莫担心,娃他叔前段时间不是刚把他们的老腱牛卖了么,手头上应该还有活钱,我先去找他拿点应下急!”老郭淡定地说。

    看着丈夫胸有成竹的样子,小川妈反而没有多少信心了:虽说兄弟间血浓于水,但成家以后,每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因为有了自己的家庭,当然很多精力都会用在自己的小家里,生活是如此地繁杂,经管一个家需要付出很多很多,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钱财这种东西自古以来在世上就是稀缺资源,活了大半辈子,“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故事她听别人讲过很多,也亲眼目睹过很多,再说了张口向人借钱这事就算他叔愿意,他婶娘会同意么?

    女人的直觉大多数时候真的很准,当满怀信心的老郭好不容易才找到在碾渠沟地里挑粪种土豆的弟弟,一番兄弟间的简单寒暄过后,正欲要说到借钱的事时:

    “呀!谁贴老膏药啊?!“

    当老郭看到弟媳妇时,浓妆艳抹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哪里冒了出来挡在了他和弟弟的面前。

    平地一声惊雷,这尖锐的叫声像一把锋利的刀将他们兄弟俩的谈话生生切断,他抬头看去,那个女人此刻正捂着鼻子看着他,眼睛上新描的两根肥肿的黑色毛毛虫已经快要咬合在一起,那鄙夷的表情他一辈子都不会忘。

    “哦,哥!我们家现在也紧张得很,都快揭不开锅了!牛是卖了五千块钱,不过已经全部给我娘家还债了,现在还剩下一百块钱,你要的话我回家拿给你,你看咋样?多的肯定没……”

    说话间,那女人右手又从左手心上捏出了一粒瓜子送进了嘴里,嘴皮子一阵蠕动,瓜子壳随着噗地一声飘落在了面前的粪堆上,扬起的粪尘一下子溅在了老郭的脚面上,昨晚上刚贴的黄棕色膏药布上瞬间就渍花了,他弟弟在他老婆身后脸憋得通红,张了张嘴始终没言语出来,最后朝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转身往回村方向走去。

    两公里左右的路程,老郭走走停停,脑子里一直在为钱而熬煎着。

    约莫过了一根烟功夫快要临近村口时,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他,老郭回转身看见他弟踢踏着鞋从碾渠沟的半坡上追了上来,一上来就神秘地拉着他圪蹴在了渠畔半坡边的番麦杆后面。

    “哎,哥!你别和女人一般见识,你是我亲哥哩,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别人不理解,我还能不知道你的难处,我知道你不到实在没办法了肯定是不会来寻我的,我这有两千块钱本来准备过几天去买个彩电,你看是这,你先拿着急用,不够我再想办法,娃的事要紧……”老郭看着弟弟———这个小时候他一直护着的不让别人欺负的,甚至做错了事老师和父母打屁股时都是他来扛的孩子终于长大了,泪水在他的眼眶里不停地打转,他的心热乎乎地。

    “哦,是不是又起风了!我这眼睛!”老郭揉了揉眼睛,自我掩饰道。

    “钱给了我,你咋办?回去怎么说?!真是愁死个人呦!”不等弟弟应承,老郭接着又为弟弟担心起来。

    “我自有办法,你赶紧忙正事去,到了给我回个信,我就放心啦!我再回去接着挑粪呀!你快走吧!”弟弟临走,又催促着他。

    老郭大踏步回到家,小川妈已经收拾停当一切,他们穿戴好帽子、口罩、围巾、棉鞋、手套,全副武装好便发动摩托车向60华里外的古城镇方向驶去。(第十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