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郭家沟到天上人间(十二)

    更新时间:2018-05-31 08:56:32本章字数:1435字

    鉴于今天清晨的这场大雪,现在郭家沟通往古城镇的这条山村公路异常湿滑,时间已经过了下午六点,天色也有些昏暗,路上仅有的的几行行人和骑摩托车、自行车的人都在小心翼翼地前行。

    走到后庙沟口的时候,一辆满载着铁矿石的蓝色拖挂大卡车堵住了前方上坡的唯一道路,原来是汽车的驱动轮陷在了路边冰雪造就的泥坑里,大卡车后面被堵住的小汽车、农用三轮车等各色车辆竟一下子多了起来,焦急等待的人们不停地按着手中的大喇叭向卡车司机表达着心中的抗议和不满,可是不管大卡车司机怎样加大油门也无济于事,喊爹骂娘之后大伙实在等不及了,经过近五六个小时的折腾,才一起动手想办法将车子从泥坑里给弄了出来。

    摩托车在陕南的崎岖山路上又经过近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凌晨前后才终于进入了古城镇———来到了洛州市古城高级中学大门口。

    此时,小川的班主任———我们年轻的孙俊鹏老师,早已在门房等候老郭夫妇多时了,看到小川父母亲,三言两语地介绍过小川现在的情况后,他从昨天早晨开始几十个小时紧绷着的神经才终于稍稍缓和了一下,不过立刻又急忙撩开长腿带着他们向学校后面山坡下的隔离室走去。

    “嘭———嘭———嘭……、笃———笃———笃……”声音越来越大,在北方这个寂静的夜晚校园里格外刺耳,接着,孙俊鹏远远地看见梁主任此刻正背对着他们焦急地拍打着隔离室的木板门,老郭现在的心也忍不住“怦怦”地跳起来,他看见妻子此刻也极度紧张,额头与鼻子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察觉到妻子慌乱的情形,他反而即刻平静下来,心里想着:作为这个家里的主心骨不管到啥时候他都不能乱,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要按塌下来处理,就是把自己着急熬煎死也没有甚球用啊!

    他们走到门口时,紧闭的房门仍然没有打开,里面还时不时有女娃娃的哭泣声传出,老郭迅速地调动脑细胞在紧张地判断到底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不一会又听见房间里自己儿子的声音终于传出来:“不要哭,别怕,开门吧……,我们又没做……”

    “你们是郭小川的父母吧?!你们家娃娃太不像话啦!都发高烧被隔离了还这么难管教,留个女娃子在里面,我这都敲半天门啦,就是不开!我今天还真就要看看他要干啥,到底还有个学生娃样子没?!……”梁主任真的生气了,他回头扫了一眼老郭夫妇,气愤地说。

    孙俊鹏老师和老郭夫妇这时才大抵明白了现在的境况,他们一起帮着梁主任叫起门来。

    “唉呀!我大和我妈也来了,我们还是开门吧,反正迟早要开的!”屋里面的小川听到父母亲的呼喊,迟疑了一下,还是向门边走去!

    “哎,你等等!就这样开门,这么晚了被他们看到咱们孤男寡女的,你是男的到没什么,你让我一个女孩子以后还在这个学校怎么待啊,再说了万一传到我大和我妈还有我哥耳朵里他们肯定非打死我不可……”,王雅萍话还没说完,着急不安的小川已经从里面拨开了门栓,众人一窝蜂般涌进了屋子。

    王雅萍说的倒是实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如今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但这个地处西北的小城在很多方面依然闭塞和冥顽不化,尤其是这种“桃色类新闻”更是小镇上的人们茶余饭后关注与追捧的焦点。

    “你!你……”王雅萍看着小川就这样贸然开了房门她也不由得火冒三丈,不过她抬头看见怒气冲冲的梁主任和一脸惊讶的孙老师等人,红着脸又低下头将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我从食堂吃完夜宵刚好从这里路过,是他叫我进来的,他还欺负我!呜——呜——呜……”不等梁主任他们问话,王雅萍又仰起头哭诉道。

    话音刚落,王雅萍便一把推开小川大声哭泣着从隔离室一溜烟跑了出去,空留小川等一众人怔在了原地。(第十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