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5-13 10:58:33本章字数:1059字

    清冷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萧瑟的冷风吹过,让人冻得直打颤。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还是湿漉漉的,洛繁儿一只手领着湿透的鞋子,一手拽住外套紧紧地包裹住自己,头发胡乱的散开披在肩头,混杂着雨水不停地滴水,光着脚走在街上。

    现在是凌晨,再加上是下雨天,没人会傻到在这种天气出来闲逛,这里又是一条没人知道的老巷子,就更不可能有人来了。唉,早知道就听管家爷爷的话,不到处乱跑就好了,洛繁儿有些郁闷的抬起头。她只是看中了一条设计极为精巧的晚礼服,只是服装的设计者只准展出,不准售卖,她就只好亲自过来找他商谈,谁知道人没见到,还走迷路了,亏她还特意中途甩开了保镖。

    可惜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又一阵寒风迎面刮来,洛繁儿一个不稳差点滑倒,找了一个稍微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搓了搓冻得发紫的脚趾头,甩了甩鞋上的水,犹豫片刻还是把鞋穿上了,尽管这是双高跟鞋,但有鞋总比没鞋穿好。

    必须得找个可以躲雨的地方,洛繁儿环视四周,这到处都是破败的低矮平房,能搬的全搬走了,剩下为数不多的老人现在也都进了疗养院,这相当于无人的空巷。不对,那个服装设计师“简”写的地址明明就是这,可她转了好几圈也没发现还有活人,虽然她不怎么相信一个世界闻名的设计师会住在这么人迹罕至的地方,但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找到“简”她才能回去,晚礼服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大难当前,先保命。

    可是头为什么越来越沉呢?视线越来越模糊,不行,得赶快找到“简”,怀抱着坚定的信念,洛繁儿迈着沉重的步伐朝一个方向不管不顾的狂奔。“呼哧呼哧~”不行了,浑身又冷又饿又累,抬起头,发现竟跑进一片花田中,花田中种满了彼岸花,我这是死了吗?这是地狱的奈何桥吗?

    人一生病就容易胡思乱想,特别还是发烧的时候,思维格外的混乱,洛繁儿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正走在奈何桥上准备喝孟婆汤投胎,也难怪,彼岸花代表死亡,是极为不祥的象征,没人会在自家花田里种这么不祥的花。

    算了,死就死了吧,总比被当个人偶一样操控的好,洛繁儿抱着视死如归的思绪继续脚不停蹄的往前走。

    这一带的彼岸花生长的极为娇艳,统一为血红色,没有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反而肆虐的在风中摇曳。洛繁儿朦胧中闻到一股淡淡的、不同于彼岸花的香味,而且越往前走,这种香气越浓烈,一股,她最喜爱的花香。

    突然,洛繁儿猛地瞪大了双眼,发出一声惊呼:“真的是天堂鸟!”没错,刚刚她闻到的花香就是她最熟悉的天堂鸟,洛繁儿蹲下身,轻轻嗅了嗅它,略带留恋的用指尖摩擦它的花瓣边缘。

    天堂鸟的花语就是自由,而那恰好也是她最想得到的东西,自由,一个令她只可遥望而不可及的词语,她做梦都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