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不可理喻

    更新时间:2018-05-13 00:32:28本章字数:3069字

    整理下山洞,这时李铮才发现和自己穿越来的骷髅头玉佩早已经化作一堆粉末,一黑一白两撮粉末掺杂其中,山风一吹即散。

    李铮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天这是把自己最后的一丝念想都给剪断了,以前还幻想着没准哪天自己再无意中摸一下骷髅头玉佩就穿越回去了。

    “可怜啊,摸都没得摸了。”

    此时山洞之外已经响起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在流放之地叫醒一个人的永远都不是梦想,而是空空如也的肚子。

    “希望今天能有收获。”

    李铮背起黑色重剑,挪动岩石挡好洞口,看了看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茫茫丛林中的人群。

    无论多么残酷的环境,都无法磨灭人对于生的渴望,对于流放之地的人来说能幸福就是够饱饱的吃上一顿再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李兄,等等我,李兄。”

    就在李铮刚准备进入地脉山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用回头李铮也知道来者是谁。

    自从昨晚修炼少康霸气绝之后,李铮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这说话的声音气息漂浮,中气不足。

    “贾兴明啊贾兴明,恐怕整个流放之地除了你没有更潇洒的了,昨晚怕是又在哪个温柔乡里透支了精力。”

    流放之地虽然没有女犯,但是却不限制女人进入,只要有出入令牌便可来去自如,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应,那红袖招就是流放之地有名的烟花之地,真可谓是声色犬马,夜夜笙歌。

    要说这个贾兴明相貌堂堂,温文尔雅倒是也有几分君子之风,在这流放之地也算是一个另类,李铮曾听说这位曾经是大夏的世家公子,只是让李铮不解是为何这位大夏的世家公子却沦落成大梁的罪犯,而且还被发配到流放之地。

    李铮虽然好奇,但却从来没有和贾兴明问过,流放之地最忌讳的就是打听别人的身世出身,毕竟都混到这地步了,谁都没有什么好底子。

    最让李铮佩服的就是这贾兴明泡妞的本事,虽然看上去只比李铮大几岁的样子,但那出口成章,你侬我侬的能力是深得红袖招姑娘们的喜欢,甚至红袖招的一些姑娘宁愿用自己用身体换来的钱来养贾兴明,这在流放之地可谓是无人不知,贾兴明倒也乐在其中毫不在意,毕竟这可比冒着生命危险去找结晶安全的多。

    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

    当李铮转过身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不受控制的噗嗤一笑。

    只见此时贾兴明手拄着双腿,沉重的喘息着,白皙的脸上左边五个纤细的手印,右边横着七八道抓痕。

    “哈哈,兴明兄,你这是被女王掌嘴了?”

    贾兴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还特么不止一个女王,红袖招的妞惹不得了,以后小爷我就跟你混了。”

    “你和我混?去地脉山打猎?”

    李铮有些诧异,虽然贾兴明和红袖招的关系他懒的去管,但看这架势估计也是捅了马蜂窝。

    贾兴明用力的点了点头。

    “幸亏我来的早,要不然小爷就得孤单一个人进入地脉山了。”

    说着便解开腰间的酒壶,狂饮一口便抛给了李铮。

    “来,李兄,先喝口酒解解渴。”

    酒在流放之地可不是谁都能喝的起的,虽然价格不菲,但李铮却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便把酒壶还给贾兴明。

    “兴明兄,我看你这气色还是少饮酒为好。”

    “哈哈,李兄,这你就不懂了,人生得意须尽欢,额,就算不得意也得今朝有酒今朝醉。”

    贾兴明这话说的显得有几分醉意,李铮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二人一前一后就向着地脉山茂密的丛林深处走着。

    此时丛林之内已经泛起层层白雾,白雾之内目力所及不过丈余,每天早晨都会升起,日出而散。

    这浓厚的雾气无形的增加狩猎的潜在危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白雾之内有什么,但是为了能够在地脉山外围捕获猎物,李铮每天必须早起,赶在众人出动之前有所收获。

    好在的是李铮修炼少康霸气诀之后自己的感知能力已经大比从前,方圆几十米内的一草一动他都感觉历历在目一般。

    “嗖”

    一个黑影在白雾之中一闪而过。

    李铮笑了笑对着贾兴明说道:

    “哈哈,贾兄,你的酒运来了,这虽然不是灵兽,但起码咱们也能开开荤。”

    贾兴明顿了顿有些松散的步子,饮下一口酒,迷离的眼中散发一丝的精光。

    “啥?”

    “一只山兔”

    李铮说道,无奈的看了看贾兴明,这么一会功夫这位爷不知喝了多少酒,这猎打的也忒潇洒了。

    “兴明兄,要不你在这等着我?”

    “嗝”

    贾兴明打了个酒嗝,懒散的对着李铮挥手说道

    “快去快回,小爷我一个人害怕太久的孤单。”

    李铮一阵的无语,拔出背上的黑色重剑,寻着山兔消失的方向便追了上去。

    “这少康霸气诀果然了得”

    李铮能够清晰的用感知去感应山兔的位置,并且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速度比以前要快了许多,虽然昨天饿了一天,但这就如同丝毫影响不到李铮一般,只是片刻一个体型硕大的山兔就出现在视线之内。

    “嘿嘿,小家伙别跑。”

    李铮不自觉的笑了笑,举起背上的黑色重剑,这重剑虽然材质普通,但却有三十斤重,虽然无锋但求的就是一力降十会,在李铮全力一抛之下竟然有一种破空而出的感觉,不偏不倚的就砸在山兔的脑袋之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只见那山兔只是反射性的蹬了蹬后腿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嚯,果然是一只又肥又大的山兔!”

    李铮兴奋的拿起山兔,转身便向着贾兴明的方向走去。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在李铮的身后突兀的响起。

    “站住!”

    李铮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却见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一个人影正向着自己走来。

    由于白雾的原因李铮并不能看清来人的脸庞,只是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等到那人走到近前李铮才看清来人的面容,只见此人穿着倒也算是华丽,八字胡,丹凤眼,倒是显得几分狰狞,李铮并没有在流放之地见过。

    “你喊我?”

    李铮有些诧异的问道。

    来人却是一声奸笑:

    “桀桀,你就是李铮吧?”

    李铮点了点头问道

    “你认识我?”

    “刚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小子你打死了我养的山兔怎么算?”

    来人用一种戏弄的口吻对李铮说着。

    “什么?你养的山兔?”

    李铮顿时觉得甚是好笑,偌大的地脉山怎么自己随便打的一只山兔就是他养的,若是养山兔谁会在地脉山里养,这不纯属脑袋有病。

    “哈哈,不错,就是我养的山兔,小子,实话告诉你今天你打所有的猎都是我在地脉山养的。”

    来人狰狞的笑着,满脸的猥琐。

    原来是冲着我来的,这时李铮才恍然大悟,握紧手中的重剑,冷声的对着来人道:

    “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取你性命!”

    说罢便挥拳直奔李铮的面门,一团白色的气体萦绕在拳头之上。

    原来是图腾师,难怪自己竟然一丝气息也没有察觉到。

    李铮也调转体内的霸气,他现在还不能将自己的灵气外放,只是把丝丝的霸气运行到自己的双手,紧握重剑,他准备用重剑先抵挡这一拳。

    “砰!”

    一声闷响过后李铮并没有挪动分毫,反倒出拳那人疼的倒吸凉气,目光阴狠的说道: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简直是找死!”

    李铮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这都是什么逻辑,莫非我束手就擒你就能放过我?

    只见此时来人拳头之上的白光更盛依旧是出拳对着自己的面门,李铮没有片刻迟疑,提起重剑护住面门,而就当拳头将至的时候,却见来人突然扭转身形,一双拳头立刻就转变方向就奔着自己的小腹打来。

    速度之快居然来不及李铮又半点反应。

    “砰!”

    一阵闷响后,李铮就觉得喉咙一阵甘甜。

    “噗”

    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出。

    “怎么样小子,舒服吗?”

    李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并没有回应来人的话,脑袋里却是在飞快的思索着破敌之策。

    这速度是自李铮跟不上的,只有在他出手打到自己身体的刹那是李铮反击的最佳时机。

    来人见李铮没有任何反应便快速的挥出第二拳,只不过这次却是直接奔着李铮的小腹而来。

    李铮左手握着重剑,暗暗的霸气汇聚于右手之上。

    “砰!”

    又是一声闷响,李铮硬生生用身体接了下来,没有移动分毫,就在来人双拳接触到李铮身体的刹那之间李铮的右手忽然动了。

    虽然这动作在来人的眼中极为的慢,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收拳,以至于他也只能用身体来硬接李铮这一拳。

    不过在来人的眼中看来,一个不能觉醒的废人,他的拳头就算打在脸上也不会怎样。

    “砰!”

    一声闷响后,两颗金牙应声落地,来人只感觉到脑海一阵翻涌,竟然有种晕阙的感觉,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轻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