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红袖天仙陈琬招

    更新时间:2018-05-13 23:55:16本章字数:3022字

    时间滴答,在李铮修炼的过程中转瞬即逝,李铮也完全沉浸在这样的一种状态当中。

    当一阵阵敲击石头的声音传来,李铮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李兄,李兄在吗,是我贾兴明。”

    李铮吹灭烛火,山洞之内顿时又陷入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挪开挡在洞口的岩石,一阵山风吹过顿时让李铮觉得一丝凉意。

    落日西斜,仅留半边映着天边舒卷的云一片火红。

    “嘿嘿,李兄,我说你小子有福了,说不定你小子会抱得美人归,以后啊美女伴君侧,日夜情与爱。”

    贾兴明略带玩味的说着。

    李铮不明所以,只是疑惑的哦了一声。

    贾兴明对于李铮的漫不经心显得有些失落,声明一样的说

    “今晚红袖招的招牌设宴邀请你”

    “红袖招的招牌知道吗?”

    李铮摇了摇头。

    贾兴明皱了皱眉,他对李铮这木讷的性格真的是有些无可奈何,按理说也十五六岁的年纪了,怎么男女之事就能一丁点都不懂。

    但还是耐心的解释着:

    “红袖天仙陈琬招,在这流放之地,只要去过红袖招的有几人不识得的,这红袖招的招字取的就是陈琬招的名字中的招字。”

    迷离的眼神划过一丝无奈,摇了摇头。

    “想当初小爷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和这丫头饮酒作赋,到也有几番情投意合之意,只是不知为何,这丫头楞是碰都没让我碰一下,哎!”

    李铮挡好洞口的岩石,对于贾兴明的话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倒也是起了一分的疑惑。

    按理说这红袖招的美女和自己素不相干,怎么今儿就突然要来宴请自己,这风吹的也忒歪了吧。

    “你把我的事和那陈琬招说了?”

    贾兴明挠了挠头,满脸堆着笑。

    “嘿嘿,李兄,在这流放之地咱兄弟的感情那是休戚与共、肝胆相照简直情同手足啊,而你又是图腾师,有好时机我怎么能不为你宣传宣传。”

    李铮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在他心中贾兴明还是带着那么几分的孩子气,却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流放之地的集市上依旧是人影攒动,热闹非凡,李铮跟着跟着贾兴明穿过集市又路过了一个转角,红袖招三个金色大字的牌匾就出现在李铮的视线之中。

    在这流放之地,红袖招算得上是中心位置。

    巨大醒目的二层楼阁被满目的大红装扮的分外妖娆,两个大红的灯笼悬挂于门口,闪着异样的红光提醒着过往的行人,在流放之地生活的意义并不只是温饱,只要你肯努力,肯卖命,生死之外还是有另外一番的景色在等着你。

    一个满脸胡茬身穿麻衣的大汉一手提着坛酒怀里抱着一个神着红衣浓妆艳抹的姑娘,狂饮一口之后便放肆在姑娘的身体之上摸索着,时不时对着一旁的人大喊着。

    “好,好,哈哈甚好”

    这感觉就如同生命尽头的狂欢,原始本能的释放。

    李铮是第一次来到红袖招,一时间竟被这声色之地的景色晃的愣了神。

    贾兴明用肘轻轻的怼了怼李铮,双眼一眯,眉宇间划过一丝轻佻,小声的在李铮的耳边呢喃着。

    “这一楼都是些普通货色”

    对着楼上扬了扬下巴。

    “正主在楼上呢”

    走到二楼偏东的一个房间,一个七八岁左右的侍女早已经等待在门口,青涩俏皮的脸上淡淡一笑

    “贾公子,李公子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

    说罢缓缓的推开门。

    映入李铮眼帘的是横挂于厅堂之上的八个大字。

    “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字迹隽秀雅致,隐隐中有一丝不凡之意。

    青纱装点木窗,木窗之下放着一个精致的古琴,李铮甚至能够想象出月下女子抚琴而奏的场景。

    古琴旁一个书桌之上安静整齐的摆放着笔、墨、纸、砚,书桌靠左香炉之上青烟袅袅,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满桌的酒菜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也是别出心裁,摆放别致。

    只是不见女子的身影。

    整个厅堂古朴典雅,到却没有半分奢靡之风。

    好一个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李铮暗自的惊奇,他越来越好奇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在这声色之地居然还有这种心境。

    难得!

    李铮和贾兴明步入厅堂之内,门便缓缓的闭合。

    一个身着轻纱,身姿婀娜的女子从屏风之后缓步而出。

    淡妆轻抹,装扮别致,却又恰到好处,虽然看似二八的年纪却如同在秀色中点缀一丝青涩。着实美的出尘,不虚天仙之称。

    没有半分红尘女子的气息,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会出现在红袖招。

    李铮心中犯着疑惑,贾兴明此时已经看得出了神。

    陈琬招莞尔一笑,芊芊素手遮挡皓齿,音如黄莺出谷宛转悠扬。

    “二位公子久等了,请上座。”

    李铮拱了拱手,礼貌的说道:

    “久闻陈姑娘美若天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陈琬招拿起酒壶正在给李铮和贾兴明斟着酒,闻到李铮的夸赞淡淡一笑。

    “身为红袖,怎配得上那天仙二字,李公子谬赞了。”

    贾兴明却在一旁痴痴的说道:

    “怎能不配,我看甚是配得,天仙姑娘,你今晚好美,嘿嘿”

    陈琬招脸颊泛起一丝红晕竟不知如何应答贾兴明这半傻半痴的话。

    李铮心里暗自一笑,如此女子让贾兴明如痴如醉不为过,便打趣的问着。

    “这字可是出自姑娘之手?”

    陈琬招点了点头,眼神中划过一丝落寞。

    “身在闺中,无聊所写,让李公子见丑了。”

    李铮却也落落大方,没有过多的拘束。

    “心如止水,波澜不惊,怎能说见丑,这足以见得陈姑娘的心境,好字。”

    陈琬招掩口一笑,随即一举手中的酒杯,对着李铮和贾兴明说道:

    “今日让二位公子来我闺中,也是因为我不便出行,来我先敬二位公子一杯。”

    说罢便一饮而尽。

    李铮到也是直言之人,说道词便直接问道:

    “不知陈姑娘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陈琬招眉头微蹙,却是辗转问道:

    “李公子以为这流放之地如何?”

    “人间地狱”

    李铮不加不思索便答着。

    陈琬招呵呵一笑,眼神之中却是划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悲伤。

    “呵呵,好一个人间地狱,那李公子以为招儿如何?”

    李铮顿了顿。

    “所知不深,不敢妄自评论”

    “哈哈,李公子也是直爽之人,来,我再敬公子一杯。”

    陈琬招说罢便举起杯和李铮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不知为何,李铮总是感觉这陈琬招眉宇之间总是笼罩一股淡淡的忧伤之情。

    “招儿听说公子是图腾师?”

    李铮微微点头

    “只是偶然觉醒罢了,不足挂齿”

    陈琬招为李铮斟了一杯酒,继续说道:

    “在大梁只要是觉醒的图腾师,就可以入伍享受下士待遇,想要走出这流放之地倒也不是难事。”

    说罢便目光一转,眼眸深邃的望着窗外。

    “想想招儿七岁来到这流放之地,如今也有十年之久了。”

    悠悠的一声长叹,目光似是哀求的看向李铮。

    “十年了,招儿都快忘记了故乡的月是什么颜色了”

    摇了摇头,似是要甩散脑中混乱的思绪,对着李铮和贾兴明举起酒杯。

    “来,我敬二位公子一杯。”

    李铮怎能听不出陈琬招言语之间的意思,心中暗自的苦笑,自己的将军父亲就是因为被陷害而不知所踪后,自己一个罪臣之后,想要凭借图腾觉醒而入伍谈何容易。

    怕是入伍也是充当炮灰的角色,俸禄应该会有,想要走出流放之地,恐怕难如登天,毕竟当年流放李铮的目的就是任其自生自灭,想必大梁天子只是不忍亲手绝了李家的后而已。

    暗自的一声叹息,但是也着实不忍打碎这少女的幻想,便应答道:

    “如果可以,李某愿意帮姑娘完成归乡的心愿”

    陈琬招眼神划过一丝喜意,举杯便对着李铮说道:

    “如若能走出这流放之地,招儿愿意为李公子为奴为婢。”

    贾兴明却是满脸的不悦,撅着嘴死死的看着李铮。

    “李兄,你怎么可以忘了我这个难兄难弟,切,是不是被陈琬招的美貌迷惑了双眼。”

    这话把陈琬招的脸说的额顿时像樱桃一样粉红,李铮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贾兴明的肩膀。

    “你觉得我李铮是那种不念旧情的人嘛,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吧,如若可以少不了你的。”

    二人这是脸上均露出了不同程度的喜色,推杯换盏间不觉的也已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铮今天也是破例的贪了几杯酒,竟有些丝丝的醉意。

    就在此时,楼下却是传来一阵嘈杂,一个粗犷的声音突兀的喊着。

    “怎么着?一个红袖女子还不方便见客,名气大了是不是?有脾气了是不是?忘了当初虎爷我捧她的时候了?在这流放之地,还真没有谁敢掘你虎爷的面子!”

    声音由远及近,步子踩在地板上当当的响着,似是向着陈琬招的房间疾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