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要以武入道

    更新时间:2018-05-22 21:45:45本章字数:3119字

    大梁建国七百余年,百姓富足,君主勤政,在这狼烟四起纷争不断的图腾大陆,倒是一个难得的和平国度。

    大梁子民均以生在大梁而自豪,而更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应该是定远将军—李成武。

    三十年前蛮荒兽族集结大军四十万攻破边关直入大梁腹地两百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过之处哀嚎四野,满目疮痍。

    满朝文武无不震惊,大梁国君梁武帝更是焦虑万分,如若兽族大军继续长驱直入,大梁恐有灭国之危。

    李成武临危受命,挂帅领兵二十万,虽然兵力悬殊,但却打的兽族节节败退,直退蛮荒三百里,李成武策马直追犹如神助,破空一箭直接射瞎兽族族长的左眼,勒马拔剑狠狠的往地上一插,吓的兽族三十年不敢越雷池一步。

    一剑定边疆,不仅击退了兽族还让大梁版图向北扩充三百里,当年李成武一剑定边疆的地方后来也就成为大梁北疆第一关—剑北关。

    大胜的消息传到大梁都城武帝龙颜大悦,赞誉李成武乃大梁建国七百年神勇第一人,奋笔疾书加封李成武为定远将军,赏黄金万两。

    李成武班师回朝之时荆州百姓无不出城三十里迎接,敲锣打鼓声势浩大,李成武一战救大梁于水火,威震大梁,自此民间立李成武为武神,有些百姓家甚至供奉起了李成武的画像,大梁子民的尚武之风由此也可见一斑。

    岁月匆匆几十年转瞬即逝,当年的定远将军如今也到了迟暮之年,这事说来也奇怪,李成武是何等勇猛之人,老来得子却偏偏生了一个图腾血脉闭塞的儿子,此子温文尔雅倒也有些君子之风,可这事憋屈就憋屈在这孩子不能觉醒图腾之力,说白了也就不能以武入道。

    都说虎父无犬子,李成武给这孩子起的名字到不错,叫李铮,取的是刚正不阿、铁骨铮铮之意,名字虽好,奈何世事弄人。

    李成武为了这孩子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寻访各大奇人名医,有人说是血脉天生闭塞,有人说是得罪了仇家被人为封印,更有人说是杀戮过重遭报应了,气的老将军是两眼一瞪挥刀就把那人给砍了。

    这事儿后来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既然不能以武入道,李成武便让李铮潜心研究丹药之术,希望此子能够以丹入道,无论如何李家的传承不能断。

    时至正月十五,上元节,大梁国都荆州。

    每逢上元节,大梁君主都会微服出行与民同乐,所以上元节在民间尤其是在荆州也就受到大梁子民格外的重视。

    晚饭过后,夜幕低垂,此时的荆州城早已是满城尽挂红灯笼,宛如白昼,大街小巷来往的行人是络绎不绝,舞龙灯的、耍狮子的、踩高跷的,看的行人也是应接不暇,连连称好。

    与这热闹的荆州城相比,定远将军府倒是显得有点冷清,虽然仆人们早已经挂起了大红灯笼,也有那么一丝上元节的意思,只是偌大的将军府却见不到几个人,甚至仆人都少的可怜。

    老将军一向简朴,早些年每逢节日还是有很多人登门拜访的,如今老将军退居庙堂之外已经多年,这拜访的人倒是也跟着少的可怜,或许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不过如此。

    倒是将军府公子李铮的书房灯火通明,不时有人影闪动。

    只见一个衣着华贵两鬓斑白的老者快速的踱着步子,手里擎着一摞书绕着圈的追着一个孩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少爷,来看这本丹华经,此书学成之后可入丹师之列,所炼之丹可强身健体,百病不侵。”

    少年似是跑的有些疲乏,微红着小脸,努着嘴问道:

    “此术可有那图腾觉醒以武入道来的厉害?”

    老者被问的稍有些发蒙,明明小少爷不能觉醒图腾之力还非要拿这个做比较,一个是求静心沉气,精神力量来操控天门之火炼丹以至大乘,一个是求强横霸道,图腾之力来操控天地灵气以至大乘,这两者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只是顿了一下便满脸堆满微笑的说:

    “此术虽没有那图腾觉醒来的直接,但修至大乘却也丝毫不逊色那图腾之力。”

    虽说老者没有见过炼丹大乘丹圣级别的人物,但相传到达丹圣级别的高手举手投足间便可操纵世间之火焚尽世间万物,端的诡异无比。

    少年白皙的额头之上已经浮现少许的汗珠,眼睛转了转继续对着后面的老者脆声问道:

    “尊师现在修为在几何?”

    老者微微一愣,眼神之中闪过丝丝的嗔怒,都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莫不是小少爷拜师还论修为,这也忒功利了吧。

    “老夫资质不佳,钻研丹药之术五十余载目前已达到大宗师级,不配做你的师父吗?”

    图腾大陆无论是以武入道还是以丹药之术入道皆分九段分别是入门、师级、宗师级、大宗师级、王级、尊级、皇级、帝级、圣级。老者的嗔怒是有理由的,可能大梁尚武不重视丹药之术,但是在丹药之术盛行的大夏,大宗师级别的炼丹者到哪里不是以礼相待,甚至大夏宫廷贵族也是礼遇有加。

    如果不是看此子资质不错,虽然图腾血脉闭塞不能以武入道但是只要肯努力,炼丹之术也定会有所成就,自己可能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李铮并没有理会老者的嗔怒,只是停下身来满脸好奇的望着老者,嗲声嗲气的问道:

    “尊师与同级别的图腾觉醒者哪个厉害?”

    老者嘴角微微颤了颤,一改嗔怒之态,虽说炼丹之术大乘可操纵天地之火为武器,大宗师级也有自己的本命天火,但你要让自己和同级别的图腾之力觉醒者打,那不是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吗,思量至此也只能无奈的应着。

    “目前尚不能及。”

    李铮好奇的眼神立马划过一丝失落,小嘴一撅:

    “不学!我对丹药之术不感兴趣,我要以武入道!”

    老者心底无奈的叹息着,这收徒弟也收的忒寒碜点了,哄着来都不干的,不过这也怪不得李铮,大梁尚武,民风尚且如此,他又能奈何。

    李铮不再纠结炼丹之术,反而是恭敬的向着门口的方向施了一礼,眼神的余光却一直盯着老者。

    “父亲,你怎么来了?”

    “啊?老将军回来了?”

    老者也是一脸的诧异,匆忙的整理下衣衫,对着门口的方向刚要施礼,却发现门口的方向空空如也,哪有什么老将军。

    心里一沉,不好,中了这孩子的圈套。

    此时的李铮早已经是翻窗而去,脱兔一般一瞬间就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

    “哼!好好的上元节,在这听你说什么炼丹之术还不如出去看龙灯,猜灯谜呢。”

    上元节对于荆州城的少年少女来说有种特殊的意义,就比如去年上元节之后城北王家的公子和城南张家的姑娘没过多久就闪婚了。

    李铮年幼,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虽然表现的比较机灵但是对于男女那种微妙的关系还处于懵懂的状态,当然也就是抱着纯玩的态度。

    李铮已经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逛过荆州城了,自从母亲出事以后李成武就对李铮严加看管,擅自出府难免会遭到父亲的一顿训斥,李铮也不知道为何父亲态度转变如此之大,不过此时面对灯火辉煌的荆州城,李铮早已经把这些抛之脑后。

    “哇,这糖人做的甚是精致,老板这个多少钱?”

    “一个铜板一个,小公子要来一个吗?”

    “嗯,来两个!”

    李铮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少年应有的单纯和快乐。

    “哇,这龙灯舞的甚是好看。”

    “哈,前面可以猜灯谜。”

    李铮手里一个糖人嘴里一个糖人,如同久困牢笼的鸟儿获得自由般瞬间就淹没在往来的人群之中。

    “这半边看去是古文,那半边看去是古人,把中心抽掉,就变成女人”

    李铮拆开一个灯谜自顾自的看着,只是片刻嘴角便不自觉一挑。

    “半边古文半边古人,中心没了是女人,这不就是做吗。”

    李铮刚想去猜下一个灯谜,却发现人群之中自己前方不远处两个于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也正在兴致勃勃的猜着灯谜。

    要说荆州城来往的女孩也不少,只是这两个女孩左边的那个长的也忒俊俏了,大大眼睛,小小嘴巴,自然粉红的小脸蛋,精致的简直如同瓷娃娃一般,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

    虽说李铮对于男女那种微妙的关系还处于懵懂状态,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便不自觉的向着女孩的方向凑了凑。

    “左边不出头,右边不出头,不是不出头,就是不出头。”

    女孩轻声的念叨着,俊俏的小脸蛋上双眉微微的蹙起,似是思索了半天也没有答案,便向着旁边的女孩问着。

    “君儿,你猜得出吗?”

    旁边的小女孩却是掩口一笑,摇着头说道:

    “呵呵,小姐,我连字都不认识几个,你让我猜灯谜,太瞧得起我了。”

    “不出头念木,左边一个木,右边一个木,此字为林。”

    李铮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搭讪,但也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便向着女孩的方向边说边踱着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