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天道盟

    更新时间:2018-06-06 02:12:14本章字数:3136字

    “张爷,小姐闺中有客人,您不能进去”

    说话的守在门口的小侍女。

    “去他妈的客人,张爷我就是客人,是陈琬招那娘们永远的客人”

    “张爷,张爷你不能进去。”

    小侍女此时明显带着哭腔。

    “滚”

    一声怒吼后,却听得噗通一声,随即便传来小侍女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真他妈畜生”

    此时李铮早已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的拍下桌案。

    “咣当”

    就在李铮准备拍案而起的时候,一声巨响,门瞬间就被硬生生的踹开,一个满脸胡茬,一身酒气的大汉破门而入。

    “哟呵,这酒菜不错嘛。”

    此时陈琬招白皙的脸上气的胀红,素手紧紧的握着酒杯,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泛起了红,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从喉咙间崩出几个字。

    “张虎,本姑娘这不欢迎你。”

    张虎毫不在乎,拿起桌上的酒壶,狂饮一口后狠狠的摔在地上,对着陈琬招狠狠的啐了一口。

    “呸!张虎是你叫的?叫虎爷!”

    “一个红袖娘们,还自诩姑娘,你还真特么把自己当大家闺秀了?你也配?”

    说着大手一抬便向陈琬招的脸挥去。

    “张虎,你够了!”

    李铮猛的出手,死死的抓住张虎的手腕,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挪动分毫。

    张虎那张粗糙的脸上也是气的胀红,愤愤的对着李铮说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李将军的后人,我就纳闷当初梁武帝怎么就没把你剁了。”

    “我草泥马!”

    李铮愤怒的挥出一拳,几乎是用上浑身的力气和体内所有的灵气。

    张虎尽力的用手抵挡着,奈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怎能抵得住李铮的全力一击。

    就在李铮的拳头马上要接触到张虎那张粗糙的脸的时候,一把折扇突然插在中间,挡住张虎的面门,竟是硬生生的拦下了李铮这全力的一拳。

    两个深蓝色的五角星图案显眼的绣在绸缎袖口之上。

    “二星水属性图腾师?”

    李铮心里暗暗的惊讶。

    张虎不屑的看了李铮一眼,挑衅的说道:

    “小崽子,不要以为你觉醒了就无敌了,在流放之地这片地界上你还得叫我一声虎爷!今天虎爷就把前两天的事和你算算。”

    来人缓缓的收回折扇,对着张虎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缓缓的说道:

    “是我要找琬招姑娘,冒犯之处多有见谅。”

    随即对着张虎淡淡的说道:

    “张虎,你先出去下。”

    张虎脸上依旧是布满愤怒之色,指着李铮嚷嚷道:

    “王爷,这小子他......”

    没等张虎说完,来人顿时加重了声音,脸上浮出一丝怒意。

    “出去!”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是极具威慑之力。

    张虎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低着头向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不忘回头看了李铮一眼,眼神之中满是狠厉。

    “把门带上”

    这时李铮才仔细打量着来人,二十多岁的模样,一身华丽绸缎,只是这服饰的风格李铮从来没见过,白的有些病态的脸上,五官倒也是还算规矩的排列着。

    一入眼李铮就知晓此人好女色,善于心机,他明明是跟着张虎一起来的却偏偏在自己快要痛打张虎的时候出现,明显这是在试探李铮的实力。

    只见来人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满脸堆笑的说道:

    “在下天道盟王子成,没看管好自己的狗,惊扰之处还望谅解。”

    “琬招姑娘,可还记得我?”

    说着便也不顾众人,自顾的挪开凳子挨着陈琬招而坐。

    李铮能够察觉到陈琬招眼神划过一丝及其隐晦的无奈之色,却也还是陪着笑说道:

    “招儿怎能不记得王公子,不知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竟然刮来王公子这只金凤凰,有失远迎,还望王公子海涵。”

    王子成一摇折扇,笑道:

    “哈哈,错在于我,这次事情匆忙,没有事先通知琬招姑娘,不必自责。”

    说完目光一转,略过贾兴明,在李铮的身上停了停,如同打量物品一般打量着李铮。

    “李公子虽然刚觉醒不久,但是却有如此修为实在是让在下刮目相看。”

    李铮在心底是抵触这种道貌盎然的伪君子的,没有作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王子成倒也不做理会,接着说道:

    “我天道盟爱惜良才,李公子的资质也算上乘,如若李公子肯加入天道盟,尽管李将军有案在身,但王某也敢承诺这大梁仍有李公子立足之地,不知李公子意下如何?”

    这算是橄榄枝吗?李铮暗自思忖着,不过却让李铮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心,摇了摇头。

    “在下不才,王公子高看了,我习惯了自由,不喜欢被约束,谢谢王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王公子哈哈一笑,拍着李铮的肩膀道:

    “哈哈,年轻人容易冲动,你还是好好想想的为好,我会在流放之地呆几天,李公子还是想好了再答复我也不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琬招姑娘应该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吧。”

    陈琬招花容之上一阵的黯然,双眼顿时变得通红,似是擎着泪花。

    这时李铮也是极为的痛苦,但却极力的忍着,装作表情镇定的看着王子成。

    一共拍了四下,每一下李铮都感觉有一丝极寒的灵气透过肩膀深入体内,李铮只觉得五脏一阵阵翻江倒海的痛。

    王子成说罢便对着陈琬招和李铮拱了拱手,笑道:

    “在下还有事在身,就不多打扰了,李公子好好考虑下在下说的。”

    走到门口还不忘对着陈琬招轻佻的一笑。

    “琬招姑娘,改日王某再来登门拜访”

    “吱吱呀呀”

    门开了又合,只听见王子成在门口对着张虎怒喝道: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

    最后一个滚字声如奔雷,就如同在李铮脑海之中爆炸一般,李铮再也无法克制五脏之内的疼痛,喉咙一甜,不受控制的吐出一口血,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滴答的流着。

    贾兴明面对王子成怠慢自己的态度刚要发作,见到李铮不由得一阵诧异,关心的问道:

    “李铮,你怎么了?”

    李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摆了摆手道:

    “死不了,不碍事。”

    偶然的看了一眼陈琬招,却是见得此时陈琬招满脸泪痕,花容暗淡,通红的眼眸和李铮对视的刹那强忍泪水对着李铮关切着。

    “李、李公子,你没事吧?”

    李铮看着陈琬招这幅欲哭又止,楚楚可怜的模样不自觉的一阵痛惜,挤出一丝微笑。

    “我不碍事,你这是怎么了?王子成说八年前的那个雨夜是什么意思?”

    陈琬招似是被拨动了那根受了伤的弦,眼泪如同决了堤的河,不受控制的滴滴落着。

    “十、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天道盟的人杀了我父亲,呜呜呜......”

    沉默,房间之内只有陈琬招的抽泣声,李铮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豆蔻年华的女子竟然背负如此沉重的悲伤,是啊,如果在那个蔚蓝星球她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应该在象牙塔里躲避风雨的孩子。

    陈琬招擦了擦眼角的余泪,露出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坚强,缓缓的说道:

    “十年前,我父亲就是天道盟的一员,父亲接受天道盟的任务暗杀一个人,父亲不肯便想退出天道盟,他们就杀了父亲,还把我送到这流放之地做了红袖女。”

    “我就是在那样一个的一个雨夜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了我父亲,呜呜呜......”

    李铮紧紧的握着双手,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身体的疼痛,而是换做满腔的怒火,静静的看着眼前满脸泪痕的陈昭儿,十年的红袖女,天知道她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十年的红袖女她仍然能够保持本心,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此时一旁的贾兴明也是小脸通红,一脸的怒意。

    李铮给贾兴明递了个眼神,贾兴明倒也意会的走到陈琬招的身旁,紧紧的将陈琬招搂在怀里,任由她在他的怀中抽泣着。

    良久陈琬招抬起脸蛋儿,对着贾兴明问道:

    “兴明,你会是那个我值得的依靠吗?”

    贾兴明目光复杂,却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带我离开这里好吗,无论哪里,我们一起就好。”

    贾兴明的手轻轻的划过陈琬招的脸颊,坚定的说着:

    “一定会的,一定会的,琬招你放心。”

    红袖招外,夜幕之间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戚戚沥沥似是也在诉说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李铮和贾兴明站立在红袖招门口,呆呆的望着无尽黑暗的夜空,行人减少,李铮第一次发自内心深处的开始憎恶这肮脏浑浊的流放之地。

    良久李铮一声轻叹对着贾兴明问道:

    “你喜欢陈琬招吗?”

    “喜欢,很喜欢!”

    “她是一个值得用一生去呵护的女孩”

    “嗯,我会的”

    “你有过梦想吗?”

    突兀的问题让贾兴明一阵错愕,眼神复杂的望着李铮,梦想对于他来说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个词,曾经他又何尝没有过,只是后来他的梦碎了,他的心也跟着堕落了,他用酒来麻痹自己,但却无法掩盖内心深处的痛。

    “你回吧,我自己回去。”

    李铮对着贾兴明说道。

    “我送你吧!”

    李铮挥了挥手,转眼便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今夜他有一个梦想,永远的把流放之地在大梁的版图上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