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灯火通明

    更新时间:2018-05-16 20:13:00本章字数:5642字

    明明是大热天,但是灯火通明、宽敞的大厅宛若结冻般,充满了冰雪的冷意,就连主人楼焦康也忍不住的冷汗涔涔,不时拉着袖子往自己的头上抹去,只不过冷汗是越抹越多,多得已经沾湿了袖子,他就快像是个从水里捞出来的人一般湿了。

    “你胡说什么?爹?”

    楼心月冷眼厉视父亲,口气可说是由冰寒极地发出来一般的冷冽。

    但是对于他对自己亲生爹亲大逆不道的态度,在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没有人敢挺身为楼焦康说一句公道话;因为楼心月身上那股凛冽且不悦至极的寒气,让碰到他的人只怕会被冻成冰人,然后碎裂满地。

    就连楼焦康也差点低下头,想要承认自己是错的;若不是当初已对天发誓,他绝对会干脆说是自己一时的异想天开,求儿子不要在乎他刚才说的话,当他没说过。但,事情已到这个地步,怎么能不说?所以他吞吞吐吐的说了。

    “心月……其实是这样的……当初我……跟怀大哥有协议……”

    看到儿子冰冷不悦的脸,楼焦康快要说不下去,他知道儿子不悦时是非常难以讨好的,他大着胆子又说一遍,只是口气听起来完全不具说服力,“怀大哥真的是天下第一美男子,连嫂夫人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你当时还在你娘的肚子里,她也在嫂夫人的肚子里,因为你们差不多时间生,所以……”

    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完全不敢看儿子的面孔才说下去:“所以两人就指腹为婚,但是你放心,以怀大哥跟嫂夫人的容貌,那女孩儿绝对是姿色妍丽,你肯定会喜欢的。”

    楼心月对于爹亲的说辞,完全冷漠以对,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无瑕绝俗的美貌在冰寒之气下反而显出冰冽的剔透感,更教人更难将眼光移开。

    他的美简直是超乎世俗,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冰冷感,而这冰冷感不但不觉得不相衬,反而更让人觉得他这样超俗的美丽散发出一种冶人的冰冷妖艳。

    这样的人原本就不该与常人同处,因为世俗之人在身边只会玷污他的无瑕冰艳。

    “我后来到京城发展,大大的发了财,但是流散到南方的怀大哥,我一直不知他过得好不好。不过……当初许下的承诺不能不实现,纵然怀大哥再怎么落魄,我也不能忘记怀大哥当初对我的好,所以……也就是说……”

    楼心月根本懒得听完,他冰冷的语气足以割金断石,更是锐利得足以杀人,“所以你要我找她回来成亲?”

    楼焦康用力的点头,急着开口道:“你娘原本就讨厌这桩亲事,说对方一定没钱没势,才不敢来攀亲,因此迟迟没告诉你。今日趁着你娘回娘家,我才赶紧告诉你;所以你赶快南下,去找你的未婚妻吧!”他终于说完了,只想赶紧回房喝水压压惊,否则真会被自己儿子身上的气势给吓死。

    楼心月冰冷不悦的开口:“若是她完全配不上我呢?”

    楼焦康看到儿子冰冷的眼神,他猛吞了一口口水,说:“她不会配不上你的,我说过她爹娘可是俊男美女啊!心月,你信老爹这一回,爹不会骗你的,真的,绝对是真的,爹绝对不敢骗你的。”

    虽然是保证,但是声音越说越小,小到几乎快听不清楚。这也说明了楼焦康心虚不已,毕竟他从未见过女方,怎么知道她长得好不好看。

    楼心月将头一歪,忽然浅浅一笑,那笑容是那么的浅,几乎表现不出他一丝的美艳,但已足以教人神魂颠倒;那笑靥恁地灿烂绚丽,任谁也抵挡不住这浅浅的一笑,就连为人父的楼焦康也完全看呆了。

    楼心月虽然笑得如此美艳,可他的声音却带着欲致人于死的寒冽与不可违抗的威势,他冷厉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爹,我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我是在告诉你,若是那个女人配不上我,那该怎么办?我还要带回来给你看吗?”

    “这个……”楼焦康着急的说不出话来。

    楼心月弹指,低声道:“将老爷送进房里,去请夫人回家,等我娘回来,再好好的对爹说教一顿。”

    楼夫人的说教绝不只是动动嘴而已,楼焦康向来惧内,是全京城都知道的。

    楼心月这么一说,楼焦康瞬即脸色惨白,他亟欲挽回颓势,以免遭受酷刑,他抖着声音说:“如果你不想娶,当然就不要娶,可是怀大哥对我的恩情不能忘;若不是他当年分了我一斗米,只怕我早已饿死,也没今天的我。所以,心月你若是不想娶,可以把她带回来,我们再找个好人家把她给嫁了吧!”

    他越说声音越小,唯恐自己的儿子不满意这样的处理方式,他胆战心惊的询问:“这样行吗?儿子?”

    楼心月冷淡的表情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转头对着身旁的侍从说:“我要出远门,将包袱全都弄好,明日早上就走。”

    闻言,楼焦康呼了一口气,看来事情总算解决了,他也可以安心了。

    然而楼心月突然转向他,问:“爹,你说的那个女人在哪里?”

    楼焦康急忙把一封陈年信打开来,“这是十年前怀大哥写给我的,你看看。”

    楼心月接过信来看,那信不过是短短的几句,看完后他依然是面无表情;而后他冷酷的将纸揉成一团,内心不悦至极,表情渐渐显露冷酷寒厉,而无瑕的美貌更呈现出一股慑人的异样美艳。

    只因为他本来就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跑这么一趟,但是这个女人却让他得亲自出马,她最好见到他时是乖乖听话,否则他绝对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他冷声不屑地道:“专出名妓的扬州?希望她不是卖淫的名妓之一。”

    楼焦康什么话也不敢说,生了这个儿子,虽然长相无瑕美艳、商业手段冷酷无情,楼家的财富可说九成以上都是儿子赚来的;但是这个儿子难讨好的程度可比十个老子还难伺候,他甚至比他这个父亲更加的有威严,连家里的仆役都只听他的话,怎不教他这个做爹的面子扫地!

    别说是他,就连他向来得理不饶人的妻子,若是看到这个儿子,也不敢太过胡乱指责;只因为这个儿子的脾气不好惹的程度是众人皆知,若是惹到他的人,绝对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市集上车水马龙的,两旁的小铺子一间间开门做生意,叫卖热闹之声响彻云霄,而有些早起的姑娘已在路上行走,只不过她们越走越慢,而且眼睛显然都往同一个地方瞟了过去,目光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一个身穿白衣锦缎的男人身上。

    男人面貌如雪,光洁无瑕,有着一股无人能比拟的寒气,他衣冠楚楚,仪表非凡,而且全身散发出一股浑然天成、令人称臣的威势,可见非大富即大贵之人;纵然有这么多的姑娘在偷瞧着他,他也完全的不加理会,反正像这些庸脂俗粉,没有一个配得上他,更别说值得他施舍看她们一眼。

    “少爷,我们往这边走。”

    侍从福来忍住嘴角的笑意,挺直了身子,连脸上都出现得意之色,只因为他家少爷如此的英俊,惹得姑娘们芳心悸动,他这个侍从也有面子;而且他家少爷是京城第一富少,身分说有多尊贵就有多尊贵,这些小家碧玉别想沾惹他家少爷,他家少爷除了天仙美女之外,是没有人配得上的。

    走到一间上等的客栈,福来先用白帕擦了擦桌子跟椅子,才请楼心月上座;只因为楼心月怕脏,他当然更要小心侍奉。

    等楼心月坐稳后,福来即大吼大叫道:“小二,给我家少爷最贵、最上等的茶,还有……”

    说着,他将一锭银子毫不吝惜的丢了出去,让掌柜眼都快花了的急忙冲出来。

    福来一副狗仗人势的嘴脸,“还有,掌柜,我家少爷怕脏,你去厨房好生给我看着煮茶,若是让我家少爷喝得肚子不舒服,你就小心你这家店明日被人给砸了。”

    一听他的口气,掌柜就知道那少爷是身分非同小可之人,急忙靠近楼心月巴结道:“这位少爷,想喝什么茶?”

    楼心月掩住鼻子,对掌柜一身汗味难以接受的冷声说:“给我滚开。”

    掌柜的呆愣了一下。

    福来斥喝:“你身上臭味敢熏到我家少爷白净的衣服上,快滚开!什么茶都好,记着,最上等的茶,我家少爷是很挑的,你的茶若不好,我们就摔了你的茶。”

    掌柜有点尴尬,但是对方有钱,他只好一脸巴结的再行个礼才走开。不久后,他急忙送茶来。

    福来用白帕擦拭过杯子,才敢让楼心月使用;他对楼心月的态度完全与刚才的霸道蛮横不同,极为有礼的说:“少爷,请用茶。”

    楼心月接过了茶,冷淡的喝上一口就随即放下。

    福来低声问道:“是茶不合意吗?少爷?我叫他换。”

    “免了,这种地方哪会有我爱喝的茶,倒是来扬州已半个月,找不到那个女人令人火大。”

    听楼心月说得愤恨,福来也为他抱不平的说:“是啊,少爷,她家早不烧晚不烧,偏偏寄完给老爷的信后才烧个精光,人也不知流落到哪里去,根本就毫无线索。我看我们还是回家去吧,老爷的话就算了。”

    “让人笑话我连个女人都找不到吗?”楼心月将挂在身上的玉佩扯下,锐利的眼眸射出一道冷光,“这什么鬼玉佩,偏还是一对,一个在我这里,一个在她那里,看我摔了它;反正找也找不着,就砸了这玉,没有了相认的玉,让我爹无法可想,再也休想叫我娶她,况且她配得起我吗?哼!”

    楼心月不悦的将玉往下砸,玉跌下了雅座,跳过了楼梯,落到店小二的脚边。

    店小二方面大耳,看起来十分憨厚,他拾了起来,疑惑的瞧了瞧楼心月,才上来雅座。“喂,客倌,你穿着这么豪贵,可这是阿真不离身的破烂东西,你怎么偷了他的东西?这样不太好喔!”

    “我家少爷会偷东西,你瞎了你的狗眼啦,看我打烂你这张只会说臭话的臭嘴……”福来在京城向来靠着楼心月仗势欺人,说着就抡起拳头欲打人。

    楼心月开口,声音非常非常的冷,“你看过这块玉佩?”

    福来拳头停在半空,他张大了嘴巴,忽然了解了事实。

    店小二憨声说:“这扬州城里,谁人不知阿真有块玉佩,我上次求过他事,我看过他就把这玉佩挂在身上的,连花样都一模一样,这不是阿真的玉佩是谁的?”

    “这是一对的,你拿的是反面,你翻过来看,是不是刚好跟你口中的阿真戴的那个位置是相反的?”

    店小二一愣,翻了过来,果然是位置相反;他张着嘴,露出一副痴呆样。

    楼心月不容置疑的冷声道:“那个阿真住在哪里?我要立刻知道。”

    “少爷,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这里……这里怪怪的啊。”

    说怪,其实一点也不怪,只不过不是很正常倒是真的,因为这一排的房子全都是什么丽春院、怡红院、八仙女,总之就是妓院;而且显然是扬州城最出名的妓女街,衣衫不整的女人多,连好色贪花的男人都多。

    走在街上还能听到一些不堪入耳的淫声秽语,声声荡人心魄,教人销魂蚀骨,连福来都忍不住心痒难耐的看了一个朝他媚笑的姑娘。

    “去问阿真住哪里?店小二说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的。”

    福来吞了吞口水,靠近一个一低头就能把她的胸脯看光的姑娘,“请问,阿真住在哪里?”

    那姑娘忽然咯咯乱笑,朝福来努了努嘴,“怎么这么年轻就找阿真啊?还是那边那个要找的啊?”

    她朝着楼心月笑,显然是嘲笑他。而楼心月这时冷冰冰的转头看她一眼,就这么寒厉的一眼,那个见多识广的姑娘忽然笑容冻结的老实说:“阿真住在这条巷子尾,那里只有一户住家,一看就知道。”

    楼心月一挥衣衫,显然是要走了。

    那姑娘却走了过来,抱住楼心月,“公子,你好俊啊,阿真能治的,我也能治,不如我们试试看吧!”

    楼心月冷笑,“你这么下流的货色,八百年后也不可能。”说着,他极不屑的出手拉开她。

    那姑娘在楼心月身后臭骂了起来,而且连他祖先八代都招呼到了。

    楼心月脸色冰冷的回头寒声道:“你要我找人怎么来款待你才好?让我想想看……”

    他说的每一字一句都很小声,但可以感觉得到不是在开玩笑的,因那冷厉的话语如刀一般,割心断肠,那姑娘嘴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楼心月十分满意她害怕的脸色,才继续的往巷底走去。

    那巷底有个破旧的小屋子,门扉半合着,里面传来大吼大叫的声音||

    “喔,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了,阿真,你实在太厉害了,我好想上……好想……喔呼呼……”男人到达高潮的声音越来越大声,简直是刺耳至极。

    福来没想过阿真这么淫荡,而楼心月冰冷的脸色从一开始就没变过。

    他冷冷的鄙夷道:“淫贱的女人。”他用脚踢开了门,显然怕用手开门会弄脏他的手,里面有个肚子肥大的男人坐在椅上,正抱着一个容貌看来不错的女人。

    楼心月没有让那个女人有说话的机会,不屑的开口:“阿真,我是从京城来的,我爹与你爹义结金兰,你跟我是指腹为婚,我奉我爹之命带你回京城去,但你与我的亲事往后再议,绝不容得你对我撒泼吵闹。”

    “哎呀,我的妈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内室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吵闹声,而在外室那个肚子肥大的男人抱着女人对内室笑着说:“阿真,你有客人,我走啦,谢了。”

    女人朝楼心月呵呵一笑,由上往下打量他一番,接着又爆笑出声,“你跟阿真有婚约啊?”

    楼心月这才知这女人不是阿真,真正的阿真在内室。

    但那女人嘲笑道:“阿真?哈哈,你长得这么好看,配阿真啊?哈哈哈……”

    那爆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就连那肚子肥大的男人也瞪着楼心月看,忍不住发出笑声,“真可怜。”他拍拍楼心月的肩膀,很同情的说:“你真可怜,不过还好可以退婚,对不对?就算爹娘作主退不了婚,没关系的,阿真至少……”

    那男人又低头对女人说:“喂,小桃啊,阿真至少哪里不错?说来给他听听?也许脚或手指不错也不一定。”

    那女人笑得更大声。“手跟脚?哈哈,别笑死我了,至少他的桌子不错,可以抬回去卖啦,虽然卖不到三分钱;不过靠阿真的这个本事,保管你吃不完。”

    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楼心月一头雾水的看他们走出去,而内室在他一进来时有人发出声音后,又静寂无声。

    福来看情况有些怪异,轻声道:“少爷,要不要进去看看那个女的?”

    楼心月点了个头,走了进去,里面全部都是书,而且全倒在地上成堆,书上都是灰尘,灰尘在空气中扬起,里面是又臭又脏的;而且还有两只猪在狭小的空间里走来走去,那猪身上散发的臭味更加令人作呕,以楼心月爱干净的程度,他立即掉头就要走出去。

    但就在他要掉头而去之时,一个黑黑的东西抓住了他的脚,而且朝他的鞋面磨蹭,还吐出了黄黄的水在他白衣的下摆,令人觉得又恶心又难闻又恐怖至极。

    那黑黑的东西像虫一样的在他脚边不断的蠕动,楼心月爱干净,从不曾遇过这么恶心得教人想吐的东西;当场他做了他这一生从未做过的事,他失声尖叫,而且叫得又凄厉又高亢,只因为他非常的爱干净,而这东西太过恶心了。

    他一边叫,一边用脚狂乱的去踩那个黑黑恶心的东西;那黑黑恶心的东西大叫,却发出一种奇怪的喔喔声。

    楼心月踩得更用力,尖叫得更大声;那黑黑恶心的东西抱住他的脚,叫得同样的惨烈:“不要啊,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楼心月踩得太用力而披头散发,那黑黑恶心的东西又猛抓住他的脚;他站不住脚,往那堆又脏又旧的旧书倒了下去。

    霎时,楼心月又尖叫了起来,因为那两只又臭又脏的猪往他脸上挤近,那味道岂止是恐怖可以形容,两只臭猪竟然朝他的脸又亲又舔。

    恶……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吐了自己一身,连眼泪都在呕吐中流了出来。

    而福来是完全的目瞪口呆,由于事发突然,他根本就来不及解救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