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教

    更新时间:2018-05-17 12:23:06本章字数:4283字

    王二麻是新调来魔教总部最末等的一个小杂役,平常也就干些个粗活,也就能远远的见着些个魔教内部高层的头目。

    今儿个要去如厕的路上,竟被着教主给撞见了,随口吩咐了句:“去把云刹堂主叫到议事的大厅。”

    王二麻的心顿时咯噔了下,谁人不知若是按着武力值去分着魔教一众,除却教主之外最能打的便是这云刹堂主,手下虽没其余堂主的人多,却是最值得忌惮的一个,江湖上对着个十五岁便打出了名声的云刹,可谓是风言风语数不胜数。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便是他手里握着两把六七寸长的双锏,脸上横亘着从这额头到这下巴惊人的一道长疤,高大而又凶神恶煞的家伙。

    最为传奇的一件事,便是云刹堂主第一次出任务屠了一家上上下下不说,事后竟满身是血的去唐家大闹了一番,惊到了刚生完孩子的唐家夫人,染了宫寒,没多久便不日而亡,还对这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少爷下了阴毒,远赴北国疗伤。

    听闻就连着魔教教主也防着云刹,魔教所有的堂主里只有这云刹的堂主在这魔教总部,没有分舵,委实应了句“恶贯满盈”!

    王二麻一边胆战心惊的想着一边往这云刹堂主的方向去,穿过了道阴暗,幽火忽明忽暗的回廊,入目的竟是个阳光明媚,春,色满园,生机勃勃的小院,王二麻被这突如其来的阳光晃的有些眼晕。

    眯着眼睛,四处找着可是有侯着的小厮,最后可算是在这个绿油油的草丛里找到的蹲在其中的一个背影。

    王二麻走上前去,客气的说到:“前面的兄弟,可否劳烦通告一声云刹堂主。”他一个普通的小厮自是不敢惹怒云刹堂主院里的人。

    “怎么,有何事?”那人站起,转过身来,一身浅紫色的衣服,欣长的个子。

    一张白白净净的脸,给人的感觉就是圆圆的,一双眼睛也是圆圆大大的,唯有个小的尖下巴,看上去年龄也约摸不过是个二十左右岁的少年,头发上系着条细碎的流苏,随着风飘着,倒像是哪家不知事事的小公子。

    王二麻心下不由的起了同情之心,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要伺候个手染了满身血的大魔头,也不知能在大魔头身边活多久,语气不由的放轻又重复了一边:“教主说让云刹堂主去大厅议事。”

    “嗯,知道了。”那少年随口应了声,手里继续把玩着枯草。

    王二麻叫这少年竟站在原地玩了起来,心下不禁又气又急:“我说小兄弟你但是去通报一声啊,小心云刹堂主嫌你腿脚磨蹭,怪罪下来。”

    少年不解:“我知道了啊?”

    王二麻无奈:“你知道有什么用!得云刹堂主知道才行啊!”

    少年理所当然的应道:“我就是云刹啊。”

    “对啊,你得……你是云刹?!”王二麻瞪大眼睛徒然拔高了声调。

    云韶秦掏了掏耳朵,觉得这个小厮脑袋认知里似乎有什么隐疾,摇了摇头,抬腿走了出去,随手把这手里吗狗尾巴草向后一撇,准确的落到了王二麻的手里,声音从这远处传来:“走的时候记得带门。”

    楞在原地的王二麻怎么也没有想明白本该三十了的云刹怎么看上去年龄这么小。说好的凶神恶煞呢?!说好的一道疤呢!

    他却不知云韶秦自己也因着自己看上去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的脸苦恼的好一阵子,每次出去杀人之前都会刻意的往脸上帖上一道疤,看上去也能有“气势”些。

    云韶秦慢悠悠的挪步走进魔教教主的屋子,除了正中央的主座空着,两边的位置上分别有左右护法,副堂主,毒堂主,赊邪堂主,双生花,就连一向神出鬼没的暗影也在。

    云韶秦挑了挑眉,大大咧咧的的开口道:“呦,大家都到了啊,抱歉来晚了。”不过语气里可是丝毫歉意都没有。

    身着一身简练黑袍的赊邪讽刺的开口:“这魔教里当然是属你事务最忙。”

    云韶秦耸了耸肩,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最后的一个空位上,身子像条刚刚冬眠的懒蛇浑身都是软骨头一样委外椅子里,随手拿了个桌上的葡萄,刺溜的放进嘴里含糊不清道:“不忙,不忙,我这闲的近日大约又胖了二两。”

    边说还没心没肺的伸出两个手指,对着赊斜比了个“耶”。

    二人不对付好久了,听闻最近教主又让他处理些内账,怕是忙的脚不沾地好久。

    云韶秦心里轻笑,赊邪是哪儿哪儿都看不上他,尤其是看不惯每次赊斜忙到死,云韶秦却见天的悠闲的在自己的院子里晒太阳,除了杀人厉害些,其余一无是处,装傻充愣一个顶俩!

    果不其然看到云韶秦还带着葡萄溅出来汁的手,赊邪脸上的厌恶恶心可不是一丁半点的,闭着嘴不再想搭理他。

    “这魔教上上下下当属我们云刹堂主最悠闲啊。”就坐在他前一位的双生花妹妹淑嫣接着幽幽地开口。

    得,自己这是闲的让人嫉妒,成为众矢之的喽,云韶秦连忙冲着淑嫣嬉笑开口:“能者多劳,能者多劳,我这哪敢的上嫣儿妹妹的能力大啊,累了吧,快些喝茶。”

    云韶秦殷勤的把自己刚要送到口中的茶递了过去,嘴上甜甜的唤着“妹妹”,实际上淑嫣比这云韶秦还要大上个两三岁,但!没有女人嫌弃自己年龄小的,知道这点的云韶秦后便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

    淑嫣一把推开,甩了甩淡蓝色的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云韶秦心知这算是对于他拍对了这小妞子的马屁,也不在意自己被当众扶了面子。

    云韶秦手腕一转茶杯一滴水都没散落,轻开杯盖,小酌了一口,享受道:“不愧是老头子喝的茶,味道真不错,也不说给我送去些。”

    “你这臭小子又惦记上我的茶了!”声音如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魔教教主老头走了进来。

    花白的胡子,佝偻的身形,仿佛轻轻推一下就能够给他推倒一个跟头,虽然身材矮小,年岁已高步伐却是稳稳的,每一步都能感受的到内力不凡,慈眉善目的弥勒佛的笑模样,怕是在闹市里都认为是谁家的老伯,谁有能知道这已经年过花甲之年的老头就是魔教令江湖里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呢。

    “我这不是在夸你这屋子里的茶不错么?我那屋子的茶啊,可是都陈了,也没个人去送一送。”云韶秦放下杯子眨着大眼睛,带着“委屈”的开口。

    “你小子少叫苦,我从暗影那里讨的两壶陈年美酿,可是被你喝了一壶半,可没见你嫌陈!”魔教教主一步步走到他身后的大座椅上。

    云韶秦又道:“这酒拿能喝着茶比啊。”

    “少贫!你个活宝!”魔教教主笑呵呵的捋了捋他白毛的胡须,显然对于云韶秦这嘴皮子也是见怪不怪了,反倒是还能感觉到像是对于自己孩子的纵容。

    而后略带正色的开口:“今日把大家找来只是为了一件事情,唐门上下百余口被屠了满门。”说罢依旧眉眼带笑静看下面这些人的反应。

    云韶秦不由得倒抽了口气,“那唐门帮主呢?哪去了?”

    魔教教主捋了捋他那白胡子道:“也死了。”眸色却不由得沉了下去。

    云韶秦惊讶道:“也………也死了?!”然后发现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一个人表示不可思议,眼神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下周围的人,得,恐怕是除了自己这群人早就接到消息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云韶秦大惊小怪,那可是唐门,一直可是蝉联正派第一大门派的头衔的,竟然连着帮主都被人杀了个精光??

    魔教教主没理云韶秦顿了顿后又开口道:“本来这事儿不关咱们什么事儿,江湖上却传言是咱们魔教所为。”

    老教主眼里精光一闪狠辣“魔教自然是敢作敢当,却也是绝不允许别人随意乱扣屎盆子,这件事,务必要查清楚!”

    淑嫣冷冷的哼道:“定是哪个正派看不过唐门一家独大的格局,敢做不敢认,偏要拉咱们下水。”

    坐在魔教教主下位的右护法开口道:“这已经不仅是拉咱们下水,魔教下面大大小小的分堂都受到了大大小小的袭击,江湖上可是非要咱们给个交代呢!”

    老教主点了点头:“嗯,没错,这件事情来的蹊跷。关系重大。”然后扫了下下面的众人,略微沉吟道“所以…这件事交给谁呢?”

    云韶秦正美滋滋的喝着茶呢,蓦然感觉到周围人的突然间目光间都看向他,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听到老教主说:“云刹堂主,最近可有事?”

    云韶秦连忙放下茶杯,咽下这口茶,漫不经心的做了个辑:“教主,这儿查案子的事儿一向不是我的强项啊。”

    “那你说这事儿应该交给谁呢?”老教主笑眯眯的捋了捋胡子盯着云韶秦。

    老狐狸!云韶秦在心里嘟囔,这得罪人的事儿偏要他来做,不过他倒是不怕得罪人,尤其是…然后一丁点都没带犹豫的开口:“赊邪,那肯定是赊邪啊,他最是擅长查案子。”

    赊邪狠腕了他一眼,对着魔教教主道:“启禀教主,我现在手里的可是咱们今年魔教上上下下包括各个分堂的账务,还没有处理完,委实脱不开身子。”然后又“真情实意”道,“若是云刹能帮我来处理账,我也是乐意和他交换的。”

    云韶秦顿觉头皮一炸,让他处理那些密密麻麻恼人的账务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死算了,还是凌迟的那种,连忙开口“信誓旦旦”道,“不就是查案子嘛,还是我去吧,就交给我吧!”

    老教主:“嗯,那就这么定了,你们各个分堂掌管的地方最近多加小心,难保不会有人再次栽赃陷害。除了云刹堂主之外大家退下吧。”

    云韶秦在心里叹了口气,看了看众人决然的背影,又瞅了瞅外面的时辰,今天回院子里院子怕是都下山了,还想着回去能睡个阳光浴,真是可惜了。

    待其他人都走了之后,云韶秦也不再客气,直接坐在老教主旁边的椅子上:“哎,我说老头你还有啥事儿。”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抱怨。

    云韶秦敢这么大胆也是有原因的,五岁的时候被现任的魔教教主捡了回来,在教主还不是教主的时候就是他的手下,教主对他也算是当半个儿子养了。

    魔教教主老神在在的说:道“韶秦啊,这次,派你去自然是有派你去的道理。”

    “切,”云韶秦撇了撇嘴,从桌子上拿起一块小甜点放进嘴里,露在外面的那半张脸满是不屑,他不是不知道老头子有心传他教主之位,但是委实他不愿接手这一大摊的家伙事儿,人生啊,玩乐才重要。

    “你个混小子,除了吃便是睡!”老教主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拿起手边的茶杯就掷了出去。

    “哎,我说老头,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呢。”云韶秦一个闪身避开了,略带心疼的看了看自己刚刚坐的椅子,上面满是碎屑,啧,没地儿坐了。

    “看看你自己身上的肉!”魔教教主转眼间的手掌便落在了云韶秦的后背上。

    “哎呦,疼死了!”云韶秦哭唧唧的哼着。

    老教主自是知道自己下手的重量,一点没理会云韶秦在一旁“装腔作势”道:“这次唐门帮主的死,绝对是有人故意而为,我怀疑教里有内鬼!”

    “内鬼?!”云韶秦颇为惊讶顿时也不哼唧了,他委实没想到这层。“是谁?”

    老教主无不鄙夷的开口:“我要是知道是谁,还用得到你?”

    没等云韶秦反驳,老教主又到道:“此行派你一是为了查看唐门帮主死的案子,二是暗中多多留意看看有什么蹊跷的地方。这次的事情怕是不光是止步于此啊。明日你便出发吧,越早得到隐情越方便行事,此去你务必多加小心。”

    “安了,安了,打打杀杀在江湖上我就没在怕过谁,放心好了,没事我就走了。”云韶秦拍了拍衣衫,挥了挥手走出大门。

    魔教教主忧心的看着云韶秦的背影,心里也在踌躇,这次派云韶秦去到底是对还是错,他是有心把云韶秦按着下一任教主来培养的,奈何这臭小子委实不争气了些,除了一身武功算是上等,其余没一件值得称赞的,委实应了一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今日这心绪有些乱,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但愿是他上了岁数瞎想的吧。

    _______

    所有的所有从这看似平和又祥静的万骨山开始,谁知谁是妖魔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