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逢

    更新时间:2018-05-20 12:18:41本章字数:3190字

    某个少有人经过的巷子拐角,一个穿着朴素,背影清瘦,脸上圆润的少年,低头摆弄着一只信鸽,把一张纸条绑在信鸽的腿上,轻拍了拍道:“去吧,辛苦了。”

    少年双手向上一扔,白鸽便扑通扑通翅膀飞走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告别了佰珞,晓凡兄妹二人,从荒野里走出来的云韶秦,他出来一路便听到,“自己”死了的消息,魔教教主大怒,不过“自己”是被白道巫山派里的玄奇道人和凝雪枋的三大秀女杀死的

    ……

    说唐门帮主就是被他云韶秦这个魔教第一杀手杀死的,而玄奇道人和三大秀女都是出于“正义”的人道主义,替天行道,什么正魔两道大战在即,魔教有人反水,魔教这次是强弓之弩等等有理有据的每个说的人就像是亲临现场当着他面杀了人一般。

    身为话题中心人物的云韶秦,听到这些后只是挑了挑眉,不说十派六宗内里互相对不对付不说,就那玄奇道人怕是巫山派的人到抓不到人影呢,自己这下个山就这么倒霉催的给遇到了?现在很多事儿都还没弄清楚,自己明明是被鬼蜮阁“杀”的,怎么会是白道哪些人呢?

    还有老头子让自己暗中查查的内鬼,当初他没多在意,不过自己前脚一下山,还没走到唐门的地界,就被人暗算了…唐门,巫山,凝雪,鬼蜮,魔教,黑白灰江湖上排的上号子的帮派差不多都搅了进去,到底是谁?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

    云韶秦思索之际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刚要往嘴里塞进去一个肉干。

    细碎的步子从着拐角处传来,迎面来了一个人,低着头大步快走,直冲冲的便要撞了过来。

    云韶秦快速的把牛肉干放到嘴里,因为着急差点咬到舌头,脚步下意识的一转,堪堪躲过,却还是被撞了下肩膀。

    没等云韶秦说些什么,对面传来少年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臭小子,你是没长眼睛么!”

    云韶秦面色冰冷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十三四.岁左右富气逼人的少年。

    云韶秦现在一旁一言不发,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易惹事,尤其是这个小子身边还带着武功高深莫测的一位蒙面人…

    少年看着云韶秦一声不吭,尤其是对方看上去明明还没有自己大,眼底却透着不加隐藏的不屑目光,不由的更加气急,待要发作,却被身边的蒙面人拦下“:少爷,此刻现在不是计较这么多的时候。”

    随后又在少年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少年这才一跺脚,不太甘心的狠狠的瞪了云韶秦一眼后匆匆的走了。

    事发突然,少有人的巷口,没有人去作理会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云韶秦眯着眼望着这一大一小的背影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掂量了下感觉还是有些银子的,被冲撞了的气顿时消了些,打开荷包竟然发现里面有块显示身份的玉佩,唐门端庄大气二字赫然显现在眼前。

    云韶秦忍不住啧了一声,想了想对方的年岁,难不成就是唐门的小少爷?想着自己第一次出任务见到的,白嫩嫩的肉团子,没想到长大后竟然这么不讨喜,云韶秦撇了撇嘴,亏得自己还有些惦念这个小家伙。

    云韶秦转了个手腕,重新把玉佩揣在怀里。

    荒野,

    一处破烂的房子,似是曾经富贵人家的四合院子,如今衰败,推开门都能掉落满处灰,云韶秦扮作乞丐的样子一路跟着那似是唐家小少爷的主仆二人,一路走走停,没敢跟的太近,自己之前的内力自是不怕这种的护家侍卫,然今时不同往日,云韶秦只能一边在心里默叹,一边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勉强不至于跟丢的距离。

    云韶秦想着一切缘由是从唐家开始,自己便跟着唐家人,也许能查出些什么,然而跟了三,四日,也没跟出来个所以然,反倒是这主仆二人像是在躲着什么人,晚上赶路白日休息,倒是怪事。

    今个下榻的是个破烂的小院,小院倒是占地不少,平白收纳好些个沿路来或是逃灾或是赶路的游人,云韶秦便也不怕暴露,随意挑了间僻静的厢房进了去,便也不怕跟丢那两人。

    推门而入,簌簌掉了一地的灰尘,一眼望尽的厢房里有几个粗野的乞丐和一个30多岁的妇人带了个刚回走路的小奶娃,那几个乞丐瞧见又来个小乞丐,无甚理会淡淡的撇了一眼后转个身又鼾声大睡,那妇人抱着孩子便又往这角落里缩了缩。

    但是那踉踉跄跄走路还不利索的奶娃,竟挣脱了母亲的怀抱一步三晃的往云韶秦这面走了过来,含着手指,呵呵乐着。

    云刹三十多年的生活里第二次接触过小孩儿,第一次看到的小孩子,还是唐家的小少爷,早就不记得当年的那个孩子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却是不自觉的同着面前的小家伙重合了,小孩子大约都长一个样子吧,云韶秦心想,人竟然会有这么一大段日子赤裸裸的把这所有弱点都暴露在外,能够活下来,当真是让人震惊。

    云韶秦从怀里掏出一个馍,掰成一点点的碎屑,喂给小孩儿吃,一吃一喂,不大会儿竟下去了快一半,云韶秦刮了刮小孩儿的鼻子,语气不由得放软:“小家伙,胃口倒是好。”

    想到隔壁的小少爷大了之后一点都不好玩,云韶秦不由的叹了口气,刮了刮小孩儿肥嘟嘟的脸颊:“你以后可得乖一点。”

    “多谢小兄弟了。”那孩子的母亲,感激的说道。

    云韶秦摆了摆手:“半块馍而已。”然后把剩下的那半个也给了妇人,找了个稻草稍微多的地方,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躺了下去。

    夜班三更,门外传来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本就是浅眠的云韶秦,一下子睁开眼睛,猫着腰,警惕的透过纸窗向外看去。

    通黑的院子里带着灯笼星星的火光,只见外面十多号拿着大刀的人,搜查着每间屋子,把人都聚到了院子里,眼看着那波人正往云韶秦所在的房间来。

    云韶秦一脚蹬了下角落里的石墩子一个借力躲在房梁上,屋里的几个乞丐和那抱着孩子的妇人睡眼惺忪的被惊醒,推推搡搡的也被弄了出去。

    待到院子里的人都被围城个圈,里面有这乞丐咧嘴骂着带着方言的话:什么狗杂碎,大半夜的抓老子干什么!

    被着就近的一个拿到的黑衣人用着脚踢到在地,狠踹了几脚拿着大刀恐吓了几下,周围不满的嘟囔声便低了下去。

    都是些活在底端的乞丐,能有这几个胆大的已是不容易,好死不如赖活着,持强临弱怕是没有几个比这乞丐做的更加得心应手的了。

    那些人拿着大刀把人群圈了起来,一个两个的对着一个类似于头头的家伙“没有。”

    那头儿清了清嗓子:“我要找的人是唐书淼,唐家的小少爷,根据下面人的情报,这个小少爷就在这个大院里面,既然现在他躲了起来,那么抱歉了,那只能拿各位代替了,谁叫我魔教和唐门不共戴天呢!从现在开始唐书淼不出来,我便杀掉这院子里的一个人。”

    在说道魔教的时候,在房梁上的云韶秦便眯起了眼睛,这些个人根本就不是魔教的人,到底是哪帮家伙打着魔教的幌子四处惹事?

    半柱香时间已到,那领头人挥了挥手毫不留情道:“时辰到,杀!”

    身边两个黑衣人就近架起一个乞丐,乞丐挣扎的苦求:“不……要杀我……”

    一圈子顿时都跟个鹌鹑似的禁了声,生怕下个倒霉鬼就轮到了自己。

    领头的男子不近人情的挥了挥手:“给我杀!”

    就在大刀要挥在乞丐头上的时候,一名高大带着黑色斗笠的男子从院子里一间房间里,蹿了出来,一剑挑开了乞丐脖子上的大刀,喝到:“拿无辜的人下刀算什么本事!”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唐家的大管家啊,那想必小少爷就在这院子里了?”领头人挥了挥手,示意那人停下来。

    领头人抱着臂膀转过身半点不二话:“给我抓住大管家,就不信小少爷不出来!”

    留了几个人围着刚抓的那群人,剩下的十号人都挥着刀刺向大管家。

    一时间场面混乱极了,刀光剑影,夹杂着啼哭的抽泣。

    云韶秦趴在房檐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这群人都该死,只要这里面任何一个人活着都会泄露这场风波,魔教的境地都会变得更加艰难…

    云韶秦在扫视人群里被那妇人抱在怀里的半大孩子的时候,一向清冷的眸子泛起了波澜。

    任何的阴谋,痛苦都不应该由着什么都不懂的年幼孩子承受…

    云韶秦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罢了,就算这些人都死在了这里,他相信这件事最后也会被赖到魔教的头上的。

    云韶秦随手抓起一把房檐不知什么年月的石子扔了出去,围着乞丐的那几个黑衣人,顿时膝盖一痛倒了下去。

    “谁在屋顶上?”一直没动手的领头,拔出手里的剑,转头双眼如勾的盯着云韶秦所在的房顶。

    既然被发现了,云韶秦索性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轻轻的掸了掸粗布衣袍上的灰,从这灰白衣服撕下来一个布条,慢吞吞的当着所有人的面系在了左手腕上。

    一个只有云韶秦自己知道的小癖好,当手腕被系上的那一刻他是也只是云刹,见血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