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击毙命

    更新时间:2018-05-25 23:29:44本章字数:4305字

    少林山下的城,炊烟袅袅的各户人家,一间不起眼的小屋。

    唐书淼穿着灰色的衣袍,腿上缠着方便行动的粗绳,双手放在腰侧,在不大的小院中间蹲马步。

    因为蹲的时间太长的缘故,腿一直在哆嗦,斜着眼睛用余光看着:“喂,我都这样三个时辰了。”

    “是啊,才三个时辰啊,那再蹲两个时辰吧。”云韶秦坐在门槛上,这正午的日头正足,沐浴在阳光下,半眯着眼睛,手拿着一根长长的狗尾巴草百无聊赖的晃着,打了个哈欠,声音懒洋洋的。

    见着云韶秦这样,唐书淼立马恢复站立的姿势,跺了跺酸麻的腿,走到云韶秦跟前,语气不满:“说好的教我功夫,都已经三天了!这种马步不用你教我也会!”

    云韶秦看着被唐书淼修长的身子遮挡住的阳光,叹道:“小孩子,磨的便是一个耐性,你耐性这么差,再去蹲个三个时辰吧!”说罢,站起身就要往屋里去。

    “喂,你给我站住!”唐书淼上前就要拉住云韶秦的胳膊,云韶秦身后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微抬了下手臂,便同着唐书淼的手错开了。

    唐书淼看着眼前这个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个头还没有自己高的家伙,越发的觉得自己当初跟着他一起过来,还要让他教自己的功夫,纯粹是自己脑袋抽风了!手上带着怒火的又要拽住云韶秦。

    “我说你有完没完!知道自己很烦吗?”云韶秦不耐烦的转过身子,要不是因为他是唐家小少爷以后对自己没准还能有些用处,他早就把这絮絮叨叨娇纵的小鬼甩开了!

    “我很烦?你当你不烦的吗!”唐书淼同样的也怒了。回呛道:“整日里除了睡便是吃,饭是我同隔壁的阿姨用打柴换来的,衣服也都是我洗的,我让你教我些功夫,你除了让我扎马步,还教了些什么!”

    唐书淼想起来也是满肚子的委屈,他从小便跟着李伯,哪里让他做过这些粗活,低三下四的向人家求一口吃的,打柴磨的手心起了一个又一个水泡,自己就是个没用的废人!

    说着竟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唐书淼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大丈夫”,低下头又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是吗……”云韶秦被吼得有些哑火了,因着身边有唐书淼跟着,这几日都是晚上出去打听收集情报,吃饭也是被唐书淼叫起来,吃上几口便又浑噩的睡了过去,倒是没想过他一个半大的孩子手里也没个钱是怎么弄到那些吃的了。

    云韶秦此刻又看着唐书淼鼻尖通红,吸着鼻子硬生生的把眼泪逼回眼眶,半低着头。

    云韶秦感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很过分了,怎么着自己也是个活了三十多岁的大人了,但是在这“欺负”小孩子了,真是不应该,不应该。

    云韶秦不自觉的放轻了语气:“既是要学武,蹲马步这种是自是必不可少的,今天我便先教上你一招。”

    “真的?”唐书淼猛的抬起头,还没褪去湿润的眼眸里满是惊讶,充斥着喜悦的光芒。

    “自然是真的。”云韶秦双手成拳堵在嘴边,咳了咳,一脸正色,使自己看上去靠谱些:“好的剑法是以内力为主,加以操控,你从小没有打过内力的根基,便同别人差了一个等级,但没有内力照样可以杀人,越是弱小,越容易让人忽视,往往可以给人致命一击。”

    “今日这教你这一招,便教你什么是一击毙命!”云韶秦拿起屋内的剑,抖了抖衣袍下摆,一扫之前颓然的神色。

    这是唐书淼第一次见云韶秦拿剑的模样,明明还是这个人,在拿起剑的那一刻起似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怎么就有如此大的变化?眉眼中似乎带着一股子邪气骄横,配着这张“娃娃脸”,带着莫名的违和,不可忽视的气场。

    唐书淼睁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云韶秦,只见云韶秦身形晃动,便拿着剑已经指在自己的脖前上不到半寸的位置了。

    明明不是自己办到的,唐书淼一双丹凤狭长的眼睛里却染上一股子兴奋,不顾近在咫尺抵在脖子的剑,反而伸出手就要去握,少年的音量不自觉的提高:“怎么做到的?快教教我!”

    云韶秦在唐书淼的手马上要抓住剑的时候及时的把收了回来,“啧”了一声,训斥道:“开了刃的,说抓就抓!”

    唐书淼就像是没听见一般,蹿到云韶秦跟前,上蹿下跳的像个小猴子,双手晃着云韶秦的肩膀:“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我明明眼睛眨都没眨,怎么还是没看清。”

    云韶秦无奈道:“哎,活祖宗!一击毙命,要让你看到了,那还叫一击毙命了吗?”

    云韶秦挣开唐书淼的手,捏了捏肩膀:小子手劲儿到是挺大!

    “我告诉你,一击毙命要的便是快狠准,因为弱小,所以没有人会去在意现在的你,在对方忽视你的时候,你便暗中去观察他,尽管时间或许太短,但毕竟人无完人,只要你想不管时间有多短,你都可以找到机会,哪怕机会会很小,当真威胁到你的生命,机会再小,也是要试一试的。”

    “快狠准?光说我怎么练啊?”唐书淼皱着眉头带着苦恼。

    “诺,看吧。”云韶秦蹲在小院的墙角,伸出细长的手指了指躲在初春刚冒芽一片清脆杂草中间两只在斗的黑色蛐蛐。

    “斗蛐蛐有什么好看的?”唐书淼语气带着明显的质疑,这家伙又开始没个正经了!

    “喂,小子,注意你的态度,现在是我在教你。”云韶秦站了起来,抻着懒腰往房间里走,恢复了平日懒洋洋倦怠的语气:“你可别小瞧这蛐蛐,它可是我当年的入门“老师”。”

    云韶秦停下了脚步,回想着当年老头子对着自己说过的话:“这大自然很多生灵的本性都是人花上半辈子都学不来的,尤其是对生命的渴求,爆发出来难以想象的能力。”

    感觉意思自己大约是说明白了,云韶秦抬脚走进屋内,关上门,蹬下脚下的鞋,掀开被子闭上眼睛躺在了床上。

    唐书淼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觉得云韶秦说的似乎有些道理,蹲在云韶秦刚刚的位置,瞪大眼睛仔细的观察两个蛐蛐的“战争”。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唐书淼找了个竹筒把两个蛐蛐装了进去,然后放到石桌上,自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用力的盯着看就这样从白日看到了黑夜,睡了一大觉的云韶秦精神饱满从屋里走出来,捂着干瘪的肚子懒洋洋问道:“今日的晚饭是省下了?”

    唐书淼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看着云韶秦的身影感觉都有些虚晃了,抬手用力的揉了揉发红的双眼,才反应过来竟然都已经这么晚了!

    云韶秦走近石桌坐到一旁,给自己斟满了杯白水,看着石桌上的竹筒里的两个蛐蛐,不由的惊讶道:“还是那两个蛐蛐?!”

    “当然不是了,那两只蛐蛐怎么可能打那么久,这是我又抓来的。”唐书淼翻了个白眼,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云韶秦。

    云韶秦被噎的一时找不到词回怼,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后道:“那你可是看出什么来了?”

    唐书淼理所当然道:“没有啊。”

    云韶秦“……。”

    “那您继续看。”说着往这门口走去。

    唐书淼还在想着要不要再去抓些蛐蛐回来,就见着云韶秦就要跨出大门了,喊到,“不吃饭了啊?”

    “不吃了,你自己慢慢吃吧!”云韶秦背对着唐书淼继续往前走,拜了拜手。

    少林,正厅之外的十八罗汉前,络绎不绝的有人跪拜,香火不断,过了正厅的内阁门外禅惠大师站在大门外双手合十恭敬的同着各位道了声:“阿尼陀佛。”

    送走了十派钟家,田家,谢家,裘家来的人以及六宗里凝雪坊的人,绕是上了年岁的禅慧大师关上寺庙的大门都忍不住的长呼了口气。

    如今唐家被灭,各大门派在“留客”损伤的子弟门徒,颜面扫地,自是都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却又不好做这第一个出头鸟,同样在这武林之中也没这资格,掰着手指头算算就只剩下,也只有少林,资历声望都明晃晃的摆在那里儿。

    虽说少林也并没有去派人参合“唐家”一事,但正式因为少林一心修佛养性江湖之事,每年都会对着贫民窟的地方施粥,众人的供奉的香火钱,也都奉还给百姓大半,这江湖上黑白无没有哪个门派去招惹少林,如今出了这些事情,各家都动了活络少林的心思,毕竟以少林为“尊”也不是随便说上一说的,这少林现今的大门算是要被这各家踏了个遍,都想着由着少林带头做着个“头鸟”。

    日子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月,周遭的青草已经全绿,就算是穿着单衣在院里呆着也不会觉得冷,镇上的摊子罢放的越发的晚了。

    小院似有若无的能够嗅到隔壁院子里不知名的花香,小院不知有多少年头的大树也抽了嫩芽,能招着偶过的大雁停驻。

    唐书淼在一旁挥着云韶秦某日带回来的一把软剑,剑锋扫过,落下片片绿叶,一片从空中悠悠然然的下落恰好落在渗着细密汗珠的鼻尖上,唐书淼鼻尖微动,而后顿时形象全无的的弯腰打了个喷嚏。

    想着自己也练了半日,又要到了午饭的时间,唐书淼便拿着软剑坐到了石桌上,却看着明明应该在屋里睡觉的云韶秦正坐在门槛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搭在门上撑着脑袋,活像是坐在了舒适带着靠背的太岁椅上。

    唐书淼看了会儿,还是没忍住的开口:“不累么?”

    相处时间越久他便越服气云韶秦多一分,明明看着还没自己大,也不知道小小年纪都经历些什么,游刃有余的功夫,也不知从什么年岁便开始苦练成这般。

    初见时第一眼觉得对方无形带着蔑视天下人的气质,让人不禁搓火,却由着让李伯都称赞的功夫。

    现在?

    唐书淼依旧觉得窝火,就像现在这样这个软骨头没个正行的“坐姿”,他除了觉得云韶秦闲的蛋疼之外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原因。

    “什么累?”云韶秦似乎在想事情,听到唐书淼说话,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

    白的似乎反着光的皮肤,许是刚醒的原因,云韶秦一双大眼里带着些许茫然,又让唐书淼觉得,这家伙也不是不可以原谅的,可算是像个“小弟弟”一样,别别扭扭道:“没什么,你舒服就好。”

    云韶秦站起身,捏了捏肩膀,然后原地只剩了道残影。

    唐书淼在云韶秦站起身的时候就警惕的后退一步,快速的躲过云韶秦直面袭来的掌风。

    云韶秦继续快速的接连出招,唐书淼虽然淼狼狈却也都堪堪避开了。

    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云韶秦收手,唇角向上扬了扬:“小子,还算可以。”

    像唐书淼这样起步晚,根骨也不算特别出色的,这么短的时间能练成这样,可见唐书淼这段日子的用心,老头子当初收的徒弟要是唐书淼的话,定能欣慰许多,也能少些生气。

    唐书淼见云韶秦停了下来,确实也没了在动手的意思,自己这才收起软剑,半弯着腰拄着膝盖在原地喘气抱怨道:“这么多天了,天天都要来这一下子。”

    想不注意都难!

    好好吃着饭就能突然扔根筷子过来,像这种站在院子里,说打就打,唐书淼刚开始总是弄的灰头土脸的,现在无时无刻都要盯着云韶秦的一举一动,才算是终于能有机会躲开了。

    云韶秦嘴上不饶人,打击道:“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你能赢一次啊。”

    唐书淼没搭腔,卸了力,向着屋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在刚擦过云韶秦肩膀的时候,手腕轻抬提起软剑,进着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云韶秦面门刺去。

    云韶秦在感觉到身后空气流动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一步反应过来,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加大了:“好小子知道偷袭了,不错嘛。”

    唐书淼见偷袭不成,提着剑黑着脸,扭头就要走。

    向前迈的腿腿一顿,脚尖轻点了下地面,整个人像是炮弹一样的蹿了起来,猛然回头比这刚才还要迅猛。

    身子在半空之中的时候,便侧身划腿,专门往这挑着刁钻的方位。

    唐书淼右手拿剑,左手不知何时握住从粗布麻制的袖口滑落出来一把木质匕首,在云韶秦侧头躲着剑的时候,左手拿着匕首悄声迅速的抵在了唐书淼的喉咙,愉悦的扬起嘴角,眼睛笑的眯缝起来,像个偷了腥的小狐狸,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愉悦同着少年的骄傲:“你告诉我的,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