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纠缠一世

    更新时间:2018-05-22 16:32:21本章字数:2404字

    我是一只鬼,一只在人间流浪挺久的鬼了,做鬼其实挺无聊的,大部分鬼都会被鬼差带走,经过审判进入轮回道。我没被带走,说来奇妙,可能是因为我还不算死,应该就是所说的植物人了吧。

    那是一场车祸。我看着自己插满管子的身体出神,便知道自己要开始做鬼了。我前几年一直在我身体附近飘荡,我是孤儿,唯一留念就是爱人,我一直在等她来,她没来,我等了好几年,我想她可能有事耽搁了,是那种耽搁了好几年的重要事。

    我不再等她了,也不敢去找她。后来我说服不了自己这般无所事事了,我飘到了珠穆朗玛峰上去,又飘到了热带雨林又飘进深海,完成着生前没办法做到的事。这种生活直到我见到鬼差阿四,她来抓地缚灵,正巧看见我,可能不是地缚灵的灵魂比较稀有?她看了我很久。我倒是做鬼这么久第一次见到穿黑袍的白骨。就像死神。我带着好奇飘到她的眼前,看着她用森森白骨的手指给地缚灵戴上手铐。我懂了,她肯定是地府的官员,吃皇粮的巴结一下总没错,我套近乎:“大人,你怎么不带走我”。她回:“没你名儿”。我不死心跟着她一路走:“可是我已经死了,我怎么才能转世投胎”?“你没死” “我这副状态已经5年了”她停下脚步,仰起头打量了一下我因车祸歪曲的五官和身体上的窟窿“你跟我走吧”

    我露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想着终于可以投胎转世了,我不似那些对于人间有留恋的灵魂,我可什么都没有。

    我走了,最后看一眼人间和她生活的方向,随着鬼差阿四纵身一跃眼前一黑。

    我本以为会见到极其惨烈的地狱景象,像电视剧里的油锅,到处散落的血腥肢体,什么都没有,地狱是悲凉的。黄沙漫天没有建筑,像是走进了一片雾霭的森林,阿四就那么神色淡然的前面走着,像赶尸一样,后面跟着神色呆滞的地缚灵和畏畏缩缩的我。我忍不住开口:“那…” 话音没断,“刷”从烟雾中窜出来的不知名的鸟向天鸣叫起来,眼前就画面一转。

    我已然跪到了大殿中央。我对这瞬移速度惊叹的同时仰望着正中央的,邋里邋遢胡子满面的“阎王”,他不似人类,硬要说,有点像跟竖起毛的藏獒对视,好像他下一秒就会伸出獠牙撕碎你的身体。

    他开口,声音厚重:“宣读罪责”,像是进行某种仪式一样,他案板上的书页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旁边的棍子也开始自己撞击地面,“咚咚咚”活像要升堂的包公大人,我不明所以笑出声。

    这笑配上我扭曲的脸显然让空气骤然冷了几个度,我看见阎王的胡子抖起来,眼神开始瞄向案板上的书页,显然是想看看我的罪责给我定罪。我仰头望着,大概有半个世纪那么长。阎王一动不动,像是被孙悟空定住了,而我顶不住了。

    虽然没了痛感,但总觉的脖子酸酸的。我把脖子向后转了180度,看见了急匆匆来的阿四。我看见了熟人,笑起来,可惜膝盖不听使唤,我起不来只能保持这种诡异的姿势朝她笑。

    她看我一眼,直接跪到我身边:“是我的失职,我以为他…”,阎王这时才动起来,缓缓开口:“畜生道”,我愣了一下神:“啊”?还没等我继续辩论怎么畜生道了就,阿四回:“是”然后转身就走了。

    什么意思?我没反应过来,我抬头问阎王,可是开不出口也站不起来,我动都动不了。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我醒了,我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啊,很久没有这种实体的感觉了,原来我还活着啊,我缓缓张开眼睛,果然看见了不再是灵体的身体。没想到这么久还住在医院啊,我打量了眼前的环境,又自嘲的想了想,这得多少医药费?看见我睁眼睛的小护士低呼了一声。跑走了,不一会我就看见不少人过来,推我检查身体,我躺着没动,活着,真好。

    我是一名鬼差,叫做阿四,其实我做鬼差的时间不长,大约5年。好在生前没做大恶之事,又不是什么激烈的死法,凭借着好看一点的骨头做了阎王身边的鬼差。这毕竟是吃皇粮的工作,我很珍惜。阎王说如果我做满了10年就去投胎做个人。做个有钱人家的小公主。

    做鬼差之前,阎王说忘却了前尘吧,去领孟婆汤吧。但我打通给我送汤的鬼差,换了一份普通的汤药,真苦,但是保住了自己的记忆。我在等人,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我承包了抓鬼的工作,也送了无数的人进入轮回,依然没等到他。直到我去抓一只地缚灵。远远的我看见他不知所措的飘在那里,终于,找到你了。

    我屏住内心的喜悦。冷静的对了对自己手中本上的名字,确定没有他,后呼了一口气,他没死。我越过他给地缚灵带上手铐,没看他。

    他倒是飘过来看我问我:“怎么样才能投胎”

    我皱眉:“你没死”

    “可是我这副模样已经5年了” 

    5年了,我细细斟酌了一下,5年为什么灵魂还没回到身体里去,只有一种可能,已经在被名册排除在三界之外了。

    我沈默半响:“你跟我走吧”

    我把他送进了阎王殿,在外面焦急的转圈圈,我赌了一把,如果阎王发现他其实是活人,这是自己员工的失误可能采取两种方案,一是让他彻底消失,一是让他还阳录入名册。只要借阎王的手他就可以还阳了,我把指节握的嘎吱嘎吱响,我知道阎王是个好阎王。不会散了他的灵魂,果然我听见脑传音,“你抓进来一个活人”

    我心里一喜,稳住心神进入殿内,看见他调皮的把脖子扭了180度,内心勾起一抹笑:“是我的失职,我以为他…”我听见阎王说的话:“畜生道”

    此时我站在畜生道轮回门口,脚下是巨大的黑色漩涡。脱去了鬼差的长袍,露出了自己本来的样貌。

    我听着孟婆一言一语的搭话:“姑娘,你身体上这个洞是尸体捐出去了心脏啊?还是…死因啊?”

    我就笑了:“心脏给喜欢的人了”

    孟婆就一副见多了情情爱爱的样子盛出了一碗汤:“喝吧。都忘了就不疼了”

    我接过来:“阿婆,我想变成一只猫“

    说完我把汤一饮而尽,别说,阿婆好手艺。

    我感受到风在我耳边飞驰,我想他应该还阳了,也不枉我将心脏给他了吧,下辈子再爱吧。啊,不对,下辈子我是畜生了啊。

    距离我从植物人的状态活过来已经很久了。我似乎没反应过来这种状态。我的女朋友像人间蒸发一样,我没敢深找,我怕再打扰她的生活,也许她结婚了生子了呢。我想她的时候,心脏温热的跳动着。

    我收养了一只猫,它在路边可怜的朝我喵喵叫,还主动走过来蹭我的腿,我便不由自主的抱起它,我说:“叫你阿四吧”,它叫。生活还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