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5-22 21:37:42本章字数:728字

    “兰青,这张纸你去交了”。河边的少年将卷轴交给了身旁的侍女,起身叹了口气。

    “少爷,你这就要走吗?”侍女皱眉。

    “不然呢?活够了,呵,带着前世记忆,还没活够吗?”他冷笑一声。

    有记起他出生时的场景,黑云盖天,樊景城都笼罩在其中,把那时3岁的她吓得不轻。

    “我走了,别告诉他们啊!”他的声音依旧冷冷的。

    侍女转身,憋住了眼泪。

    “扑通······”他终究还是走了。

    侍女放声大哭起来,顺手摘下了她的面具,露出一张清澈而又纯洁的脸。

    “励,你就这样抛下我吗?”她朝着他跳下的河水,大吼。

    她瘫软在草地上。

    打开卷轴,有的是他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字迹: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下面是一行小字:

    这首诗还没有名字,永安,那你来给它取。

    我欠你一个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我抛下了你。

    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再次跟你说一声再见了。

    再见。

    泪水又再次流出,一发不可收拾。

    如同她对他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永安了,呵。

    励,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儿吗?

    你说人生就像一首歌,想要唱完却变得越来越长,想停下来只有自行了断。

    如今你真这么做了。

    你这首诗,就叫《长歌行》吧。

    她唤来一只鸽子。

    “潆,这封信给汉乐府。”

    你都走了,我这歌,还怎么唱下去呢?

    她嘴角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冷笑。

    这弧度,以前是温暖,现在相反。

    她颤颤巍巍拿起笔,在诗的最上面题字:

    《长歌行》

    这是她的字体,有永安与他的温度。

    然后是一行小字:

    我希望作者是汉乐府

    谢谢了

    她悲痛欲绝。

    软软走了几步来到河面前。

    “扑通······”她也走了。

    只是比刚才更小的水花,情绪都一样。

    永别了,这个世界。

    当他们执笔写下那首孤独叹时,注定后人不能理解他们。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何时复西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