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想要的就要抢过来

    更新时间:2018-05-23 18:35:36本章字数:1254字

    1935年10月7日

    张祁安的扳指没有找到,他最终放弃,早早回府了。李妈和雀儿、香橘、悦橙并排地站在院子里,等他回来给他庆祝生辰。

    李妈说:“长寿面还在厨房热着呢,我马上去给少爷端来。”

    雀儿塞了一个香包给张祁安,藕荷色的绣着两枝腊梅,香橘和悦橙也都是有准备贺礼的,张祁安一一收了,便往正厅去,桌上已有李妈端来的热气腾腾的长寿面,祁安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觉得甚是好吃,比那四海酒楼的山珍海味好吃多了。

    雀儿变戏法似得端出来了自己酿了好的酸梅酒,斟上一盅给祁安:“少爷,您尝尝。”

    香橘倒是担忧:“少爷,您又一个人回来了,老爷一会儿回来定然又要不高兴了!”

    祁安仰头喝了酒,道:“无妨。”

    最先发现门前有日军的是悦橙,小丫头吓得忙缩到了香橘的身后。张祁安搁下碗筷,起身,出门。此次前来的是中岛少佐,石田的手下,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听不懂中文,身边时常带着一个翻译,翻译胖乎乎的,大叫给他取名叫胖子翻译。今日胖子翻译依旧如同寻常一样跟在中岛身后,见张祁安走来,便说:“少佐听闻是张少爷的生日,特意前来祝贺!”

    中岛抬了抬手,一有人提着各色各样的盒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张家的大堂内,中岛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嘴角勾起来,逆光而战的他,面部表情有些黑暗模糊,看不清楚。

    张祁安不喜欢石田,更讨厌中岛。他本欲要转身就走的,却在右脚跨出去一步之后,迟疑了一瞬间,停了下来。他侧着脸,光影略过,他猛然发觉中岛的眼神一直盯着雀儿,满满都是歹意。想起往日中岛的恶行,张祁安便生了几分厌恶和担忧来,他侧过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姑娘们都要尾随张祁安回大厅,却被张祁安拦了下来,他说:“后院的花花草草该修剪了,你们前几日偷懒也就罢了,今儿个我生辰也不知好好料理一番?看来是我纵容你们了!”

    李妈是个有眼劲儿的,年岁大,见得多,自然明白的多,她当即明白了少爷的意思,便拉着几个姑娘们道不是,匆匆行了李,便下去了。雀儿还稀里糊涂的不明白,被李妈拽着袖子往外走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问:“后院哪些花草?我前几日才修剪过啊!”

    这些话中岛自然不懂的,可是话虽不懂,看也是看得明白,瞧着年轻漂亮的姑娘都被打发走了,中岛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他面前的桌上还有付强刚刚端上来的茶水,张祁安在中岛的对面刚刚坐了一半,还未坐到凳子上来,中岛就怒气冲冲地哼了一声,伸手朝着桌子上使劲儿拍了一下,茶盏倾斜茶水洒了桌子。

    张祁安倒是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仰头朝着中岛微微一笑,吩咐道:“既然少佐不爱喝我们中国的茶,那便撤下去吧!小点心也不必上了,少佐定是不爱吃的!”

    胖子翻译原原本本地把话翻译给中岛,中岛冷冷一笑,快速地从自己的左侧拔出了随身佩戴的刀来,刀闪着寒光,付强的手悄悄地往下移,腰间藏着的是一把从日军身上扒来的枪。

    中岛手臂一挥,那刀越过张祁安的鬓边,不偏不倚地砍掉了后面芭蕉的一片叶子,刀落在石板地上,叮叮当当地吵闹了一阵,然后归于死寂。中岛站着,盯着坐在那里面不改色的张祁安,道:“我只知道,想要的就要抢过来!那个姑娘,今天晚上必须洗干净出现在我中岛的床上,否则,我便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