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逆子

    更新时间:2018-05-24 23:03:52本章字数:1248字

    中岛一行人气势汹汹地离开,张祁安并未也不会起身相送的,张家的大宅外人来人往,时而有人好奇地探头看,其实是看不到什么的,便也是撇了撇嘴,猝了一口然后夸张地向其余人说着张家与日军是多么的热络和亲密,丝毫不对自己的言论负一丁点的责任。

    屋内依旧是一片死寂,有下人来收拾茶盏,看到那落在地上的日本军刀,脸色突然,然后犹豫迟疑,向付强投来求救的目光,这刀怎么处理,他们是不知道的。

    倒是张祁安缓缓站起来,掸了掸袍子,抬脚往正厅外走,瞧见角落里码的整齐的中岛带来的贺礼,说了句:“都扔了吧。”

    回后院阁楼的路上,张祁安和付强都是沉默的,只字不提大厅发生的事儿,路途中碰到李妈,李妈行了礼,犹豫几下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脸上的忧虑张祁安是看得到的。他对李妈说:“放心!”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李妈已经热泪盈眶,硬是要跪下来磕头,还好被付强和张祁安一同扶住了。

    半下午的时候,张祁安练了一会儿字,翻看了几页书,中间丫头来添茶水,他也是嘴角含笑,仿若什么都未发生过。中间觉得乏了,便躺下来休息了,谁知这一晌醒来依然是深夜了。付强替他灭了灯,他床头的茶盏还有温度,窗外月光照进来,映在张祁安的脸上,唇色有些发白。

    夜晚静谧,张祁安掀开被子,想叫付强,嗓子却格外地疼,他便自顾自地下了地,想着虽晚完了,父亲定然也是回来了,更不会睡。这些日子来,他向来是晚睡的,到底是在对账,还是做旁的事儿,张祁安不愿过问。

    隐约他听到有哭声,女子的哭声从前院传来。

    眉心一跳,张祁安匆忙披了褂子就要下楼,正好撞上付强,便问:“是雀儿?”

    付强沉默不语,张祁安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的,他强忍着怒意,伸手要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付强,却被付强抓住胳膊,张祁安不满,使了力道:“让开!”

    “车子已经走了,您去了,也晚了!”付强眼睛也是红的,他慢慢地松开了抓着张祁安的手,声音有些哽咽“少爷……不能追日军的车,日军的子弹不认人,即便连张家也是不能例外的。”

    这话,张祁安听过。

    日军刚进入长沙,石田头回来他们家里,对他父亲说的一番话中,便有这么一句。许是这句话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石田后来还补充解释了一下:“不是不让追,只是我们无法分辨清追我们的是什么人,用中国的话来说,宁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人!”

    “那我也是要追的!”张祁安快步下楼,往前厅无,脚下生风,府内忙活着的下人们皆是远远地就让开了道。

    付强紧随其后,叫了几声无法,便只是默然跟着。前厅,张祁安一身黑色的褂子站在红色灯笼下,李叔眼睛通红却也没有掉眼泪。张祁安没有向父亲请安,直接提高了声音说:“备车!备车!”

    张岭山静然看着张祁安,问:“你要做什么?”

    张祁安见无人听从自己的吩咐,便又提高了音量,喊道:“备车!”

    张岭山抬了抬手,他想要抚摸一下自己儿子发抖的肩膀,却在手臂抬到张祁安肩膀的高度的时候,突然加重了力度,他本是握着拳头的手摊开成手掌,直直地朝着张祁安的脸上而去!

    “你个逆子,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当家做主了?这张家何时轮到你说话了?中岛看上了雀儿,那是她的福气!给我滚回房间里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