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9-09 21:00:00本章字数:4630字

    “哦,天哪!你真的来了!”凯特-曼尼丝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叫杰克的男人,他穿着和曼尼丝第一次相遇时的那身西装,手里面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大包。

    “怎么?你不相信我会来找你吗?”塞拉斯又一次投入到表演之中,他重新回忆着成为杰克时那种对曼尼丝的感觉。

    “老实说,我真的不确定你会不会来参加今晚的聚会,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真的来啦!”曼尼丝激动地对塞拉斯说。今晚,曼尼丝似乎比平时更加美丽,她穿着一条卡其色长裤,上身穿着暗红色衬衣,金色的长发也不像平时似的垂在身后,而是把它们盘了起来,耳朵上带着钻石耳钉,与平时比起来,曼尼丝少了许多端庄的感觉。

    今晚的聚会与之前普林斯在庄园里开的宴会相比要逊色许多,来的客人年纪都大约在三十岁左右,而且也都没有盛装打扮,屋子里放着摇滚乐,客厅里面摆满了酒,与其说是聚会,倒不如说是一次年轻人借机聚在一起的疯狂发泄,这有点像是把酒吧搬回了家里的感觉。

    塞拉斯看了看周围的人,很少有像他这样穿着一身正装来参加聚会的,“抱歉,我能先把外衣脱了吗?老实说这么多人挤在屋子里,我都感觉有些热了。”他找了个借口说道。

    “哦,当然可以,请随意。”

    塞拉斯赶紧脱下西装外衣把它装进了大黑包里,接着他又把里面的花格衬衣从裤子里抻了出来,然后解开了衣领扣子,挽起袖子,这一次终于不再让自己看上去格格不入了,他可不希望被太多的人注意到。要让自己像空气一样融入环境,这是搭档教给自己的最重要一点。

    “喔,你怎么带着一个这么大的包?”曼尼丝好奇的问道。

    “哈哈,个人风格,我喜欢这样。”

    然后,曼尼丝领着她心爱的杰克来到了客厅里,他们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那女人热情地递给了塞拉斯一杯酒。

    “这是什么酒?”塞拉斯盯着曼尼丝手里的酒杯问道。

    “你的最爱,伏特加。”曼尼丝笑着说。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最爱喝这种酒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塞拉斯继续扮演着杰克,他面带微笑的对曼尼丝说道。

    “我记得和你说过,要了解一个人你只需要认真观察他就可以了。”

    塞拉斯耸了耸肩,从曼尼丝的手里把酒接了过来,“说的有道理,我要是有你这种本领,或许就不会和我女朋友分手了。”

    曼尼丝也拿了一杯酒,然后她坐在了塞拉斯的旁边。“怎么样?你喜欢这样的聚会吗?”

    “还不错,大家在一起能够尽情的玩一玩,很好。”塞拉斯厌烦的盯着眼前的人群,那些男人和女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他们喝着酒跳着舞,在塞拉斯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你今天看上去有些心事呀?”

    “说实话,我觉得有些尴尬,你知道……”塞拉斯吞吞吐吐的说,“昨天晚上在酒吧,我真的有点喝多了,如果后来在外面的小巷里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情,还请你原谅我……”

    “哦,没关系,你不必太在意,”曼尼丝也觉得有一些尴尬,她没想到杰克会主动提起这件事,这也让她感到有点难为情,那女人喝了一口威士忌接着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我想咱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

    “是的,没错。”塞拉斯笑着说。

    此时,远在华盛顿的戴维-贝克正呆在家里处理着一些文件,可是他却始终不能投入到工作中。虽然已经从纽约回到这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但是他的心却好像一直没从纽约飞回来。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会在纽约过着挥金似土的日子,这点对贝克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现在最让戴维-贝克担心的是那个还没有被警察抓到的杀手,那个幽灵一样的家伙已经杀掉三个国会议员了,戴维-贝克心里极其清楚那个幽灵的目的是什么,从得知提姆-鲍曼的死讯后他就知道了。

    这个年过五十的男人每一天都生活的胆战心惊,他脑袋上的白头发也越来越多,那曾经英俊的脸也难以抵挡衰老所带来的皱纹。他知道终有一天那个幽灵会找上自己,那家伙会一直跟着自己,无论是逃到华盛顿还是别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你根本无法摆脱活在内心的魔鬼,它会一直折磨着你,让你的余生永远活在恐惧、自责还有愧疚之中,直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已经疲惫得无法再和它对抗了,最终你会做出人生之中的最后一个决定从而结束掉自己衰老的生命。

    戴维-贝克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阳台上,他叹着气望着天上的繁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了,像这样呼吸着空气,感受着冷风,或许终有一天,自己将会脱去这身沉重的皮囊,化为繁星中的一颗。戴维-贝克心里清楚,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这一晚上,塞拉斯几乎都和曼尼丝待在沙发上,他们喝着酒,聊着天,对彼此的过去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虽然塞拉斯早就把身边的这个女人了解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不得不耐下心来配合着曼尼丝,并且要让曼尼丝相信一个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出现过的男人已经对她有些动情了。

    “还要再来一杯吗?”曼尼丝问道。

    “哦,不了,我可不希望再让自己有什么失态的表现了。”

    “看来还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失态时更有魅力。”曼尼丝站起身拉住了塞拉斯的手,“来啊,我们来跳会儿舞怎么样?”

    “嗨,等等……”

    还没等塞拉斯同意,凯特-曼尼丝就把他拉到了人群中,令人心跳加速的摇滚乐此刻回响在客厅里,他们俩个人随着节奏和其他人跳着舞。曼尼丝把手搭在塞拉斯的肩膀上,她的眼睛几乎整晚都没从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移开。在曼尼丝的眼中,面前这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文质彬彬的男人就是上帝派给自己的王子,虽然之前她也和许多有钱的男人混在一起,可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盯着塞拉斯的脸,那些隐隐约约的伤疤丝毫没有引起曼尼丝的注意,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彻底爱上了这个名叫杰克的男人。

    曼尼丝把手揽在塞拉斯的脖子上,她专注的盯着塞拉斯的眼睛,鼓起勇气对他说:“杰克,我好像爱上你了……”她盯着塞拉斯嘴唇打算亲上去。

    塞拉斯赶紧下意识的把曼尼丝推开,这一下倒有些出乎曼尼丝的预料,那女人吃惊的盯着塞拉斯。

    “对不起,曼尼丝,我们不能这样……”塞拉斯显得有些慌张。

    “你是说你不想吻我吗?”曼尼丝皱着眉,问道。

    “不,不是,只是……我是说这里这么多人,我不太习惯这样……”

    “哦,没想到你还会有害羞的一面,跟我来……”曼尼丝再次拉着塞拉斯的手朝楼梯走去。

    “嗨,等等,这回又去哪儿?我的包还在沙发上呢……”

    塞拉斯快速挣脱开了曼尼丝的手,他赶紧从沙发上拿起黑色的大包,接着重新跟着曼尼丝上了楼梯。他们来到二楼,没走两步曼尼丝就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在那扇门的铜质把手旁装着一个白色的长方体,曼尼丝把大拇指轻轻地在上面按了一下,接着滴滴一声,门就自动开了。虽然从楼下的客厅中能够清楚地看见这里,可是这会屋子里放着震耳的音乐,所有人都在楼下的大厅里沉浸在酒精带来的眩晕感之中,丝毫没人注意到他们的举动。

    “请进……”曼尼丝拉长着声音,微笑着对塞拉斯说道,那女人明显有些喝多了。

    塞拉斯拎着包走了进来,这是一间卧室,屋子里面十分宽敞。身后的门砰地一声被曼尼丝关上了,那女人脱掉了鞋子,光着脚踩在松软的羊毛地毯上,接着她慢慢的朝塞拉斯走了过来,这一次,曼尼丝并不急于和塞拉斯亲热,她只是轻轻从后面抱住了自己心爱的杰克。

    塞拉斯把手中的包放到了地上,他转过身深情的看着眼前有着一头金发的美丽女人,突然,塞拉斯把曼尼丝紧紧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屋里宽大的双人床走去。他把凯特-曼尼丝放到床上,然后扑到那女人的身上,他慢慢地把脸凑近曼尼丝,含情脉脉的盯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塞拉斯的手轻轻地抚弄着曼尼丝的金发,他可以感觉到曼尼丝紧张的呼吸声。可是突然,塞拉斯又变得有些心神不宁的,他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们,我们不能这样……”塞拉斯十分慌张的对曼尼丝说。

    “为什么?我那么的爱你,你难道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曼尼丝看着不停在屋子里踱步的杰克,她真的不明白刚刚还好像一团热火似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淡。

    塞拉斯双手抱着头,紧紧地皱着眉,他的眼神看起来慌乱不定,“你知道咱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也许现在的确很快乐,但我知道这种幸福不会长久的……”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能让我如此倾心的男人,”或许是今晚真的有些喝多了,曼尼丝不停的用手揉着眼睛,然后她赶紧走到塞拉斯的身边,那女人把手搭在塞拉斯的肩上,“我只想让你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真的爱你,可是,我是说,看看你的生活,你是那么的富有,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从来不会为了丢了工作,或者没有钱而发愁,可是我不一样,跟你比起来我不过是个穷小子罢了,我给不了你这样的生活……”

    “所以你认为阻隔咱们感情的东西就是钱了?”

    “对不起,请你理解我!”

    曼尼丝也没有反驳什么,而是朝着床对面的墙走去,那女人走路的样子有点东倒西歪的,好像她踩着的羊绒地毯就突然变成了一大堆棉花似的。曼尼丝双手扶着墙上的那幅名贵油画的画框,接着她把那幅画向右移了移,最后一个银色的保险箱出现在了她眼前。塞拉斯盯着那女人,他看着曼尼丝在数字键盘上按了几下,紧接着保险箱就被打开了。

    “你是说,就是它妨碍了咱们的感情对不对?”曼尼丝手里拿着三四摞欧元,她回头盯着杰克,并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说道。

    “你这是干什么?你已经喝多了。”

    “我没有,我很清醒!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曼尼丝边说边把手里的钱扔到塞拉斯的脚下,“不够的话这里还有……”接着,她又从保险箱里拿了两摞美金扔到了地上,“这些钱在我眼里不过是废纸,它们真的不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塞拉斯耸了耸肩,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也许是我多虑了,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请你原谅我。”他走到曼尼丝身边,揽住了她的腰,“你早点休息吧,我看你真的是有点喝多了。”他边说边把曼尼丝扶到床旁边。

    曼尼丝自己也感到头晕的很厉害,她慢慢平躺在床上,可是仍旧拉着塞拉斯的手,“待在我身边吧,陪着我好吗?”

    塞拉斯试着挣脱开她的手,可是却又被那女人紧紧的握住了,他只好无奈的爬上床,然后骑跨在曼尼丝的身上,曼尼丝被杰克的挑逗产生了欲望,她慢慢的把手放在塞拉斯的衬衣上,她刚打算解开上面的扣子,结果自己的手却被塞拉斯狠狠地拍到了一边,曼尼丝惊讶的盯着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突然发现杰克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笑容和温柔,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憎恶和仇恨,那男人的眼神虚无缥缈,仿佛幽灵一般,冷漠的神态好像不曾属于这个世界。

    塞拉斯低着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三天之前就打算干掉的目标,“哦,得了吧!计划可不是这样的!”他用一种奇怪的语气对曼尼丝说道。

    话音刚落,塞拉斯迅速用枕头盖住了曼尼丝的脸,曼尼丝胡乱的挥动着双臂,两条腿也使劲的蹬着,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幽灵,一个杀手。可是那女人反抗的越强烈,塞拉斯手上的力量就越大,他死死的把枕头按在曼尼丝的脸上。

    “你以为我真的会爱上你吗?啊!去死吧!贱人!”塞拉斯大声冲着手上的枕头喊道。

    没过多久,曼尼丝便不再挣扎了,塞拉斯把枕头拿开,那女人张着嘴,睁着眼睛,整个人就像布偶一样瘫软在床上。接着,塞拉斯慢慢用手拂过曼尼丝的脸,把她的眼睛还有嘴巴合上。他盯着曼尼丝的脸,呆呆的看了几秒钟,如果塞拉斯不是以这样一种身份遇到凯特-曼尼丝,说不定他真的会和曼尼丝走到一起,但是塞拉斯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就好像自己再也回不到之前的生活一样。

    楼下的摇滚乐仍旧很大声的回荡在整个房子里,塞拉斯快速的把保险箱里面的钱还有一些首饰珠宝全都装进了黑色大包里,他站在空荡荡的保险箱前,把提前写好的一封信放在了里面,然后他又在屋子里做着简单的收尾工作,确定不会留下指纹和其他线索后,他又走到门口将卧室的门开了一道缝,看上去门就像虚掩着似的。塞拉斯拎着装满钱的包站在屋子里,他最后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的那个女人,接着头也不回的从窗户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