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如果连想都不敢想

    更新时间:2018-05-27 22:42:24本章字数:2367字

    第三章 如果连想都不敢想,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传奇呢?

    【再说,我忙来忙去忙的不过是那几个小钱,而你忙的却是至高无上的艺术,这可是有云泥之别的。”】

    【就像网上说的,煮饭的时候,一只螃蟹顶出锅盖,说:‘我热!’被另一只螃蟹拽回锅里,说:‘想红,就忍着!’”】

    【“很多人都是生活在面具之下,这世上真正能以本色示人的少之又少,这就是现实的悲哀。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如此,风情万种的约瑟芬便会以自己芬芳迷人的香艳肉体款待那位叱咤风云的英雄。】

    顾心怡一身轻松地从“皇冠”美容吧走出来的时候,差点跟一位身穿黑西装的家伙撞了个满怀。

    尽管戴着宽大的墨镜,她还是一眼认出对方是司马惊鸿。

    “咦,怎么是你?”

    “世界真的很小,不是吗?”司马惊鸿似笑非笑的问道。

    很显然,他的话一下子就将此时此刻定性为“偶遇”,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这是一次人为的“偶遇”。为了这一刻,司马惊鸿可是下了很大功夫的。自从上次初见顾心怡之后,他的心便像惊蛰后的动物一样,开始蠢蠢欲动了,正如农谚所说:“惊蛰过,暖和和,蛤蟆老角唱山歌。”他开始悄悄地收集有关顾心怡的一切信息,其中当然包括她与这家美容吧的缘分。作为一家享誉京城的美容吧,“皇冠”像它的名字一样不同凡响,无论环境、技艺、还是温馨备至的服务,“皇冠”都做到了最好,几乎无可挑剔。因此受到了众多名流的青睐,顾心怡就是这家美容吧的常客。不管有多忙,她每月都会抽出时间光临一、两次。掌握了这个信息,如今的“偶遇”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看见两人认识,跟在顾心怡身后的两个保镖很知趣地退避了一下。

    “真是幸会,司马总经理也是来美容的吗?”

    “哈哈,是啊,女人需要美丽,男人也需要呵护嘛。今天遇上大明星,我大可以省一笔美容费喽!”

    “怎么这么说啊?”

    “不是说相由心生吗?见到美丽的女子,心里自然就开心,心里这么一开心,就会在脸上体现出来。这种美容效果不光省钱,更是其他方法无可比拟的。”

    “司马先生真会说话,您这么过誉,就不怕我受宠若惊吗?”

    “哪里啊,我只不过说出了一种客观的存在而已,我想请你喝杯咖啡,不知你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萍水相逢,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萍水相逢也是缘分,我们去‘名典咖啡吧’如何?”

    “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名典咖啡吧”也是顾心怡经常光顾的地方。

    幽雅的环境,纯正的口味,再加上温馨到位的服务,使得这家咖啡吧在京城享有盛名,颇为成功人士和明星名流所青睐。

    两杯热腾腾的“蓝山”咖啡静静地立在桌上,袅袅的热气散发着独特而浓郁的香味。

    舒缓、悠扬的轻音乐环绕着,给人一种翩然欲飞的梦幻感。

    刚才服务生微笑着询问“二位喝点什么?”的时候,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蓝山”,当然司马惊鸿比顾心怡慢了半拍,如此的契合让他们惊喜地对望了一眼。

    “司马先生经常来这里吗?”

    “也不是太经常,一个月大概能来一、两回吧,每次来都特别放松特别享受,就是抽不出更多的时间多来几回。”

    “那今天我可是太幸运了,能遇到司马先生的空闲。”

    “你这么说,可就折杀小生了。我再怎么忙,也不可能比你大明星忙吧。再说,我忙来忙去忙的不过是那几个小钱,而你忙的却是至高无上的艺术,这可是有云泥之别的。”

    这话让人听起来格外舒服,顾心怡不由得莞尔一笑。

    “要是司马先生赚的是几个小钱的话,那我们艺人恐怕就是街上的叫花子了。对于贵公司和阁下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对了,贵公司的老董是哪一位啊?”

    “我们华东公司的董事长姓戴,名叫戴智。”

    “哦,有点陌生,好像不如阁下有名气啊?”

    “哈哈,也许吧。可能是因为他是老板,我是他的手下,抛头露面的事大多是我做,所以有点喧宾夺主、浪得虚名吧。”

    “那司马先生可是商业世家?”

    司马惊鸿听了,脸上紧绷了一下,随即放松下来,说道:“不是的,我从一生下来就没见过我的父亲,我从小就跟母亲相依为命,在我14岁的时候,她也在一场车祸中永远离开了我。”

    “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这个。”

    “没事的,生活在给我悲凉的同时,也给了我坚强。我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了,没上高中,更不要说大学了。这是我一直都感到非常遗憾的事。我经常在梦里,梦到自己在大学里读书。”

    “其实社会是一所更全面的大学,它可以教会你更多的东西,包括正规大学所不能给你的东西。司马先生白手起家,取得现在的成功,不是更令人钦佩吗?”

    “往事不堪回首,不说也罢。怎么光说我了,谈谈你好吗?”

    “有什么好说的呢?网络、媒体上关于我的消息铺天盖地,正面的、负面的应有尽有,司马先生要是有时间的话,是很容易看到的。”

    “敢问顾小姐是哪里人?”

    “拜托,别这么称呼我好吗?我好像不太习惯这种客套。”

    “那我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叫我心怡就好。”

    “遵命。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我也不太习惯被称为司马先生,如果你愿意把我看作朋友的话,就叫我的名字吧。”

    “可以啊。”顾心怡莞尔一笑,欣然应允。

    在司马惊鸿眼里,顾心怡的这一笑可谓风情万种,荡人心魄。像一缕袅袅的轻风,不经意间,便渗入了他的骨髓,给他一种莫可名状的酥麻与沉醉。

    “我的家乡是西子故乡,浙江诸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虽然贫穷落后,却山清水秀。后来,我离开它到县城上中学,再后来,来北京上大学,家乡就离我越来越远了,它就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的天生丽质,也只有秀美山川才能养育。”

    “也许是这样的,这也一直是我对家乡感恩的原因所在。”

    “据我所知,你在大学里学的并不是表演,可最终却走上了这条星光大道,这里面是不是有某种机缘呢?”

    “是的,我上的虽然是艺术学院,但学的并不是表演。大二的时候,被导演选中主演《花落无声》,竟然一演成名,从此踏上了这条演艺之路。我现在也说不清楚,这种机遇对于我,究竟是不是所谓的幸运。”

    “可成为一名光彩照人的明星,是很多男孩女孩心中梦寐以求的目标呢。”

    “明星,梦想,是够诱人的。”一丝无奈的笑容,浮现在顾心怡美丽光洁的面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