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发现

    更新时间:2018-05-24 22:40:25本章字数:3742字

    和阳相处久了,你会慢慢发现他是个情感十分细腻的人。

    阳写的文章很有味道,特别深沉,韵味十足,触发了我很多思考。所以我更愿意与他讨论文学问题。得知阳也喜欢NBA后,我俩的交流就更多了,课余时间总是闲谈甚欢。

    这却引起了史玲的不满。

    史玲,阳的女朋友。虽然宇的那次恶作剧使两人发展成了男女朋友,但阳承认的前提终究包含了游戏成分,于是平时对史玲也只是敷衍了事。加上学校明令禁止谈恋爱,他俩的这种关系也就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而我自然是属于大多数中的一员。

    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总会把与自己无关的事自动屏蔽。这种“愚钝”让我总是成为所有消息都是最后知道的那个人。阳和史玲在交往的事,我更是闻所未闻。

    彻底激怒史玲的是上星期的骑自行车事件。

    那天,浩、大江和柱子因为一起吃了不卫生的早餐而闹肚子,看着“奄奄一息”的他们,宇对我说: “雁姐你有出门证,你到外面给他们买点药。今天星期三,校医室关门。”

    “好的。”

    “康阳你看着他们,我去打热水,教室没水了。”

    说完宇着急地跑了出去。

    “雁姐,骑我的自行车去,这样快点儿。”阳对我说。

    “不用了吧——”

    “Why?雁姐得你快去快回,我坚持不住了。”大江满头大汗地说。

    “我……”

    “你不至于还不会骑车吧?”浩突然问我。

    “……”

    我用沉默做了肯定回答。

    “What the hell!”

    大江说出了大家共同的惊讶。

    “救人要紧,康阳你带她去吧,好好和门卫说一下。”浩焦急地说。

    坐在自行车后面的我“安分守己”,只拽住了阳的一点校服。但这还是让史玲心中那根深蒂固的嫉妒愈发强壮了起来。在妒忌和憎恨的双重作用下,我招致了她的算计。

    宇约我去操场的那晚,因打扫卫生而回宿舍比较晚的史玲在路上看到了奔向操场的我。感觉到异常的她跟了过去,发现是我和宇的约会后,史玲觉得机会来了……

    她锁住了大门……

    但她的这一切行为都被远处的浩看在眼里……

    那天晚上,走在回公寓路上的浩习惯性地回头看我有没有跟在后面,始终没发现我的身影后,他故意放满了脚步,但我依然没有出现。

    回到公寓后,浩在阳台上透过窗户不停地向外张望,可还是没有出现他期待的画面。

    浩焦虑地向学校跑去……

    看到整个教学楼都已“人去楼空”后,浩整理了自己的失望,准备去“搜索”整个校园。

    等他跑到操场附近时,浩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史玲。躲在树后的浩,看到了史玲的整个“犯罪过程”。

    史玲走后,浩走了过去。听到我和宇的声音后,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浩打开了那把我曾告诉过他的能拔开的锁后就悄悄走了。

    仿佛做了坏事而不想被发现的小孩儿,回到公寓的我准备蹑手蹑脚地不发一点儿声响地回房间。

    这时,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吓死我了,你还没睡?”

    我看到了站在客厅的一脸严肃的浩。

    这个情景让我想到了老妈。每次我晚回来,必定会被“守株待兔”的老妈抓住,一言不发的她,像个道德警察,在和我的对视中让我自觉惭愧,坦白从宽。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 

    “你和姚宇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和姚宇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听谁瞎说什么的,我们没有。”

    “那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个同学问我问题,所以就耽误了会儿。”

    “操场上是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知道?”

    “不然你们怎么会出来。”

    “什么?是你开的门?你知道是谁锁的吗?那门一般是不锁的。是老师吗?还是门卫?”

    “都不是。你别转移话题,你和姚宇是不是好了?”

    “哦。”

    此时混乱的大脑已容不得我再做任何思考,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无意识地说了实话。

    发现自己坦白后,为时已晚。我抱歉地对浩说:“对不起,我怕太多人知道了会被老师发现,所以就没告诉你们。”

    浩好像真的生气了,他没有说话就回房间了。

    人只在乎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例如现在的我只在乎到底是谁锁了门。并没有太在意浩的过激反应,更没有去思考“开门的人为什么是浩”这个问题。

    为了解开疑问,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决定在客厅“守株待浩”。

    “你告诉我是谁锁的大门。”

    看到浩从房间里出来,我立马问。

    “无可奉告。”

    这冰冷的言语与眼神,让我仿佛又看到了以前那个冷漠的浩。

    “你到底怎么了?还在生我气吗?我都已经道过谦了……”

    砰的一声!

    浩甩门而去。

    没心情吃早饭的我,径直来到了学校。看到宇他们四个在那儿议论的场面,我立刻明白了——我和宇交往已不再是秘密。

    “怎么来这么早?”宇看到我问。

    “就没怎么睡,你们说什么呢?”

    “找凶手。”大江说。

    “我刚才问过门卫了,不是他们锁的。”宇说。

    “那是谁?知道了吗?”

    “Of course,我们是谁!”

    “谁锁的?”

    “别听他在那儿胡诌。昨晚我们研究了一下,想出了一个可以找出凶手的办法。”宇说。

    “什么办法?”

    “看监控。”宇回答。

    “我们已经有计划了,你就放心吧,肯定能把他找出来。找出来,就废了他。”柱子说。

    “必须的,竟敢来招惹我们。”大江说。

    “他就准备好退学吧。”阳笑着说。

    “我要让他到哪儿都上不成学。”宇说。

    听着这些从未从他们口中听过的话,我瞬间觉得他们好陌生。

    “雁姐,你想怎么处置他?”大江突然问我。

    “其实……杨浩……知道……是谁……”

    不想让事态发展地一发不可收拾,我吞吞吐吐地说。

    “杨浩知道?”宇问我。

    “他怎么会知道?”阳也问着我。

    “当时他在操场。他说他看见了,大门也是他开的。”

    “What the hell!”

    “那么晚了,杨浩为什么在操场?”

    柱子问了一个我完全没有想过但其实必须应该想到的问题。

    “他……他……我……我也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和你说的?”柱子紧接着问我。

    “……应该……是……”

    “早上买早餐的时候,我遇到了雁姐,就告诉她了。”

    幸亏浩来得及时,否则我俩在一起租住的秘密肯定就暴露了。

    “昨天晚上我从同学宿舍借了两本闲书,往回走的时候,看见有个人在操场上鬼鬼祟祟地转悠,感觉很奇怪,我就走了过去。后来看到他把操场的大门锁了,就觉得更不对劲儿了。等他走后,我靠近大门,听到了雁姐和姚宇的声音。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我打开锁就走了。”

    这一长串极为合理的解释仿佛完全还原了当时事情的经过,我是完全信服了。

    “原来是这样。”柱子说。

    “那个人是谁?”宇问。

    “没看清楚。”

    “什么?你不是告诉我你知道。”我说。

    “我有说过吗?我好像只是说我知道锁门的既不是老师也不是门卫。”

    “你……”

    浩之所以没说出那个人是史玲,完全是因为在乎阳的感受。

    他本打算今天问清楚史玲后,再考虑如何向大家说明。但被我这么一搅和,浩的步骤完全被打乱了。

    “那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行事。”宇说。

    “那时监控室只有一个保安,我保证能把他引开。”大江信心十足地说。

    “监控室?你们要去看监控?”

    浩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

    在监控面前,浩所编造的行动轨迹根本禁不起检验。他真想把刚才那个突发奇想的谎言编的再严密一点。

    “是的。”柱子回答道。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

    浩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们决定试一下。大不了,就是被发现。然后让班主任教育两句。”阳说。

    “我替大江吧,这样成功的概率高点儿。”

    浩在努力地挽回自己犯的错误。

    “浩哥,不带这样玩儿的。”大江说。

    “行,我同意。”宇说。

    “What?我就这样被淘汰了?”

    “你就留在教室吧,我一个人在这儿等消息,太焦虑了。”

    “雁姐都求我了,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万事俱备,只等最后一节课的铃声了。

    一切都在按原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

    下课后,浩以自行车链条掉了自己不会弄,同学们都去吃饭去了为借口,成功请到了监控室的值班保安下楼来帮忙。宇和阳趁机进入二楼监控室去找那晚的视频。柱子则在监控室外望风。

    但浩并没有按计划更多地去“拖住”保安,他没有为宇和阳赢得更多的时间。因为浩不想让自己的谎言被揭穿。这个谎言牵涉了太多解释不清楚的问题,很有可能会牵连到我……

    浩快速地帮着保安上好了车链……

    看到保安这么快就上楼的柱子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走进监控室提醒还在摆弄电脑的宇和阳。

    “找到没?保安上来了。”

    “还没,但我肯定能找到。”阳坚定地说。

    “快点,保安马上就上来了。”柱子着急地说。

    “我出去,你俩留下继续查。”宇说。

    “你出去就没事了吗?”柱子问。

    “校长儿子,肯定没事儿。你快出去,把他引开。”阳说。

    “我×,真的是校长儿子!瞒我们这么久。”

    “姚宇的身份连老师们都不知道,只不过这个监控室的保安以前是姚宇家的司机,所以认识。”阳说。

    宇一出门,马上跑向了正在向他走来的保安。

    没等保安问他为什么从监控室出来,宇就着急地对保安说:“叔叔,你去哪了?我爸找你。”

    “有位同学的自行车链条掉了,我下去帮了一下。”

    “那咱们走吧,他在办公室等你。”

    “走。” 

    知道父亲最近在市里开会,不在学校的宇来到校长办公室门前后,故意敲着已经锁上的门。得不到任何回应后,宇对保安说:“我爸应该回去了,回头我问问是什么事再告诉你,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行。”

    宇成功地为阳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这场在黑暗中酝酿的“罪恶”必须向世人显露它的本来面目。

    但它却是那么的“怵目惊心”。

    阳看到了出现在视频中的史玲……

    这一幕对阳的冲击太大了。他不明白,不明白“凶手”为什么是史玲;他也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不经意地告诉了史玲宇和我交往的秘密。某种意义上,阳觉得自己才是这场罪恶的“元凶”。

    看到史玲后,阳就默默地走了。

    旁边的柱子却留了下来……

    他在继续寻找浩的身影……

    柱子证明了自己的预感,浩在说谎。他根本就没去男生宿舍。

    显然,柱子对浩的谎言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