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 闯入(二)

    更新时间:2018-05-24 22:44:32本章字数:5070字

    春雨洒上流沙,轻烟散入云霞。薄雾在受到温暖的阳光照射后,便分散、收缩,成为一片片绒毛,躲藏到低洼的处所,等着被烘烤而消失。

    五月,一个雾气朦胧的破晓,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惊醒。

    “喂——”

    “你现在出来一下。”

    “嗯?”

    “我在你公寓楼下,快点。”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打电话的是宇。可现在才五点半,我实在不愿让睡神离我而去。

    迟疑了一会儿,我还是下楼了。

    “早。”

    “会不会太早了。”

    “打开看看。”

    宇指着他旁边的一个箱子说。

    “什么东西?喔,狗狗!”

    打开箱子后,我看到了一只可爱的沙皮。

    “它叫Kush,可爱吧?”

    “可爱,你从哪儿弄的?”

    “我已经养了Kush一个多月了,因为太小就一直没把它带过来。”

    “现在是——”

    “送你了。”

    “送我?为什么?”

    “你家的狗不是死了,看你这段时间一直闷闷不乐……这是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的决定,你可不要拒绝我。”

    “可……”

    哼哼……

    Kush好像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被改写。

    “狗狗好像伤心了。”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放心,你雁姐照顾你,肯定比我好。”

    宇蹲下来,安抚着Kush。

    “好了,你回去吧,一会儿学校见。”

    “哎……你等会……”

    宇决绝地离开了。

    我抱着Kush上了楼。

    “哦,你醒了。是我吵到你了吧。”

    躺在客厅的瞌睡的浩“不省人事”。

    “你干嘛来?”

    哼哼……

    “什么东西?”

    被Kush惊到的浩,这才坐了起来。

    “刚才姚宇送过来的狗狗。”

    “什么?”

    “我本来也不想要,但它真的挺可爱的。你看。”

    “算了吧,你以后把卫生搞好就行。”

    “所以你是同意了吧。”

    “你都领过来了,我还能怎么办。”

    “生气了?”

    “哈哈,逗你玩呢!”

    “烦人。”

    “来,我看看。”

    “你帮我看会儿,我洗个脸,一会带它出去玩,反正时间还早。”

    “看它那委屈样,哟,诶。”

    “它叫Kush。”

    “还起个洋名,Kush,这儿,来。”

    “箱子里有狗粮,你喂喂它。”

    “雁姐,它现在就想出去。”

    “我来了。”

    五月的清晨是美好的,这种好天气好像是特地来补偿过于严寒的冬天似的。

    我带着Kush来到了街上散步,他一摇一摆走路的样子好像是个孩子在蹒跚学步。

    “同学,我问一下,英华中学是在这里吗?”

    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从车上下来问我。

    “哦,就在前面。”

    “谢谢。你的狗好可爱,我也喜欢沙皮。”

    “是吗?”

    “它叫什么名字?”

    “Kush。”

    “好巧,我家的那只叫Rush。认识你很高兴,再见。”

    “拜拜。”

    “那是谁?还开着奥迪。”

    浩突然走了过来。

    “问路的。你要去学校吗?”

    “不然。”

    “还有20分钟呢。”

    “您老人家踩着铃声进教室吧,我还是不要和您抢这份‘荣誉’了。”

    “去。”

    “Kush,拜拜。”

    “明明就很喜欢Kush,还嘴硬。”

    “你快点吧,还得喂它,小心迟到。”

    “知道了,拜拜。”

    多了一项任务,还真得规划好时间。把Kush安顿好后,离早读就剩5分钟了。我一路狂奔到了学校。

    “雁姐,真不公平。”大江抱怨道。

    “怎么啦?”

    “我和Kush还没玩够就送你了。”

    “你跟雁姐吃什么醋。”阳笑着说。

    “我昨晚等到12点才等来的Kush,今一早就被送走了。”大江说。

    “我可是提前就跟你说过,要送走的。”宇说。

    “心痛。”

    “昨天Kush就来了?”我问。

    “家里昨晚送过来的。”宇说。

    “老师来了。”

    浩提醒着我们。

    “同学们,我们班今天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班主任说完,只见一位女生走了进来。

    “大家好,我叫白瑶。以后请多多指教。”

    “没问题。”

    “一定。”

    “必须的。”

    ……

    看到是位美女,男生们都兴奋了。

    “雁姐,那不是——”浩惊讶地说。

    “噢,是哦。”

    “你认识?”阳更吃惊地问我。

    “没有……”

    “大家安静,你坐那儿吧。”老师指着我们这边对白瑶说。

    那是柱子原先的座位。

    “Oh my god,她是我同桌。”

    “Hi,我们又见面了。姚宇、康阳。”

    “是……”

    以为是在和我打招呼,我回答着。

    “你来干什么?”阳冷漠地问。

    “Hi,你也在。我们今天早上见过的。”

    白瑶没有回答阳,而是看着我问。

    “哦……你们认识?”我问。

    “谁?姚宇和康阳吗?当然。看他们,我来了,都不帮忙介绍一下。”

    宇和阳仍然有违常理地无动于衷。我感到了气氛地诡异。

    宇、阳、白瑶,他们三人的时间虽在这个教室内,但一间教室内却有三种不同的时间,不同时间的不同感受。他们从彼此的容颜里看见了“当初”。

    “Hi,我叫曲江。你好。”

    大江开始了自我介绍。

    “你好。”

    “他叫杨浩,这位是我们雁姐,江雁。”

    大江继续热情地介绍。

    “你就是江雁?”白瑶吃惊地看着我说。

    “怎么了吗?”

    “没想到姚宇的女朋友就坐在他旁边,真是幸福啊。嗯,长得挺漂亮的。”

    白瑶微妙地奉承着我,这种奉承结合着某种自负。

    “你知道我?”

    “是听宇哥说的吧?宇哥也真是,都把雁姐……”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宇终于说话了。

    苦涩的回忆让他满蓄的感情如同火山下的岩浆在涌动。

    “不会因为你爸是校长就把我撵走吧?”

    “What?”

    “你先安静会儿。”浩对大江说。

    “你们好像很熟……”

    “下课,咱们谈谈。”宇打断了我。

    “不用这么严肃吧,反正我们都已经结束了。雁姐,应该不会介意的。是吧,雁姐。”白瑶说。

    “怎么会?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又何必在意。”

    我并没有要退却,因为我不想看起来很柔弱。

    但我真的觉得自己再也经不起命运的捉弄了。

    下课后,我和宇来到了顶楼。

    “她就是你以前说过的女朋友吧?”

    我尽量保持着冷静。

    “嗯。她……”

    “其实你没必要解释什么,我选择相信你。没有人是不继承着过去的,不是吗?”

    “我们确实有过‘过去’……但……但我怕你……”

    “怕我承受不住吗?”

    “所以不管她对你说些什么,你都一定不要动摇……她……她不容易对付。不过我保证,我们没有做过越界的事。”

    “至于保证得这么彻底吗?”我笑着说。

    “雁姐,我是认真的。”

    我又何尝不知道你是认真的,我只是在用笑来掩饰着我内心的慌张。

    教室里的阳同样慌张。

    “你想干什么?”阳问坐在旁边的白瑶道。

    “你说呢?”

    “你最好小心点。”

    “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康阳。刚才看你那么认真地看书,还以为我找错了地方。我看江雁应该不是姚宇喜欢的类型,和我一点都不像。”

    “我劝你别自讨苦吃。”

    “浩哥,这是个什么情况?”

    大江和浩在教室的后面讨论着。

    “姚宇的前女友肯定是有备而来。”

    “气场好强。她应该就是传说的‘三剑客’中的那个女的吧。”

    “什么三剑客?”

    “What?你不知道?好吧。‘三剑客’是由宇哥、阳哥和一名女生组成的,他们在初中的时候是有名的坏学生,可以说是‘无恶不作’。现在看来那名女生应该就是白瑶,看来我得保护好雁姐了。”

    “姚宇的父亲是校长,我看她待不了几天。”

    “是哦。宇哥还对我们说谎,真是的。”

    “对你说以后,全校人不就都知道了。他们回来了。”

    浩看到了走进教室的我和宇。

    “雁姐,没误会吧?”

    白瑶向走过来的我问。

    “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吧。”

    “肯定。”

    人并不是只有一个圆心的圆,而是有两个焦点的椭圆。表面是一个点,事实是另一个点。此时,得由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亲自在场才能猜透白瑶这句“肯定”的真正含义。

    相安无事地度过这天后,白瑶还是“出击”了。

    第二天体育课自由活动时,虽然我尽量躲避着白瑶,但她还是向我靠近了过来。

    “雁姐,你了解姚宇吗?”

    “你想说什么?”

    “以一种直线式的眼光去看姚宇是不行的。”

    “有话直说。”

    “看来昨天姚宇已经向你说了什么吧?但那肯定不是全部,你知道吧?”

    “我了解他,我可以宽容他的一切。”

    “是吗?看我的这个文身。”

    白瑶露出了她肩膀上的文身——“7/24 y”。

    “姚宇身上也有一个,不过那个字母是b,我的姓。”

    “如果这是一个暗示的话,我并不想去追究什么。” 

    “姚宇喜欢喝红酒,他说喝红酒不会醉,但有晚我们都喝醉了。”

    种种骇人的想象齐向我袭来,猛烈地震撼着我的神经。

    为何是这么熟悉的场景……

    凯?

    不,不是的。宇已经和她分开了,那不一样。是的,那都已经过去,过去不代表着未来。他们的过去对我来说,似有如无。

    “雁姐,你不用惊讶。我们的生活圈子,对于处于局外的你,肯定会感到陌生。姚宇想必也不会对你说这些。”

    “用不着说。”

    “姚宇现在不吸烟了吗?”

    “应该。”

    “戒了吗?现在都闻不到味道了。想当年,还是他教的我吸烟。”

    嫉妒是心魔的别名,易怒是种很糟糕的习惯,所以我选择了尽量释然。

    “你是在挑拨吗?”

    “怎么可能?我是想提醒你。看到姚宇现在对你的‘恭顺’总觉得有点像伪君子。如果你觉得我很坏,那你也应该对宇抱有相同的看法。不是有句话叫‘告诉我谁是你的朋友,我就知道你是怎样的种子’嘛。你要堤防一下姚宇。”

    “我不想把价值10元的精力白白浪费在只值10分钱的问题上,让你失望了,不好意思。”

    “你等等。”

    白瑶拉住了准备离开的我。

    “放手。”

    远处一直关注我的宇,看到我俩拉扯了起来,马上跑了过来。

    他甩开了白瑶的手。

    “就知道你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过来。”

    宇拉走了白瑶。

    “你没事吧?”

    阳也跑了过来,着急问我。

    “不要把我想得太弱小。”

    “是白瑶太狠,我了解她。”

    “是姚宇甩了她吗?为什么她对姚宇充满恨意?”

    “是她自己做了错事,不怨姚宇。”

    “你们好像也很恨她,但又感觉你们有点怕她。”

    “这……这么说呢,你好奇我们的过去吗?”

    “……好奇……但……我又害怕自己真的承受不来。”

    “看来,白瑶对你说的话起作用了。”

    “我……”

    “怕白瑶,是怕她说出以前的我们,你会受到惊吓。我和姚宇上高中以前,或者说在认识你之前,是你无法想象的坏学生。我们吸烟、喝酒、打架……可以用‘纨绔子弟’形容。上初中的时候,我们认识了班上白瑶,她是个典型的好学生,只知道学习的那种。老师动不动就拿白瑶跟我和宇比较,所以我俩一直十分讨厌她。后来听同学说,白瑶暗恋姚宇。为了摆脱好坏学生比较带来的生活上的烦恼。姚宇决定离文明疏远一些,他想让老师出丑,准备玩弄白瑶。对她说,如果她能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坏学生’就接受她。白瑶竟然相信了,她学会了吸烟、喝酒。然后打架斗殴、染发、穿奇装异服、交白卷……学校的规章制度几乎都被她违反遍了。最后,初中的女生会老大竟然都被她接手了。白瑶为姚宇经历的种种患难,让姚宇开始同情起来白瑶。怜悯是最高贵的情感,而爱就是怜悯的转变。姚宇竟也喜欢上了这个现在和自己有很多相同之处的白瑶。直到初二的一天,我告诉白瑶我有女朋友了,她晚上竟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些至今我都不相信的话……”

    如果阳的回忆可以分别放置在不同的房间,那么从阳现在痛苦的表情可以肯定,关于白瑶的这段回忆是其中最坏的一间。

    “……”

    “她向我表白了。”

    “什么?”

    “她说,同学们一开始的谣言就是错的,其实她一直暗恋的是我。当姚宇说出条件的时候,她原本是犹豫的,但一想到终于有机会可以接近我了,她决定冒险。”

    “怎么……那姚宇……”

    “两年的时间里,姚宇一直都是她的工具。”

    “……” 

    “她就是个疯子。”

    “后来……你告诉了姚宇……”

    “背叛了姚宇的人,我当然不会接受。原来一直以来,我和姚宇都活在白瑶的谎言中,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后来,她转学了,以后再没见过。我们警告过她,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这次不怕死地突然出现,肯定会做出什么事情。现在来看,她肯定会破坏你和姚宇的关系。”

    “是吗……”

    “雁姐,你不要有任何消极的想法,因为存在大量扭曲的它们大致都是错误的。它们在你毫无防备下进入脑海,是没有经过理性和逻辑而下的结论,它们根本就不应存在。姚宇对你是绝对真心的。否则他就不会转班到531;否则他就不会整天都挂念着你;否则他就不会把以前的毛病都悄悄改掉。为了你,他从一只老虎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羔羊。你把他引到了另一个世界,尽管在这个世界里,姚宇可能会丧失原先那种生活所给他的自尊和自信。但他还是选择了你的世界,将原来的那个他的世界掩埋了,在记忆里一笔勾销。所以,你可以疑心星星是火把,真理是谎话;但你就是不能怀疑姚宇对于你的爱。”

    “谢谢你对我坦白你们的过去。我对姚宇也是真心的,我会接受他的每一寸肌肤,包括那些伤疤。我也曾受过伤,所以我理解别人身上的创痕。你放心,我不会被白瑶打败的。”

    怀疑是良好的,但常常是有毒的。我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思想,虽然它想像叛徒一样把我压服。

    “说吧,你想要什么?”

    宇把白瑶拉到了宿舍区。

    “我的过去。”

    “那是你自找的。”

    “确实是我自找的,但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丢掉。”“还要脸吗?”

    “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和你和好。我要和你一起毁灭。现在自己在那儿装模作样地当起了乖孩子,那我的人生变成这样算什么?”

    “那对我不重要。”

    “还是这么绝情,如同当初逼我转学一样。很好,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姚宇。”

    “你变得更畸形丑恶了,真可怜。”

    “被痛苦碾压过的灵魂当然会蜷屈萎缩,更何况,这样的灵魂我已经放弃。”

    此时的白瑶确实如同行尸走肉,她是可怕的、可恨的,但又是可怜的,她终究只是个命运的牺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