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该去哪里?

    更新时间:2018-05-28 15:32:01本章字数:3381字

    六月的天空,晴的像一片蓝纸,太阳像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云彩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树也被太阳晒得垂下了头,没有一丝风。鸟儿们无力地飞着。知了使足了劲,“知了,知了!”地叫唤着。小狗耷拉着脑袋,伸长舌头喘个不停。大地被烤得发烫,人在地上走都觉得烫脚。往日热闹的街上看不到几个人,只有早上和傍晚才会看到几个老人在锻炼。

    在高考考场,考生们精神饱满,奋笔疾书着,有的已汗流浃背。

    随着17点英语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2010年高考终于落下帷幕。走出考场的考生们用久违的灿烂笑容迎接难得的放松时刻。

    在考场外煎熬了两天的家长此刻也如释重负,等待着自己孩子回家。

    一位考生家长说:“孩子,爸爸已经在家准备好了晚饭,都是你爱吃的,回去好好放松下。”

    另一位考生家长笑着说:“你最喜欢玩电脑游戏,爸爸今天破例让你好好玩一玩。”

    还有家长说,会利用这个假期让孩子学习驾驶,考取驾照。也有家长和孩子说,虽然考试结束了,但是心里还是担心考试分数,所以还是等到分数公布,填报好志愿之后,再带孩子出去旅游。

    而此刻,围绕在张宛如心里的,不是好好休息,不是学习特长,也不是来个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而是想着去哪里找个暑期的工作,挣个上大学的生活费。

    张宛如和同学们一起回到了高中宿舍,看着这个自己呆了三年的地方,有欢笑也有泪水。看着凌乱的床铺,窗台上养着的小花,看着曾经一起熬夜奋战的写字桌,瞬间鼻子酸酸的,忍不住用手去搓搓鼻子。

    宿舍里,家和学校离得近的同学搭伴回家了,有的相约几个人出去买醉了,有的组团去网吧了,还有的默默离开,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有着同学们曾经的回忆,那些或许说完再见后就真的不曾再见了的同学,在留有青春和奋斗的记忆里,这个地方会一直保留着,即便失忆也不会被抹去。

    恍惚间,有种是在梦里的感觉,总觉得不真实,但是理智告诉张宛如,她已经高中毕业了。

    清晰的记忆中不断的播放着每个同学的身影、名字,想象着或是午后大家一起或卧或趴的在宿舍闲聊,一起因为某个话题争得面红耳赤,一起聊自己心目中那个心仪的男生,或许还真就是一睁眼的瞬间,真的一切就成回忆了。

    “宛如!想什么呢?”舍友轻轻拍了一下张宛如的肩膀。

    “没什么!”张宛如坐在床上,呆呆的说。

    “今晚学校组织毕业生聚会,你去吗?”

    “去吧!反正呆在宿舍里也没什么意思。”

    “那快走吧!要不迟到了。”

    “好的!马上!”

    吃饭间,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其中一个同学,端着酒杯,若有所思的问:“十年后,不知道咱们都会是什么样子了?”

    有人说十年后的她是美女一枚,有人说她会嫁给个有钱的老公,也有人说他会赚很多很多钱,娶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大家觥筹交错着,互相吹嘘着,说什么以后飞黄腾达了千万别忘记老同学之类的......

    十年后,张宛如是不敢想的。她怕回忆,也怕憧憬,所以很多时候就在每天的生活里,不管快乐或者不快乐,她都假装快乐的活着。

    吃完饭,和同学告别后张宛如回到了宿舍,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儿时的过往像电视剧一样一幕一幕的打开。

    张宛如是家里的长女,重男轻女的父母为了要个儿子延续张家香火,在生下妹妹婉容不久后,又生下了弟弟雁山。使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打小,除了学校规定的必须要买的学习用品,别的同学有的东西,宛如都没有,理由是家里穷,买了就没有买菜的钱了。渐渐的,学校里有什么活动,只要是花钱的,宛如一律不参加。中考后,父母原本是想让宛如报个中专来的,那时候的中专是包分配的,毕业后会有那么几个不大不小的企业可供挑选,可以早点出来工作,补贴家里。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阴差阳错,宛如的档案被一所高中录取,父母无奈只好让宛如上高中,为此,父母和她争吵过一段时间......高考结束了,考不上大学怎么办?自己该去哪里?以后,自己的人生将会是什么样?过的好不好?会不会是自己梦想的那样?宛如在睡梦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睡梦中的她,眼角含着眼泪,枕头湿了一大片。

    第二天的清晨,一缕阳光直射进宛如的房间里,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闹钟便开始闹个不停。宛如坐起来,伸手关掉放在枕头旁的闹钟,这个陪伴了她三年的伙伴,这个让她养成按时起床好习惯的朋友,摸着她,宛如心里一片温暖,嘴角微微一笑。

    简单的洗漱完毕,宛如扎了个长长的马尾,找了条白色的连衣裙穿着,平底的白色凉鞋,这一套穿着宛如身上,更衬的原本粉嫩的皮肤更加白皙。她站在镜子前,挥动着拳头,高呼:“张宛如,你是最棒的,加油!你一定能找到暑期工作的,加油!加油!加油!”

    走出了学校宿舍,宛如一路朝着公交站牌走去。六月的盛夏,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透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仿佛被太阳烧化了。马路上,人山人海,天气闷热的要命,一丝风也没有,似乎空气都被人们排挤出去了。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热的使人喘不过气来,狗狗趴在地上吐着红舌头,树上知了不停的叫着,沥青马路被太阳烤的软绵绵的。

    等了大概20分钟的样子,终于来了一辆公交车。宛如上了公交车后,一看,人挤的满满的,没有一个空位置。她找个了扶手握住,任凭公交车不停地摇晃,便漫无目的地向窗外张望。

    终点站就要到了,请乘客做好准备,从后门下车!随着售票员的声音,车上的人陆陆续续下车了。

    下车后,宛如面对这个有点陌生的城市,不知朝哪边走。宛如闭上眼睛,从一数到十,身体也开始跟着转圈,数到第十的时候,宛如停下转圈圈,睁开眼睛,看着远方天桥的方向。对,就是这里啦!先从这里走!宛如快步朝天桥方向走去。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之后,终于有一家餐厅向她伸出了橄榄枝。简单的交流之后,餐厅老板递给她一张名片,约好明天到餐厅上班。她激动的握着老板的手,说了好几声谢谢,然后开心的走出了餐厅。

    离饭店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张宛如高兴的大喊:“我找下工作了!我找下工作了!我找下工作了!......”引得周围的路人齐刷刷地看向她,看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电话接通了。

    “妈妈!我找下暑期的工作了!”

    “是做什么的了?”张宛如的妈妈赵雪珍拿着电话,关心的问。

    “是一家烧烤饭店,服务员,一个月1000元,管吃管住!”张宛如激动的和妈妈汇报情况。

    电话那头传来了妈妈激动的声音:“知道了,我女儿有出息了!自己能找下工作了!不错!服务员就服务员,去了好好干,别给咱们老张家丢人!”

    “知道了,妈妈!我会好好的,绝不丢人!”

    赵雪珍想了想,说:“宛如,你这才刚刚考完,能在家里休息几天再去吗?就当是多陪陪妈妈。”

    “妈妈,我不是不想在家里陪你,因为我和那个老板说好了,是明天。”张宛如抿着嘴唇,难过的说。高三这一年,她几乎没回过几回家,对于妈妈,她感到很歉疚,不能承欢膝下。

    “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过几天再去。”赵雪珍心疼地说道。

    “不用了,妈妈,人家说是这几天挺缺人的,过几天去的话怕人家找下暑期的工作人员了,做人要讲信用,说下的明天就是明天。”

    “我不是担心你吗?为了高考你三年都没怎么休息好......哎!都是爸爸妈妈没有用,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

    “妈妈,你这是说什么呢?这么些年,你们为了我,省吃俭用的,把最好吃的给我;怕影响我学习,连电视都放潮了,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张宛如觉得自己很内疚、自己超级笨,爸妈才会牺牲那么多。她在地上转了个圈圈,兴高采烈的说:“妈妈,瞧你说的,我现在多好啊!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是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把我养的这么好,谢谢妈妈!”

    赵雪珍顿了顿,说:“宛如,你放心,咱家是没有钱,但是妈妈砸锅卖铁卖血也要供你上完大学。”

    “妈妈!上了大学我可以星期天找份兼职,周末两天的工资应该够生活费了,寒暑假我出去打工,肯定能够学费的,妈妈你就放心吧!等我毕业了,工资稳定了,我养你!我以后不会让你那么辛苦!......”

    赵雪珍听着张宛如电话那头的声音,眼睛蒙上了一层迷雾,这个孩子太懂事了,是那种和年龄不匹配的懂事,因为生活的艰辛,张宛如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成长,若小的年纪乍看像是经历过什么人生沧桑,不是那么爱笑,也不把悲伤挂在脸上,所有的事情一个人放在肚子里,赵雪珍叹了口气,心里一片内疚,觉得自己这个母亲很不称职。